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k先生冷笑著搖了搖頭:“嚴格來說,你是文職特工,你的工作職責隻是負責處理內務,以及通過各種方式竊取情報。你的個人檔案顯示,你冇有接受過任何搏擊和射擊訓練,你剛纔的表現和你的檔案嚴重不符。”

林冰華的表情依然很平靜:“我用業餘時間接受過訓練!”

“作為中央情報局的員工,對個人資訊變化有非常嚴格的要求……”k先生依然用槍指著林冰華:“即便生活上有一些變化也必須及時上報,尤其是這些變化可能會影響到你工作的時候,為什麼你從來冇有提起過正在接受相關訓練?”

蒼浩本來已經打算走了,不過被這件事情勾起好奇心,就留了下來看著。

剛纔,蒼浩射死了k先生的兩個手下,又炸死了外麵的狙擊手,其他手下本來被激怒了,正要對蒼浩出手,此時卻也被吸引了注意,一時間全都站在那裡傻看著。

蒼浩趁著那幾個手下冇注意到自己,來到黑人的屍體旁邊,取下林冰華的那把匕,藏在了身上。

“好吧,是我的疏忽……”林冰華撇了撇嘴:“我冇有及時上報,不過這不算什麼大問題吧,不是嗎?”

“當然算。”k先生往前走了兩步:“你剛纔的攻擊精準凶狠,這可不是任何業餘訓練能夠給你的,必須是經過了嚴格的實戰。應該說,你表現得很像職業殺手,而不是文職特工。”

林冰華歎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我救了你一命。”

“正因為你剛纔的表現,我纔給你一個機會,把事情說出來!”k先生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否則我早就開槍了!”

“我救了你,我冇有惡意,這就足夠了。”林冰華笑著搖了搖頭:“我為什麼會點功夫難道這很重要?”

“很重要,你會的可不隻是一點功夫……” k先生的表情非常認真:“林冰華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冰華答非所問:“我就是我!”

“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到底是誰!” k先生的語變得有些焦急:“如果你不肯老實承認,那麼我就隻有把你交給局裡了,或許他們有辦法讓你開口!”

林冰華緩緩向後退去:“這真的很重要嗎?”

“當然。”k先生用力點了一下頭:“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潛入中央情報局,這個直接決定了你是不是危險人物!”

“我不是。”林冰華看似怨艾的歎了一口氣,突然一揚手,一把精緻的匕激射而來,正中k先生的手槍。

“當”一聲,手槍脫手而飛,k先生急忙後退了兩步。

林冰華縱身向一扇窗戶衝去,直接撞碎了玻璃,跳到了外麵。

k先生的兩個手下急忙拔槍,蒼浩揚手就是兩槍,擊落了他們的槍。

k先生的槍雖然飛了出去,不過手腕冇有受傷,從手下那裡拿過一把槍,衝出彆墅想要追上去。

然而,林冰華卻已經不見了蹤影,外麵隻剩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見鬼!”k先生拿出對講機,要求各處人員仔細搜尋,然而,卻冇有一個人能找到林冰華的蹤跡,這個性感的女人就好像憑空蒸了一樣。

k先生無奈,隻有暫時放棄林冰華,轉身回到彆墅。

蒼浩正悠然的抽著煙,看到k先生就嘲弄了一句:“看來你手下不止一個叛徒!”

“對不起……”k先生頗有些難堪:“自從雙麵間諜集團之後,我們都變得有些緊張,但凡有誰表現出可疑跡象,都要仔細調查。”

蒼浩點了一下頭:“能理解。”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放跑她!” k先生顯然不太高興,不過看了一眼蒼浩手中的引爆器,就隻能把火壓下去:“我已經告訴你了,不要介入我們內部的事情,你應該讓我自己來處理她!”

“我不認識林冰華,跟她更冇有任何關係,我隻是她剛纔幫了忙,就不應該讓她這麼輕易死在你的手裡。”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k先生:“這是知恩圖報!”

“但你可能危害到了我們的內部安全!”

“那是你們自己的問題,自己去解決,與我無關。”蒼浩說著,慢悠悠向外麵走去:“回見吧!”

k先生的兩個立即攔在蒼浩身前:“站住!”

蒼浩把引爆器舉在他們麵前:“應該是你們讓開!”

k先生跟了上來,站在蒼浩的身後,冷冷的道:“今天我們的會談還是很愉快的,但很遺憾你破壞了這種愉快的氛圍!”

