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蒼浩用對講機呼叫謝爾琴科和安德烈耶維奇:“乾掉眼睛!”

所謂“眼睛”就是瞭望的哨兵,謝爾琴科和安德烈耶維奇分彆對付一座瞭望塔,兩個人的狙擊步槍都裝有消音器,手指在扳機上分彆扣動兩下,悄無聲息的,四個哨兵就死在了嘹望塔上。

蒼浩觀察了一下週圍,吩咐:“準備進一步滲透!”

蒼浩話音剛落,鎮子裡突然響起了警報聲,隨後大批紅色高棉集結起來,開始向蒼浩藏身的地方衝過來。

遠遠看去,人頭滾動,如同黑色的波浪一般。

“我們暴露了?”蒼浩非常意外:“見鬼!到底怎麼暴露的?”

蒼浩分析完全正確,這裡就是宋雙上校的大本營。

同一時間,宋雙上校坐在書房裡,還看著那本《沉默的羔羊》,淡淡然的說了一句:“看來我們有客人。”

夏乃有些意外:“是蒼浩嗎?”

“應該是。”宋雙上校點點頭:“這麼高明的摸哨手法,也隻有血獅纔能有。”

“再高明也瞞不過你!”夏乃費解的問:“可我不明白你是怎麼現他們的?”

“很簡單……”宋雙上校把書合起來放到一旁,嗬嗬一笑:“我跟龐勁東是老對頭,對他的戰術多少有些瞭解,蒼浩作為他的徒弟應該會有很大的相仿度,所以我從一開始就防備他們會突然襲擊。”

“哦?”夏乃饒有興趣的道:“繼續說!”

“每一個紅色高棉士兵的身上,都帶有生命檢測裝置,其實就是檢測心跳。這個裝置同時還能定位士兵所在的位置,跟我的中央係統相連……”宋雙上校說著,拿過身邊的筆記本,指著螢幕給夏乃看:“隻要有一個士兵心跳停止,係統就會自動出警報,並且準確鎖定這個士兵最後所在的位置。接下來的事情就很明顯了,這個地方有人偷襲。”

在螢幕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紅點,分佈在這個鎮子的各個角落裡,每一個紅點就是一名紅色高棉的士兵。

此時,大量紅點正聚集起來,正向鎮子外緣逼近。

“原來是這樣。”夏乃微微一笑:“你很高明。”

“謝謝誇獎。”宋雙上校點了一下頭,又道:“在我自殺的時候,電腦和絡技術還冇有現在這麼達,說起來,這也冇幾年的時間,竟然進步到了這種程度。我們要適應於時代,善加利用一切先進的技術和手段,才能讓我們在勝利中走向新的勝利。”

夏乃笑得很得意:“說得對。”

蒼浩不知道宋雙上校到底做了什麼,此時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條老狐狸技高一籌。

“開火!”蒼浩沙啞著嗓子喊了一聲,隨後舉槍開始射擊。

隨著“噠噠”兩聲槍響,正在衝過來的紅色高棉士兵立即散開,就近尋找掩護。

這些士兵戰術嫻熟,經驗豐富,甚至要出比丘申克在西哈努克市遇到的那些。

緊接著,隨著“嗖嗖”幾聲響,幾枚Rg拖著長長的尾煙射了過來,正中蒼浩上方的高腳屋。

隨後就是“轟”的幾聲爆炸,整個地麵似乎都跟著搖晃起來,高腳屋瞬間被化作齏粉。

儘管蒼浩等人躲在高腳屋的下麵,冇有直接被爆炸傷到,然而巨大的衝擊波同時襲來,還是造成了傷害。

萬鵬受傷最重,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卻還堅持戰鬥。

紅色高棉並不停手,又是幾Rg射過來,在蒼浩等人周圍不斷爆炸開來。

看得出來,這裡的紅色高棉火力充足,還冇等上一波爆炸結束,又送上來六Rg。

幸運的是,Rg的精度畢竟不足,始終冇能正麵擊中蒼浩等人。

但接連不斷的爆炸,還是把蒼浩等人死死的壓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

而且Rg射時特有的尾煙,也越來越密集,交織在一起形成了蜘蛛,幾乎遮蔽住了視線。

紅色高棉藉助Rg的壓製,開始從掩體後麵出來,再次動進攻,而蒼浩等人幾乎冇有開火的餘力。

蒼浩隻能馬上用對講機呼叫趙軒:“壓上去!全都壓上去!”

血獅雇傭兵的偷襲是分為三個方向,蒼浩注意到紅色高棉的進攻隻針對自己所在的中央位置,這說明趙軒的右翼和聶嘉林的左翼都冇有暴露。

趙軒立即從藏身的地方跳出來,槍托抵在肩膀上,弓著腰一邊不斷開火,一邊快向前推進。

十幾個血獅雇傭兵緊緊跟在趙軒的後麵,從側麵向紅色高棉的隊伍壓了上去。

一時間,十幾道火流交織一起形成火,把四個紅色高棉瞬間撕碎。

紅色高棉確實不知道側麵還藏著一支隊伍,但他們冇有表現出絲毫慌亂,立即調轉槍口,開始反擊。

無論如何,趙軒的進攻分擔了蒼浩的壓力,蒼浩這邊開始有點不穩的射擊。

蒼浩一邊開火,一邊呼叫謝爾琴科和安德烈耶維奇:“乾掉Rg手!”

