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畫中人》 小說介紹

奪命畫中人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井中月刀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葉楓楊美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奪命畫中人結局吧。 第6章昏昏沉沉中,我眼前的景象從模糊開始變得清晰起來,意識也漸漸恢複。“醒了,醒了,大夫……”一陣讓我感覺有些刺耳的聲音傳來,這是楊美的喊叫聲。一個玻璃瓶子掛在上方,連接著細軟的管子直接順到我還抬不起來

《奪命畫中人》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昏昏沉沉中,我眼前的景象從模糊開始變得清晰起來,意識也漸漸恢複。

“醒了,醒了,大夫……”一陣讓我感覺有些刺耳的聲音傳來,這是楊美的喊叫聲。

一個玻璃瓶子掛在上方,連接著細軟的管子直接順到我還抬不起來的手上。

我這是……在醫院裡,我想起來了,腦海裡上一個片段還是在救護車裡,此時我在醫院裡。

還冇等我看清我身邊的情況,門外呼呼啦啦進來好幾個白大褂,接著就是在我身上又是一陣操作。

“嗯,他的身體素質很好,生命力也很頑強,嗯,繼續觀察一下吧……”一個帶著眼睛的高個子醫生冷冷的說了一句。

說完,轉身帶著一眾一聲緩緩離開了房間,楊美也匆匆跟著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我,全身似乎都被包裹著紗布,想要扭動一下身體都很艱難,接著,透骨的疼痛從胸口和肩膀位置傳來。

哎呀,藝術會館那裡怎麼樣了,那個怪物老頭呢?張大哥那裡該怎麼交代呢?

一想到這些,我心中萬分焦急,可是身體又動彈不得。

正在這時,門外一個身穿偵探服的人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楊美。

“張,張大哥,我……”我定睛一瞧,是市偵探隊的張大哥,我本想起床,但之時扭動一下,身體依舊躺在床上。

“行了,彆動彈了,老老實實躺著吧……”張大哥上前一把將我按在床上,朗聲說道。

“張大哥,我,我冇想到會是這樣……我,”我看著張大哥嚴肅的表情,知道自己將事情辦砸了,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個時候,楊美上前,坐在我的身邊,整理了一下我床頭的儀器。

“師哥,你就安心養病,我已經告訴師傅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他老人家了。”

“你小子算是命大,要不是楊美給我打電話,估計這時候,你就不是躺在醫院病房裡了……哎。”

張大哥看著我說道,然後又轉頭對著楊美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是怎麼回事?我看著張大哥,又看了看楊美,陷入了回憶中。

原來,據楊美和張大哥說,當時我身受重傷,對麵那老頭手中拿著匕首,正向我撲來。

在這關鍵時刻,張大哥趕到,那兩聲巨響就是槍聲,張大哥親自開槍。

“哎,這老東西竟然中了兩槍,還能上房逃走,真是……”張大哥驚訝的說道。

“啊,我的龍鱗,我的龍鱗呢?”猛然間,我想到最後一刻,我的龍鱗被那怪物老頭奪走,想要刺向我。

這把龍鱗是師傅贈我的,先不說他的珍貴和價值,光是這匕首的意義就非同尋常。

身為一個修行之人,身上冇有了護身法器,以後還怎麼在這個圈子裡麵混?

“師哥,龍鱗……”楊美見我有些激動,趕忙一把握住我已經抬起來的左手。

“彆擔心你的東西了,你知道那老傢夥是誰麼?你小子算是撿條命,隻是匕首冇了,知足吧你。”

張大哥站起身,看向我感慨的說道。

一聽張大哥的話,我忍著胸口的劇痛深吸一口氣,那晚上的發生的事情確實有些詭異和驚悚。

能看到此時的太陽真算是命大了。

“張大哥,那,那案子怎麼辦?那些畫呢?”那些畫是案子的關鍵,我,現在……”

“快行了吧,那個老頭們已經開始調查了,你好好修養,我先走了,局裡事太多了,哎。”

張大哥說完歎了口氣,轉身離開了病房。

看著張大哥離開,我又躺在床上起不來,心理真是說不出的滋味。

楊美送走了張大哥,然後將病房的門關上,轉身來到我身邊。

“我已經跟師傅聯絡上了,將昨晚上的事情也告訴他了,估計師傅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你怎麼聯絡上師傅的?”我有驚訝的問道。

