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屠殺,而不是戰鬥。

即便是久經沙場的雇傭兵,也被眼前的場麵震驚了。

很快的,那些雜牌軍把婦女集中到一起,然後剝光了婦女的衣服,接下來他們似乎會**這些婦女,實際上卻冇有。

隻見雜牌軍用砍刀把這些婦女的胸部砍下來,然後堆在地上,從望遠鏡裡可以看到,已經有很多婦女的胸口隻剩下兩個血淋淋的窟窿。

“他們這樣做,是讓這些女人無法哺乳自己的後代……”肯利搖了搖頭,很無奈的道:“這些部族都想要讓對方徹底絕種!”

這些婦女不斷的哭喊著,哀求雜牌軍放過自己,但雜牌軍卻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哈哈大笑的沉醉於這場血腥的遊戲。

這是蒼浩生平聽到過最淒慘的喊聲,多年來,偶爾還會迴盪在蒼浩的夢境中。

一個叫湯普森的華裔雇傭兵氣喘籲籲地問道:“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

“我們來這裡是幫助當地政府保衛要害部門。”肯利搖了搖頭:“這不關我們的事,我們還是不要乾涉,否則可能引嚴重後果!”

說著話的功夫,兩個雜牌軍架住了一個婦女的胳膊,第三個雜牌軍揮起砍刀,眼看著就要向這個婦女的胸部砍下來。

“確實跟我們沒關係……”深吸了一口氣,蒼浩緩緩說道:“但是,當我們不再為彆人而戰鬥,就是我們喪失人性的開始!”

話音剛落,蒼浩扣動了扳機,一子彈準確穿過拿刀那個雜牌軍的額頭。

另外兩個雜牌軍被濺了一身同伴的鮮血,急忙鬆開那個婦女,拿著槍緊張的四下裡看著。

至於那個婦女,則倒地痛哭,用土語喊著什麼。

果然是雜牌軍,在這個時候竟然冇想到去找掩護,蒼浩用另外兩子彈準確給他們爆頭。

這個時候,已經不用蒼浩下令,雇傭兵從兩側向村莊包抄過去。

其他雜牌軍聽到槍聲,正從其他地方趕過來。

一個雜牌軍從屋子裡衝出來,迎麵剛好碰見肯利,兩個人距離太近,肯利已經來不及開槍。

於是,肯利索性扔到槍,從軍靴裡麵抽出軍刺,對準雜牌軍的下顎刺了進去。

這一下實在太狠,刺到從雜牌軍的下顎刺入,向上直接刺穿了天靈蓋。

肯利和這個雜牌軍一起倒在地上,另外兩個雜牌軍趕過來,對準肯利就要射擊。

蒼浩飛快向村莊跑去,槍托緊緊抵在肩膀上,槍口對準雜牌軍不斷射擊。

儘管是高奔跑,蒼浩的槍法卻不含糊,直接射翻了一個雜牌軍。

湯普森從另一個雜牌軍身後衝過去,一隻胳膊環繞勒住對方的脖頸,另一隻手把匕刺進對方的後心。

戰鬥打響不到十分鐘,所有雜牌軍全部被乾翻在地,雇傭兵這邊則是零傷亡。

擊斃了最後一個雜牌軍,蒼浩深吸了一口氣,轉回身猛然現,村裡所有人都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虔誠地看著自己。

在這一刻,蒼浩成了他們心中的神,是他們的救世主。

肯利笑了笑:“媽的,這種感覺還真不錯……”

“冇時間享受了。”蒼浩無奈的搖搖頭:“馬上撤離,我們隻能幫他們這一次,今後的命運把握在他們自己手裡。”

從記憶回到現實,蒼浩長呼了一口氣,拿出手機給羅霸道打了一個電話:“出了點狀況,副市長鄒峰被人開槍打傷了。”

“我聽說了。”

蒼浩不禁有點驚訝:“你訊息倒是挺靈通的嘛。”

羅霸道得意的一笑:“那當然。”

“聽著,我現在就跟鄒峰在一起,是親眼看到他被對方開槍打傷。”

“什麼?”羅霸道一驚:“老大,不會吧,這事你竟然有份……”

“我要跟你說的是,我總覺得這件事背後有文章!”頓了頓,蒼浩叮囑羅霸道:“接下來,廣廈形勢肯定大變,你記住,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如果形勢真的變了,黑道洗牌,對咱們來說肯定是個機會。”羅霸道信心十足的道:“我一定會讓霸道幫成為廣廈第一大幫派!”

“比紅魔還大?”

“紅魔……他又不露麵,誰又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存在。”嗬嗬笑了笑,羅霸道有點無奈的道:“再說了,他們是走毒的,跟咱們做的生意不一樣!”

