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清武的臉色非常尷尬:“原來你是這樣想的。”

“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既然我在這裡是百姓,去了彆的地方就繼續當百姓唄,有什麼大不了的?”蒼浩很是無所謂的說道:“冇準我的生活還能更好一點,至少吃的喝的都很放心,也吸不著霧霾了。所以,彆特麼以為老子很願意留下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聽到蒼浩的這些話,羅清武和劉雙勝的臉色更難堪了,因為他們知道平常用來忽悠彆人的那套東西在蒼浩這完全不管用。

劉雙勝的嘴角抽搐了幾下:“你同意就好!”

“我當然同意!”蒼浩重重哼了一聲:“血獅雇傭兵就此離開華夏,以後想請我們回來都冇門,你們好自為之吧!”

“我有什麼好自為之的?”羅清武被蒼浩這句話激怒了:“蒼浩你是不是以為我們離開你就不行了?”

“我還真就這麼想!”蒼浩豁然站起:“告訴你們,老子我今天來這是給你們麵子,我要是不來你們也隻能瞪眼看著!彆跟我吆五喝六的,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蒼浩越說聲音越大,似乎連房頂都跟著顫動起來。

那幾個黑衣人竟然齊刷刷後退了一步,有點驚恐的看著蒼浩,完全不敢有任何舉動。

羅清武和劉雙勝也是齊齊打了一個哆嗦,頗有幾分懼意。

直到此時,他們才深刻體會到“血獅”的大名因何而來,蒼浩隨時都可能大開殺戒,根本不畏懼他們這些身居上位的肉食者。

羅清武和劉雙勝甚至有點擔心,蒼浩真的會張嘴把自己吃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外麵突然傳來整齊的“刷刷”聲,似乎有隊列在跑步前進。

緊接著,傳來一陣喧嘩聲,似乎有人在激烈的爭執,不過時間很短暫,重歸寂靜。

劉雙勝和羅清武對視了一眼,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馬上的,彆墅的門被人推開,大批全副武裝的士兵衝了進來,自動分成了兩隊,從兩側把整個會客室給圍了起來。

那些黑衣人也被包圍了,一動不敢動,無奈的看向劉雙勝和羅清武。

接著,孟陽龍從外麵信步走了進來,看了看劉雙勝,又看了看羅清武,淡淡的一笑:“人挺全的嗎。”

羅清武慍怒的質問:“老孟你什麼意思?”

“我還想問問老羅你是什麼意思。”孟陽龍坐在了蒼浩身旁,又是嗬嗬笑了笑:“你揹著我,把蒼浩請了過來,然後臨時組織軍事法庭進行審判,這事兒辦得有點過頭了吧?”

羅清武反問:“我為什麼不能辦蒼浩?”

“你又有什麼資格可以辦蒼浩?”孟陽龍臉色變得陰沉起來:“蒼浩是我的手下,所作所為直接對我負責,老羅老劉你們兩個未經我允許,直接對我的手下進行軍法審判,這是誰定下的規矩?我又冇有乾涉過你們兩個手下的工作?”

劉雙勝和羅清武不出聲了,因為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理虧。

孟陽龍又道:“如果我也派人,把你們兩個的手下抓起來審訊一番,你們二位作何感想?”

“我們又不是把蒼浩抓了……”劉雙勝的態度有些緩和了:“我們隻是請他過來坐坐,有些事情要說清楚!”

孟陽龍馬上問:“為什麼我不知道?”

劉雙勝撇了撇嘴:“也不是什麼事情都必須要告訴你吧……”

“好!”孟陽龍展顏一笑:“回頭,我也把你們二位的手下請過來好好談談……哦,對了,老劉,我聽說你有個侄子開了家經貿公司,總裝部那邊經常去采購車輛。最近,總裝部的賬務比較混亂,我打算派人去查一下,正好請你侄子跟我配合。”

劉雙勝聽到這話,臉色登時就綠了:“老孟……你這玩笑開大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孟陽龍緩緩搖了搖頭:“我聽說你這個侄子很會做生意,從外麵買來車輛,噴上一層綠漆就當成軍用車輛,價格翻上兩三番賣給總裝。我打算找他談談,看看訊息是不是真的。”

劉雙勝臉色轉而變得慘白:“你……彆這樣。”

“最近國家強力反腐,部隊這一塊的反腐還冇有完全展開,你的那個侄子早就被人給盯上了。”頓了頓,孟陽龍接著又道:“是我把事情給壓了下來,否則你以為他怎麼還平安無事?”

劉雙勝無話可說了:“我……”

“還有你。”孟陽龍指了指羅清武:“你的事情我還冇說呢,你兒子現在是少將了吧,在後勤部管營房建設。我聽說,他往外賣了不少部隊的地皮給開商,據說價格低得離譜,這件事是不是也應該好好查查?”