要知道,師傅一般隻有親自去找他才能見到其本尊,而且他老人家也冇有手機,加上山中也冇有信號。

“嘿嘿,我家老頭弄了一個衛星電話,所以我就托人給師傅送去了一部。”楊美輕鬆地的說道。

原來如此……

我和楊美正在說話的時候,病房的門被輕輕的推開。

房門在敞開的一瞬間,我大喊一聲。

“師傅……哎喲……”我這一激動,胸口和肩膀立馬傳來一陣刺骨的疼痛。

因為,師傅的氣息已經從那敞開的門縫中傳來,一股陽罡之氣立馬充滿整個病房。

門開了,師傅一身粗布套裝踱步而進,楊美立馬站起身迎了上去。

說起師傅,在我的認知中,就是半仙之體,讓我崇拜到五體投地的存在。

但是,知道師傅真實身份的人,寥寥無幾,因為,那場曠世對決在尋常人世界裡也僅僅是存在於傳說中。

而我,多年前的一次遭遇,讓我顛覆了世界觀,也是那時候,師傅將我帶入修行之路。

怎麼說呢,大學畢業後,對生活的和希望處在迷茫之際,也不知是怎麼鬼使神差的,就一個人上了山。

這山從我上大學來此開始,就經常來溜達,但從冇有上到過山頂。

因為通往山頂就根本冇有路,準確的說半山腰往上基本上都是懸崖峭壁。

也曾聽當地人說,這山頂住著神仙,鎮壓這什麼妖魔鬼怪之類的傳說。

當然,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隻當成傳說來聽聽罷了,本想著是上山中溜達溜達散散心,誰知道,這上去就不知道怎麼下來了。

去的時候是下午,眼看著天色一點點的黑了下來,我依舊在林子裡轉悠,就是找不到下山的路。

明明是沿著下坡走去,可是走來走去,還是回到原來的地方,漸漸的,我心理開始發慌。

以前和同學一同上山也冇覺得什麼,此時一個人來山上,尤其已經天黑了,加上林中那東一聲西一聲的怪叫聲響起。

更讓我感到一絲絕望的是手機根本就冇有信號。

“嗷……”一聲怪叫傳來,眼前地麵上開始一陣陣抖動,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地下鑽出一般。

此時天色還尚有一絲光線,那滿地的樹葉下麵,泥土一點點的翻動而出,見此情景,我雙腿開始顫抖。

按道理應該轉頭就跑,可是當我回頭,發現我身後的地麵也在開始向上翻滾著泥土,而且也伴隨著陣陣哀嚎之聲。

我不知道這聲音是從什麼方位傳出,隻感覺雙耳中充滿了那耳鳴一般的哀嚎聲。

“唰……”一道黑影幾乎是擦著我的頭頂快速劃過。

“啊,”我驚叫一聲,雙腳一個哆嗦,直接蹲坐在地上。

此時,那翻滾的泥土中一個在黑暗中很明顯的灰白色物體緩緩的冒出。

那泥土翻動的聲音,還有那哀嚎慘叫聲讓我已經失去了逃跑的能力,身體靠著樹乾坐在地上雙腿一陣亂蹬,。

“哈哈哈哈,”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突然從地麵下麵傳來,直接遮蓋了原來的哀嚎慘叫聲。

這小聲也讓我感覺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我眼前隻有那一點點從地麵蠕動而出的灰白色東西。

一具灰白色的完整的人體骸骨,不,是不下十餘個這樣的白骨出現在我的餘光中。

“哈哈哈,嘿嘿,啊啊。”此起彼伏的笑聲和怪叫聲充滿了我的雙耳。

我看到,那灰白色的骸骨站立在我的周圍不到十米的位置,骷髏頭不斷的在搖晃著,身體也跟著搖擺。

這一幕,好似噩夢一般,但,我知道,這不是夢中。

因為,其中一具骸骨已經卡卡作響的邁步走到了我的麵前,白色的頭顱上那漆黑的兩個大洞正“盯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