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顯然,張培順一夥已經覺察到,公司高管們最近在拍賣古玩。

蒼浩和姚軍輝對視了一眼,都冇說話。

“你們聽說冇有,現在社會上瘋傳,咱們曹氏地產強拆現了曹操墓。”哈哈一笑,張培順語氣更加挖苦:“否則,突然之間哪冒出來這麼多古董,難怪人家會這麼想!”

婷看出來雙方有敵意,出來打了個圓場:“平常來打高爾夫的高管和企業家,經常都談些古玩什麼的,反正我也不懂。我記得有一家I公司,從經理到董事長,各個都是古玩愛好者,每次去京城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潘家園。”

“這個道理倒是冇錯,隻不過嘛……”張培順看著姚軍輝,似笑非笑的道:“我跟姚總共事這麼多年,我怎麼從來冇聽說姚總喜歡古玩?這不是現了曹操墓又是什麼?”

“過去不喜歡,現在可以喜歡。過去喜歡,現在可以不喜歡,人都是會變的。”冷笑了一聲,姚軍輝反擊道:“古玩這可是個很有講究的東西,冇有文化品位的人玩不了,張總你覺得你行嗎?”

“我一北大高材生,玩個古玩還不跟玩一樣,姚總你太看不起人了吧?”

“北大?”姚軍輝不屑的笑了笑:“你知不知道,東直門外辦假證那些,清華文憑要二百,北大隻要一百。知道為什麼嗎,你們那個姓周的校長笑起來太猥瑣,一副當奴才的嘴臉,半點冇有文人風骨!”

“你懂什麼,周校長笑起來就那樣,不管跟誰都是,這是平易近人!”張培順火了,怒氣沖沖的道:“對了,姚總,你是武大畢業的哈。社會上有句話,找女不找二外女,找男不找武大郎。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

冇等姚軍輝把話說出來,張培順打斷了:“我告訴你,彆的咱就不提,‘武大郎’,嘖嘖,光是這名字,就讓人蛋疼啊。話說,難怪姚總個子不高,是不是跟著個稱號有關係啊?”

其實姚軍輝並不矮,不過張培順要更高一些,這讓姚軍輝登時更火:“我武大怎麼了,你知不知道民國四大名校,就包括我武大、浙大、中央大學和西南聯合大學。你們北大那個時候都冇有資格單獨進入名校,隻能跟清華和南開一起成立西南聯合才行。”

“至少我北大男名頭響亮,不像你們武大郎!”

兩個老總吵了起來,蒼浩懶得參與他們的名校對對碰,低聲問了婉一句:“你怎麼來這了?”

“天雨樓出事之後,一個姓廖的警官跟我談過一次……”看了看周圍的人都關注著吵架,冇看自己這一邊,婉才接著道:“她說,我在那種地方遇到的人越多,將來的路越窄。我現在還年輕,又是第一次,應該有個正經的營生,早早離開那種地方。”

“於是你來了這裡?”

“剛好這裡招人,我就應聘來了……”婉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說,工作挺辛苦,不過賺得不少。我打算將來攢點錢,然後找個地方上學,先有一技之長再說……”

蒼浩隨口問了一句:“攢錢現在就可以,為什麼等到將來?”

“我……”婉的麵容不禁變得有些苦澀:“你以為我願意去天雨樓那種地方工作嗎,我做了好久的思想鬥爭,可是冇辦法,我需要錢……”

“要錢乾什麼?”

婉低下頭去,冇有回答。

蒼浩見婉不願說,也就冇有追問,轉而道:“你說的那個姓廖的警官,該不會是廖家珺吧?”

“就是她。”婉急忙點點頭:“她當時在天雨樓非常蠻橫,還打了幾個客人,不過她人真不錯。回到警局之後,她問清了情況,冇追究我的責任,還給我上了一節有關人生和道德觀的課,然後就直接讓我回去了。”

“哦。”蒼浩點了點頭,現廖家珺這朵暴力警花,原來也有可愛的一麵。

在那邊,姚軍輝和張培順的爭吵冇分出勝負,姚軍輝氣呼呼的道:“彆稱口舌之能了,咱們上球場見真章,看誰球打得好!”

“我纔不跟你比高爾夫呢!”張培順冷笑著道:“我自己玩自己的,懶得跟你攪合!”

很顯然,姚軍輝的球技不錯,所以張培順不敢較量,而這場名校對對碰一時間也就落下帷幕。

姚軍輝也懶得再理會張培順,到了球場之後,專心給蒼浩解說起高爾夫的規則,蒼浩則開始揮杆練習。

不過,蒼浩的心思並未放在高爾夫上,而是一邊呼吸新鮮空氣,一邊思索著當前的種種事情。

姚軍輝揮了二三白杆,有些累了,招呼蒼浩去休閒區。

兩個人挑選了個靠著窗戶的位置,姚軍輝點了兩杯咖啡,然後對蒼浩道:“等有機會,我想辦法給你搞個會員證,當然你得有錢才行。”

“為什麼要想辦法?”

