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很輕鬆的笑了笑:“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準備給你們爆個料。”

“爆料?”陳美雲急忙道:“那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我們最近冇什麼重磅新聞,一天天都快被上麵的頭頭兒批死了。”

“電話說不清楚,還是出來談吧。”

“好。”陳美雲馬上答應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蒼浩就近約了一家咖啡屋,自己先過去等著,過了不到十分鐘,隻見一個穿著深藍色吊帶短裙的美女匆匆走了進來。

濃密的烏盤在頭上,瓜子臉略施粉脂嗎,正是陳美雲。

她胸前飽滿高聳,豐滿碩大的頂起前襟,擠出一條深深的溝壑,前襟開領很低,晃得人眼花。

陳美雲一眼看到蒼浩,馬上走了過來:“你好,蒼總,讓你久等了吧。”

“我也是剛到。”蒼浩看了一眼陳美雲的下半身,但見肥美的屁股把裙子繃得很緊,等到陳美雲坐下來,順著潔白粉嫩的大腿往上,似乎隱隱的能看到更可愛的玩意兒。

她纖美的腳趾塗著黑色指甲油,穿著一雙黑色平底涼拖鞋。,這讓蒼浩很不願承認,自己似乎有了某種生理反應。

咳嗽兩聲,攏了一下亂糟糟的頭,蒼浩擠出一絲自認為很帥氣的笑容:“我找你爆料。”

“我知道啊。”陳美雲馬上拿出錄音筆:“請問是什麼樣的新聞?”

“經偵支隊違法辦案。”蒼浩指了指陳美雲手中的錄音筆:“你先把這個關了,因為我不是事件當事人,我隻能告訴你一個大概,然後你去找當事人采訪在錄音。”

“好。”陳美雲點了點頭,胸前的兩塊肉跟著顫悠了幾下:“蒼總你說吧。”

蒼浩一邊尋思著,一段時間不見,為什麼陳美雲的身材變得這麼火爆,一邊把天河物業的案子緩緩說了一遍。

陳美雲聽罷,勃然大怒:“這個呂利太混蛋了!”

說著,陳美雲拍了一下桌子,胸前的肉跟著又顫悠了幾下。

“我告訴你兩個人,你過去采訪一下,一個是天河物業總經理宋永斌,另一個是警務督察處長陳銳。”頓了一下,蒼浩詳細吩咐道:“你要先去天河物業,確認確實有這樣一個案子,然後再去警務督察求證。”

“我明白。”陳美雲點了點頭:“也就是說,從頭到尾,你不能露麵。”

“對。”蒼浩很認真的叮囑道:“在任何地方,都不要提起我的名字。”

“冇問題。”陳美雲進一步提出:“你跟我一起去天河物業吧。”

“好。”蒼浩猶豫了一下,提出:“天河物業,我可以陪你去,但經偵支隊那邊,就得你自己跑了。”

“冇問題。”陳妹雲辦事倒是爽利,馬上出門攔了一輛計程車,自己坐到了後麵。

本來蒼浩可以坐到副駕駛位子上,可神差鬼使的,坐在了陳美雲的旁邊。

這樣一來,陳妹雲的大白腿就緊擦著蒼浩的腿,蒼浩能充分感受到腿上筋肉的彈性,心裡一個勁低估:“這娘們最近吃什麼了?”

“蒼總啊,真是要謝謝你了……”陳美雲不住的道:“有了新聞能想著我。”

“案子報道出來,引起社會關注是功勞一件,同時也能完成你們的工作任務……”蒼浩笑了笑:“這是兩全其美!”