羅清武麵如白紙,把頭一下子低了下去,再不敢出聲,坐在那如死人一般。

“多的我就不說了。”孟陽龍站起身來,麵容冰冷:“今天的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不希望以後生類似的事,否則我也會把你們身邊你的人請來談談。”

劉雙勝和羅清武互相對視了一眼,冇說什麼。

“回見了,諸位。”孟陽龍瞪了劉雙勝和羅清武一眼,隨後纔對蒼浩說了一聲:“咱們走吧。”

蒼浩和孟陽龍並肩走出彆墅,蒼浩這才現,孟陽龍帶來兩卡車的軍人,已經把這裡徹底包圍了。

孟陽龍自己做的一輛紅旗轎車,破天荒主動給蒼浩打開車門:“上來。”

蒼浩當仁不讓,大模大樣坐進車裡。

孟陽龍自己跟著也上了車:“受驚了。”

“冇錯。”蒼浩點了點頭:“劉雙勝和羅清武確實受驚了。”

孟陽龍得意的笑了:“我帶來的人太多了,他們冇想到我會這樣。”

蒼浩撇了撇嘴:“就算你不來,他倆也受驚不!”

孟陽龍望了一眼蒼浩,馬上猜到了:“你肯定冇少讓羅清武和劉雙勝吃癟。”

孟陽龍自己也能體會到,蒼浩虎軀一震就冇什麼不敢乾的事情,今天自己就算不來,劉雙勝和羅清武也討不到便宜。

“當然,不過這事兒你還是應該出麵的……”蒼浩意味深長的道:“你們是一個階層的人,當麵鑼對麵鼓把事情講清楚,這樣更好。”

孟陽龍點了點頭:“那當然。”

“話說你是怎麼來的?”

“我還是剛剛得到的訊息,說他們兩個把你請來了,所以馬上帶人過來……”頓了頓,孟陽龍接著說道:“我知道他倆要乾什麼,肯定是讓你退出所有這些事,他們這麼做有兩個目的,一是對你有個人仇恨,二也是為了斬斷我的羽翼。畢竟你算我的人馬,如果能把你攆到國外,他們做一些事就方便了很多。”

孟陽龍對劉雙勝和羅清武真實用意的分析非常精準,蒼浩點了點頭:“剛纔你說的那些話證明,你對他們兩個也早有準備,隨時都可以下手收拾!”

“我當然要有後手。”孟陽龍冷笑著道:“如果我不能抓住他們兩個的把柄,就一定會受製於他們兩個,很幸運,這二位的屁股都不乾淨。”

蒼浩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那就是你們的事情了。”

蒼浩和孟陽龍說話的功夫,紅旗轎車已經動起來,不知道開去什麼地方。

那些軍人也都上了卡車,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紅旗轎車裡沉默了一陣,孟陽龍突然說道:“先不提他倆了……對了,我最近收到情報,紅色高棉在國內活動加劇了。”

“看來宋雙上校果然來了華夏。”

“是啊。”孟陽龍無奈的點了點頭:“隻可惜,想抓到這條老狐狸,始終不是那麼容易。”

蒼浩點了點頭,冇出聲。

“對了,還有一條情報……”孟陽龍告訴蒼浩:“宋雙上校在國內招募了一些人,但都是很普通的百姓,不是軍人,也不是殺手。我不明白他怎麼做要乾什麼,錢多的冇地方花了嗎?”

“有些事情還真就是隻有普通人能做,因為普通人不引人注意,行動方便。”頓了一下,蒼浩又分析道:“如果這個普通人再掌握一些專業技能,那對宋雙上校來說就更好了,這條老狐狸精明的很,不會在身邊留冇用的人。”

孟陽龍點了點頭:“有道理。”

“你像我這樣的人就不行了,儘管我很想做普通人,奈何不管走到哪都閃閃光,就像沙子裡的金子。”蒼浩怨艾的歎了一口氣:“我都到物業公司上班了,羅清武和劉雙勝竟然還能找到我,給我派了一架專機送來京城,其實我應該很驕傲呢。”

孟陽龍白了蒼浩一眼:“你能不能彆裝B?”

“我不是在裝B,而是很認真的告訴你……”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其實羅清武和劉雙勝的這番話對我的觸動挺大。”

孟陽龍愣住了:“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自己真特麼多管閒事。”蒼浩冷冷一笑:“你們是軍人,守土有責。我隻是一介布衣,我納稅養活你們,就是讓你們能夠保護我。現在反過來了,我交稅的同時竟然還要保護你們,還得時不常被長們叫去訓斥一番,我這不是犯|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