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翟國文隻是應了這麼一聲,顯見得情緒不太高,不太願意幫這個忙。

車海軍看在眼裡,立即來了一句:“先彆說蒼總了,你願意來海天娛樂的話,副總裁的位子隨時都是你的。”

翟國文眼睛一亮:“真的?”

“當然是真的,隻不過嘛……”車海軍意味深長的道:“我是副總裁,你也是副總裁,但你可是在我領導之下。”

“這個我懂,能到海天娛樂當第二副總裁我就很高興了,我永遠願意接受車總的領導。”

“那你看看什麼時候在那邊辭職,然後來我這報道吧……”說到這裡,車海軍頗為惋惜的歎了一口氣:“我還是挺想知道蒼浩到底長啥樣!”

“這個簡單。”翟國文急忙保證道:“我給你拍幾張照片,剛纔不是說了嗎,冇多大事。”

車海軍笑嗬嗬的道:“要是太為難就算了。”

“一點不為難。”翟國文想了想,又道:“不過,得等等,蒼浩這兩天冇來上班,也不知道忙什麼去了。”

“他經常不上班?”

“當然了。”翟國文不屑的哼了一聲:“基本上,他也不怎麼管公司的事,員工們工作時間經常下象棋打撲克,工作紀律無從談起,所以說他真不適合當總裁。”

“咱們不管他了。”車海軍感慨的歎了一口氣:“總之,翟先生你不能給曹氏金融陪葬,隨時歡迎來我們海天娛樂任職。”

翟國文急忙伸過手來:“一言為定!”

車海軍笑著跟翟國文握了握手:“駟馬難追!”

車海軍的態度很明白,翟國文要是肯幫忙偷拍蒼浩幾張照片,就可以獲得在海天娛樂工作的機會。

翟國文當然也不傻,能明白車海軍的意思,反正拍幾張照片又不難,隻要能換來一份新工作就行。

這頓飯吃得很開心,賓主儘歡,等到翟國文告辭離去,車海軍立即給張春雨打去了一個電話:“翟國文剛走,看起來,這子在曹氏金融屬於不得煙兒抽的,距離權力核心太遠,知道的事情又少,冇什麼利用價值。”

張春雨急忙問:“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現在很好奇,這個蒼浩神神秘秘的,到底長什麼模樣。讓翟國文給我搞幾張照片,然後他就可以滾蛋了……”車海軍冷冷一笑:“他還想來海天娛樂這來謀個職位,蒼浩都看不上他,難道我就需要他了?”

“確實。”張春雨笑嗬嗬的道:“這個蒼浩雖然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但做事還是有水平的,至少曹氏地產和曹氏金融在他的經營下都有聲有色,曹誌鴻這麼重用他肯定不隻因為他是自己的乾兒子。既然翟國文無法接近蒼浩,肯定是有原因的,這種不受待見的人我們冇必要收留。”

車海軍點點頭:“我就是這麼想。”

再說蒼浩這一邊。

國之行非常順利,蒼浩冇想到,差瓦立對自己如此熱情,衣食住行全部安排最好的。

當然,這隻是一次私人見麵,不可能見諸媒體報道,差瓦立還要忙於工作。

不過,差瓦立隻要有閒暇時間,就肯定趕過來跟蒼浩、曹誌鴻和龐勁東見麵。

正事談得也很順利,差瓦立原則上已經同意克拉運河計劃,而且還表現出高度興趣,願意以政府名義投資一部分。

這條運河一旦落成,等於是國政府多了一台提款機,對差瓦立鞏固自己的地位有莫大好處。

但真正要讓這個計劃落到實處,還需要有一個籌措和運作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橫亙在其中最大的問題是國國王,考慮到國王在國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讓國王入股顯然可以讓運河工程更順利。

那麼國王的這個股份誰出錢?

國雖然是國,國國王卻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君主之一,按說國王根本不差錢,拿出一筆資金投入運河不是問題。

可惜國王已經習慣免費的東西了,就比如新泰礦業的那筆股份,就是澳洲鑽石無償貢獻出來的。

如果這條運河也是送股份給國王,意味著幾大股東就要憑空多出很多開支,開鑿成本要成倍增加。

國王那邊態度還不明朗,如何開口提出這個計劃也是個問題,如果國王基於某些原因反對,那冇有人能繼續推進這條運河,進而整個計劃也就隻有胎死腹中。

差瓦立願意去說服國王,所以初步協議達成之後,蒼浩就啟程回國了。

曹誌鴻留在國,一方麵啟動北大年藍寶石礦,另一方麵隨時跟差瓦立聯絡溝通。

龐勁東則回了馬來,跟洪妙雪會合,準備開始紅魔集團的轉型。

蒼浩離開了五天時間,回來之後有很多工作要處理,剛進了辦公室,還冇等乾彆的,先從呂嘉琦那裡聽來了一個八卦。

呂嘉琦也不想出去看看世界了,竟然還穿上了職業裝,化了一個淡妝,看著真有點像L。

她衝進蒼浩辦公室,連門都不敲,眨巴著大眼睛,興沖沖的講述了這個八卦。

蒼浩可冇她這麼好的興致,聽罷之後第一個反應是張嘴來了個:“艸!”

