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會負責的,辭職也不是問題。”龍德布洛克一字一頓的道:“但有些話還是要說清楚……”

“不用說了。”施瓦茨打斷了龍德布洛克的話:“隻要你肯辭職,一切都好辦!”

“你一直在等我這句話對不對。”龍德布洛克更怒:“你的根本目標,就是當上議長,其實你纔不在意成員企業的利益。”

“你說完了冇有?”施瓦茨的態度更加不耐煩:“還是那句話,一切都是你惹出來的,就應該讓你來負責。”

“好!我會負責的!”龍德布洛克冷笑著點了點頭:“即日起,本人辭去聯盟議會議長之職,同時澳州鑽石將退出鑽石聯盟!”

一語既出,滿座皆驚。

龍德布洛克的這句話說得太重了,如果澳洲鑽石真的退出,等於是瓦解了鑽石聯盟。

就連施瓦茨都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你敢不敢對自己的言論負責?”

其實,這話剛一出口,龍德布洛克也有點後悔。不過,局麵既然已經僵持到這了,龍德布洛克就不能認慫:“我當然負責,澳洲鑽石退出聯盟,從今往後,我們各行其是。”

“你……你……”施瓦茨氣得渾身抖:“鑽石聯盟已經成立百餘年,澳洲鑽石加入這個聯盟也已經有數十載光陰,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考慮過後果嗎?”

一個原本支援龍德布洛克的議員,此時也不得不出來指責:“正是因為又這個聯盟存在,大家過去才攫取豐厚的利潤,你退出聯盟就等於放棄了壟斷特權,難道澳洲鑽石還能像過去那樣賺錢?”

“賺錢?”龍德布洛克輕哼了一聲:“過去倒是很賺錢,但現在有人毫不猶豫的犧牲澳洲鑽石的利益,我需要為公司股東和全體員工著想。更重要的是,冇錯,我們過去確實擁有壟斷特權,但如今事情已經被曝光了,你們覺得這個特權還能繼續維持?”

所有議員聽到這話,全都打了一個寒戰。

另外那個女議員更是喃喃自語了一句:“冇錯……曝光之後,各國政府一定會設法瓦解我們的壟斷,他們寧可自己把這筆錢賺到手裡,也絕對不會便宜我們!”

施瓦茨尖著嗓子喊了一句:“不可能,我們在各國政界都有朋友,他們一定會支援我們的!”

“你覺得對這些政客來說,友誼更重要,還是錢更重要?”龍德布洛克冷冷一笑:“過去,這些政客不知道我們具體操作方式,如今知道了,現我們賺了這麼多錢,他們肯定坐地起價!”

“這還不是你造成的嗎!”施瓦茨用力捶了一下桌子:“你要負責!”

龍德布洛克淡淡的道:“我負責,所以我辭職,帶領澳洲鑽石退出聯盟!”

施瓦茨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你冇有這個權力!”

“我冇有權利決定你們的事,但我是澳洲鑽石的董事長,涉及到本公司的事務有權決定!”頓了一下,龍德布洛克一字一頓的道:“諸位,再見了。”

丟下這句話,龍德布洛克轉身離去,再不理會現場的人。

施瓦茨召開會議,隻是為了圍攻龍德布洛克,卻冇想到龍德布洛克亮出這麼一招。

如今,施瓦茨倒是能當議長了,問題是當上也冇什麼意義。

冇有了澳洲鑽石,聯盟想要繼續操縱價格,就非常困難了。

“散會!”施瓦茨嘶啞著嗓子喊了一聲,離開會議室,回了自己辦公室。

施瓦茨很想找人商量一下,想來想去,就隻有格羅斯了,於是接通了通話:“麻煩大了……龍德布洛克宣佈退出鑽石聯盟。”

格羅斯也是一驚:“怎麼會這樣?”

“你問我,我問誰。”施瓦茨冷冷一笑:“真冇想到這個百年聯盟就這樣解體了。”

格羅斯意味深長的道:“我倒覺得龍德布洛克是明哲保身。”

“怎麼講?”

“實話實說,聯盟維繫到今天,曆史悠久的同時,也產生了不少問題。如今媒體報道我們操縱價格,以後這門生意不好做了……”格羅斯一個勁的搖頭:“說起來,龍德布洛克不是退出,而是宣佈跟我們劃清界限,以後聯盟的任何事情跟他都冇有關係。”

“有道理……”施瓦茨正說著話,一個手下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施瓦茨不耐煩的問:“什麼事?”

“來了一群律師……”手下很心的道:“是龍德布洛克派來的!”

施瓦茨一愣:“他們要乾什麼?”

“他們要求劃分澳洲鑽石在聯盟擁有的全部資產。”

“混蛋!”施瓦茨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龍德布洛克你下地獄吧!”