其實,不用蒼浩吩咐,兩個老毛子已經在做了,先用瞄準鏡鎖定一個Rg手,然後扣動扳機射殺,再然後尋找下一個。

警報響起之後,這些 Rg手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全都站在建築物的上麵,居高臨下用Rg狂轟蒼浩。

然而,他們的數量太多,甚至過了正麵進攻的紅色高棉步兵。

往往的,謝爾琴科剛打死一個,另外一個馬上頂替了位置。

而安德烈耶維奇正在尋找下一個目標,卻現瞄準鏡裡出現了更多的目標。

兩個人的彈夾很快打空了,不得不更換,也就在這個時候,Rg手開始向他們射擊了。

持續不斷的射擊,事實上暴露了兩個人所在的位置,謝爾琴科剛換上彈夾,兩Rg近乎緊貼著後背掠過,在後方的山岩上爆炸開來。

謝爾琴科不為所動,繼續用瞄準鏡尋找目標,然後開火。

馬上的,又是兩Rg射過來,這一次目標是安德烈耶維奇,雖然冇有命中,但爆炸的氣浪幾乎把安德烈耶維奇掀到半空中。

謝爾琴科和安德烈耶維奇所在的位置,普通步槍就算是能夠打到,基本上也冇什麼精度了。

然而,Rg卻可以打到,這玩意兒的有效射程還是挺不錯的。

一接著一的Rg射過來,謝爾琴科和安德烈耶維奇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不屑於換一個藏身之處。

因為,眼下每一秒鐘都很寶貴,必須儘可能多的殲滅Rg手。

如果他們兩個停止射擊,即便隻是片刻功夫,就可能造成一個兄弟受傷甚至陣亡。

與此同時,蒼浩和趙軒的戰鬥已經陷入膠著狀態,紅色高棉悍不畏死,玩命的進攻。

三個紅色高棉狂喊著口號衝上來,蒼浩立即送上去三個短點射,結果全部命中。

一個紅色高棉倒在地上,另外兩個受了傷,可他們隻是搖晃了兩下身體,不顧傷口正汩汩的冒著鮮血,竟繼續衝上來,嘴裡依然喊著含混不清的口號,表情變得更加猙獰。

蒼浩打光了一個彈夾,才把這兩個紅色高棉徹底擊斃,正在換彈夾的功夫,側麵又衝上來兩個。

幸好萬鵬剛好看見,直接扔了一顆手雷過去,把這兩個紅色高棉炸上了天。

而這一顆手雷扔得也太及時了,因為對方已經距離很近,手雷爆炸之後,一些內臟混合著鮮血,竟然迸濺到了蒼浩的身上。

蒼浩此時根本顧不上,寧可敵人的鮮血濕透了作戰服,帶來黏糊糊的感覺,也不能停止射擊。

開著槍的同時,蒼浩呼叫左翼的聶嘉林:“迂迴,衝進鎮子,找到宋雙上校!”

趙軒帶領右翼衝出來之後,聶嘉林的左翼仍然蟄伏不動,一直都冇有暴露。

這也就意味著聶嘉林成了一支隱藏的力量,趁著敵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蒼浩這邊,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直取宋雙上校。

但聶嘉林卻不願這麼做:“你們這邊壓力太大,我幫你們分擔……”

“閉嘴!”蒼浩打斷了聶嘉林的話:“我是隊長,我是老大,這是命令,你們必須服從!”

“可是……”聶嘉林看著激烈的戰鬥,還是有些猶豫:“我放心不下……”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蒼浩嗬斥道:“聽著,我們是軍人,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不要討價還價!”

聶嘉林一咬牙,說了一聲:“是!”

這個鎮子很,大致分為兩個部分,蒼浩靠近的這一側,附近還有很多高腳屋,占據鎮子的一半。

鎮子的另外一半,是幾棟土灰色的低矮建築,磚瓦結構,非常簡陋。

但是,在這個貧窮的國家,能住進這樣的破樓,多少也是要有點錢的。

鎮子的中間是一個很的市場,分割開鎮子的這兩個部分,此時,紅色高棉就在市場上集結,然後向蒼浩這邊衝鋒。

聶嘉林帶領左翼,避開戰場,從鎮子外援向另外一側包抄過去。

果不其然,紅色高棉冇現聶嘉林這一邊,仍然專注的進攻蒼浩和趙軒。

聶嘉林順利的突入那群低矮建築之中,然而,另一個問題隨時而來,宋雙上校具體在哪座樓裡。

結果,左翼迷失在狹窄複雜的街道裡,卻找不到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