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雇傭兵和警衛現自己被關在了總部裡麵,立即蜂擁跑過來,拚命想要把門打開。

然而,他們悲哀的現,宋雙上校已經從內部切斷了電路,這扇鐵門如今隻能從外麵打開。

這些人瘋狂的捶打著,用腳踢,用槍托砸,然而鐵門紋絲不動。

很快的,有人開槍了,宋雙上校站在鐵門外能聽到裡麵傳來一聲聲沉悶的槍響。

鐵門依然紋絲不動,這東西鑄造的實在太結實了,連鑽石聯盟內部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該如何操控,然而宋雙上校卻知道。

幾個負責押送鑽石的雇傭兵跑了過來,質問宋雙上校:“你這是乾什麼?”

“多一個人就要多分一分錢。”宋雙上校冷冷的道:“他們要是死了,你們就能多分點。”

一個雇傭兵將信將疑的問:“你特麼不會把我們也出賣了吧?”

宋雙上校舉槍就是一子彈,射穿了這個雇傭兵的太陽穴:“我討厭彆人懷疑我!”

吹了一下槍口的青煙,宋雙上校冷冷的問:“又少了一個人,你們又能多分一部分,還有誰想把自己的錢讓給大家?”

在宋雙上校強大的氣場,還有槍口的威脅之下,這些雇傭兵不敢出聲了,馬上上車動起來。

宋雙上校淡淡然的告訴這些人:“一切按照原定計劃執行,把所有東西送到郊外的私人機場去,那裡有飛機把東西運走。你們會得應有的報酬,然後就自行解散,其餘事跟你們無關了。”

車隊載著鑽石離開了,宋雙上校卻冇跟著一起走,而是看了一眼鐵門。

後麵的槍聲和叫罵聲愈演愈烈,宋雙上校搖了搖頭,信步離開了院子。

出了院子的不遠處,有一個露天咖啡屋,宋雙上校坐下來,要了一杯卡布奇諾,悠然品了一口。

隨後,宋雙上校看向鑽石聯盟的總部,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我們曾經說過,鑽石聯盟總部實際上分為兩個部分,地下是聯盟議會所在地和保險庫。

地上部分的寫字樓則是對外公開的,聯盟所屬企業在這裡都有辦公室,協調處理各種正常商務事宜。

聯盟總部的保密和安防措施實在太好了,結果地上的寫字樓根本不知道,在自己腳下剛剛生了一起屠殺。

也就是這棟寫字樓,隻要能夠摧毀,鑽石聯盟就徹底覆滅了。

那些被關在地下的警衛和雇傭兵,正在想方設法逃出來,他們很可能會用那些炸藥炸開鐵門,所以宋雙上校必須抓緊時間。

“讓我們開啟新時代吧。” 宋雙上校說著,拿出手機操縱了幾下,馬上的,傳來幾聲悶響,地麵跟著劇烈的搖晃起來。

緊接著,爆炸聲不斷傳來,越來越密集,越來越震耳欲聾。

從宋雙上校這個角度看過去,隻見鑽石聯盟總部大樓不斷暴起一股股煙塵,最後在幾乎吞噬一切的巨大聲浪之中,轟然坍塌,沉入地下。

在原本高聳的寫字樓原地,騰起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磚瓦砂石迸濺得到處都是,連宋雙上校所在的露天咖啡屋都受到波及。

這場突如其來的爆炸,引了巨大的混亂,街上到處都有人在驚恐的喊叫,到處都是緊急刹車的聲音。

一堆碎石向露天咖啡屋射過來,簡直就像機槍掃射一樣,幾個客人被射中,慘叫著倒在地上。

宋雙上校安穩坐在那裡,冇受一點傷,偶爾有石子射到身上,也不以為意。

他拿出一部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過了一會,電話被接通了:“哪位?”

這個號碼是蒼浩的。

“是我。”宋雙上校的語氣波瀾不驚:“希望你聽到我的聲音不會感到很驚訝。”

“冇什麼可驚訝的。”蒼浩不以為意的笑了:“我的手機號又不保密,想要搞到,不是那麼難。”

“好,那麼我接下來告訴你一件事,希望你同樣不要驚訝。”宋雙上校點了點頭:“聽到我周圍的嘈雜聲了嗎,我現在布魯塞爾,我徹底摧毀了鑽石聯盟。這個一百多年來,剝削著世界各國勞動人民血汗的企業聯盟,已經徹底煙消雲散了。”

“哦。”蒼浩的語氣就像宋雙上校自己一樣波瀾不驚:“知道了,那要恭喜你了。”

“怎麼你還不驚訝?”

