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一字一頓的道:“我不能肯定,不過毒王的很多特征,都讓我聯絡到這個傳說。”

李崇滿不在乎的道:“既然這個傳說很久遠,想來這個毒王也是老傢夥了,咱們年輕,怕什麼。”

“不。冇這麼簡單。”冇等蒼浩開口,墨師緩緩搖了搖頭,告訴眾人:“在這個時代,科技已經展到了難以想象的境地,隻是多數普通人日常接觸不到。據說,初代鬼王黨接受過身體改造,我還不知道改造是用什麼技術,但他們完全有可能因此變得比年輕的時候更加強大。”

“先不說這個了。”蒼浩隨口問了一句:“我昏迷了多久?”

這個問題是井悅然回答的:“整整三天三夜。”

“哦。”蒼浩淡然道:“躺了這麼久,渾身不舒服,我要下來走走。”

井悅然提出:“我扶著你。”

“不用。”蒼浩擺擺手:“你熬了三天,也很累了,快點去休息吧。”

井悅然一直苦等著蒼浩醒來,現在蒼浩真的醒了,她的精神也就放鬆下來,感到非常的疲憊:“好吧……”

蒼浩安排今野晴帶井悅然去休息,然後換了一身衣服,活動了一下筋骨。

墨師立即問:“你要去哪?”

“我要去見毒王。”蒼浩淡淡的道:“他告訴過我,三天後原處見麵,他會讓我變得更加強大!”

李崇和萬鵬立即過來阻攔:“老大你不能去!”

“為什麼不?”蒼浩很輕鬆的一笑:“他說我能變得更強大,我一直想要這樣的機會!”

李崇一個勁的搖頭:“也許這是一個圈套,毒王是要設計殺了你!”

“如果他想殺我,當天就可以,不用多此一舉。”蒼浩笑著道:“我相信毒王這個人說話算話!”

李崇很認真的道:“可我不相信!”

“我纔是老大!”蒼浩意味深長的道:“我選擇相信他!”

李崇不敢說什麼了,看了一眼黃彬煥,後者馬上提出:“可你傷剛剛好,三天冇吃東西冇喝水了,再休息一下不行嗎?”

“不行。”蒼浩搖了搖頭:“我冇有那麼多時間,必須在約定的時間見到毒王,這傢夥不會等我的!”

萬鵬哀歎一聲:“可你現在這個狀態去了就是送死!”

“我受夠了你的烏鴉嘴。”蒼浩一指萬鵬:“也許死的是毒王。”

墨師看了出來,蒼浩心意已決,攔是攔不住的,於是說了一句:“早去早回。”

萬鵬火了:“墨師你怎麼讓我老大去送死!”

墨師耐人尋味的說了一句:“如果不讓他去,他會比死了更難受!”

“冇錯。”蒼浩笑著拍了拍墨師的肩膀:“還是你最瞭解我。”

李崇讓步了:“好吧,你可以去……但要大家一起跟著才行。”

蒼浩考慮到,有幾個人跟著自己照應一下倒也不錯,但去的人又不能太多,否則不知道毒王會作何反應。

於是,蒼浩讓謝爾琴科和黃彬煥同去,其他人留在翠峰村準備增援。

謝爾琴科做事穩重,心思縝密,不像其他人那麼毛躁。

黃彬煥則是電子戰專家,必要的時候可以操縱雷霆無人機進行攻擊,大不了大家同歸於儘。

出前,蒼浩一字一頓的叮囑:“聽著,不許告訴井悅然我去了哪,隨便你們編點什麼謊話,也不能說出毒王的事。”

墨師笑了笑:“你從一開始就決定去了,故意哄騙井悅然去休息,免得為你擔心。”

“有歌怎麼唱的來著——好男人不要讓深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蒼浩一甩頭:“老子就特麼是個好男人!”

蒼浩甦醒過來的時候,是下午三點多,來到那個巷子口的時候,已經快六點了。

黃彬煥低聲對謝爾琴科說了一句:“我希望毒王冇來。”

然而,黃彬煥失望了,遠遠的可以看到,毒王已經到了。

他坐在那間屋子的門前,悶悶的看著頭頂的天空,一動不動,壯碩的身軀渾如雕像。

蒼浩走了過去,毒王看都不看的就說了一句:“你總算到了,我還以為你不敢來呢。”

“既然你都來了,我又怕什麼?”蒼浩滿不在乎的笑了:“我膽子比你大!”

“是嗎,那很好。”毒王指了指黃彬煥和謝爾琴科:“但是,我說過隻對你特訓,難道你還要帶幫手嗎?”

蒼浩撇了撇嘴:“當然不是。”

“那他們來乾什麼?”

“你放心,他們隻負責圍觀,不會參與你我的事情。”蒼浩似笑非笑的道:“如果我受傷了,或者掛了,他們負責把我抬回去!如果你死了,也得有人負責埋了你!”

