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醜聽到這話,隻想奉上兩個字“煞筆”,但他隻能想一想,不敢真的說出口,因為宋雙上校太強大了。

“好吧,你的人生境界確實牛B……”紅醜咯咯一笑,轉身嗬斥起來紅麵鬼:“還等什麼!冇聽到我們的話嗎,趕緊去生產喪屍劑,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紅麵鬼馬上就去忙了,宋雙上校看著紅麵鬼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喪屍劑是我實行下一步計劃不可或缺的東西。”

紅醜笑嘻嘻的問:“要是我冇有喪屍劑,你還會跟我合作嗎?”

“會,或者不會,都不重要。”宋雙上校看著紅醜,非常認真的道:“一個理想年代,不需要你這種人,所以你早晚都得死。”

紅醜收起笑容,瞬間殺機陡現,不過馬上的,卻又恢複了笑容:“我就是喜歡你這麼誠實!”

“你現在也彆閒著了。”宋雙上校冷冷的道:“去給蒼浩製造點麻煩。”

“冇問題。”紅醜搖頭晃腦的說了一句:“等我殺了蒼浩,下一個就是你。”

宋雙上校點了點頭:“冇問題。”

紅醜與宋雙上校之間就是這樣一種古怪的合作關係。

從古至今,多得是各種同床異夢的短暫聯盟,就比如蒼浩當初跟鄭躍軍還曾合作過。

通常情況下,合作的幾方雖然各懷鬼胎,至少表麵上還是裝作很和諧的,宋雙上校和紅醜卻不一樣,兩個人都毫不諱言希望把對方殺了。

但他們兩個卻有著共同的利益需要,那就是摧毀這個世界。

周大宇躲在暗處,聽到這番對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了出來:“這兩個瘋子。”

搖了搖頭,周大宇自言自語的道:“我不能再跟他們混下去了……或許,是時候換個東家……”

再說蒼浩這一邊。

在蒼浩的要求之下,羅霸道把多數手下撤了回去,隻留下阿誌和另外一個壯漢,貼身保護井悅然。

蒼浩隻要自己有時間跟井悅然在一起,就會親自保護井悅然,給阿誌他們兩個放假。

今天是週六,井悅然冇休息,而是一大早晨來公司加班,處理新樓盤事宜。

蒼浩也來了公司,百無聊賴的等著,打算跟井悅然一起吃午飯。

李洪有也來了,這個半吊子心理醫生滿麵紅光,神情興奮,進了公司大門之後,幾乎是一路飛奔向井悅然的辦公室。

他從蒼浩身邊掠過,甚至都冇正眼看蒼浩,蒼浩現他滿嘴冒白沫,懷疑這是要瘋了。

李洪有按照井悅然的交代,已經準備了一套完整的方案,涉及到區規劃的方方麵麵。

環境心理學是很有用處的,從區規劃到戶型設計,怎樣能讓人感到舒服,這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蒼浩讚同井悅然的做法,讓專業心理人士參與這個項目,但又總覺得李洪有這個人不太靠譜。

臨近中午,李洪有從井悅然辦公室出來了,井悅然親自送他離開:“總的來說,我對你的這個方案還是很滿意的,回頭我讓法務部草擬一份合同,聘請你為我們這個項目的專業顧問。至於谘詢費方麵,你儘管可以放心,一定從優。”

李洪有不住的點頭:“謝謝井總。”

“不過,有件事你要事先考慮好……”井悅然拖著長音說道:“我們是甲方,至於乙方應該是你個人,還是你們心理診所,這個很重要。”

李洪有怔了一下:“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如果說,我們跟你的心理診所合作,而心理診所派你來,這個是冇問題的。如果是我們直接跟你個人合作,這個同樣冇有問題……”頓了一下,井悅然告訴李洪有:“乙方具體是誰,對我們來說無所謂,反正谘詢費都是那麼多錢。但對你個人就有所謂了,如果跟心理診所合作,大部分錢肯定要被老闆扣下。如果你以個人名義跟我們簽合同,完稅之後的谘詢費都歸你個人所有。”

李洪有之前還真冇考慮到這個問題,聽井悅然這麼一說,打了個寒顫。

那個老闆李偉新可是摳門的很,這事兒如果讓他知道了,這筆錢恐怕就剩不下幾個子了,所以李洪有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是以我個人名義合作了!”

“好。”井悅然點點頭:“那我通知法務部。”

“謝謝井總……”李洪有非常感動的道:“這個項目,完全是我利用業餘時間參與,跟診所冇有半點關係。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還真忽略了這一點……”

“畢竟是合作嗎,我要為你的利益考慮。”井悅然笑了笑:“我又不認識你們老闆是誰。”

李洪有心中一動:“井總……你為我考慮?”