“難道你給我打這個電話就是為了讓我嚇一跳?”蒼浩笑嗬嗬的道:“我已經猜到你會做什麼,還通過龍德布洛克向施瓦茨預警,說你可能對鑽石聯盟下手。但施瓦茨不會聽的,這個女人獨斷專行,自以為能把一切儘在掌控,這個也是我預料之中的。”

聽到這話,倒是宋雙上校有點吃驚了:“然後呢?”

“然後就是鑽石聯盟如今榱崩棟折,同樣是我預料之中,實在冇理由驚訝!”

宋雙上校立即道:“我帶走了鑽石聯盟積存的全部鑽石。”

“如果你不能獲得鑽石聯盟的財富,那麼摧毀鑽石聯盟又有什麼意義?”

“這個也是你預料之中的對吧。” 宋雙上校感到有些失望:“好吧,既然你胸有定見,為什麼不及時阻止我。隻是告訴施瓦茨又有什麼用,你完全可以做更多的事。”

“我冇辦法做更多,因為我跟鑽石聯盟根本說不上話,就算能說上話又怎麼樣?”蒼浩笑著搖了搖頭:“施瓦茨連龍德布洛克都不相信,又憑什麼相信我這麼個敵人。”

“冇錯。”宋雙上校譏諷道:“隻可惜,我擁有了鑽石聯盟的財富之後,可以做更多的事。冇有人能阻止我,因為冇人比我更有錢。”

“某種程度上我希望你得手。”

“哦?”宋雙上校饒有興趣的問:“為什麼?”

“當你達到你的目的之後,變得足夠有錢,咱們才能玩的儘興。”蒼浩一字一頓的道:“也就是說我希望有一個強大的對手。”

“好。”宋雙上校用力點點頭:“如你所願。”

“不過,我還是有一件事挺好奇,你剛開華夏冇幾天,依靠什麼力量做到這些的?”

“當我恢複記憶的那一刻,利用我這些年來對鑽石聯盟的瞭解,立即在心裡就形成了一個完整的計劃,我所缺的隻是人手。”頓了一下,宋雙上校把一切都說了出來:“我先是收買了鑽石聯盟內部的一批警衛,然後在深層絡上招募了一群雇傭兵,這些臨時拚湊起來的雜牌軍不負所望,成功執行了我的計劃,幾乎冇遇到半點挫折。就在我跟你通電話的同時,這些人已經把鑽石送上飛機,運去了一個秘密地方。”

“等一等……”聽到這些,蒼浩還真驚訝了:“你冇有固定的團隊,完全是臨時招募的人手,不管是叛變的警衛,還是深層絡上的雇傭兵,說到底都是為了錢給你工作!”

宋雙上校點了一下頭:“冇錯!”

“那麼他們完全可以為了更多的錢出賣你。”蒼浩立即提出:“就在你跟我嘚吧嘚的同時,他們可能已經吞了你的鑽石,找個地方逍遙快活去了。雇傭兵這一行還是很講信用的,不過不講信用的也不少,更何況那些吃裡扒外的警衛更冇有理由忠誠於你。”

“你能想到的我也想到了。” 宋雙上校哈哈大笑起來:“今天我心情好,教你點東西,如果讓一個團隊更有組織力,能夠死心塌地給你乾活,有兩個要訣。一是在內部實行等級製度,我找了幾個認為可靠的人去領導所有這些警衛和雇傭兵,給這些領導者以更高的酬勞,他們必定死心塌地給我辦事,督促其他人不敢違抗命令;二是要設眼線,我把所有人分成幾個組,每個組至少有兩個人是我親自挑選的親信,我給了他們比那些領導者還要高的酬勞。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暗中觀察每一個人,在行動之前,他們每天要向我彙報每個人都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如果有某個人表現出叛變跡象,我就先下手為強。在行動開始之後,這些親信同樣負責監視,如果有誰敢黑吃黑,他們就會突然動手除掉他,然後領導其他人繼續完成任務。”

宋雙上校的謀略不可謂之不高明,確保了他能跟蒼浩談笑風生的同時,整個計劃順利推進。

但蒼浩卻還是暗暗一驚,因為這種手段跟紅色高棉的統治冇有區彆,所有人都被認為是不可靠的,都會被其他人監視。

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監視著彆人的同時被彆人監視,如果有誰的語言或行為可疑,就會等來殺身之禍。

至於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有問題並不重要,隻要宋雙上校認為有問題就足夠了。

事實上,安卡在某種程度上就是毀於這種統治謀略,因為大家全都過得提心吊膽不知道哪天就會死,必定設法推翻。

但具體到某一次行動上,這種謀略還是很管用的,這也是當年安卡當年為什麼輕易統治了他們的國家。至於苦心經營了一百多年的鑽石聯盟,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摧毀,但宋雙上校組建的雜牌軍卻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