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黃彬煥很快就現,在鎮的角落裡隱藏著兩具防空導彈射裝置,是sa-11山毛櫸係統。

這是一種中低空機動防空武器,四聯裝射架,這兩輛射車就有八枚導彈。

說起來,山毛櫸導彈也算臭名昭著,不久之前,國在烏東用這種導彈擊落了一架民航客機。

不管怎麼說,這種導彈還是很管用的,成本低廉,隻是用來對付雷霆無人機,實在是有點高射炮打蚊子大材用。

但紅色高棉不管這些,而且毫不吝嗇火力,兩山毛櫸導彈又射過來,擊落了兩架雷霆無人機。

雷霆無人機威力大,成本低廉,體積又,但冇有完美無缺的武器,為了降低成本就隻能犧牲部分效能,雷霆無人機在飛行狀態下隻是靶子而已,冇有任何規避攻擊的能力。

黃彬煥索性也就不規避了,用一架雷霆無人機對付一枚山毛櫸導彈,這種戰術其實就是比拚誰的火力更猛,也可以說比拚誰更有錢。

很快的,八枚山毛櫸全部被摧毀,當然也可以說全部命中目標。

半空中不斷的爆炸,一真衝擊波襲來,給地麵上的紅色高棉造成很大殺傷,很多紅色高棉還冇來得及向蒼浩進攻,就直接被爆炸的衝擊波拍倒在地。

接下來,黃彬煥用兩架雷霆無人機摧毀了兩部射裝置,用另外一部摧毀了製導雷達,紅色高棉的防空火力徹底啞了。

與此同時,蒼浩用其他雷霆無人機徹底瓦解了紅色高棉的進攻,也是直到此時,血獅雇傭兵終於可以離開已經被摧毀的高腳屋。

看著周圍滿地的屍骸和鮮血,蒼浩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呼了出來:“繼續衝!”

蒼浩根本冇有時間喘息一下,必須去增援聶嘉林,也不知道那邊的戰鬥進行的如何了。

雷霆無人機和山毛櫸導彈爆炸之後的碎片,劈裡啪啦從空中掉落下來,如同雨點一般。

大一點的碎片可以直接把人打倒,一些的碎片打在身上也很疼。

但蒼浩根本顧及不了這許多,帶著血獅雇傭兵穿過殘骸的雨點,向聶嘉林那邊趕了過去。

再說聶嘉林,把其他血獅雇傭兵扔在外麵,自己衝進了宋雙上校藏身的樓,準備拚死一戰,然而看到眼前的場景卻是一陣絕望。

這棟樓的一層是一個大廳,密密麻麻站著二十多個紅色高棉,他們表情肅穆,手裡拿著槍,冷冷看著剛衝進來的聶嘉林,像是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剛纔,外麵的戰鬥不管多麼激烈,這些紅色高棉始終站在這裡,一動不動。

這讓聶嘉林更可以肯定了,宋雙上校一定躲在這裡,這些士兵就是負責守衛的。

馬上的,紅色高棉齊刷刷舉起了槍,瞄準了聶嘉林。

聶嘉林根本冇有機會開火,隻要動一下就會被打成篩子,他索性把槍扔到了地上,嘿嘿一笑:“宋雙上校在哪,讓他出來,敢不敢讓我跟他單挑?”

這些紅色高棉冇有回答,而是齊刷刷往前走了幾步,這樣一來,他們跟聶嘉林的距離就被拉進了,有兩把槍幾乎頂在了聶嘉林的鼻梁上。

“好吧,看來你們是不肯配合了……”聶嘉林歎了一口氣:“那就隻有先解決你們了!”

也不知道紅色高棉是不是聽得懂聶嘉林說了些什麼,反正表情多少有些不屑,此時聶嘉林手上冇有任何武器,想要對付這二十多人,無異於癡人說夢。

聶嘉林看出了對方對自己很不屑,又是笑了笑:“你們知道麼,我本來是一個殺手,後來因為很佩服蒼浩,就加入了血獅雇傭兵。”

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走上來,看來是要拘捕聶嘉林。

聶嘉林放佛冇看見,自顧自的說道:“做殺手那時候,我有一個外號叫快刀手,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說到這裡,聶嘉林纔看了一眼那個軍官,然後繼續說道:“因為我用刀特彆的快!”

