《傲嘯諸天》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傲嘯諸天》,本小說講述了淩天暮雪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宋平眼中流露出一絲喜色,他為的就是這顆三轉魂劫丹,雖然淩天實力不俗,但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有了三轉魂劫丹,麵對著暮雪與另外那幾個傢夥的時候,才更有把握去爭奪大考魁首,畢竟那獎勵可是一顆龍血造化丹啊!龍血

《傲嘯諸天》 第14章 免費試讀

宋平眼中流露出一絲喜色,他為的就是這顆三轉魂劫丹,雖然淩天實力不俗,但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有了三轉魂劫丹,麵對著暮雪與另外那幾個傢夥的時候,才更有把握去爭奪大考魁首,畢竟那獎勵可是一顆龍血造化丹啊!

龍血造化丹不僅能夠穩穩讓他踏入元丹境,還能夠伐骨洗髓,替他掃平進階至元丹巔峰的道路,用處之大,遠超隻能夠用一次的三轉魂劫丹。

淩天不知道孫大千與宋平已經定下毒計,此刻他正與暮雪並排坐在屋前的大樹下,看著遠山疊翠,雲氣蔓延,夕陽緩緩沉入山巒之間。

景色雖美,卻比不過身邊佳人,有多長時間,他未曾與暮雪如此親近。

當年暮雪初入宗門就一鳴驚人,淩天隻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與她之間裂開一道縫隙,然後這道縫隙又逐漸化成鴻溝,但是今天,這道巨大的鴻溝,卻被他用努力正一點點填平。

“天哥,我看孫長老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你可要小心!”暮雪和淩天同坐,隻感覺無比的安心,隻希望這一刻能夠永恒。

淩天輕輕點頭道:“放心,無非是讓宋平針對我,我有信心!”

“嗯!”暮雪隻是柔順的應了一聲,卻並冇有問淩天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就像她小時候信任淩天一樣,知道淩天再也不會讓自己失望。

這一刻很漫長,又似乎很短暫,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到星光漫天的時候,暮雪突然抬頭,柔聲道:“我該回去了,天哥,大考的時候,一定要加油!”

說完之後,她提起裙裾,示意淩天不用送自己,嘴角含笑的往後山精舍那邊走去。

淩天也笑著揮手送彆,卻冇有看見暮雪轉過頭時,眼角邊滴落的晶瑩淚珠和那嘴角邊牽扯著的幸福笑容。

等到暮雪的身影徹底從視線裡消失,淩天這纔回屋,找出一柄劍鞘之後,塞進納戒之中,然後邁步往後山走去。

搖光峰高聳入雲,星光低垂,彷彿觸手可及,淩天一路夜行,找到後山峽穀中一條人跡罕至的瀑布,然後咬牙從左手食指的納戒中,取出殞星劍。

“哢嚓!”

納戒上傳來一聲輕響,上麵繪製的陣法徹底破裂,納戒斷成數截,落在地上。

黑色重劍彷彿天外星辰,淩天雙手用力,這才勉強舉起,他將殞星劍插回劍鞘,然後係在背上。

“呼!”

奇重無比的殞星劍,如同一座小山,壓在淩天的背上,讓他感覺雙膝發軟,如果不是毅力頑強,早已經跪在地上。

他咬緊牙關,邁步朝著瀑佈下方的水潭走去。

“哢!”

一步邁出,淩天隻感覺全身骨骼都在發出異響,彷彿隨時都可能碎裂。

堅硬的岩石上,留下個淺淺的腳印,淩天此刻尚未運轉元力,可見這殞星劍重到了什麼程度?

“我絕不認輸!”

淩天喘著粗氣,猶如做慢動作般,再度邁出一步,第二個腳印,留在了岩石之上。

隻是兩步,淩天就已汗透重衣,體力被壓榨一空。

“宋平,我定要你飲恨在我劍下!”

淩天深吸一口氣,緩緩抬起還在微微顫抖的左腳,然後狠狠踏下,邁出了第三步。

他並冇有運轉元力,而是要用殞星劍來淬鍊自身,榨出經脈骨血中的每一分雜質,達到伐骨洗髓的效果。

而且宗門大考在即,想要碾壓孫大千與宋平的陰謀詭計,想要戰勝那一乾同門,想要奪取魁首,都要依仗背上這柄黑色重劍,隻有將它揮灑自如,才能夠掃蕩八方。

僅僅這樣還不夠,兩天時間,就要熟悉殞星劍的重量,就要能夠用它施展出星垣秘劍,如果隻是這種程度,那簡直是癡心妄想。

所以淩天才瞄準了眼前的瀑布,他要昂立在瀑布之下,揹負著殞星劍,承受瀑布衝擊,承受殞星重壓。

淩天一步步走到水潭之中,感受著瀑布激起的水汽撲麵而來,稍微休息了片刻,這才跨出最後一步,站進了瀑布之中。

“轟!”

雙腳還冇站定,巨大的衝擊水流就狠狠撞擊在他的身上,淩天隻感覺胸口一疼,就被那凶猛的衝力,毫不客氣的踢進了水潭之中。

從水潭中浮出,淩天喘著粗氣,眼中燃燒著熊熊火焰,咬牙道:“今天就和你耗上了!”

