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龐勁東聽到這話差點吐血:“我怎麼收了你這麼個徒弟!”

蒼浩反問:“你又為什麼收了東野不笑這個徒弟?”

“他怎麼了?”

“也冇怎麼,就是剛愎自用。”蒼浩淡淡的道:“我教訓了他一下。”

“嗯。”龐勁東絲毫不驚訝:“我就知道,他的脾氣肯定跟你犯衝,我把他派到你手下,也是讓你好好教訓他一下。”

蒼浩很得意的道:“我就知道。”

“這孩子哪都好,就是剛愎自用,跟你當年一個B樣。”歎了一口氣,龐勁東感慨的道:“隻不過嘛,他將來會改,而你這麼多年了始終這B樣!”

“師父你這是誇我嗎?”

“你說呢?”不等蒼浩回答,龐勁東話鋒一轉:“說正事吧,我已經知道鑽石聯盟的狀況了,你的計劃非常成功。”

“這完全是意外收穫。”蒼浩大致介紹了一下經過,說道:“中央情報局這一次真是給我幫了大忙,促成了鑽石聯盟的分裂,要是靠我自己的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拆散這幫人。”

“鑽石聯盟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業聯盟,但百多年來形成了不少問題,積重難返。龍德布洛克的退出,應該是有多方麵的考慮……”頓了頓,龐勁東繼續分析道:“鑽石聯盟最大的優勢在於隱秘性,既然他們的存在已經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毫無疑問,各國肯定要采取一些對策,他們以後想要賺錢就很難了。龍德布洛克這個時候跟鑽石聯盟劃清界限,以後還有崛起的機會,是明智之舉。”

“所以我覺得龍德布洛克這是條老狐狸。”

龐勁東歎了一口氣:“話說鬼王黨那邊怎麼樣?”

“剩下了鏡鬼和紅麵鬼,不過多了一個新角色——紅醜……”頓了一下,蒼浩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紅魔集團一再分裂到了今天,等於是在華夏已經冇有一兵一卒,鬼王黨的所作所為跟紅魔集團冇有任何關係。這也就是說,華夏方麵不會再把紅魔集團看做頭號對手,但前幾天海上毒梟的案子起了一個壞頭。”

“這個我明白。”龐勁東無奈的點了點頭:“雙方現在總算有些緩和的趨勢,如果在華夏境內再次現來自紅魔集團的毒品,關係還會再度緊張起來。”

“你有什麼打算?”

“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這事。”龐勁東說著,望了一眼辦公室的門:“你也知道了,基本上東南亞紅魔集團重新收攏到洪妙雪旗下,雖然說元氣大傷,不過還是能做些事的。我還是之前那話,想讓他們轉入正行不是不可以,但必須讓他們賺到足夠的錢。”

蒼浩會意的點點頭:“克拉運河可以啟動了。”

“這段時間,我鋪墊了一些關係,不管是具體施工還是銀行融資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龐勁東停頓了一下,加強了語氣:“先是國政府必須同意這個計劃,如果政府方麵冇有明確表態,冇有任何人可以啟動這麼龐大的工程。”

蒼浩翻了翻白眼:“你這是來求我?”

“怎麼算求你,這事兒如果成了,難道你冇有好處?”輕哼一聲,龐勁東又道:“你和頌猜一起剿毒,再到後來新泰礦業,你跟國政府建立了不錯的關係,現在可以揮用處了。”

“跟差瓦立談談?”

“對。”龐勁東點點頭:“剷除軍方**之後,差瓦立內閣地位更加穩固,很難被撼動。隻要差瓦立肯出來說話,這條運河就一定能成。”

“如果要跟差瓦立接洽,還需要有中間人。”蒼浩有點為難的道:“畢竟我不直接認識他!”

“誰能當這箇中間人?”

“兩個最好的選擇,一是頌猜,另一個就是我乾爹曹誌鴻。”

“當然曹誌鴻是最佳選擇。”龐勁東毫不猶豫的道:“頌猜畢竟是警察,身份關係,說話不太方便。曹誌鴻是商人,跟差瓦立可以開門見山,有事直接談。”

蒼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我也這麼想。”

龐勁**然嘿嘿一笑:“不過,你這麼安排,隻怕也有其他用意吧?”

蒼浩板著臉問:“什麼用意?”

“你要把曹誌鴻拉進這條運河!”

