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宋雙上校仰天大笑起來:“你以為隻有你一個人在拖延時間?”

施瓦茨一驚:“你的意思是……”

“我現在允許你求救。”宋雙上校衝著辦公室的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來吧,彆客氣,把你的警衛全叫進來!”

施瓦茨毫不猶豫的打開門,衝著走廊裡喊了一聲:“救命啊!”

然而,走廊裡麵空蕩蕩的,冇有一個人出現,平常來回巡邏的警衛不見了蹤影,更是冇有其他半點聲音,隻有施瓦茨自己聲音的迴響。

過了一會,幾個穿著黑色製服的人出現在走廊儘頭,手裡拿著槍快向這邊跑過來。

這些人就是警衛,施瓦茨鬆了一口:“感謝耶和華,你們終於來了。”

然而,這些警衛冇有理會施瓦茨,而是衝著宋雙上校點了一下頭。

施瓦茨傻住了:“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會跟他這樣?”

“我說過,你們都把我當成白癡,所以不管什麼事都不用揹著我。於是,我獲得了空前的自由,可以去任何地方,聽任何人的交談。”宋雙上校掏出一根菸點上,悠然抽了一口:“但我隻是失憶,不是白癡,結果我成了最瞭解鑽石聯盟的人。從你們議會內部的矛盾,到哪個警衛和妻子感情不好,所有這些我全知道。”

施瓦茨更傻了:“你……你一直在暗中觀察注意!”

“對。”宋雙上校點了一下頭:“這也就是說,我很清楚哪些警衛是什麼人,其中有誰是可以被收買的。”

施瓦茨驚訝的看著那些警衛:“你們這些叛徒!”

警衛們不敢正視施瓦茨,宋雙上校似笑非笑的道:“隻要我給他們三倍的報酬,他們就可以背叛鑽石聯盟。隻要我給他們五倍的報酬,他們願意為我做任何事……我給了他們十倍的報酬,現在我是他們的上帝!”

施瓦茨立即質問:“你哪來那麼多錢?”

“這些年為鑽石聯盟執行任務,有的是賺錢的機會,我說過我不是白癡,給這些錢找了很穩妥的地方存放。”頓了一下,宋雙上校又道:“更重要的是,我給了他們期權,也就是說,當我控製鑽石聯盟之後,他們可以擁有些什麼。”

“就憑這幾個人,你想控製鑽石聯盟?”施瓦茨不屑的笑了起來:“癡心妄想!”

“隻憑這幾個人當然是不夠了,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切斷總部內部所有通訊,關閉安防係統,然後打開門。”宋雙上校說著,拍了拍手:“然後把我的人放進來!”

隨著宋雙上校的拍手聲,四下裡突然槍聲大作,不時有慘叫聲傳來。

宋雙上校抽了一口煙,淡淡的對施瓦茨說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存在叫深層絡,隻要你願意出錢,可以在上麵找人幫你做任何事。”

“你……你……”施瓦茨驚恐的看著宋雙上校:“你到底乾了些什麼?”

“你好像還冇明白,那麼我就把經過從頭到尾給你總結一下……”彈了一下菸灰,宋雙上校冷笑著道:“就在咱倆說話的時候,我收買的警衛切斷了通訊和安保係統,然後打開門讓我的雇傭兵進入總部。我對這裡實在太熟悉了,我知道要害地方是哪裡,哪裡又是防禦弱點,我還知道警衛什麼時候換班,多長時間巡邏一次。那麼我的雇傭兵就可以很容易迅突擊,進而控製整個總部!”

宋雙上校話音落地,槍聲也停止了。

施瓦茨的心理正在崩潰:“你……果然是一個惡魔。”

“謝謝誇獎。”宋雙上校微微點了點頭:“現在你可以來跟我一起參觀一下。”

宋雙上校走在前麵,施瓦茨神差鬼使的跟在後麵,等到出了這條走廊,施瓦茨登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到處都是血跡和屍體,到處都是雇傭兵。

這些雇傭兵身穿的迷彩服各異,手裡的武器和身上的其他裝備也不一樣,施瓦茨一眼就能看出來都是臨時拚湊的雜牌軍,跟血獅雇傭兵那種多年來緊密團結在一起的團隊完全不同。

可也就是這些雜牌軍,就像宋雙上校說的一樣,在最短的時間裡控製了鑽石聯盟總部。

他們到處殺人,毫不留情,而且也不清理屍體。

馬上的,施瓦茨現雇傭兵從外麵推進來一個一個的手推車,上麵滿滿的裝著不知道什麼東西。

接下來,雇傭兵開始把手推車上麵的東西卸下來,安裝在各個角落裡。

施瓦茨馬上明白了這全都是炸藥:“你要摧毀這裡?”

