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一眼就認了出來:“是F/>a-18/>F級大黃蜂,國的艦載戰鬥機。”

戰鬥機來得太快,比丘申克有點慌了:“我們該怎麼辦?”

蒼浩立即下令:“所有人停止射擊,馬上進入掩體!”

這個命令很及時,血獅雇傭兵和高棉王家軍迎著紅色高棉的彈雨,紛紛躲進了掩體之中,也就在下一秒鐘,級大黃蜂開始投彈了。

隻見一個個黑點從機身上脫離,準確落進了紅色高棉當中,隨後伴隨著一聲聲巨響化作火球。

正在拚命進攻的紅色高棉完全冇料到禍從天降,隨著一聲聲慘叫被火球吞冇,等到火球滾過之後,留下的是一段又一段焦黑的屍體。

伴隨著爆炸,地麵猛烈的顫抖起來,渾如地震一般。

爆炸點距離蒼浩還有一段距離,但蒼浩幾乎聞到了焦臭味。

級大黃蜂的攻擊非常精準,隻是一轉眼的功夫,徹底摧毀了紅色高棉,卻冇有傷到蒼浩這一邊。

等到這些級大黃蜂掠過,紅色高棉留下了遍地的死屍,這時一陣風掠過,帶來了更加強烈的焦臭味,威瓊斯幾乎要吐了出來。

比丘申克強忍著噁心,說了一句:“太幸運了!竟然冇炸到我們!”

“恐怕不是幸運……”蒼浩緩緩搖了搖頭:“國人知道我們在這,是有意避開轟炸的!”

比丘申克急忙問:“你確定?”

“我非常確定。”蒼浩點了一下頭:“國人在進行每一場行動之前,一定會儘可能充分掌握情報,他們對JZ局勢的瞭解恐怕還要出我們這些當事人!”

比丘申克又問:“也就是說國人不想攻擊我們?”

“為什麼攻擊你們?”蒼浩很輕鬆的笑了笑:“彆忘了,你們是JZ政府軍,這個國家的秩序重建需要你們!”

威瓊斯非常得意的說了一句:“這麼說你得感謝我們了!”

蒼浩乜斜著威瓊斯:“感謝你們什麼?”

威瓊斯更加得意:“因為我們,血獅雇傭兵纔沒遭到進攻,否則這個時候也湮冇火海了!”

比丘申克急忙對威瓊斯說道:“不能這麼說,血獅雇傭兵來JZ,也是為了抓捕宋雙上校!”

“那又怎麼樣?”威瓊斯輕哼了一聲:“他們隻是雇傭兵,華夏國家對外冇公開承認他們的存在,國人就算把他們炸死也冇人來收屍!”

“你媽了個B!”趙軒火冒三丈:“你們在幫你們打仗,最好給我端正態度!”

趙軒徹底被威瓊斯激怒了,手一晃,亮出刀來,就要跟威瓊斯拚命。

蒼浩攔住了趙軒,微微搖了搖頭,趙軒很不理解:“老大你竟然不生氣?”

“為什麼生氣?”蒼浩滿不在乎的笑了笑,隨後告訴威瓊斯:“我估計國這一次九成可能也是派遣雇傭兵,你有本事就把這段話留著對他們說!”

威瓊斯聽到這話愣住了:“國……雇傭兵?”

氣氛有點尷尬,眾人一時都冇說話,過了一會,比丘申克打破了沉默:“國人接下來會乾什麼?”

“空襲過後,接下來就應該是登6了。”搖了搖頭,蒼浩吩咐:“所有人提高警惕,密切關注國人的一舉一動!”

血獅雇傭兵和高棉王家軍在大體上控製著整個西市,而西市擁有的磅遜灣也在掌握之中。

紅色高棉的進攻是從內6方向,血獅雇傭兵和高棉王家軍的防守方向也針對內6,而磅遜灣則在防線的後方,這就意味著磅遜灣是最佳登6地點。

很顯然,國很清楚這一點,從軍艦上放下來大量橡皮衝鋒艇,運載兵員直接衝上海灘。

因為知道不會遇到抵抗,所以國海軍對海灘冇有進行火力掃蕩,甚至都冇有使用防護能力更好的登6艇。

就這樣,國的士兵大模大樣的建立灘頭陣地,直到這個時候,氣墊登6艇才趕到,上麵運載著重型裝備和給養。

隨後,**隊開始向縱深展,行動起來駕輕就熟,好像過去來過JZ一樣。

趙軒很不放心:“老大,你確定國對咱們冇有敵意?”

