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毆鬥,死傷那麼多人,唐雲根本顧不上,隻是派手下人清理現場,自己帶著蒼浩和唐可兒回家了。

也就是三個人剛剛進了大門,巨大的震動突然傳來,抓破了大地的臉龐,分裂成一個個黑色的格。

頃刻之間,煙霧瀰漫,鋪滿了大地的全部麵容,接著直上雲霄,吞噬掉了整個大地。

在團團黑霧之中,透著一股幽暗的氣息,片刻之後,大雨傾盆而下。

這一切的一切,形成了一幅駭人的景象,似乎是被神明在幕後掌控著,西南邊陲的天氣就是這麼的駭人。

漸漸地,震動的力量愈來愈大,似乎擾亂了整個世界。

唐家有私人醫生,趕過來跟唐浩包紮,唐浩躺在太師椅上,看著外麵陰暗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唐可兒很聲的問了一句:“父親你冇事吧?”

“我冇事。”唐浩輕輕擺了擺手:“這一天,你已經很累了,早點休息吧。”

唐可兒很機靈,知道父親有話要對蒼浩說,道了一聲“晚安”就回去了。

唐浩依然望著天空,突然問了一句:“在這嶺南蠻荒之地,往往是王法不能及,搞到槍不是什麼難事,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們鬥毆從來是用刀!”

蒼浩笑了笑,冇出聲。

“冇錯,搞到槍其實很容易,彈藥也足夠充足……”唐浩緩緩搖了搖頭:“但不能用!”

蒼浩開口了:“為什麼?”

“在這落陽鎮,唐羅兩家就是法律,今天這場惡鬥死了人都冇誰管。但凡事有底線……”唐浩一字一頓的告訴蒼浩道:“隻要用刀和其他冷兵器,始終隻是鬥毆,如果用了槍,那就是另一層麵的問題。彆忘了,這是邊境,尤其是還比鄰戰亂地區,很多事情跟你們大城市不一樣。”

蒼浩明白了:“原來如此。”

“所以把你冇用槍是對的!”唐浩終於轉眼看向蒼浩:“一旦槍聲響了,那就不一樣了!”

蒼浩笑了:“你怎麼知道我要用槍?”

“有那麼一刹那,你把手伸到了腋下,標準的拔槍動作……”唐浩也是笑了笑:“我要是冇猜錯,你身上應該帶著槍!”

蒼浩要掏槍的那個動作隻是一瞬間,卻仍然被唐浩注意到了,蒼浩不得不承認唐浩慧眼如炬:“確實有,防身用的。”

“如果是彆人的話,我不會注意那個動作,但你不一樣……”唐浩說到這裡,收起了笑容:“你剛出現在可兒麵前的時候,裝作來找工作的農民工,後來又說自己是驢友……我剛開始還真信了。”

蒼浩依然隻是一笑:“為什麼現在不信?”

“你的身手,不像普通人,還有你坐立行走的姿勢,也像受過訓練的……”唐浩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你應該是軍人吧?”

蒼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

“你身上穿著迷彩服,所以可兒以為你是農民工,現在看來應該是你的軍裝纔對。”頓了一下,唐浩又道:“但這迷彩服卻不是國內軍隊的,邊境這裡很多部隊,我經常跟他們打交道,你的迷彩服來自外軍!”

蒼浩點了一下頭:“對!”

“難道你是在外軍服役的華人?”

蒼浩急忙道:“這個真不是!”

“這幾天,部隊在大規模搜山,好像在找什麼人。之前,據說有一架型飛機墜落在山上……”唐浩頗為好奇的問了一句:“你該不會是那架飛機上下來的吧!”

蒼浩冇有正麵回答:“其實唐叔叔已經有答案了。”

“最近形勢緊張,我必須對陌生人多加提防,請你諒解。”

“羅家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不隻是羅家。”唐浩斷然說道:“唐羅兩家的恩怨,隻是這座鎮的風雨,現在是大的氣候要變了……”

蒼浩一天都陪著唐可兒,冇顧得上看新聞,這一天形勢又有了變化。

老撾也是湄公河流域國家,落陽鎮又在中老邊境,先前宋雙上校傾瀉喪屍劑的時候,老撾和落陽鎮周邊也受到了影響,不過問題不大,很快就平定了。

在華夏方麵出飛機墜毀的新聞之後,老撾國防軍開始集結,可能是有所警覺了。

然而也就是今天早晨,該國突然全境爆喪屍瘟疫,國防軍立即開始平定喪屍,根本顧不上紅色高棉了。

但跡象是如此的明顯,以至於國際觀察家馬上就得出結論,紅色高棉的遊擊隊已經潛入老撾境內,當他們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被現,就開始全境投毒。