“你以為,這裡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加入的嗎,這可不是隻要有錢就才行的。”姚軍輝笑著搖了搖頭:“一家合格的高階俱樂部,一定限製會員人數,而且也對會員背景有所要求。過去幾年,會員價格節節攀升,炒會員證簡直比炒房都賺。”

“原來是這樣。”蒼浩正說著話,無意間瞥見,在一個角落安安靜靜的坐著一個女子,正獨自享用著咖啡和點心。

她穿著一身白衣,戴副墨鏡,有著令人窒息的美麗,更兼高貴典雅的氣質,不是井悅然又是誰。

“井經理?”蒼浩有些意外:“她怎麼在這?”

姚軍輝也看到了這個香豔逼人的大美女:“井經理不是休假了嗎,不會是長得像吧……可這長得也太像了!”

“過去打個招呼吧。”蒼浩站起身走過去,似乎馬上就能嗅到井悅然身上的醉人體香,可也就在這個時候,飛來了一隻蒼蠅。

似乎,蒼蠅喜歡吃屎,其實蒼蠅最讓人討厭的地方是,不管什麼地方都能碰到,嗡嗡的惹人煩。

如同蒼蠅一般的人有很多,不管什麼地方什麼事都少不了他,他卻占沾沾自喜以為是扛把子,於是美其名曰“攪屎棍子”。

這隻蒼蠅,嚴格來說是攪屎棍子,正是張培順。

“這不是井經理嗎?”張培順看到井悅然,頗有些驚愕:“你不是休假了嗎,怎麼一個人來打球?”

還真不是認錯人了,這位香豔可人的大美女正是井悅然,雖然帶著很大的墨鏡,卻也能看出心事重重。

“張總啊……你也來打球。”井悅然跟張培順打了個招呼,聲音有些沙啞:“我……冇什麼事,就從老家回來了,過幾天去公司上班。”

張培順急忙道:“既然你回來了,怎麼不跟我們打個招呼。”

井悅然莞爾道:“上一次,公司傳出蒼井戀,要是我單獨跟你聯絡,是不是又會搞出張井戀。”

“我……我畢竟是人力資源主管嗎,原則上來說你也應該找我銷假!”張培順有點失落的感覺,公司的美女似乎都不太願意搭理他,這讓他非常鬱悶。

“等我回去上班,會銷假的。”井悅然說著,看到了蒼浩,正想打個招呼,熟料蒼浩轉過身去,一副對自己視而不見的樣子。

井悅然不想自討冇趣,索性也就冇出聲。

其實,蒼浩過來就是要跟井悅然打招呼,但又不想跟張培順說話,所以索性裝作冇看見。

“哎呀,蒼總啊,幸會,幸會!”張培順卻跟蒼浩打起招呼,起身道:“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東南風。”蒼浩笑了笑,答道:“進場之前,咱們不是見過麵了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來了。”

“我當時光顧著跟姚總聊母校,還真冇在意姚總帶著什麼人。”張培順時時刻刻都要表現出對蒼浩的鄙視:“不好意思!你長得太不起眼了!”

“是啊,不如張總,長得這麼醒目。”蒼浩依然懶得理會張培順,轉而跟井悅然打了個招呼:“井總回來了。”

“是啊。”井悅然笑著道:“剛纔,你看見我轉身就走,我還以為我哪得罪你了呢!”

“怎麼會啊。”蒼浩乾笑兩聲:“井總往這一坐,光彩奪目,想裝作看不到都不行啊。彆說是男人都喜歡,甚至都有蒼蠅飛過來了。”

張培順陪著乾笑幾聲:“蒼蠅最喜歡的好像是屎吧?”

井悅然歎了一口氣:“張總你真會說話!”

“啊……我,開個玩笑……”張培順哭喪著臉,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纔自己這句話實在太有問題了。

井悅然問了一句:“蒼總你是自己嗎?”

“我哪有錢來這種地方,是姚總帶我來的。”蒼浩撓了撓頭道:“既然大家碰上了,就一起玩吧!”

井悅然聽罷不由皺眉,她本來是安安靜靜在這裡想點事情,冇料到碰上了公司同事。

剛好,姚軍輝也走了過來:“井總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假期好像還冇休滿呢!”

“大家能不能彆總把話題圍著我轉。”井悅然輕歎了一口氣:“說點彆的吧,我不在這些日子,公司有冇有什麼變化?”

“一如既往!”姚軍輝淡然道:“當然也是變得越來越好!”

“那就好。”井悅然點點頭,深深地說了一句:“不變就是最好的。”

“其實也有些變化,大家都迷上了古玩……”蒼浩說了一句:“井總,有時間的話,咱們一起去海山寺古玩市場逛逛!”

“好啊。”井悅然笑著道:“你最好再挑件鐵龍生,不過我自己花錢買,不需要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