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絕色未婚妻》 小說介紹

獨寵絕色未婚妻小說(主角秦然,蘇思雯)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晚飯。三人圍坐在飯桌上。每個人的麵前,都放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泡麪。秦然沉默許久,這才指著麵前地泡麪問:“你們說的做飯,指的就是這個?”“今天實在不想動......&rd

《獨寵絕色未婚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晚飯。

三人圍坐在飯桌上。

每個人的麵前,都放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泡麪。

秦然沉默許久,這才指著麵前地泡麪問:“你們說的做飯,指的就是這個?”

“今天實在不想動......”

白曉月有些心虛地笑了笑,隨後又挺直脊背,“你少不領情了,煮泡麪也是個技術活好嘛?”

秦然歎了口氣。

就知道這兩妹子靠不住。

他默默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哼!不吃拉倒,你的這份也歸我了!”

兩個妹子倒是不客氣,拉過秦然的那份,立刻就開始吸溜了起來。

走到廚房。

秦然拉開冰箱,發現裡麵還有不少食材。

無奈之下,他隻能自己動手。

就在兩人剛剛吃完冇多久後,廚房內漸漸地飄出誘人的香味,濃鬱的香氣光是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好香啊~”

蘇思雯有些可愛的嗅了嗅鼻子。

白曉月也是一愣:“那傢夥......該不會在做飯吧?”

啪!

話音剛落。

幾道色香味俱佳的菜肴便被擺在了飯桌上,秦然一邊解著圍裙一邊說道:“食材限製,就隻能做成這樣了。看在食材是你們提供的份上,就便宜你們了。”

蘇思雯同何曉月兩人麵麵相覷。

她們看了看麵前的幾道堪稱香味四溢的菜肴,又看了看落座的秦然,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你還會做飯?”

白曉月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這年頭居然還有會做飯的男生?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能隻是聞起來香,吃起來冇準......唔!”

蘇思雯撅著嘴加了一筷子,但剛嚐了一口之後,頓時瞪大了眼睛。

“好吃嗎?”

白曉月見狀急了,立刻也給自己夾了一口。

“天呐!”

“這簡直比米其林三星的主廚做的都好吃!”

“我從來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蘇思雯你給我留點,你剛不是吃了泡麪的嗎?”

......

看著兩人風捲殘雲的樣子。

秦然頓時瞪大了眼睛:“臥槽!你們倆倒是慢點啊,我還冇吃呢!”

十分鐘後。

“嗝~”

蘇思雯有些嬌憨的打了個嗝,然後立馬臉紅的捂住了嘴巴。

白曉月也是一副心滿意足地模樣:“秦然,你做的飯菜簡直太棒了!今後誰要是嫁給你,那豈不是每天都有口福了?”

說罷,她意有所指地看了蘇思雯一眼。

蘇思雯頓時俏臉一紅,嬌嗔地瞪了白曉月一眼。

“嗬嗬,你們還是彆瞎操心了,我已經有婚約了!”

秦然隨口笑道。

“什麼!?”

白曉月頓時大吃一驚,放下筷子:“你有婚約了?”

“你這麼奇怪做什麼?”

秦然慢條斯理的擦著嘴,“嗯......我這次來江海市,就是為了見我那個未婚妻,說起來好像是叫宋青鳶來著!”

話音剛出。

房間內倏然一靜。

緊接著白曉月便咯咯笑了起來:“哈哈!你真會開玩笑......嚇我一跳,還以為你認真的!”

秦然挑眉:“怎麼?”

蘇思雯撇了撇嘴道:“吹牛也不知道打草稿,宋青鳶可是天晟集團的女總裁,她跟我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追她的人能從這排到東海,你居然說她是你未婚妻?”

她們算是看出來了。

秦然這傢夥其他都好,就是喜歡滿嘴跑火車!

“愛信不信。”

秦然聳了聳肩,朝著二樓走去。

“飯是我做的,洗碗就你們來了,彆想著什麼力氣都不出!”

“切!小氣鬼!”

......

是夜無話。

翌日。

秦然起了個大早。

兩個妹子似乎還在睡覺,他也冇有打擾,獨自朝著天晟集團走去。

三十分鐘後。

天晟大廈。

“我真的是來找人的!”

秦然看著麵前的保安,臉上滿是無奈之色,“我找你們總裁宋青鳶。”

“笑話!我們總裁其實隨便什麼人就能見的!”

保安手持防暴棍,一臉的不耐煩,“趕緊走,彆讓我再看到你!”

秦然無語。

他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出。

就在這時。

保安隊長皺眉前來:“怎麼回事?”

還冇等其他人開口,秦然便扔出過去一枚玉扳指:“我來找你們總裁,這是信物,你可以拿信物給她看!”

保安隊長明顯身手不錯。

他啪的一聲將其接住,但是巨大的力道卻震的他連退三步。

他暗自震驚,心道一聲霸道的力道。

反覆看了秦然幾眼後,他這才點頭道:“行!你在這裡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問問。”

保安隊長離去後。

幾名保安眼中都流露出震驚之色。

剛纔的情況他們都看見了,居然能將王牌部隊退役的隊長震退,這小子居然有這麼強的實力?

不知不覺間,他們收起了對秦然的輕視之心。

片刻之後。

保安隊長再次出來,神色恭敬地將玉扳指還給秦然:“總裁辦公室在頂樓,剛纔多有冒犯,請勿見怪!”

秦然隨意地擺了擺手,便起身走了進去。

大廳內裝修大氣簡約,放眼過去,寬闊無比!

這宋家勢力強勁。

光是從這天晟大廈就能看出一二。

看來老頭子這是給他找了個豪門女總裁啊!

來到頂層。

秦然剛敲響房門,裡麵就傳來一個清冷的聲線:“進來!”

推門而入。

讓秦然詫異的是,偌大的辦公室內竟然站了不少人。

最吸引人的,當屬那踩著高跟鞋,身材高挑的女人,那絕美清冷的容顏,即便是秦然乍看之下都不由微微愣神。

黑色的西裝短裙將那誘人的身材突顯的淋漓儘致,隻露出兩條誘人的長腿。

如此更是為其增添了幾分誘惑。

宋青鳶皺眉瞥了眼秦然,隨後做了個噤聲地動作。

原來。

沙發上此刻還平躺著一位老者。

一名年逾古稀的老中醫,正神情嚴肅地準備鍼灸救人。

“宋小姐,宋先生!”

“鶴老請說!”

中年人連忙應聲。

“宋老這病怕是有幾分棘手,老夫也隻有不到五成把握,眼下情況緊急,老夫也隻能鬥膽一試了。”

幾人聽後,臉色均是一邊。

就見老中醫取出銀針,手法力道都沉穩無比,對準床上老者的穴位,就猛然刺了進去。

但就在這時。

“這一針下去,老爺子必死無疑!”

秦然懶洋洋地忽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