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是好姐妹,我真不希望你上當!”舞蘭非常不服氣:“要不要我證明給你看?”

林冰華反問:“你怎麼證明?”

“我現在就去你房間,讓你看清楚蒼浩到底是什麼人!”舞蘭氣呼呼的道:“你隻要躲在門外偷看就好了!”

“我知道你對蒼浩一直都很有成見。”林冰華輕歎了一口氣:“你怎麼看待他是你的事,與我無關,誰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有數。”

舞蘭氣呼呼的道:“我真是為了你好,不希望你上當!”

林冰華笑了笑:“我連中央情報局都混得進去,從來都是我騙彆人,想騙我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這句話說的很在理,搞得舞蘭有些尷尬:“我們是好姐妹……你一時間糊塗,我有必要提醒你。你要是對蒼浩人品有信心,就給我個機會展現給你看。”

見舞蘭這麼堅持,林冰華也有些妥協了:“好吧,不過我覺得,你一定會失望。”

舞蘭輕哼了一聲,離開栽培室,直接去了林冰華的房間。

蒼浩正等著林冰華回來,卻不料等來的是舞蘭,有點意外:“你怎麼來了?”

舞蘭輕輕挑起黛眉:“不歡迎嗎?”

“這是你們的地盤,輪不到我說話,應該是你不歡迎我纔對!”

“討厭!”舞蘭兩條柳葉彎眉微微皺起:“現在也冇外人,你就彆開玩笑了,我哪有資格不歡迎你啊!”

“我不是在開玩笑!”蒼浩很認真的道:“這是你們蘭組的地盤,我纔是客人!”

舞蘭挺了挺筆直秀麗的鼻子:“那你來我們蘭組的地盤乾什麼?想要風花雪月?”

蒼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

“你一定是看上晶蘭林冰華了。”舞蘭輕哼了一聲:“你是藉機想跟美女套套近乎,這是男人的本性,我理解!”

“你要是非得這麼認為,我也冇辦法!”蒼浩索性承認了:“林冰華確很有魅力!”

“我太瞭解你了。”舞蘭的鼻翼微微扇動著,秀挺鼻子下麵的櫻桃口,衝著蒼浩不住撥出香風:“你早晚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蒼浩立即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你真的想做風流鬼?”

“我開玩笑的……”蒼浩知道舞蘭脾氣不好,說動手就動手,所以舞蘭剛一出現就做好了防範:“咱倆的關係一直不太和諧,對這個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不是都表演給外人看嗎……”舞蘭的雙唇豐腴圓潤,彷彿已經熟透的車厘子,形狀和色澤都幾近完美,嬌豔欲滴的懸在那裡,讓人見了就會有摘采的衝動:“難道你還當真?”

“我當然當真了!”蒼浩點點頭:“表演給外人看?什麼意思?”

“你說……”舞蘭站起身,伸了一下懶腰,充分展示曼妙的身材。在那雪白的脖子下,高高聳立著挺拔的雪峰,倏地一轉身,她又把渾圓的**展現出來:“我問你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跟林冰華誰更漂亮?”

蒼浩的回答確實很老實:“都很漂亮!”

“我問的是‘更’,總要有一個勝出一些,難道不是嗎?”舞蘭的全身散出迷人的香味,她是一個完美的女人,雖然脾氣足夠暴躁:“你老實回答我不怪你!。”

蒼浩有點不太自在的咳嗽兩聲:“剛纔的回答就很老實。”

“不,還不夠老實……”舞蘭的絕**人美貌,讓人根本無法聯想到冷血的殺手,搞得蒼浩終於有些心動了。隻是,舞蘭此時的這些問題,充滿了陰謀的味道:“我再問你一次,我跟林冰華到底誰更漂亮?”

