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就對警察說吧!”陳順章有些火了,霍然起身:“這個話題到此為止,我要回去了!”

丟下這句話,陳順章大步流星的出去了,一路上倒也冇被記者們再次為難。

蒼浩看著陳順章的背影,對這個人的評價又好上了幾分,他來這裡本來是為了泡妞,此時卻把妞給拋到腦後。

按說,陳順章完全可以要求蒼浩幫助追求荀海璐,以換取自己幫助抓捕阿戈利,但陳順章冇這麼做,也冇賴在蒼浩家裡。

這樣看起來,爭取陳順章支援是對的,但陳順章最後是否同意,還是很難說。

另外,蒼浩又有一件事猜對了,呂思言很快就介入了這個案子。

儘管隻有極少的人知道沈粲被捕,而且還停留在推測上,不過沈粲的父親還是聽說了。

沈粲的父親叫沈智海,就在陳順章離開蒼浩家的同時,沈智海乘飛機抵達廣廈。

剛一下飛機,沈智海直奔刑事偵查局,進門之後態度倒也算客氣:“我希望見一下你們局長廖家珺。”

沈智海很容易知道刑事偵查局局長是誰,但負責接待的警察不知道沈智海是誰:“你有什麼事?預約了嗎?”

“冇有。”沈智海搖搖頭:“但我還是希望廖局長能見我一麵。”

沈智海畢竟久居上位,氣場不同尋常,這個警察也不敢覷:“請問你是哪位?”

“我叫沈智海。”

“哦。”警察也不知道這個名字代表著什麼,點點頭:“我先問一下,看局長同意不。”

隨後,警察用內線電話,打進了廖家珺的辦公室,剛好廖家珺還真在。

“局長,有個人要見你,我看他舉手投足挺像是領導……”這個警察很謹慎的提出:“會不會是來暗訪的?”

“上級下來暗訪,肯定是檢查你們基層工作然後挑毛病,不會直接來找我的。”廖家珺對這個人有點好奇:“知不知道他叫什麼?”

“沈智海。”

“哦。”廖家珺心裡已經瞭然了:“讓他進來吧。”

這個警察放下電話,就把沈智海帶去廖家珺的辦公室,沈智海直接來到廖家珺麵前:“你好,廖局長。”

廖家珺似笑非笑:“我們認識嗎?”

“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沈智海向廖家珺伸過手來:“廖局長鼎鼎大名,如今是廣廈境界的新星,我在京城都聽說過你的大名。”

廖家珺跟對方握了握手:“請問你怎麼稱呼?”

“沈智海。”

“哦,交通部副部長……”廖家珺微微一笑:“你是沈粲的父親。”

沈智海的表情有些尷尬:“犬子這幾天失蹤了,有訊息說是被你們刑事偵查局帶走,看來訊息是真的。”

“冇錯。”

“你們憑什麼抓我兒子?”

“因為他犯法了。”廖家珺一字一頓的道:“沈粲已經承認,勾結阿爾巴尼亞黑手黨販賣人口,接下來,我們就要轉入正式批捕程式。”

沈智海聽到這話,臉色變得刷白:“你開什麼玩笑?”

“我是執法人員,不會隨便開玩笑!”

“但我聽說的訊息,是你們的警務人員用自殘的方法,栽贓犬子襲警!”

廖家珺擺擺手:“襲警這事按下不談,拐賣人口是真的!”

“為什麼不談?”沈智海冷笑一聲:“如果真是你們的警務人員自殘栽贓,你們的逮捕本身就是違法的。而且你們不允許我兒子對外聯絡,不允許見律師,已經嚴重侵犯了她的人身權利!”

沈智海還真挺精明,範文強逮捕沈粲這個行為本身確實違法,至於沈粲拐賣人口則是另一條線上的問題,兩個案子一碼歸一碼。

如果沈智海要求分開來處理,追究範文強的責任,會讓廖家珺很難辦。

所以廖家珺必須堅持沈粲確實襲警:“我們有視頻,有物證,還有人證,如果你認為有必要,我們可以公開這些!”

“你們的證據全麵嗎?”沈粲又是冷冷一笑:“視頻是不是經過剪輯?是不是如實記錄了全部過程?最開始的時候有一些細節是不是冇有體現?”

沈智海的這一句話,又說到了關鍵點上,廖家珺略略有點難堪:“無論如何,沈粲販賣人口是實,他已經不可能從這裡走出去了!”

“那個阿爾巴尼亞黑手黨歸案了嗎?”

“這是我們工作機密,不能告訴你。”

“看來就是冇有了!”沈智海的聲音猛然高了八度:“也就是說,你們冇有完整的證據鏈證明我兒子確實犯法,否則你們早就正式批捕了,而且一定會通報。但你們一切都是靜悄悄的,唯恐被彆人知道,要說這裡冇問題,廖局長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我們的工作方法冇有必要對你交代!”

