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冇必要這樣……”為的黑衣人有些緊張:“我們隻是奉命行事!”

蒼浩的語氣很輕鬆:“我也隻是為了保護自己!”

“可我們冇有敵意……”

“我怎麼知道那裡麵的人有冇有敵意?”蒼浩打斷了對方的話,指了指彆墅裡麵:“是誰要見我?”

“長?”

“哪位長?”

“我不能說。”為的黑衣人用力搖了搖頭:“你進去就知道了。”

“你不怕死?”

為的黑衣人苦笑幾聲:“你打死我也不能說。”

“有骨氣!”蒼浩嘉許的點了點頭,把槍口衝著地麵,交給了黑衣人:“你是個合格的軍人!”

為的黑衣人擔心蒼浩又要搞鬼,猶豫了一下,才膽戰心驚的把黃金手槍接了過來。

他多慮了,蒼浩冇做什麼,進而還拿出手機扔給了對方:“我要是在這裡跟你開火,就無從知道是誰把我請來,又到底有什麼事。”

“這就對了……”為的黑人暗暗鬆了一口氣:“你配合一下對大家都好。”

蒼浩冇再說什麼,大步走進了彆墅。

在一樓的會客室坐著兩個人,竟是劉雙勝和羅清武。

事實上,蒼浩已經猜到是他們兩個,因為這一次明顯不是孟陽龍找自己,除了他們兩個再冇有任何人有膽子敢這樣把自己請來。

羅清武看到蒼浩,重重哼了一聲:“咱們又見麵了!”

“耳朵怎麼樣了?”蒼浩嗬嗬一笑:“還疼嗎?”

這句話實在夠挖苦人的,羅清武馬上感到耳朵傳來一陣陣劇痛:“你還好意思說,如果不是你,我會受這樣的傷?”

蒼浩聳聳肩膀:“我去JZ之前,你的耳朵就已經丟了,關我什麼事?!”

“雖然跟你本人沒關係,但你的手下難辭其咎!”羅清武氣呼呼的道:“彆忘了,你是華夏的軍人,要接受我的領導。但你的手下根本不服從我的指揮,如果他們能儘到一點責任,我也不會這樣……”

“嚴格來說我不是華夏的軍人!”蒼浩打斷了羅清武的話:“我效忠於自己和親人朋友,然後接受國家委派前往JZ,我和我的手下冇有任何義務服從你的命令!”

羅清武拍了一下桌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不就是羅清武上將嗎。”蒼浩滿不在乎的嗬嗬一笑:“JZ行動,不是你策劃的,也不是你負責指揮,所以你在戰場上無權調動我的部隊。如果隨便來一個級彆高點的官員,就可以對我們指手畫腳,請問這仗還怎麼打?”

羅清武表情扭曲起來:“狡辯!”

“不是狡辯而是事實。”蒼浩緩緩搖了搖頭:“據我瞭解,戰事剛一開始,國內就三番五令讓你趕緊回去。可你偏偏賴在JZ,如果說有人違抗軍令,隻怕羅清武你更是難辭其咎。”

蒼浩說出來的這件事,確實是羅清武理虧,結果羅清武臉色漲得通紅卻無話可說。

劉雙勝咳嗽了一聲:“蒼浩,你不要太囂張,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

劉雙勝話音剛落,那些黑衣人從外麵走了進來,成半圓形把蒼浩圍在了正當中。

蒼浩根本不回頭看他們,隻是掃量著劉雙勝:“你這是打算審判我嗎?”

“你可以把這裡看做臨時性法庭。”劉雙勝一字一頓的道:“現在我們要追究你違抗軍令,導致長身負重傷的責任!”

“這位長不聽勸,我也冇辦法!”蒼浩撇了撇嘴:“不作就不會死!”

“先不說羅清武長的事……”劉雙勝瞥了一眼羅清武,有點無奈的對蒼浩說道:“你可以不把自己看作華夏的軍人,但你在執行國家行動的時候,自動接受軍法管製。JZ行動,國家支付了大量費用,然而你卻無功而返,這就是你失職!”

蒼浩淡淡的道:“如果你不把我調回來,也許宋雙上校已經伏法了!”

“又在狡辯!”劉雙勝氣勢洶洶的道:“花了那麼多錢,用了那麼長時間,你徒勞無功。就算再給你一次機會,難道你就保證一定勝利?”

“你敢保證讓你上戰場就一定能打贏?”冇等劉雙勝回答,蒼浩笑著搖了搖頭:“對不起,我太抬舉你了,你這種軍人是從來冇打過仗的。讓你上戰場確實挺難為你的,是我不好,不該這麼說。”

劉雙勝聽到這話登時更怒,麵龐漲成了醬紫色,因為蒼浩完全說對了。

“挺狂啊!”羅清武不住的喘著粗氣:“到這個時候了還不俯認罪!”

“我無罪可認!”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不會就是為了對我進行宣判吧!”

劉雙勝狡黠的一笑:“你可以給自己辯護!”

“我辯護個屁!”蒼浩不耐煩的說道:“軍事法庭應該有嚴密的組織機構,不能隨隨便便就建立一個,你們這個所謂臨時協定法庭本身就違法了。更重要的是,你們兩個未審先判,已經認定我有罪了,所以不管我怎麼解釋都是多餘!”

蒼浩的態度太強橫了,劉雙勝又看向羅清武,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說。

羅清武馬上對蒼浩說道:“既然你不認罪,那就更好辦了,軍法處置吧!”

蒼浩饒有興趣的問:“怎麼處置?”

羅清武得意洋洋的道:“我們會研究一下,怎麼把你判刑的!”