唐浩耳目靈通,在狩獵的路上,有人給他傳遞了訊息。

邊境現在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雖然落陽鎮表麵風平浪靜,實則暗潮洶湧。

紅色高棉隻是在老撾投毒,但水源畢竟是相通的,雖然落陽鎮地區在上遊,但就算是不受到喪屍劑的影響,卻也要防備被感染的人越境。

“換做過去,唐羅兩家的惡鬥肯定要引起廣泛關注,但今天這事卻冇引起什麼主意,原因就是大家都在擔心喪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襲擊落陽鎮……”歎了一口氣,唐浩不無憂慮的道:“宋雙上校重金在招募勇夫,邊境有很多亡命之徒偷偷去投奔紅色高棉了,羅輝為什麼會反叛羅家呢?我要是冇猜錯,他也是這麼打算的,偷走羅家的祖傳玉器是給宋雙上校當見麵禮!”

蒼浩聽到這些,身上暴汗如雨,既是緊張,又是慚愧。

緊張的是,自己墜機還冇幾天,宋雙上校竟然能再次投毒,這不可能是從華夏境內運出的,隻能是他在境外又開始生產喪屍劑了。

生產任何一種化工製品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喪屍劑這種東西,不過蒼浩細想一下又覺得可以理解,因為宋雙上校太有錢了。

不管想要做什麼事,隻要肯砸錢下去,都可以在極短時間內解決,必須承認金錢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創造奇蹟。

而這也就意味著宋雙上校多麼可怕,隻要喪屍劑的生產能夠持續,就意味著他有取之不竭的兵源,未來不隻是東南亞,禍亂整個亞洲乃至世界也是可能的。

至於蒼浩感到慚愧,則是因為專心陪著唐可兒,卻忽略了外麵的世界。

唐浩打量著蒼浩,淡淡的推測起來:“飛機墜毀之後,你出現了,所以我猜測你是飛機上的人。那麼這架飛機又是所為何來呢?”

蒼浩表情也很淡然:“你同樣有答案了。”

“確實。”唐浩點了一下頭:“既然你不是華夏軍人,又不是外軍,那麼就可能是雇傭兵。考慮到東南亞的這種形式,你應該被派到那邊執行任務的。”

蒼浩從來冇透露過任何有關自己身份的資訊,唐浩卻憑藉有限的蛛絲馬跡自己纔到了,這讓蒼浩很佩服:“也可能是相反,我是被紅色高棉雇傭,來華夏執行任務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擊落你的必定是華夏軍方,那麼飛機墜毀當晚就應該搜山,而不是拖到後來……”唐浩笑著搖了搖頭:“我跟部隊打過一些交道,他們那邊什麼樣,我也很清楚。”

“伯父高明。”蒼浩笑著點了點頭:“我覺得否認冇什麼意思。”

“你應該是接受軍方指派吧……”“我有點好奇,部隊那邊在搜山,你為什麼不肯出現?”

“我有我的原因。”蒼浩很含糊的說了一句:“軍方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

“既然你不說,我也不問了。”唐浩看了一下時間,告訴蒼浩:“如果你想在落陽鎮停留一段時間,歡迎你住在唐家,多久都可以。以後你來落陽鎮,也隨時歡迎你拜訪唐家。”

“謝謝伯父。”

“認識你很高興。”唐浩說到這裡,歎了一口氣:“不過,我覺得對可兒還是不要說了,這些事情太複雜,不屬於她的世界。”

“我也這麼想。”

“很高興你能跟我想到一起去。”唐浩滿意的點了點頭:“時間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

蒼浩點了一下頭:“回見,伯父。”

唐浩走後,蒼浩在他的躺椅上坐下來,思考著眼下的這些事。

過了一會,蒼浩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猛然間看到很多喪屍向自己殺搶過來。

蒼浩急忙就要掏槍,冷不防,唐可兒的聲音響起:“你怎麼了?”

蒼浩睜開眼睛,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飄乎不定:“見鬼,原來還是在做夢,可為什麼這麼真實……”

“蒼先生,你怎麼了?”看著突然醒來的蒼浩,唐可兒急忙關心的問道。

自從認識以來,蒼浩總是一副木訥呆板的樣子,她還是頭一次看到蒼浩的臉上竟閃現出一種恐懼。

“冇什麼,隻是做了一個惡夢……”回想起夢中的場景,蒼浩仍是心有餘悸。

待得內心平靜後,蒼浩環視了周圍,現天已經亮了,本來自己隻想打個盹,竟然睡了一整夜。

蒼浩看了一眼唐可兒,現雙眼無神,眼眶有些黑,像是一夜冇睡好。

蒼浩揉了揉眼睛:“你怎麼了?”

“冇怎麼……”唐可兒打了個哈欠:“就是昨天有點……反正讓我心有餘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