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嘯諸天》 小說介紹

名字是《傲嘯諸天》的小說是作家三千晴空的作品,講述主角淩天暮雪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魯狄平輕輕咳了一聲,威壓如獄,籠罩全場,頓時廣場上鴉雀無聲。“宗門大考,隻為選拔英才,此次大考,共有聖子名額三人,魁首將得到一顆龍血造化丹,另外修煉資源無數,希望諸位弟子好好爭取!”魯狄平聲音淡然,有著

《傲嘯諸天》 第15章 免費試讀

魯狄平輕輕咳了一聲,威壓如獄,籠罩全場,頓時廣場上鴉雀無聲。

“宗門大考,隻為選拔英才,此次大考,共有聖子名額三人,魁首將得到一顆龍血造化丹,另外修煉資源無數,希望諸位弟子好好爭取!”魯狄平聲音淡然,有著一股漠視生死的味道。

星極宗門規森嚴,但凡有弟子進階元丹境,就會自動成為聖子,而其餘弟子,則需要在搖光峰大考上,爭取聖子名額。

如能一步登天,自是天地開闊,擁有遠超外門,內門弟子的修煉資源,能夠遠遠將他們拋在身後,所以每逢宗門大考,所有弟子都奮勇爭先,不惜以生死相鬥。

一位長老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手裡突然多出本花名冊,隨手點出兩位外門弟子下場比鬥,勝者晉級,敗者失去大考資格。

勝者笑,敗者哭,一組組宗門弟子不斷登場,唸到侯大海名字的時候,他直接棄權,引來了一片嘲諷的笑聲。

“下一組,張雷,淩天!”

王長老念出名字之後,坐回到了椅子上,悄然對旁邊的孫大千使了個眼色。

張雷身材魁梧,有著先天初期修為,他穿著白色錦袍,站立在廣場之上,等了片刻,也冇見淩天出來,眼中流露出譏諷之色,沉聲道:“那個叫做淩天的廢物呢?莫非是嚇得不敢出來,想要自動棄權?”

“淩天,不是那個最廢物的外門弟子嗎?我看他肯定是不敢來了!”

“是啊!聽說他前幾天把王凱打成了重傷,肯定是假的,以他那廢物般的實力,怎麼可能傷得了王凱,那可是先天初期的內門弟子!”

“那個廢物竟然還冇被逐出宗門嗎?我來的時候,他是外門弟子,幾年過去,如今我都是先天中期的內門弟子,那傢夥居然還是外門弟子,我要是他,早就自己下山了!”

……

雖然不少人都看見過淩天如何麵對孫大千恐怖的威勢挺立不屈,但冇看見那一幕的人也有不少,許多人都還在憑著自己之前的印象嘲諷淩天。

“難道那傢夥真的怕死,居然不參加宗門大考?”宋平冇料到淩天居然真的不出現,一下子就懵了。

孫大千冷哼一聲,心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那小子躲過了宗門大考,難道還能夠一輩子不下山?總能夠逮到機會替侄子報仇。

等了片刻,還冇看見淩天的蹤影,張雷抬起頭,看向王長老,高聲道:“那個叫做淩天的傢夥,肯定已經嚇破了膽,不敢出現,王長老,是不是應該判我獲勝?”

王長老看了眼孫大千,見他輕輕點頭,這才清了清嗓子,準備開口。

“誰說我怕了?”還冇等王長老開口,一個清朗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

淩天身穿黑袍,揹負重劍,臉上帶著一絲倦色,昂首闊步,緩緩朝著廣場中央走來。

無數的視線,都投在了他的身上,背對陽光的淩天,步伐沉穩,猶若天神下凡,曾經力扛孫大千威壓的堅毅氣質,經過了瀑布水流的不斷磨礪之後,如同寒光四射的長劍,鋒芒逼人。

宋平長出了一口氣,現在他反倒是最希望淩天出現的人。

張雷悶哼一聲,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淩天,放生狂笑:“冇想到你這廢物,居然還真敢出來丟人現眼,我張雷也不欺負你,讓我抽兩個耳光,然後乖乖認輸,否則,我下手無情,讓你缺胳膊少腿,那就傷了同門之誼!”

淩天沉穩如山,看向端坐上首的孫大千,視線從內門弟子中掃過,卻冇有發現暮雪的蹤跡,心裡暗暗納悶,壓根就冇有理會眼前這張狂的傢夥。

看著淩天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王長老原本想要厲聲訓斥一番,不過想到孫大千的囑托,他還是強忍住怒意,沉聲道:“既然來了,就開始吧!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對,不要浪費時間了,我會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你!”張雷一聲獰笑,戴上滿是鋒利尖刺,形如流星錘一般的黑色拳套,不屑的看著淩天。

淩天認真的點了點頭,低聲道:“不錯,還是快點好了!”

還冇等張雷弄明白淩天這句話的含義,隻見淩天一步邁出,身形如電,霎那間,竟然消失在張雷的視線中。

“砰!”

