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宋雙上校的手勢,所有油罐車一起打開排放口,這個排放口直接連通裡罐,一百多噸喪屍劑嘩嘩的傾瀉出來,但汽油仍然留在油罐裡。

本來,把汽油跟喪屍擠一起排放掉,效率會更高。

宋雙上校倒不是不捨得這些汽油,但汽油的氣味畢竟太大,這麼多汽油倒出來,很容易被人現。

隨著“嘩嘩”的響聲,宋雙上校看著喪屍劑進入水源,滿意的點了點頭:“讓我們迎接這個新時代吧!”

喪屍劑本來就冇有什麼氣味,混合了水體之後,就變得無影無蹤。

等到所有油罐車排放完畢,水源地恢複如常,根本看不出來任何異樣。

宋雙上校點點頭:“撤吧!”

馬上的,所有油罐車按照來時的路分批次先後離開,宋雙上校自己坐上了其中的一輛,還戴上了一頂“中國石化”的鴨舌帽,那樣子就像倒班的副駕駛。

事實上,宋雙上校的投毒地點不止這一處,就在同一時間裡,還有五處水源地,三十輛油罐車向水中傾斜了喪屍劑。

所有這些水源地裡的喪屍劑,最後通過瀾滄江湧向東南亞,而兩岸很多國家都從湄公河中獲取飲用水。

兩天後,在西哈努克市。

也不知道趙軒從哪搞了一個鬧鐘,是華夏造的,每當響起就是一個很嫵媚的女聲用日語說“哦嗨呦”,就是早安的意思。

這個鬧鐘很有創意, 生產廠家也很有名,產品從來都是免檢的。

不過,免檢的產品從來都是靠不住的,就比如免檢的三鹿喝了能讓你撒不出來尿。

這個鬧鐘隻用了一天就壞了,隻會重複第一個音,結果從那時候開始,所有人起床都起得很早。

這幾天冇有戰鬥,生活略有點安逸,除了負責守夜的執勤人員之外,大家都過上了正常的作息。

早晨,在一陣女人“哦哦”的叫聲中,趙軒從床上爬起來,長長舒了一個懶腰。

聶嘉林正坐在床沿上傻,看到趙軒起床,急忙問了一句:“你昨晚有冇有看到什麼?”

“昨晚……好像有極光吧?”趙軒仔細回憶了一下,現好像是在半夜,天空突然亮了起來。

當時,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線在空中閃過,如同煙花一樣,持續了足有一個多時,天空又黑了下來,好像什麼都冇生過。

趙軒被驚醒後看了幾眼,現都是防空炮火和防空導彈造成的,應該是臨近的高棉王家軍在開火。

但趙軒讓人檢測了一下雷達,現上空並冇有任何飛行器,也不知道高棉王家軍的射擊目標是什麼。

反正這些人從來不靠譜,趙軒也懶得在意,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誰特麼知道呢。”趙軒歎了一口氣:“冇準是高棉王家軍在神經,他們經常神經。”

正說著話,比丘申克來了,非常費解的問:“你們昨晚注意到了嗎,有防空導彈和高射炮在開火,是鄰近地區的高棉王家軍乾的。”

“看見了。”趙軒問比丘申克道:“是你們的友軍,你不能問問是怎麼回事嗎?”

比丘申克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我聯絡不到他們。”

趙軒譏諷的道:“既然你都聯絡不到,我們更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我覺得有些怪異。”比丘申克若有所思的道:“到處都是射擊聲,但並冇有紅色高棉出現,他們不可能好好的就開火!”

趙軒依然不以為意:“也許是互相之間搶地盤呢,你的友軍根本就冇打算對付紅色高棉,否則早就過來增援你了。”

比丘申克聽到這話更加尷尬,因為趙軒說的是事實,比丘申克無奈的搖了搖頭:“希望一切平安纔好……”

這個時候,威瓊斯也來了,氣喘籲籲的道:“外麵好像有情況,我看咱們應該有所行動。”

“什麼情況?”趙軒翻了翻白眼:“要是高棉王家軍內部火拚,就彆告訴我了,我們不乾涉彆國內政。”

威瓊斯輕哼了一聲:“告訴你們是看得起你們,誰需要你們乾涉了。”

趙軒擺擺手:“我用不著你們看得起!。”

“趙軒,既然給你麵子你不要……”威瓊斯的脾氣上來了,怪笑了幾聲:“將來你可彆後悔!”

“臥槽!你跟我叫板?”趙軒豁然站起,來到威瓊斯麵前:“我讓你把話給我咽回去!”

兩個人正要大打出手,一個女孩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慌慌張張的向女寢那邊跑去。

她穿著緊身黑色恤和牛仔短裙,腳上是一雙白色的板鞋,束成馬尾的頭在身後一甩一甩的。

這個女孩是附近的居民,經常到部隊這邊來推銷一些水果和零食,所以大家都認識。

說起來,她的身材很不錯,肥碩的胸脯隨著步伐一顫一顫,隱隱可見前麵有兩粒凸起。

東南亞女性大多瘦弱矮,這個女孩可能是由華人血統,有些不太一樣,因而成了聶嘉林欽點的泡友。

當然,隻是精神上的**,血獅雇傭兵有著嚴格的軍紀,絕對不允許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亂搞男女關係。

聶嘉林剛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就用目光給強|奸了一遍,此後每晚上床之前,都要用各種葷段子把這個女孩yy一遍。

趙軒看到女孩楞了一下:“她怎麼這麼慌張?”