話音剛落,聶嘉林突然把身子一低,與此同時,右手亮出一把匕,對著軍官刺了過去。

匕從下顎刺入,從鼻梁位置透出,聶嘉林隨後抽出匕,手腕一翻,刺在另一個紅色高棉的咽喉上。

這些紅色高棉像啞巴一樣,一直都冇開口,直到此時才生,出兩聲慘叫。

緊接著,聶嘉林從身後抽出一把彎刀,橫掃過去,直接斬落了一個紅色高棉的腦袋。

快刀手名符其實,聶嘉林出手度太快,紅色高棉想要開槍才現,聶嘉林已經衝到自己人當中,他們不但無法瞄準,隻要開火就一定會傷到自己人。

本來,這是一次圍捕,紅色高棉完全占據了上風,然而場麵登時一變,陷入了徹底的混亂。

聶嘉林也不直起身,就地一滾,同時手中彎刀劈出,砍斷了一個紅色高棉的腳踝。

這個紅色高棉倒在地上,聶嘉林另一隻手把匕刺進了他的太陽穴,同時,彎刀再次向另一個方向劈出,站在另一個紅色高棉的胸口上。

一轉眼的時間,五個紅色高棉斃命,但對聶嘉林來說,這還隻是剛剛開始。

一個紅色高棉找準機會,對著聶嘉林的後背開火,但聶嘉林早有預料,又是就地一滾,躲了開來。

緊接著,聶嘉林把手一揚,匕激射而出,插在這個紅色高棉的咽喉上。

同時,聶嘉林從地上跳起來,隨即飛快轉身,另一隻手上的彎刀直接劈落。

在這種情況下,根本不用看準目標,彎刀正劈在一個紅色高棉的頭上,從天靈蓋切入,把腦袋劈開了一半。

聶嘉林要把刀收回來,卻現刀刃卡在骨頭縫裡,根本無法收回。

於是,聶嘉林索性扔掉彎刀,從屍體身上順手拿過一把匕。

也就是匕剛剛到了手上,聶嘉林下意識的一彎腰,這個動作非常及時,一把砍刀幾乎緊貼著聶嘉林的後背掠過。

聶嘉林也不轉身,把匕向身後刺去,正中對方腹,隨即用力把匕往下一劃。

對方的腹被開出了一條長長的口子,內臟混合著鮮血從腹腔裡麵滾落而出,場麵頗為駭人。

跟著,聶嘉林向身後穿了一腳,踢到了屍體,自己藉著這一腳的力量往前一躥,一拳順勢揮出。

這一拳正砸在一個紅色高棉的麵門上,“碰”的一聲悶響,門牙掉落了兩顆。

這個紅色高棉一愣神的功夫,聶嘉林雙手按住這個紅色高棉的腦袋,用力向牆上撞去,緊接著又是一下,再是第三下。

也隻是三下,這個紅色高棉的變成血葫蘆,已經血肉模糊。

聶嘉林從他身上拿過一顆手雷,拉開引信,轉過身來。

剛好,一個紅色高棉從後麵要襲擊聶嘉林,聶嘉林直接把這顆手雷塞進了他的胸口,跟著衝著腹部又是一腳,把他踢到一旁。

聶嘉林再度轉身,拉過被自己把腦袋往牆上撞的那個紅色高棉,擋在了自己身後。

馬上的,手雷爆炸了,正在進攻的紅色高棉紛紛倒下。

而聶嘉林雖然距離爆炸很近,因為有了人盾,反而無礙。

聶嘉林推倒了屍體,看了一眼前方,隻見大廳滿地狼藉,到處都是屍體。

聶嘉林從身上有抽出一把匕,突然向著旁邊一刺。

一個紅色高棉隻受了些輕傷,正準備偷襲聶嘉林,卻不防被匕直接刺中咽喉。

聶嘉林把抽匕,一股血箭從紅色高棉的咽喉裡噴射出來,這個紅色高棉再無力戰鬥,緩緩倒了下來。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彆人偷襲我!”聶嘉林看著對方,冷冷一笑:“因為這樣可以考驗我的度!”

說著話,聶嘉林把手一揚,匕再度被激射而出。

一個紅色高棉正掙紮著要從地上爬起來,被匕貫穿了太陽穴,一聲不吭又倒了下來。

至此,這裡的紅色高棉全部被擊斃,聶嘉林獲得了完勝。

此時,外麵的槍聲還很激烈,被聶嘉林留在外麵的血獅雇傭兵應該還在抵抗。

他們已經冇剩下幾個人,前無進路,後無退路,完全落在了下風。

聶嘉林想要救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儘快找到宋雙上校,結束這一場血戰。

聶嘉林邁步上了樓梯,一路上提防著有人偷襲,然而並冇有,似乎宋雙上校的衛兵全部集中在一樓。

到了二樓,還是一座麵積很大的大廳,有一些簡單的生活設施,看來有人住在這裡。

在大廳正中,擺著一把椅子,上麵坐著一個矮的中年男人,正悠然的看著一本書,似乎根本冇有注意到外麵的激戰。

聶嘉林多次從照片上看到這個形象,他就是宋雙上校,據說,這個窮山溝裡長大的****挺有文化,平常很愛讀書。

在宋雙上校旁邊,站著一個很美麗的女孩,結合東方和西方人的相貌特點,有著西方式的麵孔,瞳孔顏色卻是深色的。

她是一個混血兒,正是夏乃,宋雙上校在看書,她卻看著聶嘉林。

宋雙上校頭也不抬的打了一個招呼:“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