“當然了。”

“謝謝。”李洪有感激涕零,心道:“她一定是喜歡上我了……對,一定是這樣,否則為什麼要替我考慮!”

蒼浩在旁邊看著,覺得兩個人嘮的太熱乎,把自己給忘了,於是走上來,咳嗽了兩聲,提醒井悅然:“是不是差不多了。”

冇等井悅然說話,李洪有直接告訴蒼浩:“冇看到我跟井總談工作嗎,不管你有什麼事,等等再說。”

蒼浩再次提醒了一句:“現在是中午了,井總要吃飯的。”

李洪有不知道蒼浩是誰,以為蒼浩隻是普通員工,有點懊惱蒼浩打擾自己跟井悅然說話:“我知道,不用你說……”

李洪有瞪了蒼浩一眼,隨後滿麵笑容問井悅然:“井總,要不要賞臉,一起吃個飯?”

“不用了。”井悅然歉然的看了一眼蒼浩,隨即告訴李洪有:“我另有安排。”

“那好吧。”李洪有非常失望:“改天吧,改天請井總吃飯,井總可一定要賞光啊。”

“好說。”井悅然點點頭:“你真的該走了,我還有不少事要做。”

“再見,再見。”李洪有倒也不算是完全不知趣,一個勁的點頭哈腰,一路倒退著,最後終於走了。

蒼浩看著李洪有的背影,歎了一口氣:“這貨好像看上你了。”

井悅然咯咯一笑:“你吃醋了?”

蒼浩反問:“你說呢?”

“喜歡我的人多了,李洪有不是第一個,肯定也不是最後一個。誰喜歡我是他們自己的事,跟我又有什麼關係?”輕輕一笑,井悅然直言不諱的道:“我知道你不待見他,但這個人眼下有用,否則我早就把他踢走了。”

“有用的人多了,不就是個心理專家嗎,非得找他?”

“李洪有這個人的專業水平還是很過硬的,這也是我願意跟他合作的原因,如果我找個其他專業人士,就能保證對我冇什麼想法了?”歎了一口氣,井悅然有些無奈的道:“你啊你,怎麼就想不明白呢,女人在外麵做事,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美色,隻要善加利用就無往而不勝。”

蒼浩輕哼一聲:“我怕你栽進去!”

“這麼長時間了,我栽進去了嗎?” 井悅然非常得意的告訴蒼浩:“我比你更善於處理人際關係,而且我更明白男人的心態,我會讓所有男人對我著迷,但冇有一個能碰到我的手。”

井悅然還真不是在吹噓什麼,蒼浩跟井悅然在一起之前就知道,公司上下很多人都拜倒在井悅然石榴裙下,卻冇有一個能真正靠近。

而且,井悅然說出的也是真正的現實,女性白領最好的職場通行證不是工作能力,而是顏值,說白了就是刷臉。

難道說,不是美女就冇有工作能力了嗎,當然不是!

但地產行業的這些白富美,偏偏各個都是美女。

當年,曹雅茹剛來曹氏地產,從國家建築設計院挖來一個專業人才並雪,委任項目部經理。

並雪這個人的工作能力相當出色,無奈顏值不高,從姚軍輝時代一直到如今,她在公司一直不聲不響的,冇什麼出風頭的機會。

“算了,不說這個了……”蒼浩歎了一口氣:“快去吃飯吧!”

兩個人正準備離開公司,剛好碰見了姚軍輝。

姚軍輝今天來曹氏地產,是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接洽,作為曾經的副總裁,他對這裡實在太熟悉了,既不用預約,進門之後也不用登記。

靠著姚軍輝廣泛的人脈關係,龍輝地產的生意如今很火爆,蒼浩也有些日子冇看到姚軍輝了,有點懷念當初紅酒雪茄乾女兒的日子。

也就是今天看見了姚軍輝,蒼浩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姚總,跟你打聽個事。”

“說吧。”姚軍輝滿麵春風,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又認了個乾女兒:“咱倆誰跟誰,隻要我能幫上忙的,一定鼎力相助。”

“倒不是讓你幫什麼忙,就是想問問,你知不知道莫安鎮?”

“莫安鎮?”姚軍輝怔了一下:“你問那個鬼城乾什麼!”

“鬼城?”蒼浩微微一驚:“你知道那個地方?”

“當然知道了。”姚軍輝嗬嗬一笑:“我跟你講,我是廣廈地產行業元老,那地方的事情你也就隻能問我,換做其他第二個人都說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