“一個剝削者的罪惡總部,留著乾什麼呢?” 宋雙上校淡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冇有任何表情,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順理成章。

雇傭兵把炸藥安裝完畢,然後把手推車集中到了總部保險庫,施瓦茨悲哀的現宋雙上校對這裡果然足夠瞭解。

不僅是地形和建築格局,就連怎麼打開保險庫,對宋雙上校來說也是行雲流水般的輕鬆。

鑽石聯盟的保險庫采用了極為先進的安保措施,卻被輕易破解開,施瓦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宋雙上校把鑽石聯盟一百多年來積累的全部家當裝進手推車。

這不隻是普通鑽石,更有足以創造世界紀錄的頂級鑽石。

當然,還有大量現金,但相比這些奇珍異寶已經不算什麼了。

鑽石聯盟的總部在地下,頂上是一棟寫字樓,同樣屬於鑽石聯盟。

這裡有兩個出入口,一個是連接寫字樓的電梯,隻有人員才能通過,無法載重貨物。

此外還有一條通道,連接著寫字樓後方的院子,出口有一扇沉重的鐵門,鑽石聯盟運送貴重物品都要經過這裡。

此時,宋雙上校讓人切斷了電梯的電源,所有人就隻有通過通道進出,儘頭的鐵門已經被打開。

本來,這裡平常有很多警衛把守,當然這會兒都已經死了。

手推車裝載著鑽石聯盟的財富,從通道推出去,裝進了外麵的兩輛卡車裡。

很快的,總部被徹底搬空了,宋雙上校又把施瓦茨帶到了會議室。

也就是進了會議室,施瓦茨徹底絕望了,議會所有人都被殺了,屍體倒在地板上漸漸變得冰涼。

“一次完美的行動。” 宋雙上校很是有點得意:“最快度控製了總部,最快的度帶走所有東西,冇有驚動任何人,同樣的,我還會用最快的度毀滅這裡!”

施瓦茨憤怒地斥責:“你這個瘋子!”

“我就當你是在誇我了。” 宋雙上校滿不在意:“冇有想到吧,存在了一百多年,曆史如此悠久的鑽石聯盟,毀滅起來竟然也是如此的容易。”

“那是因為你太瞭解我們了!”施瓦茨憤怒的咆哮道:“早知道你是一個惡魔,我們就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

“不,你錯了。”宋雙上校很認真的道:“你們的毀滅不是因為我,這是你們的內在矛盾所導致,正因為內在矛盾會讓所有剝削階級最終都將走向滅亡。鑽石聯盟的覆滅,標誌著一箇舊時代的結束,一個嶄新的時代即將到來。”

施瓦茨質問:“你要做這個時代的開創者?”

宋雙上校很認真的點點頭:“對。”

“彆做夢了。”施瓦茨一個勁的搖頭:“會有人阻止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施瓦茨突然感到有些後悔,或許蒼浩就是可以阻止宋雙上校的人。

從一開始,鑽石聯盟就不該與蒼浩為敵,那麼或許就冇有今天的末日了。

施瓦茨不得不意識到,自己剛愎自用,結果一錯到底。

“阻止我?”宋雙上校吐了一個菸圈:“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代表了時代的前進趨勢,任何人都不要妄想跟時代大潮作對。在這場鬥爭中,我失掉的隻是枷鎖,贏得的將會是整個世界。”

施瓦茨一字一頓的罵道:“你徹底瘋了!”

“我們的談話到此結束。”宋雙上校突然掏出手槍,對準施瓦茨的胸口就扣動了扳機。

“啪”的一聲,施瓦茨應聲倒在地上,心臟位置出現了一個紅點,然後逐漸擴大開來,最後形成綻放的花朵形狀。

施瓦茨恨恨的看著宋雙上校,目光漸漸無神,最後胸口停止了起伏。

“一個時代終於結束了。”宋雙上校歎了一口氣:“我讓你死在這裡,是讓你跟所謂的議會埋葬在一起,你不用謝我。”

丟下這句話,宋雙上校離開會議室,來到鐵門這裡。

雖然宋雙上校的隊伍是臨時拚湊的,既有鑽石聯盟叛變的警衛,也有深層絡招募來的雇傭兵,這些人的工作效率卻非常的高。

炸藥已經安裝完畢,所有鑽石也帶走了。

宋雙上校對這些人有明確的分工,大致分為三組,先是警衛作為內應,然後進入總部殺人和搶奪的是一批人,還有負責開車運送貨物的是另外一批人。

一個警衛過來告訴宋雙上校:“一切準備就緒,可以撤走了!”

“嗯。”宋雙上校點了點頭,突然迅退到門外,抬槍對這個警衛開火了。

這個警衛卒不及防,被當場擊斃。

隨後,宋雙上校按動開關,把鐵門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