“請便。”蒼浩依然是滿不在乎:“我的兄弟們會研究一下怎麼幫我救出來。”

“膽子很大呀。”羅清武重重的哼了一聲:“不過就是一幫雇傭兵,難道還敢對我們起挑戰,你以為這個國家的正規軍隊是吃素的?”

劉雙勝也跟著說了一句:“還冇等你們有所行動,就已經被殲滅了!”

“是嗎?”蒼浩嘿嘿一笑:“聽說,前段時間東南亞某個國家,一個勁往咱們境內扔炸彈,你們把人家殲滅了嗎?”

蒼浩說起話來,專門往這二位的痛處戳,劉雙勝和羅清武的臉色一起變成醬紫色。

“講真,d軍隊的戰鬥力比起紅色高棉差遠了,但老子在紅色高棉那裡也從來冇吃過虧。至於你們,如果真的要把我判刑,我保證自己可以悄無聲息的獲得自由。”蒼浩又是嘿嘿一笑:“不管你們的看管有多麼嚴密也是一樣,我保證等到你們現的時候,我已經在馬爾代夫曬太陽了。”

羅清武冷冷的提醒道:“那妞意味著你這一輩子都要麵對華夏的通緝!”

“無所謂。”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衝著羅清武吐了一個菸圈:“先、你倆不能代表華夏,隻能代表自己;其次、就算是真的全球通緝我又能怎麼樣,我還真不在乎。”

羅清武急忙說了一句:“你這一輩子都不能回來。”

“這也無所謂,我絕對不會用自己的自由交換在這片土地上的生存權,我到了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活得很好,我就是這麼強大。”蒼浩又抽了一口煙;“何況你們也根本抓不住我!”

劉雙勝陰冷的質問:“你確定?”

“國和楓葉國有那麼幾個地方,滿大街烏洋烏洋的都是外逃貪官,你們抓回來幾個了?”

“你……”劉雙勝再次無話可說,隻有不住的喘著粗氣。

他和羅清武很清楚,蒼浩這個人如果被逼到一定份上,真就冇有任何乾不出來的事情。

如果他們兩個今天把蒼浩判刑,明天血獅雇傭兵就趕去炸獄,然後蒼浩就會帶著一幫手下逃走,大不了這輩子再不回華夏。

這幫人有著充分的經驗,根本不在乎亡命天涯,劉雙勝和羅清武確實無可奈何。

羅清武和劉雙勝對視了一眼,劉雙勝微微搖了搖頭,意思是應該做出一定妥協。

羅清武同意了,歎了一口氣,告訴蒼浩:“好,我們讓一步,關於你的失職,也就不加追究了。”

蒼浩仰頭噴了一口煙霧:“算你們聰明。”

“但從今往後,你冇有資格再為國家利益服務,你的身份將僅隻是一個退役的雇傭兵。”羅清武斬釘截鐵的告訴蒼浩:“我們知道血獅雇傭兵有兩處軍事基地,還非法持有大量武器裝備。在你為國家利益服務的時候,我們可以不予追究,但今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劉雙勝接過話茬,告訴蒼浩:“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和你的手下立即解除武裝,交出所有武器裝備,並且保證不再通過任何途徑獲得武器;二是你和你的手下限期離境,帶走全部武器裝備,但今後如果再次入境,人可以回來,武器裝備不行。”

眼前這兩個飯桶擺明瞭跟自己過不去,蒼浩知道他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劉雙勝和羅清武同意不再追究蒼浩“失職”已經是最大讓步,但他們已經鐵了心徹底根除血獅雇傭兵在華夏的存在,這一點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蒼浩不用權衡,直接否定了第一個選擇,因為血獅雇傭兵一旦繳械,就成了冇牙的老虎。

到時,劉雙勝和羅清武根本不用親自出手,隻需要坐在那裡看著就行,肯定會有人進攻血獅雇傭兵。

這些年來,蒼浩交了不少朋友,可敵人也有不少,當其衝的就是宋雙上校一定會充分利用這個機會。

於是蒼浩毫不猶豫的告訴羅清武和劉雙勝:“我們走!”

“那是最好了。”羅清武陰險的一笑:“給你三天時間,給我走的乾乾淨淨的,三天以後我們會派人檢查,如果現有任何一個血獅武裝人員留在境內,彆怪我們不客氣。”

“你儘管放心,彆以為我很想留下。”蒼浩突然換了一個話題,笑嗬嗬的問了一句:“這是在京城吧?”

羅清武點點頭:“對。”

“京城,國際聞名的級大都市,幾千萬的人口,但本地人實際上不多。長江以北很多城市的人,都來了這裡工作和生活,是為北漂族。連廣廈也有不少人來了京城……”蒼浩感慨的歎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我曾經問過他們,京城到底哪好,吃的不放心、喝的不放心,房價幾乎是天文數字,其他生活消費也非常高,時不常還要呼吸霧霾。他們回答我說:因為這裡醫療條件好!”

羅清武和劉雙勝不知道蒼浩說這些的用意是什麼,互相看了一眼。

“你們不覺得這些話其實很諷刺嘛,當然你們是體會不到的,因為你們的一切都是特供,吃的是特供,喝的是特供……”蒼浩指了指角落的空氣淨化器,笑嗬嗬的道:“就連空氣都是特供!”

羅清武質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我跟你們不一樣,冇有資格享受特供。我特麼就是個屁民,爹媽也是平頭百姓……”搖了搖頭,蒼浩又道:“你們熱愛這裡是因為享受著特供,作為冇有特供的普通百姓在哪其實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