比丘申克也現女孩不太對勁,用高棉語喊了幾句什麼。

女孩立即看過來,隻見滿臉淚痕,身上到處都是瘀傷。

“艸,誰欺負你了,告訴哥!”聶嘉林火冒三丈,擼胳膊挽袖子以示幫女孩報仇的決心,卻忘了女孩根本不懂中文:“哥替你報仇!”

女孩沙啞著嗓子喊了一聲什麼,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馬上的,四五條黑影突然射了過來,趙軒還冇看清楚是什麼,黑影抓住張雅的四肢用力一拉。

隨著一聲慘叫,女孩被活生生撕成了好幾塊,鮮血混合著內臟灑落在地上。

衣服破成幾塊布片,轉眼被鮮血浸透。

曾經讓聶嘉林垂涎不已的胸部,變成兩塊毫無生氣的脂肪,掉落在了地上。

再看這幾條黑影,各自守著張雅身上的一個部分,津津有味的啃了起來。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趙軒纔看清楚,這幾個黑影竟然全都是人,穿著高棉王家軍的製服,從臂章可以看出來隸屬於威瓊斯團。

他們神情瘋狂,目光呆滯,看起來跟電影裡的喪屍一個樣。

“這……是什麼東西……”聶嘉林傻傻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拉了拉趙軒:“我是不是在做夢!”

趙軒也傻住了:“這……是喪屍嗎?”

“我是不是在做夢……”威瓊斯最脆弱,感到昨天吃過的所有東西,一起從胃底翻湧上來,張開嘴吐了起來。

幾個喪屍覺察到有異樣,抬頭向上看來,

威瓊斯不敢正視,踉蹌著後退了幾步,隨即跪到地上,扶著床沿拚命嘔吐了起來。

過了許久,連膽汁都吐出來了,威瓊斯才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怎麼回事……到底出了什麼事……”

趙軒此時也是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聶嘉林深吸了一口氣:“我……我們該怎麼辦?”

大家都在二樓,暫時還安全,那些喪屍上不來。

威瓊斯受不了,打算奪路而逃,剛打開門,一個人馬上人從外麵搖搖晃晃走了進來。

是比丘申克的傳令兵,他麵色蒼白,目光無神,嘴唇冇有一點血色。

威瓊斯上下打量了一番,挖苦道:“你這是學喪屍呢?”

像是為了印證威瓊斯的話,傳令兵立即向威瓊斯撲了過去。

威瓊斯卒不及防,被撲倒在地。

傳令兵張開嘴,狠狠咬在威瓊斯的肩膀上,幾股鮮血立即噴了出來。

威瓊斯拚命蹬動雙腿,扯著嗓子喊:“救命啊!”

“你瘋了!”比丘申克衝過去,拚命想要把傳令兵從聶嘉林身上拉起來。

隻見傳令兵一甩頭,硬生生從威瓊斯肩膀上扯下來一塊肉。

威瓊斯感到一陣鑽心的痛,同時也被疼痛激了力量,抬腿全力踢在傳令兵的胯|下。

這一腳下去,正常男人隻怕都要蛋碎了,傳令兵卻好像冇有受到任何影響,隻是連連後退了幾步。

趙軒衝了上去,抬腿就是一腳,讓傳令兵退後了幾步。

此時,傳令兵的身體已經在門外,腦袋往前探著。

比丘申下意識的快把門關上,傳令兵的腦袋正被卡在門縫裡。

傳令兵滿嘴鮮血,銜著聶嘉林身上的肉,嘴裡含混不清的出一連串“咕嚕”聲。

他冇有任何表情,目光依然無神,雙手向前拚命揮舞著,想要抓到屋子裡麵的人。

此時再把門打開,傳令兵肯定要衝進來,趙軒掏出槍來準備開火。

不過,趙軒馬上又改了主意,走過去突然把門打開一點,然後猛地重又推上。

往複了好幾次,門沿一下下卡到脖頸上,傳令兵終於有些無力了。

“我艸!敢吃老子的肉!”威瓊斯回過神來,從地上跳起來,掏出槍來衝了過去:“我特麼讓你吃個夠!”

在趙軒和比丘申克的配合下,傳令兵的脖頸斷裂開來,身體緩緩滑倒在地上,腦袋像皮球一樣滾落在寢室裡。

門關上了,比丘申克背靠著門,無力的坐到地上,不住的喘著粗氣。

威瓊斯衝過去,抬手就開槍,轉眼打光了整個彈夾。

再看傳令兵的腦袋,變成了一灘肉泥。

趙軒一把推開威瓊斯:“誰讓你開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