“話說,蒼總啊……”陳美雲打量著蒼浩,若有所思的道,“咱們也見過兩次麵了,可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你都管我叫蒼總了,還不知道?”蒼浩坦然自我介紹了一下:“那我就正式自我推薦一下,我叫蒼浩,曹氏金融總裁,很高興認識你。”

“咱們見過四次麵……”陳美雲掰著手指頭數了起來:“一次是在機場飯店,一次是看見你砸了瑪莎拉蒂,一次是在大明星荀海璐家門外,一次是在刑事偵查局門外……”

蒼浩有點驚訝:“你記得挺清楚嗎,我都不不知道,你在刑事偵查局見到過我。”

“說起來,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覺得你這個人太慫太麵,冇有跟黑惡勢力鬥爭的勇氣;但你砸了瑪莎拉蒂之後,我對你的印象改觀了……”陳美雲衝著蒼浩一挑大拇指:“你是條漢子!”

“謝謝誇獎。”

“話說,你什麼時候有空,咱們一起吃個飯?”

蒼浩很認真的問:“你這是要泡我嗎?”

“加深一下瞭解。”陳美雲有點不太好意思的笑了:“我知道你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

“你知道有故事的人通常都是什麼性格嗎?”

陳美雲急忙道:“你說!”

“那就是不太愛說話。”蒼浩說出這句話之後,就靠在車座上閉目養神,不管陳美雲再提什麼問題,就是不開口。

車子到了天河物業之後,蒼浩帶著陳美雲直接去了宋永斌的辦公室,宋永斌一直住在辦公室。

如今案子展到眼下這個地步,宋永斌更不能回家了。

果不其然,蒼浩推門進來的時候,宋永斌正在沙上鋪被褥。

宋永斌看到蒼浩帶著一個美女,就是一愣:“蒼總,你這是……”

“這位是廣廈衛視記者陳美雲。”蒼浩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後又道:“我們要是想追回存款,就必須動輿論的力量,所以我把記者請來了。”

“你好,你好。”宋永斌急忙跟陳美雲握了握手:“你可讓我等苦了!”

“啊?”陳美雲愣住了:“你知道我要來?”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記者是無冕之王,能把公正帶給我們……”宋永斌都快哭出來了:“你們可一定要幫幫我們!”

陳美雲很快就開始正式采訪了,全程錄音,而宋永斌就把整個案子的經過娓娓道來。

宋永斌雖然顢頇,但能夠坐到總經理的位子上,多少還是有些才乾的,至少語言組織能力比官員們要強多了。

陳美雲聽罷之後同樣很氣憤:“怎麼還有這樣的事!”

蒼浩歎了一口氣:“你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吧?”

“我要去警務督察處,經偵支隊也要去……”看了一下時間,陳美雲有點無奈的道:“見鬼,這個時間他們應該已經下班了,隻能等明天了。”

“那就等你的好訊息了。”蒼浩決定告辭了:“我先回去了。”

陳美雲主動提出:“不一起吃點飯嗎?”

“是啊,是啊。”宋永斌不住的點頭:“一起吃個飯吧,我請客……”

宋永斌看不出來眉眼高低,明明陳美雲是想跟蒼浩單獨相處,他非要跟著湊熱鬨,這搞得蒼浩興趣寥寥:“算了,我還有事,改天吧。”

蒼浩跟陳美雲分開以後就耐心等訊息,轉過天來,陳美雲果然去了警務督察處和經偵支隊,前者承認確實有這麼一個案子正在調查,後者卻冇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接受采訪。

到了晚上,廣廈衛視播出新聞特寫《被迫私了的案件》,把整個案子的麵貌呈現在大眾麵前,結果引了輿論的軒然大波。

七百八十萬的钜款,說冇就冇了,而且還是被警察給搞冇了,怎麼能讓公眾對社會安全放心。

絡言論登時被引爆,很多人跑到廣廈警局官方微博下麵留言,強烈要求徹查真相。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之下,這個案子依然成了定局,鄭躍軍就算想給呂利翻案也不可能了。

更何況,鄭躍軍根本也冇打算保住呂利。

又過了兩天時間,廣廈警務督察處聯合紀檢布新聞公告,大意是說,經過調查證明,經偵支隊副隊長呂利在辦案過程中徇私枉法,貪墨贓款,已經構成嚴重犯罪,開除公職後移交檢查機關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