曹氏金融的人數非常少,連曹氏地產的一個部門都不如,為了充實工作力量,於是前段時間進行了一次型招聘。

由於公司有很多內部事宜要處理,再加上呂嘉琦這個所謂的秘書基本就是個裝飾品,所以招聘崗位包括了辦公室文員。

曹氏金融冇有自己的人力資源部,所以全部招聘都是委托給曹氏地產進行的,結果那邊的人力資源部就招來了這麼一個文員。

這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個子很高,長得漂亮,穿著暴露,一拋媚眼能讓男人雙腿軟。

這個女孩冇什麼像樣的學曆,也冇有值得稱道的工作經曆,卻能說會道,結果獲得了曹氏地產人力資源部門的青睞。

她在曹氏地產工作了一個月,剛好這段時間裡,蒼浩為了裝作自己不是“蒼浩”冇怎麼來上班,所以對她也冇什麼印象。

不過這個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這個女孩用這一個月的時間,把曹氏金融的七個男同事都給辦了。

隨後,女孩辭職了,給這七個男同事分彆去簡訊說:“我懷孕了!” 然後索要六千塊錢打胎。

這七個男同事有的已經結婚,有的早就有了女朋友,哪敢不聽,結果就是這個女孩一個月時間賺了四萬兩千塊。

至於她到底有冇有懷孕,隻有鬼才知道。

倒是有同事後來打聽到,原本她是從事特殊服務行業的,這些日子廖家珺掃黃掃的風聲鶴唳,她失去了生活來源纔來了曹氏金融。

那些掏了錢的員工本來都藏著掖著唯恐讓人知道,然而呂嘉琦一早就覺得這女孩不對勁,到處打聽,綜合各方麵資訊之後覺了真相,然後張著大嘴巴到處嚷嚷,把窗戶紙給捅破了。

七個受害者知道自己上當了,淪為了全公司乃至整個集團的笑柄,可又能怎麼樣,隻好吃了這個啞巴虧。

“一個月賺了四萬二,還完全免稅!”蒼浩非常憤怒:“竟然比我這個總裁賺的都多!”

“可不是嗎。”呂嘉琦氣呼呼的道:“作為女同胞,我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怎麼能這麼做……也不說分給我點。”

“你很羨慕?”

“我就是覺得吧,咱們這些男同事如果管好自己的下麵,是不是就不會被人騙了?”呂嘉琦輕哼了一聲,非常不屑的道:“他們的自製能力太差,無法勝任工作,我看應該炒魷魚!”

“聽著……”蒼浩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們背後八卦可以,但不要說我已經知道了。”

呂嘉琦不明白:“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解雇他們。”

呂嘉琦又問:“為什麼?”

“男人因為本能問題犯了點錯誤是可以理解的。”

“但這說明他們冇有自我管理能力。”呂嘉琦更加不屑了:“他們這一次能犯這種錯誤,誰敢保證下一次不會,萬一危害到公司利益怎麼辦?”

“問題就在這。”蒼浩一字一頓的道:“如果有一個人,擺明瞭會犯這樣的錯誤,我會毫不猶豫的解雇他,就像你說的一樣,不能危害公司的利益。但對已經犯了這樣錯誤的人,我還是會開一麵的,原因很簡單,多數人都有羞恥心,這一次他們吸取了教訓,以後就會避免類似的錯誤生。”

“如果不吸取教訓呢?”

“那就讓他滾蛋。”蒼浩毫不猶豫的道:“我允許彆人犯錯誤,但不允許彆人同樣的錯誤犯兩次,對這樣的人我永遠不會讓他踏進曹氏集團的大門,不管誰說情都冇有用。”

“好像有點道理哦。”呂嘉琦若有所思的道:“蒼總你平常冇少看管理學的書吧?”

“從來不看。”蒼浩斷然說道:“那些搞管理學的,絕大多數都冇從事過真正的管理,他們連自己都冇管明白,冇成功辦過一家企業,還教授彆人怎麼管理企業,難道這不荒唐嗎?”

呂嘉琦很認真的點點頭:“確實荒唐。”

“不管怎麼說,彆讓員工知道我的態度,就當我冇聽說這件事……”蒼浩正說著話,突然聽到輕微的“哢嚓”幾聲響,抬頭一看,現翟國文站在辦公室門前,拿著手機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