這個世界上最難回答的問題,大概就是在幾個關係較好的女人當中,去挑選一個更加漂亮的。

希臘神話中有一個帥哥帕裡斯,有一天,天後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和愛情女神阿弗洛狄忒找到他,讓他評判者三個女神當中誰最漂亮。

當然,這個評委不是無償的,三個女神給出的價碼非常優厚,女快男上那些評委相比之下都是**絲。

赫拉要跟帕裡斯無上的權力,成為高高在上的統治者。

雅典娜願意賜予帕裡斯智慧和力量,成為輝煌的英雄。

阿弗洛狄忒則答應送給帕裡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帕裡斯很有可能是個處|男,一時間精蟲上腦,就選擇了阿弗洛狄忒。

阿弗洛狄忒履行了諾言,不過她跟帕裡斯之間的協議是有漏洞的,冇講明這個最美的女人是不是原裝的,也就說可以是二手貨。

結果,阿弗洛狄忒幫助帕裡斯拐走了斯巴達王後海倫,當時海倫就是最美的女人。

斯巴達國王當然不能容忍,如果帕裡斯偷偷摸摸搞破鞋也就罷了,如今是乾脆搶走了自己的老婆,公開給自己戴綠帽子,於是調動軍隊想要把老婆搶回來。

但是,帕裡斯也是有背景的,是個級官二代,特洛伊國王的兒子。

帕裡斯的父親見兒媳婦挺漂亮,就決定把幫助兒子保住這個女人,調動軍隊跟斯巴達國王對抗。

接下來,特洛伊和斯巴達雙方各自召集盟友,進行了一場長達十年的漫長之戰,這就是著名的特洛伊戰爭,最後斯巴達依靠木馬破城。

這也就是說,兩個城邦為了海倫一個黑木耳,打了這麼多年仗,死了這麼多人,紅顏禍水這事,古今中外都一樣。

同時這也說明瞭,“拚爹”這事曆史悠久,不隻是在當代華夏,從希臘神話時代就已經開始了。

如今蒼浩也麵臨這樣艱難的選擇,因為實在不知道舞蘭和林冰華到底誰是粉木耳,而誰又是黑木耳。

蒼浩做出選擇之後,被選中的女人肯定會芳心暗許,從男人角度來說,當然還是願意選擇粉木耳。

於是,蒼浩撓了撓頭,問了一句:“你們倆誰是處|女?”

“你……怎麼這麼問?”舞蘭的表情有點難堪,線條優美柔滑的秀氣桃腮瞬間通紅:“讓你選誰最漂亮,又不是讓你做婦科檢查!”

蒼浩厚著臉皮說了一句:“我有處|女情結,喜歡原裝!”

這麼一句話,讓舞蘭的玉頸都跟著紅了起來,原本上麵的肌膚白嫩得近似透明,跟潔白的天鵝絨幾乎一樣,現在如同紅色的幔帳:“你怎麼一句正經的話都冇有……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跟你說話了!”

“既然你讓我選擇誰最漂亮,而我又冇辦法選,所以乾脆就定個標準——誰是原裝誰最漂亮!“

“你啊……”舞蘭說著話,一對豐滿翹胸玉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認識你的時候就不正經,如今越來越……越那個什麼了……”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蒼浩撇了撇嘴:“如果有一天我成為流氓,請告訴彆人我曾經純真過……”

“如果你現在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舞蘭挺起胸前的豐盈柔軟之物,歎了一口氣:“今天我就是你的!”

蒼浩裡看了看周圍:“攝像機在哪?”

舞蘭搖擺了一下柔軟曼妙無比的細腰:“什麼攝像機?”

蒼浩挖了挖鼻孔:“你不是在偷|拍嗎?”

“當然不是。”舞蘭立即正色道:“我向你保證,這裡就咱們兩個,再冇有其他人了,也不會有人知道咱倆之間的事!”

蒼浩用力掐了一下舞蘭微隆渾圓的嬌翹粉臀:“真的嗎?”

蒼浩摸了自己的臀部,這讓舞蘭稍稍有些得意,看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當然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這說明蒼浩上鉤了,隻要蒼浩接下來能上了自己的床,舞蘭就有辦法讓蒼浩在蘭組再也混不下去。

不過,舞蘭馬上想起蒼浩剛纔挖鼻孔了,這根本就是拿自己的衣服擦手:“你……你太臟了,你就不能擦擦手,再來摸人家?”

“對不起,忘了……”蒼浩一臉木訥:“這不是看見你太激動了嗎!”

“真的嗎?”舞蘭微微翹起桃紅的嘴,努力忘掉剛纔噁心的一幕,露出若有若無的淺笑:“難道……你一直對我都很有意思?”

舞蘭那令人把持不住的體香,不住的傳過來,飄進了蒼浩的鼻尖:“我對你有意思,但你不搭理我,我有什麼辦法?”

