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劍至尊》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龍凱軒,秦韓越,書名叫《幻劍至尊》,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幻劍至尊》 第3章 免費試讀

慢慢的靠了過去,原來秦韓越正在跟那老頭交流醫術,聽了半天他愣是一個字也冇有聽懂。

剛想開口,直接被秦韓越一覺給踢飛了,瞬間龍凱軒就像一個炸了毛的小獅子,他很不服氣,21世紀的天才,居然在這裡受到了這樣的蹂備。

從遠處的山頭爬起來之後,立馬跑了過來,指著秦韓越,"彆以為你力氣大,我就怕你了,要不要比試比試。”

法師剛把醫書交給秦韓越,龍凱軒就不知死活的湊了上來,而秦韓越淡定的看了一眼,"師傅,入關之前,徒兒先幫您清除一些臟東西。”

“臟東西?這女人怎麼回事?堂堂帥哥居然被說成臟東西?這口氣若是能忍,那我還算什麼男人。”默默的在心裡給自己壯膽子。

但事實上,秦韓越在靠近他的時候,已經嚇的瑟瑟發抖,但氣勢上還是不甘示弱,“我.....我我,告訴.....你,在在.....敢靠近,我就..就.....不.....客氣了

而麵前的秦韓越嘴角上揚,似乎他的威脅話,一點作用都冇有,隨後,龍凱軒的求饒聲音環繞著整個昆玉山。

而昆玉法師並不管他的死活,悠閒的喝著自己的茶,看著自己的徒弟互相切磋,有時還滿意的點了點頭。

被一陣狂打之後,龍凱軒已經鼻青眼腫不說,還冇有人給他擦藥。

本想讓昆玉法師幫忙,但是一看到他旁邊的秦韓越隻好乖乖閉嘴,不過,這並不影響他腦子裡麵的壞點子。

逃脫他們的視線之後,龍凱軒悄悄的溜進了崑山法師的煉藥房,手裡翻騰著,嘴裡還不停抱怨,“讓你們欺負我,看我不把你的藥房給你毀了。”

拿去幾顆雪蓮子送進了自己的嘴裡,此刻的龍凱軒似乎未察覺大禍即將降臨。

逆徒。”昆玉法師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龍凱軒的身後。

嚇的龍凱軒跳的八丈高,"靠,你這老頭怎麼一天飄過來飄過去的,冇聽過人嚇人嚇死人嗎?”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看著整個煉藥房被弄成廢墟不說,罪魁禍首居然還在這裡若無其事,換做任何人都無法接受尤其是煉藥之人。

半眯著眼睛,都懶得龍凱軒看一眼,"十日之後,你若找不到二十顆雪蓮子,後果你你心裡可清楚?”

不是吧,老頭,這蓮子一年一顆,你讓我十日找出二十顆,你要我命呢?"可昆玉法師可不管他能不能找到。

隨後手一揮龍凱軒周圍就變成了偌大的蓮池,這速度讓他有些奔潰,這蓮子一年都不可能出現一兩顆,這短短十日怎麼可能找出二十顆?

但是那老頭從來都是說一不二,這讓龍凱軒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蓮子當中,他冥思苦想了一夜,最終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秦韓越的煉藥房。

可是他有很清楚秦韓越的脾氣,要的讓她知道自己去她的藥房偷拿蓮子的話肯定會被大卸八塊的。

時間緊迫,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出這個蓮池以他現在的能力都需要花上五日的時間,說乾就乾。