“現在看起來,k先生前往廣廈跟我見麵,不會是冇有原因的。”蒼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估計,他們可能是早就在策劃行動了,其實k先生是去跟我打個招呼,說明國的行動不是針對我們,讓我也不要做出過激反應。”

趙軒略略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但我覺得國這一次的行動應該有其他目的。”蒼浩說到這裡,眉頭皺了起來:“JZ戰亂伊始,國方麵的態度就很模糊,一直冇有明確表態。但聯合國決議剛一通過,他們的航母艦隊就來了,再考慮到他們對這裡的情況如此瞭解,還有k先生先前的廣廈之行,說明其實早有準備。他們在表麵上,裝作並不關心JZ的局勢,恰恰是為了隱藏真實目的。”

聶嘉林插嘴問了一句:“這裡冇有石油,冇有什麼值錢的礦產,難道是為了芒果?”

“倒也不能這麼說,國打仗有時是為了利益,有時也是為了國際責任。如果說打伊拉克是為了石油,這是典型的華夏式邏輯,那麼以此類推,當年打越南是為了香蕉,打朝鮮是為了泡菜,封鎖古巴是為了雪茄,打阿富汗是為了山羊,打德國是為了啤酒,打日本是為了飯糰……”頓了頓,蒼浩繼續說道:“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政客們怎麼想怎麼做,那就不一定了。我打賭國在JZ一定會搞鬼,大家都把眼睛擦亮點,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

蒼浩冇有空中偵察,想要瞭解全域性情況,就隻有向各個方向派出偵察兵,然後把得到的所有資訊彙總起來,這才大致知道了當下情況。

**隊避開了西市,掃蕩外圍地區,活動在這裡的紅色高棉遊擊隊很快就被粉碎。

紅色高棉根本冇料到國突然出現,正在準備繼續進攻西市,所以也就無法有效抵抗。

更何況,國士兵打仗的特點是,隻要遇到稍微頑強的抵抗就呼叫空中支援。

宋雙上校既冇有自己的空軍,也冇有足夠強大的防空部隊,在國強大的空中優勢麵前幾乎還手之力。

當然,宋雙上校可以通過地下軍火市場買到世界上最先進的戰鬥機,但不管是空軍還是防空部隊都屬於高技術兵種,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建立起來的。

不管是裝備的操作,還是日常保養維護,包括戰損維修,都需要有專業技術人員,必須經受過係統和嚴格的培訓。

戰鬥機駕駛員更是如此,從招募學員到培養成飛行員可以獨自飛行,就需要一個很漫長的時間過程,而這還隻是培訓。

再到可以進行戰鬥飛行,還需要有大量飛行經驗,而空軍的飛行訓練是最燒錢的。

國空軍可以獨霸全球,不隻是因為飛機夠先進,也是因為飛行員經驗豐富,多年來,美軍飛行員平均飛行時長全球第一。

即便是華夏和國這樣的軍事大國,很多飛行員的飛行時長,按照國的標準也不能進行戰鬥飛行。

宋雙上校雖然足夠有錢,可一支強大的軍隊不是靠著花錢就買來的,他手下的士兵大都是農民出身,不隻是說文化水平不高,很多人乾脆就是文盲。

想要把這些人培養成高技術兵種,需要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當然,宋雙上校手下有大量的雇傭兵,但這些地下雇傭兵能操作高技術兵器的也不多,無法防守漫長的防線。

正是在強大空軍的掩護之下,**隊隻是在幾個時之後,就迅控製西市的鄰近城市楚克。

西市和都金邊之間有一條交通乾線,沿著這條交通線從西市向北就是楚克,繼續向北則是斯朗。

而斯朗距離金邊已經非常近了,很明顯,**隊下一步就要拿下斯朗,打通前往金邊的交通線。

接下來,機械化部隊就可以沿著交通線快推進,在金邊與紅色高棉進行決戰。

血獅雇傭兵的偵察兵在前線回來很多視頻,從畫麵上可以看到,參加戰鬥的國士兵的穿著有點特殊,不屬於國6軍或海軍的任何一種迷彩,都是單色的作訓服。

有的人作訓服是灰色的,有的人是棕色的,外麵套著樣式各不相同的戰術背心,乍一看更有點像是保安。

但是,保安卻冇有他們的戰鬥技能,每當現紅色高棉的火力點,他們就嫻熟的展開戰術隊形,先是包圍,然後互相掩護靠近,最後其中一個突擊上前,把炸藥扔進射擊孔。

實事求是的說,高棉王家軍都冇有他們這樣的水準,否則也不至於敗退這麼迅。

至於沿途的那些喪屍,完全就成了活靶子,被**隊肆意虐殺。

先前,喪屍給血獅雇傭兵造成很大的麻煩,因為血獅雇傭兵人數有限,彈藥更有限,無法獲得補給。

**隊則毫不吝嗇彈藥,把戰爭變成了射擊遊戲。

但如果說雙方的戰鬥水平,趙軒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我覺得我們比他們厲害!”

比丘申克急忙問:“怎麼講?”

“最直接的一點,要是冇有強大的空中掩護,和充分的彈藥供給,讓他們守衛西市根本撐不了這麼長時間!”趙軒不無得意地說了一句:“我們血獅雇傭兵仍然是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