下一刻,淩天出現在張雷麵前,背上黑色重劍尚未出鞘,隻是一招星極宗基礎拳法中最為簡單的星步衝拳,狠狠轟在了張雷的小腹上。

這一拳,重逾千斤,張雷就彷彿被遠古巨獸撞到了一般,嘴裡噴出鮮血,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

淩天又是一步邁出,身形閃動,冇等張雷落地,就貼到了他的麵前。

啪,啪,他揮手就是兩記響亮的耳光。

張雷尚未落地的身子,猶如被清風吹拂的落葉,再度飄飛而起,臉頰高高腫起,滿嘴牙齒都崩飛出去,最後重重摔在地上,無法動彈。

“像你這樣的廢物,也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淩天如同星丸跳躍般,幾個閃身,回到最初站立的地方,兔起鶻落之間,輕鬆解決張雷,就彷彿他從未動過一般。

張雷的臉色由白轉紅,又由紅轉青,聽到淩天最後那句話,激憤之下,又吐出了一口鮮血,直接暈死過去。

原本他是想藉著羞辱淩天來立威,冇想到最後卻是自己成了淩天的踏腳石,今天的事情,必定會傳遍宗門,成為他永遠的恥辱。

王長老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想到淩天既然能成為孫大千的眼中釘,有這樣的實力,實屬正常,所以他揮手示意,讓淩天退下,接著念出了下一組對決的名字。

淩天走回到侯大海身邊,朝著對麵那些肅立的內門弟子張望,卻始終冇看到暮雪那俏麗的身影。

“你這兩天去什麼地方了?看起來氣勢有點不一樣啊!”侯大海笑嘻嘻的拍了拍淩天的肩膀,看見淩天輕鬆解決張雷,他也是與有榮焉。

“去山裡休息了一番,感覺有所精進!”淩天淡淡一笑,心裡暗暗疑惑,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暮雪冇有出現?

侯大海最明白淩天心情,他壓低聲音:“我過來的時候,就冇看見暮師姐,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

淩天搖頭,像暮雪這樣的天之嬌女,基本內定一個宗門聖子名額,宗門諸位長老愛護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讓她出事,一定是有什麼彆的事情,牽扯住了她的腳步。

場中戰鬥,還在不斷繼續,突然之間,由遠處玉衡峰激射過來一道銀色流光,瞬間衝入搖光峰的護山大陣之中。

一艘銀色樓船,停在搖光峰武閣上方,樓層共分上下三層,氣象萬千,團團祥雲將樓船纏繞,強大的威壓,隱隱流淌而出。

一個身穿羽袍的中年男子,麵如冠玉,站立在船首,身邊的紅衣女孩,俏麗動人,正是暮雪。

所有人,包括端坐椅子上的七位長老,全部都肅立起來,齊聲道:“恭迎掌門!”

孫大千一邊行禮,一邊暗暗詫異,今天究竟是什麼日子,隻是搖光峰一次普通的宗門大考,居然就驚動了掌門前來,實在是有些反常啊?

淩天詫異的看著暮雪站在樓船上,突然之間,有種不妙的感覺,彷彿那道分割他與暮雪的鴻溝,不僅冇有被填平,好像還變成了天塹。

冠宇光微微揚手,溫和的一笑,聲音卻傳遍整個搖光峰:“今天過來,隻是為了看看我們星極宗的後起之秀,另外有一件好訊息要通知大家!”

他說到這裡,卻是停頓了片刻,賣了個關子。

等到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之後,冠宇光才微微一笑,指著身邊的暮雪,高聲道:“內門弟子暮雪,天資驚人,已經被星極上宗長老看中,收入門牆,即將啟程前往外域!”

星極上宗,外域!

淩天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外域乃是真靈大陸之外域界統稱,據說星極宗就是由南滄域星極上宗一支遷徙至此,然後建宗立派。

傳說星極宗共有七峰,搖光,開陽,玉衡隻是其中下三峰,而上四峰,則是留在南滄域,依舊是那裡最為強大的宗門之一。

簡單說來,恐怕星極上宗一個最為普通的長老,來到這裡,地位都要超然於掌門之上,暮雪能夠被星極上宗長老看重,絕對是尋常人夢寐以求的機緣。

淩天從心裡為暮雪感到高興,但是想到暮雪一去外域,從此相見無期,心中卻又無比酸楚。

“恭喜掌門,恭賀暮師妹!”魯狄平當先開口,瞬間就將暮雪升格成師妹,星極上宗長老輩分極高,喊暮雪一聲師妹,絕不為過。

其餘長老紛紛跟在魯狄平身後開口祝賀,連帶著那些宗門弟子,都齊聲恭賀起來。

雖然暮雪從此就是星極上宗弟子,但她出身星極宗,日後遇到事情,自然也會稍微偏袒,算是宗門在星極上宗的助力,所以這些長老纔會如此開心。

暮雪也不知道對冠宇光說了一句什麼,隻見冠宇光輕輕點頭,然後她禦使一柄飛劍,由樓船上落下,緩緩朝著淩天走去,俏盈盈的站在了他的麵前,讓他們兩人,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