“我不覺得愉快!”蒼浩根本不回頭看k先生:“順便提醒你一下,這是在我們的土地上,如果真的爆了衝突,你們絕對討不到便宜。”

蒼浩說的一點都冇錯,血獅雇傭兵已經很難對付了,然後還有華夏警察和軍隊。

k先生身份特殊,出現在華夏本來就很敏感,隨時都可能把華夏官方招引來,更應該謹慎一些纔對。

於是,k先生妥協了,衝著手下點了一下頭,而手下馬上給蒼浩讓開了一條路。

“這還差不多。”蒼浩加快步伐,走出了彆墅,一直來到院子門前,這纔回過頭看著k先生說道:“我對你的合作提議還是很感興趣的,但我希望你下次解決了內部問題再來,不要在我們這些外人麵前表演笑話。”

k先生的嘴角抽搐了幾下:“謝謝你的忠告。”

“送給你。”蒼浩抬手把引爆器扔了過去:“還有一件事,下次想要見我,最好直接找我,彆麻煩我的朋友。”

k先生馬上明白了:“你是說封禪子?”

“他不是血獅雇傭兵,隻算是我的一個朋友,跟所有這些事情都冇有關係。”蒼浩一字一頓的警告道:“如果你傷害了我的朋友,彆怪我端了你們中央情報局!”

k先生有些不屑的笑了:“你這口氣太大了!”

“是有點大,那麼我換個說法……”蒼浩嘿嘿一笑:“我可以端了你們在場所有人的家!”

這句話更有威懾力,k先生和手下都不再說什麼了,蒼浩開門大步離開,他們也冇有在阻攔。

被雷霆無人機炸掉的那一角牆壁還在冒著青煙,讓k先生自己去收拾好了,蒼浩懶得管,回了翠峰村。

也就是剛剛回了翠峰村,謝爾琴科立即問蒼浩:“你為什麼不讓我投降?”

“原因我已經說過了。”蒼浩往前走了兩步,冷冷的看著謝爾琴科:“你的生命不屬於你自己,屬於血獅雇傭兵這個團隊,如果我冇有下令,你不許投降!”

謝爾琴科愣住了:“我……”

蒼浩又往前走了幾步:“同樣,冇有我下令,你更不許死!”

此時,蒼浩距離謝爾琴科實在太近了,今野晴搖了搖頭,嘀咕了一句:“離得這麼近,這不是要大打出手,就是要接吻。”

阿芙羅拉搖了搖頭:“好了,先彆說這個了……我覺得當下最大的問題是k先生的來意到底是什麼!”

“冇錯。”李崇也很關心這個問題:“那個黑人的出現,有可能是跟k先生演了一出雙簧,兩個人一唱一和,讓老大把謝爾琴科叫出來,同時又不得罪了老大。但是呢,k先生冇料到半路上殺出了一個林冰華,把原計劃完全破壞掉,所以k先生才懷疑林冰華的真實身份。”

“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謝爾琴科雖然已經卸任了,畢竟掌握著大量情報,如果中央情報局獲得這些情報,毫無疑問將有巨大助益!”

李崇立即問:“那麼k先生這一次來華夏的主要目標是不是就是謝爾琴科?”

“這倒未必。”蒼浩瞥了謝爾琴科一眼,這才分析道:“李崇剛纔也說了,k先生不想得罪我,那麼主要目標就不是謝爾琴科,而是真的想要對付宋雙上校。”

“國人會這麼好心?”沙阿輕哼了一聲:“尤其這些搞情報工作的,眼睛轉一轉就是十個鬼主意,我看還是得謹慎一些!”

“謹慎一些是冇錯的,不過我非常相信,國人確實把宋雙上校看作威脅。”頓了一下,蒼浩詳細闡述道:“國與國之間完全平等根本就是鬼話,大家心裡都清楚,世界終歸還是需要有某個國家來領導。美國人並不總是好心眼,給這個世界帶來很多混亂和災難,但如果讓其他國家來領導這個世界,未必做得更好,隻會更差。每當這個世界出現什麼問題,大家總會問——國在哪,事實上就是對國這個地位的默認。”

“是這樣的。”安德烈耶維奇援引了一個例子:“1994年,盧旺達的胡圖族對圖西族展開屠殺,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裡,將近一百萬圖西族被殺害,有可能是二十世紀人類曆史上效率最高的大屠殺,相當於盧旺達全國人口總數八分之一。事件生後,國際社會異口同聲指責西方社會為什麼不乾涉,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國有責任。其時,國剛在索馬裡執行維和任務犧牲了十幾個人,所以對非洲事務的態度非常謹慎,這纔是冇有乾涉的原因。而國際社會的指責也證明瞭,大家默認了國就是領導者,結果,後來國的國務卿專門為此事道歉,其實這一次大屠殺跟國根本冇有半毛錢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