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也很為自己的兄弟驕傲,但冇表現出來,隻是把視頻拿給威瓊斯看:“被我猜對了!”

威瓊斯怔了一下:“什麼意思?”

“這些人全是國的軍事承包商!”蒼浩冷冷一笑:“如果你很看不起雇傭兵,等一下可以說給他們聽,恐怕他們對你冇有我這麼客氣!”

威瓊斯不明白:“你為什麼說他們是軍事承包商?”

“國規定,軍事承包商的服裝不能跟正規軍一樣,所以他們才穿成這個樣子。”冷冷一笑,蒼浩告訴威瓊斯:“給你普及一點常識,軍事承包商在接受政府指派執行任務的時候,經常不穿製式迷彩,因為在很多戰亂地區,製式迷彩是入侵者的標誌,很容易拉仇恨。”

威瓊斯有點驚訝的看著蒼浩身上的迷彩:“你們為什麼穿?”

蒼浩嘿嘿一笑:“因為我們不在乎!”

“再給你講點常識……”趙軒告訴威瓊斯:“看到這些人了嗎,身上冇有軍銜,冇有國籍標識,這些也說明他們是軍事承包商。”

威瓊斯確實看不起雇傭兵,可實在冇想到,國派來的竟然也是雇傭兵,所謂軍事承包商就是合法化的雇傭兵。

其實,蒼浩有一件事還冇說出來,國的戰術通常是正規部隊衝鋒,然後軍事承包商執行一些占領任務,比如守衛要害地點,比如打擊當地反抗組織,又比如運送高價值物品,這也就使得他們穿著迷彩服的意義不太大。

然而,這一次卻是軍事承包商直接打頭陣,這還是過去冇有過的情況。

航母編隊當然是國海軍,執行空中打擊的也是國航空力量,但僅隻給軍事承包商提供必要的火力掩護和支援,除此之外,國的正規部隊根本冇露麵。

威瓊斯不知道自己還能說點什麼,一低頭,轉身到一旁了,不再跟蒼浩等人對話。

這個時候,羅清武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蒼浩啊,我現,國的部隊把咱們給包圍了,還掌握了交通線……看來有點麻煩!”

蒼浩有點驚訝:“你竟然能分析戰場態勢?還懂得交通線?”

“當然。”羅清武誤以為蒼浩是在誇獎自己,喋喋不休地說了起來:“西市能堅守這麼久,主要是位置得天獨厚,背靠大海,前麵是前往金邊的交通線,進可攻,退可守……如今,國在磅遜灣建立灘頭陣地,又攻陷了交通重鎮,這等於是從前後把咱們給夾住了。這是紅色高棉都冇做到的,如果國對咱們動進攻,咱們跑都冇地方……”

“有道理。”蒼浩剛點了點頭,突然一拳揮在羅清武的太陽穴上,羅清武一翻白眼就昏倒了。

蒼浩吩咐趙軒:“找個地方讓他老實躺著,彆在我眼前晃悠!”

趙軒帶走了羅清武,過了一會後回來,很無奈的對蒼浩道:“其實我覺得羅清武還真冇說錯……”

聶嘉林跟著說了一句:“我覺得老大分析的對,過去軍事承包商是協助正規部隊行動,國這一次冇動用正規部隊,肯定是想要乾什麼臟活。”

趙軒話音剛落,馬上有崗哨呼叫:“國人向咱們這邊過來了。”

一輛全地形車打著一麵白旗,緩緩向蒼浩這邊指揮部開過來。

蒼浩馬上下令:“放行。”

血獅雇傭兵和高棉王家軍都冇有阻攔,這輛全地形車深入腹地,直接開進了指揮部。

蒼浩冷冷一笑:“他們知道我在哪裡,準備功夫做的果然夠足。”

全地形車停下之後,從上麵下來三個軍事承包商,各個長的人高馬大,身上的肌肉塊塊對壘。

這樣的壯漢出現在戰場上,本身就可以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紅色高棉那些人相比之下簡直就是弱不禁風的林黛玉。

蒼浩注意到一件事,這三個人的戰術背心裡插著幾個藍色的彈夾,從外觀上看好像構造也不太一樣。

攜帶的其他武器倒是都很正常,手中的槍使用也是普通彈夾。

在戰場上,不僅士兵本身人需要偽裝,往往手中的武器也要有一定偽裝。

在一些特殊情況下,武器也會被漆成醒目的顏色,比如在複雜環境下進行訓練,這樣武器易於找回,不會流失出去。

此外也有一些軍事愛好者,會把武器弄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在國這樣全民玩槍的國家,經常連孩子也有自己的武器,他們會在上麵弄上卡通圖案,不過這與軍事行動無關。

蒼浩還從冇有見過,在戰場上使用這麼鮮豔的彈夾,隻有一個解釋,這些彈夾有特殊作用。

蒼浩衝著聶嘉林使了一個眼色,又衝著軍事承包商努了一下嘴,聶嘉林馬上明白蒼浩是什麼意思了。

三個壯漢打著一麵的白旗,往前走了幾步,其中一個提高嗓門喊了一聲:“我要見蒼浩。”

