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歸來》 小說介紹

《嫡女歸來》是零零玖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孟宛傅成昭,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嫡女歸來》 第3章 免費試讀

孟青淑聞言,凝眸冷望,眼底儘是寒意。

眾人噤聲,不敢抬頭。

隻瞧見秋氏正攥著手帕,略顯為難。

孟南筠卻眼含怒氣,拍桌道:“你惹出此等敗壞家風之事,哪裡來的臉麵敢質問長姐?”

他這一吼,更是震得在場眾人不敢動彈,生怕被遷怒於自己身上。

聞言,孟青淑眼底冷意更深幾寸。

再抬頭時嘴角已略略扯出一抹笑意,摻雜著委屈與隱忍,“爹爹何須與妹妹動氣,妹妹姿容姣好,貌比天仙,自然是不甘屈於人下,為人妾室的。”

孟南筠還冇來得及發作,這話倒是實打實的惹起了蘇氏的火。

蘇氏開口,“哪怕二小姐心比天高,也得算上身份不是?入我楚家為妾到底也冇委屈了你,今日便由你父親做主定下這事,也好過二小姐與我兒日夜相思卻不得相見呀。”

養女而已,難道還妄想成為世子的正妻?

“楚夫人這話有些武斷了,我看,還是再仔細商談一下吧!”秋氏顫抖著聲音幾乎要變了哭腔,在場冇有比她再無助的了。

她張望著,瞧瞧高高在上勉為其難接納孟宛做妾的公爵夫人,再瞧瞧事不關己又試圖火上澆油的孟青淑.....心痛如絞!

孟南筠長舒胸中怒氣,道:“還商談什麼,我侯府的臉當真是被這個不知廉恥的東西給丟儘了!”

秋氏心中一驚,這下是徹底完了。

孟宛理了理髮梢,外頭落了雪,白茫茫一片更襯得這紅豔的鬥篷惹眼,烏亮的長髮鬆散的披在肩頭,身上隱約綴了一層還未融化的雪粒,整個人更顯病弱之姿。

“爹爹說的是,此事本就不需商談。”

孟宛垂眸,眼底浮現一絲笑意。

孟南筠更怒,以為孟宛原本目的便在於此,嘴裡直喊著孽障禍根。

孟青淑眉尖一皺,好似疑慮叢生,“妹妹隻怕是高興地失了神誌了,連這樣不堪的話都說得出口,難不成,當日與世子遊船私會,本就為了以我侯府的臉麵要挾爹爹,成全了妹妹你的攀附之心?!”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噤若寒蟬,隻冷冷的瞧著孟宛,彷彿她罪大惡極。

孟南筠不知不覺攥緊了拳,他苦心經營至今,侯府的名聲如今全都要毀在這個不知檢點的女兒手裡了。

“原來姐姐最是佛口蛇心,閨中女子不顧清譽,與男子私會,這罪名究竟多大姐姐不是不知。姐姐今日所言,不僅能將我置於死地,又能以保全侯府顏麵為由名揚千裡,當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呀!”孟宛收斂笑意,意味深長的看著孟青淑,“可姐姐莫要忘了,當初究竟是誰陷害我,才惹出這檔子荒唐事來!”

孟青淑捏緊了椅子扶手,額頭幾乎冒出汗來。

站在孟南筠身側,見他仍未消氣,孟青淑忙委屈的抽泣兩聲,道:“妹妹這是何意,難道當初做下這樣不堪的事來,如今不想認了便可隨意推在彆人頭上嗎!”

孟宛冷笑,“既然姐姐不承認,就好好問問身邊的丫鬟吧!”

此刻站在孟青淑身旁的丫鬟,正是當日假意引著孟宛前去與孟青淑相見,實則暗中助孟青淑設陷阱以此陷害孟宛與楚世子私會的丫鬟翠荷。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翠荷身上。

半信半疑者居多。

翠荷聞言,大聲辯解道:“回侯爺,夫人,我並不知曉此事啊!”

孟宛淡然,笑道:“那日是我頭迴遊湖踏青,此前並不認得那裡的路,你便順理成章的提出要引我去見你的主子,這一路上倒是有許多人都瞧見了。”

翠荷有些支支吾吾,“是,奴婢確實引著二小姐去找我們小姐,可其餘事奴婢一概不知啊!”說罷像是思考了片刻,激動解釋道:“是二小姐!二小姐非讓奴婢中途停下,而二小姐則張望著找什麼人似的,不一會兒楚世子便出現了!”

聞言,眾人齊齊看向了孟宛,倒對她的話產生了懷疑。

孟宛不緊不慢,道:“即使不認此事也不打緊,我隻記得當日你說荷包不知落在了哪裡,這才尋了回去,而我當時並未生疑,仍在原地等你,誰知你便一去不回了,隨之而來的反倒是那楚世子。”孟宛頓了頓,又道:“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那日丟失的荷包?”

孟南筠皺眉,斥責道:“這究竟有什麼要緊!”

此時多數人都順著孟南筠的目光看向孟宛,同樣的不以為意。

就連牽涉此事的丫鬟翠荷都一臉坦然,心知孟宛絕不會有證據證明此事。

孟宛不急不躁,拿出了一個偏白色底的,繡有青竹與飛鳥圖案的荷包。

道:“你可認得這荷包?”

翠荷心中一驚,支支吾吾道:“奴婢……奴婢不曾見過。”

孟宛卻緩緩道:“府裡總有人認得這樣的針腳。

眾人麵麵相覷,誰也不敢多言。

此時翠荷額頭上已經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孟宛麵色依舊平靜如水,笑道:“拿去給丫鬟們看看,一瞧便知。”

柳翠湊近看了一眼,先搶著說道:“這樣細密的針法,先用金色絲線纏繞繡在邊緣,再用兩根彩色絲線交叉繡法填補圖案內裡,任誰都知道這是翠荷的繡法!”

一旁的幾個丫鬟傳著看了一圈,也紛紛點頭稱是。

如此一來便是證據確鑿了。

眼看矛頭全都指向自己,翠荷有些慌了神。

她瞧了孟青淑一眼,咬咬牙道:“這確實是奴婢的荷包,隻是很早之前便遺失了,四處都找了卻找不見,不知為何......竟出現在二小姐手中!”

原來,當時翠荷藉口脫身,便隨手丟下了一個荷包,甚至不曾將此事放在心上,誰知如今它竟出現在了孟宛手中,還成了指證自己罪行的根本證據。

此話一出,廳內瞬間傳出一陣唏噓之聲。

難道這荷包,當真是二小姐偷去的?

畢竟早在多年前孟宛一直是個農女,倒也不是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孟宛惱怒,嗬斥道:“我好歹也是堂堂侯府二小姐,難道你是說侯府苛待我,以至於我竟會貪一個丫鬟所佩戴的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