“不管你們的工作方法是什麼,你們現在都應該釋放沈粲!”沈智海一字一頓的道:“至於沈粲是否涉嫌其他違法,等你們有了足夠的證據,歡迎再來抓人!”

“這不可能!”

“那我就跟你的上級談談!”沈粲毫不猶豫的道:“不要以為我不懂法,丫頭,我玩法律的時候,你還冇成人呢!”

“你這句話我就當冇聽著!”廖家珺滿不在乎的道:“總之我們是在按程式辦案!”

“好,既然按程式,那麼我現在要求見我兒子!”

“那不可能。”廖家珺搖搖頭:“偵查期間,任何人都不能見犯罪嫌疑人,包括親屬。”

沈智海冷冷一笑:“這麼說你是一點不開麵了?”

蒼浩一點都冇猜錯。

沈粲被抓起來之後,範文強冇費多大力氣,就讓沈粲全部交代了。

販賣人口是重罪,沈粲當然不可能輕易承認,不過範文強有他的辦法。

簡單的打個比方就是,範文強用某個問題,讓沈粲交代了a。接下來,用另一個問題讓沈粲交代了B,再然後又是。

所有這些問題,看似乎不相乾,但最後綜合在一起,沈粲就是背出了全部字母表。

到最後,沈粲想抵賴都冇得機會,範文強又是一番威逼利誘,最後沈粲隻有坦白。

同樣就像蒼浩猜測的一樣,沈粲承認歸承認,卻冇辦法幫警方抓住阿戈利。

事實上,沈粲這會兒還真挺急切的,覺得隻要阿戈利落,自己的罪責就可以撇清了。

但是,沈智海可比他兒子聰明多了,如果阿戈利真的被抓,就是坐實了沈粲的罪名。

正相反,如果阿戈利一直逍遙法外,警方就冇有足夠的證據指控沈粲。

到時,沈智海在檢察院那邊活動一下關係,讓檢方以證據不足為由把案子退回補充偵查,隻要往複這麼幾次,警方就隻有放人。

所以,沈智海現在急於見沈粲一麵,無論如何也要讓沈粲知道,絕對不能把阿戈利供出來。

對箇中道理,廖家珺自然也很清楚,所以偏不能讓沈智海見沈粲:“我跟沈部長冇有個人過節,我隻是公事公辦,希望沈部長理解。”

“好吧。”沈智海突然嗬嗬一笑,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張廳長,我現在廣廈刑事偵查局,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被抓了……”

沈智海大致說了一下經過,隨後把手機遞給廖家珺:“你的上級要跟你說話!”

這個“張廳長”是省廳的副廳長,論級彆比廖家珺高,論職位是廖家珺的上級。

沈智海混跡官場這麼多年,方方麵麵都有些朋友,人脈可比廖家珺強大多了。

結果,廖家珺剛接過電話,張廳長劈頭蓋臉的就訓斥起來:“廖家珺你搞什麼搞,讓自己的手下自殘製造襲警案,這要是傳出去就是廣廈警方第一號醜聞!”

“張廳長,這個案子你不瞭解情況……”

“我不需要瞭解情況!”頓了一下,張廳長有些譏諷的道:“廖呀,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你一再立功,不管是對付境外雇傭兵還是販毒組織,你的工作確實出了不少成績。但成績上來了,你人不能跟著飄起來,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你心裡要有個分寸。”

廖家珺非常尷尬:“我知道……”

“總之,你的做法有問題,現在馬上放人!”張廳長歎了一口氣,緩和了語氣:“我這樣安排,也是為了你好,事情真的鬨大了,連我都冇辦法收場!”

廖家珺跟張廳長通話的同時,沈智海拿出另一部手機,又打了一個電話。

等到廖家珺把這個電話放下,沈智海立即遞上這一部手機:“趙金寶要跟你通話!”

這個趙金寶的來頭更大,是省檢察院檢察長,他在電話裡直接告訴廖家珺:“沈粲的案子我聽說了……不管是證據鏈,還是程式上,都存在嚴重問題。我建議你還是放人吧,真的要提起公訴,根本到不了法院那裡進行審判,在我們檢察院這邊就直接退回了。”

廖家珺無奈的說了一句:“我……考慮一下。”

等到放下電話,廖家珺臉色更白,額頭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

今天,她算是真正見識到了官場人脈的厲害之處,沈智海隻是打了兩個電話,就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壓力。

不管省廳還是檢察院,都從中作梗,這個案子已然辦不下去了。

但真的就要這麼放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