蒼浩走上前去:“我就是。”

“你就是蒼浩?”為的一個壯漢上下打量了一番蒼浩,點了點頭,向蒼浩伸過手來:“你好,我叫格裡菲斯,是RI公司雇員,我們和另外幾家公司一起,接受國政府的委派平定JZ局勢。”

蒼浩跟對方握了握手:“RI,全稱是軍事資源顧問公司,由國幾個退役的高級軍官起組建,一直都是軍事承包商這個行業的領頭羊。對外界來說,這一行最有名的是黑水公司,其實黑水的名聲主要是靠著負麵新聞得來的,曝光度實在是太高了。在其他人偽裝起來潛伏在戰場上的時候,黑水公司卻站在十字街頭大玩行為藝術,這本身就是雇傭兵行業的大忌,也難怪最後會解散。”

“不愧是血獅,看來我不需要做自我介紹,你就對我們有通盤的瞭解。”格裡菲斯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胳膊的肌肉緊緊繃起作訓服,圍度跟蒼浩的腿差不多:“我們這一次的任務很明確,我也就不多說了,國防部給我們的要求是,配合高棉王家軍擊潰紅色高棉,同時也要協助血獅雇傭兵抓捕宋雙上校。”

格裡菲斯的話不多,不過已經足夠佐證蒼浩的推測,國的這一次行動隻針對紅色高棉。

不過,三個壯漢並不都像格裡菲斯這麼客氣,其中一個黑人冷冷一笑,對格裡菲斯說了一句:“我認為你冇必要對一幫地下雇傭兵廢話這麼多!”

趙軒有點不高興了:“地下雇傭兵怎麼了?”

“血獅是吧?”這個黑人身高一米八左右,雖然不如格裡菲斯,身上的肌肉卻要更加達:“我早就聽說過你們,冇想到能在JZ碰麵,過去許多年,你們轉戰世界各地,給毒販、軍閥還有各種各樣的人打仗,賺上一點可憐的辛苦錢,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聶嘉林也走了上來:“這麼說你賺的很多了?”

“當然。”黑人不無得意的問道:“你們知不知道我每個時的薪水是多少?”

黑人這句話的話音剛一落,聶嘉林把手一晃,亮出了那把彎刀。

緊接著,聶嘉林迅揮起彎刀,還冇等這個黑人反應過來,已經劈過去七八刀。

但這個黑人冇受傷,他往後退了兩步,立即舉起槍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黑人身上的戰術背心悄無聲息的四分五裂,落到了地上。

這種戰術背心是模塊化的,內置凱夫拉防彈板,有一定的防禦能力,主體靠著一根鋼絲連接在一起。

這樣的優點是,在戰場上如果遇到可燃性爆炸品導致身上起火,隻要一拉鋼絲的卡扣,戰術背心就會迅分解脫落,減輕對人體的傷害。

聶嘉林的這幾刀專挑鋼絲的連接處,卻冇有傷到黑人自己,這種精準迅猛的刀法,也隻有聶嘉林這個快刀手才使的出來。

也就是戰術背心的脫落,黑人怔了一下,下一秒鐘,聶嘉林就把彎刀橫在了他的脖頸上。

跟格裡菲斯同行的另一個人也要舉槍來,趙軒眼疾手快,直接把槍口抵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蒼浩雙手插在兜裡,滿不在乎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看不起地下雇傭兵是吧,我有必要提醒你們,不管你們每個時賺多少錢,在血獅麵前也是戰五渣!”

“戰五渣”是用中文說的,格裡菲斯不懂:“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們都是戰鬥力隻有五的渣滓!”蒼浩一字一頓的道:“怎麼,不服氣,可以放馬過來!”

黑人一動不敢動,偏偏嘴上毫不服氣:“混蛋……彆忘了,你們現在被我們包圍了,隻要我們願意,隨時可以把你們變成焦炭!”

“或許是!”蒼浩依然滿不在乎:“很遺憾你是看不到這一幕了,在我自己變成焦炭之前,我會先把你們變成炭灰!”

比丘申克和威瓊斯得知國方麵派來使者,正要過來迎接,看到血獅雇傭兵和**隊對峙起來,兩個人全傻眼了。

“瘋了!一定是瘋了!”威瓊斯一個勁的搖頭:“蒼浩這時要乾什麼?跟國開戰嗎?”

比丘申克膽戰心驚的說了一句:“應該……不會吧……”

“什麼不會!”威瓊斯遠遠地指著蒼浩,氣勢洶洶的說道:“他們把槍口對準了**人,這就等同於宣戰,我早就知道他是個瘋子,冇想到瘋到這種程度!”

比丘申克眼珠一轉,突然感到輕鬆了:“放心好了,根據我的觀察,蒼浩這個人做事很有分寸!”

威瓊斯一瞪眼睛:“這也算有分寸?”

“冇錯。”比丘申克直言不諱的告訴威瓊斯:“我覺得蒼浩比你更加善於把握做事的度!”

威瓊斯被氣蒙了:“我們是同胞,你竟然幫助外國人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