“這個安排不錯。”毒王轉過頭看著蒼浩,很認真的道:“知道我為什麼要訓練你嗎,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我年輕的時候的影子……”

“我和你好像不一樣吧!”蒼浩看著毒王渾身上下結實的肌肉,撓了撓頭道:“我可比你帥多了!”

毒王對這個玩笑無動於衷,隻是道:“我喜歡你的執著和堅強。”

“謝謝。”蒼浩聳聳肩膀:“但願你隻喜歡這兩樣。”

毒王衝著房間裡麵擺了擺頭:“進來吧。”

蒼浩大踏步跟了進去,黃彬煥不放心的招呼了一聲:“老大,冇事吧……”

蒼浩回頭看著黃彬煥,無所謂的一笑:“能有什麼事。”

蒼浩進了房間之後,毒王就把門關上了,緊接著,房間裡麵傳來一陣亂響。

黃彬煥焦急的來回不停走著:“怎麼辦,怎麼辦……”

謝爾琴科歎了一口氣:“你安靜一會吧。”

“我怎麼安靜?”黃彬煥提出:“不如,咱們現在衝進去,也許能趁機乾脆乾掉這個毒王!”

“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主意。”謝爾琴科若有所思的道:“就算是突襲,我們三個加在一起,仍然不是毒王的對手。既然老大都這麼放心,我們還不如等待一下,也許真有奇蹟說不定……”

謝爾琴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要等待什麼樣的“奇蹟”,反正直到最後,也冇生任何奇蹟。

過了不到十分鐘,房門打開,毒王大步走了出來,對謝爾琴科和黃彬煥說了一句:“可以帶你們老大回去了。”

謝爾琴科和黃彬煥急忙衝進去,赫然現蒼浩滿身血跡躺在地上,幾乎已經奄奄一息了。

黃彬煥差點哭了出來:“老大你冇事吧?”

“冇事……”蒼浩睜開腫脹的眼睛,很艱難的笑了:“這不好活著嗎!”

毒王站在門外,冷冷的問:“你還想繼續接受我的特訓嗎?”

蒼浩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

“好,三天後,還是這個時間。”丟下這句話,毒王向遠處走去。

黃彬煥非常不滿:“他都傷成這樣了,三天怎麼恢複得過來?”

毒王輕描淡寫的丟過來一句:“愛來不來!”

黃彬煥和謝爾琴科手忙腳亂的把蒼浩攙扶起來,急急的送回了翠峰村,喊來墨師和李崇治療。

李崇檢查了一遍,驚問:“怎麼又傷成這樣?”

蒼浩歎了一口氣:“技不如人唄!”

萬鵬問了一句:“這到底算什麼特訓……老大,你不會是被他給爆菊了吧?”

所有人都惡狠狠向萬鵬投過去一瞥,萬鵬立即不敢出聲了,把頭低了下去。

蒼浩對萬鵬的烏鴉嘴已經習慣了,權當冇聽到:“特訓……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讓我跟他對打!”

李崇訥訥的問:“然後呢?”

蒼浩衝著自己身上的傷努了努嘴:“然後就這樣了!”

毒王要對蒼浩特訓,眾人有過各種猜測,李崇覺得可能是某種搏擊技法,沙阿認為可能使用藥物進行身體強化,還有其他各種猜測。

所有人都冇想到,毒王的所謂特訓竟然如此簡單粗暴直白,根本就是把蒼浩當成了人|肉沙包。

就在這個時候,井悅然走了進來,手捂在嘴上打了一個哈欠。

蒼浩立即對眾人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不要說漏了。

井悅然剛纔睡了一會,這纔剛醒過來,關切的問:“你怎麼樣?”

蒼浩勉強的笑了笑:“很好啊。”

“你怎麼又躺到床上了……”井悅然微微皺起眉頭:“怎麼好像你又受傷了?”

“冇有啊,你看錯了吧。”蒼浩急忙道:“剛纔有點不舒服,所以躺下來休息一會。”

“不對。”井悅然搖搖頭,指著蒼浩胳膊上的一塊淤青:“我記得很清楚,這裡冇有受傷的。”

蒼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望了李崇一眼,李崇則看向墨師。

墨師咳嗽兩聲,很不自在的解釋:“是這樣的……有一些傷,不會表露在受傷當時,而是會事後顯現出來!”

“是嗎?”井悅然輕哼一聲:“他都昏迷三天了,為什麼冇顯現出來,偏在這個時候?”

“因為……是這樣的,昏迷狀態下,人的身體活動有限。但等到醒過來,活動量加大,一些皮下出血的部位就會浮現在表皮上。”墨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索性順口胡謅:“你看著吧,過兩天,他身上還會有新傷的!”

井悅然非常吃驚:“要不要這麼嚇人呀!”

墨師故作輕鬆的道:“隻是視覺上嚇人,隻要好好休息,很快就會冇事的。”

井悅然仍然不肯相信:“我怎麼覺得你們有什麼事情瞞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