冇有任何靈力的他隻能選擇遊出去,而他的這些一舉一動都被昆玉法師看在眼裡,摸著自己的鬍子饒有興趣的看著鏡中的一切。

在離開蓮池之後,他立馬衝向了秦韓越的煉藥房,在秦韓越閉關的時候,他可以為所欲為,可一旦出來,那他肯定死的很難看。

在她的藥房裡掬飭了半天也才找到15顆,眼看著時間馬上就要到了,他可不想和那些野獸呆在一起。

眼看著期限馬上就要到了,還差兩顆,他現在真的已經快要急死了,偏偏在這個老頭卻來看笑話了。

喲,寶貝徒兒,期限馬上到了喲,你可得抓緊,神獸們可已經等不及了。”反正橫豎都是一死。

倒不如死的痛快些,和那些野獸呆在一起總比被秦韓越打死在哪。

“老頭,送我去吧,我可不想死的難看。”話剛落,昆玉法師大笑了起來,“看來徒兒還是很有自知自明,為師會找些溫順的來陪徒兒練功。”說完便飛走了。

蒼天,一定要讓我活著,我還冇娶媳婦呢,還冇傳種接代,可一定要保佑我。”要是換做普通人家的孩子,現在可能還穿著開襠褲玩這泥巴呢。

第二天,就被送進了神獸洞,剛到門口龍凱軒就有點認慫了,這地方他隻來過一次,那簡直弄的他絕望的不得了。

那個,師傅能不能換一個。”雖然很丟臉,但是為了自己的小命,他現在可顧不上那麼多了。

可昆玉法師哪能這麼好說話,根本理都不理會龍凱軒,直接一掌就把他送了進去,還傳來了他哈哈大笑的聲音漸行漸遠。

而龍凱軒現在就算是哭爹喊娘都冇有什麼用用,因為根本冇有人理會他。

宮寒殿。

主上,有人求見。”話還冇有說完,就已經被人給一腳踹飛了。

坐在大殿的男人,普通人距離他十米都會被他的威力給震飛,可他麵前的老太婆一點都不寒顫。

反而老太婆十分的讓人反胃:"幾日不來,見你都需要通報,架子挺大”坐在哪裡的人根本不理會她。

反而無所謂的笑了笑,"這些小渣子還能攔住你?”原來這老太婆是上一任這宮寒殿的主上,當年因一些事而隱退。

但是她的存在依舊讓整個宮寒殿的人有所忌憚。

那孩子正在昆玉山,現在正是殺了他的好時機。”他早就已經猜到這老太婆打的什麼主意了。

當年,在孩子出生之時,發生的變化昆玉法師看到的,她同樣也看到了,可惜,退隱多年,江湖之上更不無人服從她的命令。

但是想要殺掉那孩子,必須集中眾人之力,殺了昆玉法師,若她一人之力簡直比他登天還難。

若加上他宮寒殿,那便不一樣了,隻要他們一出麵,江湖之人必定跟隨。

暫且考慮一番。”

這話立馬惹怒了老太婆,可坐在上麵的人並不在乎,他做事一向隻聽跟從自己,若有天人威脅他,那邊是自尋死路。

好一個宮奕辰,想不到你現在跟我玩過河拆橋的把戲。”

哪有如何?如今無論是功法,內力那一樣差於你,今事不同往日,你有何資格來談。”這些年,宮奕辰早就不記得自己身上揹負著多少條人命。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她隻好怒氣匆匆的離開,若打起來,她肯定會處於下風。

山上的人早就已經察覺到了一切,此刻因孩子年齡太小,昆玉法師隻能護他們周全,隻希望這場惡戰來的不要太早。

師傅。”

從門裡走進來的秦韓越擔憂的看著昆玉法師,自從她出關時候,師傅每日都憂心忡忡,但每當問起之時,隻是草草了事而已。

“你師弟情況如何?”當日龍凱軒出神獸洞的時候,已經昏迷不醒,經過一番檢視之後,才得知他說被神獸所傷。

但神獸洞從未乾過傷人之事,那就隻能說明神獸洞被人做過手腳,至於何人他早已心知都明。

回師傅,師弟氣血很弱,處於昏迷狀態。”秦韓越也不知自己閉關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詢問昆玉法師從未正麵迴應過。

擔心情況回越來越糟糕下去,他不得不做出一個決定,那就是讓秦韓越的血流入龍凱軒的身體。

這樣雖然能夠救活龍凱軒,但從經往後,他們必須同生,若龍凱軒有何不測,秦韓越必將遭到反噬。

雖有萬般不情願,但為了一切,他不得不這樣做,好在秦韓越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徒兒,你若不錯,為師定然不會做,你可想清楚?”這條命都是師傅給的,而且龍凱軒也是她師弟,這命本就應她來救。

她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之後,昆玉法師才動手,了不了,那老太婆手裡的銅鏡同樣可以讓她看到昆玉山所發生的一切。

好一對同生。”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來一股邪笑,冇有人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