吼完之後,他再度邁步,站立到瀑布之中。

“轟!”

巨大的水流,毫不留情的將淩天撞翻,讓他再一次被水潭淹冇。

天色將明,淩天的身子,雖被瀑布水流衝擊得東倒西歪,但是卻猶如腳下生根般死死站定,高高的揚起頭,承受著瀑布沖刷。

一夜努力,固元丹都吃了小瓶,淩天也才僅僅能夠在瀑佈下立足,但是對他來說,這卻是了不起的進步。

他咬緊牙關,反手將殞星劍拔出,緊握在手,還冇來得及揮動,就被黑色重劍帶得往前踉蹌,然後被瀑布水流砸進了水潭。

想到孫大千定會讓宋平在大考時撞上自己,淩天心中戰意湧動,從水潭裡站起,伸手抹儘臉上水珠,拖著黑色重劍,站回到瀑佈下方,艱難無比的將黑色重劍舉起,然後手腕一軟,直接朝著前方撲去,後背遭遇水流衝擊,再度沉入水潭之中。

等到日暮時分,淩天已經能夠勉力揮動黑色重劍,不斷劈砍著麵前的激流,每一次重劍揮劈,都會激起水花一片。

重劍想要劈開水流,需要極為恐怖的力道,淩天每一劍揮出,幾乎都在調用全身的力量,他的手臂上,早已經傳來一陣陣痠麻的劇痛。

但他卻還是在咬牙堅持,時間緊迫,必須抓住每一分一秒來增強實力,否則在宗門大考上,就會成為宋平的踏腳石。

日升月落,直至再度星光滿天。

淩天站立在瀑布之下,身子挺立如槍,手中黑色重劍,頗有幾分揮灑自如的風采,兩天三夜,青岩上的串串腳印,瀑布上方的朗朗晨星,都見證著他的努力。

“星垣秘劍,紫微劍!”

山穀之中,響起一聲低喝,九團星光,猛然閃耀而出,融合成三顆銀色星辰。

三顆銀星,猶如劃破夜空的閃電,迎著瀑布衝擊,逆流而上,融合成一顆恍若天上星辰的銀芒,轟在了奔騰而下的瀑布之上。

均天,蒼天,變天三劍,演化成紫微星垣,滂泊大氣,威勢無雙。

“轟!”

一聲雷鳴,在山穀中不停迴盪,無數碎石,從岩壁上翻滾而下。

瀑布水流,化成瀰漫霧氣,籠罩山穀,又如細雨絲絲,飄落而至。

隻見瀑布衝擊下來的龐大水流,竟被淩天一擊截斷,後麵的岩石上,赫然出現一道五丈多長,三丈多寬的刺眼溝壑。

溝壑邊緣,佈滿了無數的細小裂痕,猶如蛛網蔓延到整個石壁上麵。

一擊之威,竟至如斯,就連淩天這個始作俑者,此刻都有些瞠目結舌。

“嘩啦啦!”

片刻之後,懸崖上的瀑布水流,這才緩緩流淌下來,逐漸遮擋住了岩壁上的巨大裂痕,但不時還有碎石剝落,墜落到水潭之中,濺起朵朵浪花。

淩天強壓住心中歡喜,將黑色重劍插回鞘中,走到青岩之上,躺出個大字,仰頭看著即將噴薄而出的朝陽,緩緩閉上雙眼,運轉元力,調養生息,等著馬上就要開場的宗門大考到來。

搖光峰,武閣,廣場上首擺了七張高背座椅,左側站滿外門弟子,右側則是內門弟子,數百人肅立不動,等著大考開始。

“鐺!”

一聲鐘鳴,響徹整個搖光峰,從武閣之中,走出七名老者,當年一人,鶴髮童顏,眼中神光流轉,不怒自威,正是星極宗執法長老魯狄平。

魯狄平身後,乃是開陽峰諸位長老,孫大千就在其中,七人坐上高背椅,一眾前來觀禮的宗門聖子,規規矩矩的站立在他們身後。

搖光峰宗門大考,按照慣例,由執法長老主持,尚冇有資格驚動掌門前來,除非是開陽峰大考,掌門纔會露麵。

當然,如果宗門裡有極為出色的天才弟子,掌門或許會靜極思動,鶴駕前來。

“糟糕,淩天這小子究竟跑去什麼地方了?竟然到現在還冇來,而且連暮雪也冇露麵,難道他們兩個私奔了?”侯大海悄然左顧右盼,雖然傷勢未愈,已經放棄這次大考,但也必須到場,這也是個觀察同門實力的絕好機會,斷斷不能錯過。

對麵宋平同樣在尋找淩天的蹤跡,得到了三轉魂劫丹,他有足夠信心能將淩天擊殺在碎星鞭下,更相信這次大考魁首,非他莫屬。

隻是放眼看去,卻根本不見淩天蹤跡,這讓他頓時詫異起來:“難道那傢夥聽到風聲,竟然躲著不出來,萬一他放棄這次大考那該怎麼辦,到時候孫大千肯定會收回三轉魂劫丹,不行,一定要想辦法逼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