“不管一樣不一樣,你記住一句話——以不變應萬變……”蒼浩正說著,看到李正倫帶著幾個人,正快步向手術室這邊走過來,蒼浩急忙掛斷電話。

這幾個人都很有氣場,其中一個徑直來到蒼浩麵前:“就是你救了鄒市長吧?”

蒼浩點點頭:“對。”

“你好。”對方用力跟蒼浩握了握手:“我代表市領導班子和全市人民,衷心向你表示感謝,謝謝你救了我們的同誌!”

李正倫在旁邊介紹道:“這位是王明春,廣廈市市長。”

“哦。”蒼浩又是點點頭:“你好。”

“謝謝,非常感謝。”王明春用力拍了拍蒼浩的肩膀:“我們已經決定,授予你榮譽稱號,以資獎勵。”

留下這句話,王明春和其他領導就去了休息室,等著這邊鄒峰手術結束。

李正倫冇有跟去,而是告訴蒼浩:“你跟我走。”

李正倫把蒼浩帶回刑事偵查局,廖家珺也在,還有幾個上了年歲的警察。

在李正倫的辦公室,李正倫仔細問了一遍事經過,確認冇有任何遺漏,這才點點頭:“真是難為你了。”

蒼浩麵無表情的道:“誰讓我碰上了呢。”

“我多少可以向你透露一些辦案經過,我們的全力搜捕那些殺手,而且是四門落鎖,封鎖了所有進出城通道,然而卻連一個都冇抓到……”

“根據種種跡象看,這場襲擊是有預謀有組織的,他們早就準備好了後備方案,無論成功失敗都會迅撤離。”頓了頓,蒼浩接著道:“我可以保證,儘管你們反應很及時,但他們還是有辦法消失在人海中。我要是冇說錯,這個時間他們可能已經在其他城市了,接下來就會潛逃境外。”

“我讓在場所有警察描述了人像特征,已經上報公安部,我就不相信,在全國境內緝拿這幾個人,難道就還抓不到?”

蒼浩突然問了一句:“你看過武俠說嗎?”

“當然了。”李正倫輕鬆一笑:“你不會想說有易容術吧,那也隻存在於說之中,我辦了這麼多年的案子是冇見到過。”

“不。”蒼浩緩緩搖了搖頭:“隨著科學技術的展,很多過去隻存在與幻想之中的事物,將逐漸變成現實。”

李正倫愣住了:“你是說……真的有這種人皮麵具?”

“對。”蒼浩十分肯定的點點頭:“現在的材料工程完全可以模擬人體肌膚,真正難的是想要表現出人體正常的紋理、色板和毛。雖然說,這種技術倒不像是電影裡表現得那麼簡單,但仍然可以做到,隻不過要花很多錢。我和他們交手的時候,現他們幾乎冇有任何表情,當然,他們這種人不需要有什麼表情,但他們當時還是顯得太過僵硬,現在回想起來我可以斷定他們都帶著麵具。”

“怎麼會這樣……”

“還有,你現在派人去案第一現場,除了能找到一些彈頭彈殼之外,不會有其他任何痕跡。”頓了頓,蒼浩補充道:“現場冇有屍體,冇有死者,甚至冇有血跡。雖然彈頭和彈殼可以檢驗出槍械來源,但想要找到這些人卻是不可能了。”

李正倫不服氣的問:“難道我就這樣放跑他們?”

“我估計,這可能是一個殺手集團,他們這一批人已經露相,馬上會潛逃境外,然後換一批人來。”輕哼一聲,蒼浩若有所思的道:“用不了多久你還會跟他們打交道的!”

其實,李正倫第一時間就派警察去案第一現場了,他們仔細檢視過之後回來報告,就像蒼浩說的一樣,現場除了彈頭和彈殼之外,幾乎冇有任何遺留物。一些可能留下血跡的地方,已經被人清洗過,無法提取有效物證。

“媽的。”李正倫忍不住罵了一聲:“當了這麼多年警察,還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案子。”

“破案是你們警方的工作,要是冇我什麼事,我就回去。”

“好。”李正倫點點頭,看著蒼浩站起身,卻突然問了一句:“蒼先生,我很感興趣,你過去到底是做什麼的?”

“我就是個職員。”蒼浩聳聳肩膀:“隻不過看多了說,我向你推薦青光楚辭的作品,他寫的靠譜多了。”

“是嗎。”李正倫深深的一笑:“既然你不願意說,那麼我也就不問了。”

說到這裡,李正倫望了一眼廖家珺,而他的這個動作被蒼浩看了個清清楚楚。

廖家珺主動對蒼浩提出:“我送你出去。”

李正倫站起身,跟蒼浩握了握手,然後就回去工作了。副市長遭到槍擊,可以想見,這個案子會產生巨大的波瀾,有的是需要警方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