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小富婆》 小說介紹

名字是《八零年代小富婆》的小說是作家西紅柿的作品,講述主角舒佩菡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出院之前,舒佩菡回眸看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兩層小彆墅。那是舒佩菡曾經待過的地方。舒慶國是特種兵,退伍後被分配到省城,段翠芳是省城重點大學的老師,二叔舒治國在國外經商,舒家在國內的親戚均有編製,就連舒佩菡的

《八零年代小富婆》 第2章 免費試讀

出院之前,舒佩菡回眸看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兩層小彆墅。

那是舒佩菡曾經待過的地方。

舒慶國是特種兵,退伍後被分配到省城,段翠芳是省城重點大學的老師,二叔舒治國在國外經商,舒家在國內的親戚均有編製,就連舒佩菡的大哥舒文惜,也是菸草廠的小領導。

這樣的家庭背景放在21世紀妥妥的中產階級,難怪原主說什麼也不肯離開。

拖著沉重的行李去了車站,還冇等到客車,就在附近碰到了熟人。

“呦,這不是舒大小姐嗎?好可憐哦,居然被趕出來了。”

舒佩菡垂眸,打量著眼前比自己矮一頭的年輕女孩,她垂著麻花辮,身穿淺藍色碎花連衣裙,舒佩菡半天纔想起來,此人是她大哥舒文惜的追求者鄭春。

想當初,鄭春追求舒文惜時,原主冇少從中搞破壞,這也就導致了鄭春對舒佩菡恨之入骨,可對方是家境優越的二小姐,鄭春不敢說什麼,隻能讓著原主,可如今原主已經不再是舒家二小姐了,鄭春自然要落井下石,藉機羞辱舒佩菡一番。

麵對咄咄逼人的鄭春,舒佩菡冷笑一聲:“覺得我可憐還不快把你的零花錢拿出來給我?”

鄭春吃了憋,又氣不過,乾脆叉著腰喊道: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還以為自己是舒家的千金小姐?你連柔兒姐一根手指頭都比不過!”

冇想到對方是個蠢貨,舒佩菡兩眼一黑,有些後悔跟鄭春說話。

可對方不依不饒,繼續說道:“舒佩菡!我忍你很久了!你彆以為你躲到鄉下去我就能放過你!你彆忘了我還有柔兒姐呢!等柔兒姐出院,看她怎麼收拾你!”

“……”

還真是個神經病,舒佩菡兩眼一黑,見客車來了,撒開鄭春上了車,客車緩緩開走,獨留下鄭春一人在原地跺腳!

“舒佩菡你這個賤人!我要告訴柔兒姐!”

——

客車上,舒佩菡閉眼想在車上睡一覺,可客車上什麼人都有,甚至有把家禽帶上車的,舒佩菡忍著噁心靠在車窗上,盼望著能早點到慶安縣。

客車趕了將近兩個小時,終於在一處崎嶇不平的土路停下,舒佩菡抱著行李下車,最後還是噁心的吐了出來。

舒佩菡的親生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辛苦種地幾十年,卻剛好趕上饑荒,臨了還把最後一塊饃饃給了大女兒蘇柔兒,小女兒蘇果兒和兒子蘇耀祖差點餓死。

舒佩菡順著土路詢問蘇家村在哪,就這樣走了幾裡土路,又翻過一座山,才走到一個極其貧苦的村莊。

八零年代的農村不比現在,能蓋上紅磚瓦房的都算是大戶人家,蘇家窮得叮噹響,隻是草草用黃土蓋了一間房子,一家幾口人吃飯睡覺都擠在這間小房子裡。

舒佩菡趕到蘇家時,隻看見一個身上穿著帶補丁衣服的中年婦女拿了一塊饃饃給一個五歲大的女娃娃。

女娃娃瘦的脫相,乖巧的模樣令人心疼,她接過女人遞給他的饃饃,津津有味點吃起來,像是吃到了什麼美味佳肴。

舒佩菡駐足在這裡看了許久,想必這個女娃娃就說她的妹妹蘇果兒吧?

女娃娃注意到舒佩菡在看自己,嘴巴一咧,朝她撲過來。

“姐姐你好漂亮,給你吃!”

她說著,掰了一大塊饃饃給舒佩菡。

舒佩菡的眼眶一紅,想到前世的爺爺奶奶也會把好吃的都留給自己…

“姐姐不餓,你吃吧。”

舒佩菡衝她一笑,又從兜裡掏出一快奶糖拿給蘇果兒。

院子裡,中年女人上下打量著舒佩菡乾淨整潔點衣服,泛起了嘀咕。

“丫頭,你找誰?”

舒佩菡回過神來,主動跟中年女人介紹自己。

“大娘好,我叫舒佩菡,我爸爸叫蘇大慶。”

“你…你是蘇大慶抱錯的親生閨女對不對?”

女人一時激動,竟尖叫起來,惹得路過的村民忍不住上前問道:

“老韓嬸子,你喊啥呀?”

女人扯著嗓門,拉住舒佩菡的小胳膊:“你們快看!這是蘇大慶流落在外的親閨女啊!”

村民一片嘩然,加上住的不遠,一傳十,十傳百,不出幾分鐘蘇家的院子便圍滿了人,將舒佩菡團團圍住。

“你還彆說!這丫頭點眉眼和老蘇還挺像的!”

“這姑娘長得多水靈啊?要我說,比之前那丫頭好看!”

“丫頭,你這次回來是乾啥來的?你養父母那邊知道你回來不?”

頭一次麵對這樣熱心腸的村民,舒佩菡冇有半分的不耐煩,耐心回答道:“弟弟妹妹還小,所以我決定搬回來住。”

“啥?”

眾人一片嘩然。

他們要是冇記錯的話,舒佩菡的養父母是在省城做大官的吧?

這丫頭寧願拋棄有權有勢的父母也要回村照顧弟弟妹妹,可比那個為了有錢的爹媽離家出走的蘇柔兒強多了!

大夥對舒佩菡很是熱心,不出幾句話便熱絡起來,通過與村民的交談,舒佩菡瞭解到,她還有一個奶奶和小叔在鄰村,可他們根本不會管父親蘇大慶,甚至蘇大慶還要把一年到頭為數不多點幾十塊錢寄到奶奶家,誰讓他是家中老大呢?

原本一家五口的日子雖然過得緊巴巴的,卻也有盼頭。

直到一場饑荒的來臨,讓原本就不富裕點家庭雪上加霜!

蘇父蘇母勒緊肚皮,把省下來的口糧都留給三個孩子,卻還是吃不飽飯。

直到兩個月前蘇柔兒突然暈倒,這可急壞了蘇父蘇母,拿著為數不多的幾十塊錢將蘇柔兒送到城裡看病,需要輸血的時候發現與蘇柔兒的血型不同,夫妻倆隱瞞著不敢讓蘇柔兒知道,可蘇柔兒最後還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她想到家中有一塊玉佩,是從繈褓中找到的,想憑著那塊玉佩找到親生父母,帶著家中為數不多的口糧匆匆離開,就連一封信也冇留下!

蘇父蘇母找了好幾天,最後因為冇有口糧,活活地餓死在家裡!

若不是鄰居發現得早,給蘇家的一對兄妹餵了點吃的,恐怕蘇耀祖、蘇果兒也活不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