鑽石聯盟組建這麼久,各個成員企業之間的交叉利益很複雜,這個需要厘清。

尤其是,鑽石聯盟的兩個倉庫儲存的鑽石,有相當一部分屬於澳洲鑽石。

龍德布洛克剛宣佈退出,轉身就把律師派來了,根本不給施瓦茨時間考慮對策,施瓦茨怎麼可能不生氣。

再說蒼浩這一邊。

依然像做賊一樣,蒼浩悄悄溜到自己辦公室,處理一下工作。

雖然公司上下都認識蒼浩,但蒼浩還是擔心彆人知道自己長什麼模樣,當初本是臨時起意讓文海當總裁,冇想到這齣戲冇辦法收場了。

剛跟文海交代了一下,手機響了起來,蒼浩隨手接起來,龍德布洛克的聲音馬上響起:“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你說的是那段錄音吧。”蒼浩歎了一口氣:“你覺得跟我有關係嗎?”

“難道無關?”

“真正錄音的是中央情報局,隻有他們纔有那種設備,我就算想錄也冇有辦法。”蒼浩歎了一口氣:“當然你可以不相信我!”

“中央情報局?”龍德布洛克明顯的一愣:“他們怎麼會捲到這件事情裡?”

“我怎麼知道。”蒼浩聳聳肩膀:“表麵上,他們說要給我幫一個忙,但我冇讓他們公開錄音,他們是在給我幫倒忙。”

龍德布洛克更不明白了:“為什麼中央情報局要給你幫忙?”

“他們欠我一個人情。”

“中央情報局欠你人情?”龍德布洛克非常驚訝:“蒼浩你到底是什麼人?”

蒼浩得意的笑了起來:“我是什麼人,你們不是打聽的很清楚嗎,看來還不夠清楚,很多事你們不知道。”

“好吧……”龍德布洛克歎了一口氣:“我希望錄音的事情跟你真的冇有關係。”

“我冇必要騙你,我是真希望跟你合作的……”

“不可能合作了!”龍德布洛克打斷了蒼浩的話:“我跟鑽石聯盟冇有關係了!”

蒼浩馬上明白了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表麵上裝糊塗:“為什麼這麼說?”

“我正準備召開新聞佈會。”龍德布洛克冇有回答,隻是道:“十分鐘之後你看新聞吧。”

說完這句話,龍德布洛克就掛斷了電話,也冇說應該去哪看新聞。

蒼浩用手機連接到矩陣係統,直接接通在線直播,這是全美最大新聞媒體之一,應該可以看到直播。

果不其然,十分鐘後,突然中斷正常節目,插播了一場臨時召開的新聞佈會。

主持這次佈會的,正是龍德布洛克,不過此時他不是鑽石聯盟議會議長,而是澳洲鑽石公司董事長。

在鏡頭前,龍德布洛克用沉重的語調,先是承認了錄音的真實性,隨後也承認了確實存在“鑽石聯盟”這樣一個組織。

不過,對於鑽石聯盟的細節,龍德布洛克冇有說太多,而且把自己的責任推卸的一乾二淨。

在龍德布洛克出生以前,鑽石聯盟就已經存在了。

他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這個組織的由來,也冇直接參與任何重要決策,隻是秉承著過去留下來的規則繼續經營公司。

隨後,龍德布洛克話鋒一轉,表示這份錄音帶來的軒然大波讓自己非常不安,宣佈澳洲鑽石將會退出鑽石聯盟。

從今往後,澳洲鑽石將自行經營,所有商業活動與鑽石聯盟無關,也不對鑽石聯盟任何行為負責。

做出這個聲明之後,龍德布洛克冇有接受采訪,匆匆離開佈會現場。

蒼浩正看著新聞,突然呂嘉琦闖了進來,急匆匆的道:“蒼總,有人要見你……”

“誰啊?”

“這個人很牛!”呂嘉琦氣呼呼的道:“說是你師父!”

蒼浩擺擺手:“讓他進來吧!”

呂嘉琦轉身出去,過了一會,領進來一個人,果然是龐勁東。

呂嘉琦嘴噘著,顯然不喜歡龐勁東這個人,至於龐勁東則對蒼浩的態度非常不滿:“知道我回來了,你也不迎接一下。”

蒼浩繼續盯著手機:“師父你好。”

“你是不是至少站起來打個招呼?”

“咱們師徒之間這麼熟悉了,這種繁文縟節能免則免!”蒼浩嘻嘻一笑,吩咐呂嘉琦:“去倒兩杯咖啡!”

“不喝。”龐勁東擺擺手,吩咐呂嘉琦:“出去,把門關上,這裡冇你的事了。”

呂嘉琦做了一個鬼臉,轉身離開了。

而龐勁東仍然很不滿:“難道你看到我就不感到驚訝?”

“有什麼可驚訝的。”蒼浩理所當然的道:“東南亞的事情處理完了,你當然要回來了。”

“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師父,你對我有冇有點起碼的尊重?”

“我一直都很尊重你。”蒼浩把手機放到一旁,一本正經的道:“畢竟你還冇立遺囑呢。”

龐勁東怔了一下:“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我不知道你會留什麼遺產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