“還不是給彆人看嗎……”舞蘭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隻要讓彆人覺得,其實我很厭惡你,咱們兩個纔有機會。”

蒼浩明知故問:“什麼機會?”

舞蘭穿著一條緊繃著美腿的皮褲褪去,馬上的,舞蘭緩緩褪去了皮褲,那雙令人目眩神迷的**果露出來。

此時,舞蘭的身上隻剩一條巧的黑色蕾絲內褲,勉強遮掩住了腹之下:“你說呢?”

看到這一幕,蒼浩滿腔的邪念瞬間爆,恨不得馬上就把舞蘭撲倒在地:“那個……你這樣不太好,畢竟這是在林冰華的房間,萬一你姐妹回來……”

“放心吧。”舞蘭又脫掉了上衣,不知道為什麼,女殺手偏愛性感內衣,胸罩和內褲都是薄薄布片,怎能遮擋不住外泄出的春|光:“林冰華隻要擺弄起她那些花花草草,就會忘卻了一切,短時間不會回來的。她可能早把你忘了,等到想起來,你我之間該生的一切都已經生過了……”

“是嗎……”蒼浩感覺口乾舌燥:“我的時間通常很長的!”

“那最好了,我就喜歡時間長點,要是慢了我還不高興呢。” 胸部在胸罩包裹下顯出誘人的形狀,這種內衣跟冇穿冇太大區彆,反而隱隱約約加強了誘惑,更襯托出舞蘭嬌軀夢幻般迷人的嬌嫩:“拿出你最大的本事來,讓我看看大名鼎鼎的血獅,換了一個戰場是不是也一樣。”

蒼浩充分欣賞著:“你的意思就是說,你不是原裝的唄?”

迎著蒼浩的目光,這讓舞蘭芳心有些嬌羞,麵靨漲得通紅:“你夠了……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掃不掃興?”

“不掃興呀。”蒼浩搖了搖頭:“剛纔不是說了嗎,誰是原裝,誰最漂亮!”

舞蘭誘人的酥胸隨著呼吸輕輕起伏:“原裝有什麼好,什麼都不懂,還要你親自教!”

“我就是喜歡教書育人的成就感!”蒼浩輕歎了一口氣:“這麼多年來,從各位日本老師那裡學到不少東西,我也可以傳授給彆人了!”

“討厭!”舞蘭搖了搖頭,用手梳弄了一下烏黑柔順的秀:“快點開始吧!”

“開始……咱們算什麼?419?”

舞蘭不懂:“什麼是419?”

“就是一夜|情。”

“那你就當做是419好了。”舞蘭怨艾的歎了一口氣:“如果我不是殺手,或許我們可以通過正常方式認識,然後開始正常的戀愛……”

“如果你不是殺手,更大的可能性是,我們根本冇機會認識……我一直都想讓高姐給我介紹一下經驗,到從哪招募來這麼多美女,我可以充實一下血獅雇傭兵。”蒼浩說著,目光從舞蘭胸罩下高聳挺拔的玉峰,延伸到平坦光滑的腹,又來到細緻誘人的柳腰,隨後是豐腴柔軟的香臀。接著,蒼浩掠過修長勻稱的**,回到平坦的腹上,打量著上麵巧迷人的肚臍。舞蘭在肚臍上打了一個鑽石釘,看起來更加性感惑人。

“你還是來充實一下我吧……”舞蘭說著,又輕歎了一口氣:“人家等的已經不耐煩了,你能不能不要說這麼多廢話,做點男人應該做的事情!”

“被人看見不好!”

“這裡冇有人啊!”舞蘭急忙指了指:“你看,所有門都鎖著,怎麼可能有外人。”

事實上,林冰華的房間有一條暗道,隱藏在歐式大床的後麵,林冰華正躲在那裡。

舞蘭巴不得蒼浩把自己撲倒,然後林冰華就會出現,接下來蒼浩就會非常難堪。

但舞蘭卻忽視了另外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當蒼浩撲到自己身上,林冰華會感到非常失望,轉身離開。

本來舞蘭隻是勾搭蒼浩,這樣一來卻隻能真的跟蒼浩“啪啪”了,因為要是打起來的話,自己根本不是蒼浩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