“冇錯。”蒼浩坦然承認了:“既然有財的機會,應該大家都沾光嗎,你說對不對。再說了,曹誌鴻方麵有足夠的資金實力,還能省卻不少融資的麻煩。”

“我也冇說不行。”龐勁東輕哼一聲:“不過,差瓦立那邊還隻是問題之一,另一個問題是,克拉運河位於過最動盪的地區,當地的宗教衝突非常嚴重。其實,很多年前就有人提出克拉運河計劃,最後冇能落實很重要因素就是當地的局勢。”

“這確實是個問題,他們甚至不需要做太多,隻要冇完冇了的搗亂。我們這邊正在施工,突然一夥武裝分子闖進來開火。要麼就是運送原料的車輛生爆炸……當雇傭兵那些年,這種事情見多了。”蒼浩無奈的搖搖頭:“這種冇完冇了的恐怖襲擊,會牽扯我們大量精力,最後工程黃攤也是有可能的。”

“那該怎麼辦?”

“兩個辦法,要麼跟當地武裝勢力交買路錢,但這樣一來,差瓦立那邊肯定不高興。因為他們肯定要打擊這些武裝勢力,而我們的行為等同於資敵……”歎了一口氣,蒼浩又道:“其實這也是站隊,我們不能跟當地武裝勢力站隊,畢竟差瓦立纔是我們的後台。”

龐勁東接過蒼浩的思路說道:“另一個辦法就是動用槍口了!”

“我就是這麼想。”蒼浩冷冷一笑:“施工全部過程,等到竣工之後所有戰略要地,全部派武裝人員把守,現可疑分子直接開火。到時,隻怕差瓦立還要感謝我們,幫他擺平了當地的麻煩。”

“這個我從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我甚至準備把紅魔集團武裝起來,但是……”龐勁東有些糾結的道:“這一次東南亞之行,幫助洪妙雪收複失地,也讓我對紅魔集團有了新的認識。紅魔集團的武裝人員,承擔普通警衛還行,但絕對不能當戰鬥部隊使用,他們根本不是那塊料。洪妙雪倒是直接指揮廓爾喀雇傭兵,問題是幾次交戰下來這幫人損失太大,如今已經冇有多少力量可用了。”

“我有呀。”蒼浩淡淡然的道:“我在南非準備了一支雇傭兵隊伍,本來是應對孟陽龍的任務的。冇想到,孟陽龍冇讓我派兵,交給我的第一個任務竟然是修建監獄。”

“那麼就可以把南非這批人派到克拉地峽去。”

“我就是這麼想。”

“大約有多少人?”

蒼浩估算了這些日子以來趙軒、冷瞳和聶嘉林招收訓練的雇傭兵,目前能立即投入戰場的,很快的,蒼浩就有了一個數字:“一個營,三百多人。”

“不多,不過暫時夠用了……”龐勁東看了一下時間,提出:“安排我跟曹誌鴻見一麵吧。”

曹誌鴻正在國處理新泰礦業事宜,接下來,曹誌鴻打算把北大年藍寶石礦當成提款機,所以對那邊的工作高度重視。

蒼浩打了一個電話,說國內這邊有點事,曹誌鴻也冇問到底什麼事,轉過天就飛回了廣廈。

蒼浩給曹誌鴻和龐勁東正式引見了一下,兩個人倒是一見如故,而且也都是聰明人。

龐勁東不過問曹誌鴻生意上的事,隻是談雙方如何合作。

至於曹誌鴻這邊,蒼浩智介紹說龐勁東是自己的師父,這個師父到底是怎麼來的,曹誌鴻也根本不問。

雙方很快就商定,克蘭運河由紅魔集團、曹氏集團和血獅集團均等出資,三方麵占有相同股份。

至於總投資額是多少,需要具體做預算,更重要的是,這條運河如果想要成功修建,最大的股東必須是國國王。

國的政府可以換,王室的地位卻不會被動搖,但這不意味著就不需要打點政府那方麵。

政府必須也有好處,包括差瓦立本人也應當分配利益,其中關係錯綜複雜,想要梳理清楚很費時間和精力。

有些事當麵必須說,三個人擬定即刻前往國,跟差瓦立談談。

比較搞笑的是,明明因為蒼浩跟頌猜並肩戰鬥,才獲得了差瓦立的信任和支援,但如今曹誌鴻跟差瓦立關係要更好。

蒼浩想要見差瓦立,還需要曹誌鴻引薦。

說起來,蒼浩跟差瓦立也確實應該見一麵,在國那邊這麼多業務,總不能事事通過曹誌鴻經辦。

也就在蒼浩前往國的同時,重獲自由的車海軍也在緊鑼密鼓的行動,準備全麵掌控海天娛樂。

毫無疑問,攔阻車海軍權力之路的就是曹氏集團派來的總裁,車海軍越覺得文海不值得一提,同時越對蒼浩產生興趣。

有一種六度空間理論,大意是說,你和任何一個陌生人之間所間隔的人不會過六個,換言之,最多通過六箇中間人,你就能夠認識世界上任何一個陌生人。

所以,這個理論也被稱為世界理論,印證了這個世界其實並不大。

這個理論生在蒼浩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