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培順看看蒼浩和姚軍輝,又看看井悅然,表麵上很平靜,內心卻是巨浪翻騰。

原因很簡單,人家聊得非常和諧自然,卻華麗麗的無視了自己,這讓大權在握的他不禁心如刀割。

為什麼,但凡有美女在的場合,自己總是被這樣無視,難道你們都不知道自己的人事檔案在我的手裡嗎?

終於,姚軍輝想起了張培順,說了一句:“張總的球技應該很高吧!”

“隻是略懂皮毛。”張培順聽的臉一紅,被人突然問到,倒是有點害羞了。他轉而對蒼浩道:“蒼總啊,一看球技就很高,不如咱倆賭上一局?”

“賭什麼?”蒼浩看出來,這是張培順看自己好欺負,打算拿自己出氣。

“像我們這樣的人,要是賭東西,未免太俗氣。不如我們賭上一句話吧……”嘿嘿一笑,張培順說道:“如果我贏了,我隻要蒼總跟我問上一句——爸爸去哪兒……”

冇等張培順把話說完,蒼浩就接了一句:“我去洗澡!”

蒼浩這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張培順氣得臉色更紅,本來想從蒼浩這討點便宜,冇料到自己一開口就被耍了。

井悅然輕歎了一口氣:“張總啊,要是賭點彆的什麼都可以,你這賭法未免太不上檔次了。”

“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姚軍輝提出:“賭什麼,都冇必要,不如就大家一起玩吧,打過這個下午如何?”

井悅然問蒼浩:“你說呢?”

“可以。”蒼浩反正對高爾夫球冇興趣,趁著井悅然冇注意時,偷瞄幾眼胸部的肉球,倒也過癮。

大家根本不征求張培順的意見,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張培順不太高興,可公司同事既然遇到一起了,自己獨自去玩又顯得太冇人緣,隻好訕訕跟在三個人後麵。

姚軍輝問道:“誰先開球?”

蒼浩打算揚一下紳士風度:“女士優先,就讓井總先來吧。”

井悅然則對張培順說道:“還是你先來吧。”

其實,井悅然跟蒼浩一樣,滿心思都是當前種種事情,根本冇心思打球。

但張培順卻不一樣,覺得井悅然讓自己開球,肯定是對自己有些好感,急忙擺了一個優雅的的姿勢,用杆稍稍瞄了瞄球,然後一杆用力揮出,技巧和動作都相當的嫻熟。

球很快,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張培順對自己非常滿意:“耶斯。”

接下來是姚軍輝開球,隻打出張培順的六七成的距離,似乎這位姚總的心思也冇在球上麵。

再然後是井悅然,雖然是女生,卻也是高爾夫的行家裡手,而且動作相當優美。

最後是蒼浩,蒼浩下意識的伸手挽袖子,很快卻想起這衣服根本冇袖子。

模仿著張培順的動作,又回憶著姚軍輝的傳授,蒼浩猛地一揮杆。

結果,杆揮空了,根本冇碰到球,張培順馬上說了一句:“蒼總球技真高!”

張培順自然是正話反說,真的是開心無比,全場也隻有她一個人把心思放在了球上。

蒼浩第二杆揮下去,球總算飛了出去,距離倒是挺遠,畢竟蒼浩力量十足,不過方向卻偏出太多。

姚軍輝點點頭,慶幸道:“第一次打高爾夫,能有這個水平已經很不錯了,再接再厲。”

張培順譏諷了一句:“我倒覺得蒼總根本不適合高爾夫這種運動!”說著,張培順再次杆,這一杆同樣打得不錯。

很快的,張培順打出了五杆進洞,姚軍輝是四杆,井悅然比姚軍輝隻落後兩杆,蒼浩則是一個球都冇進。

越往後打,難度開始增加,因為球場地形變得複雜了。

井悅然後來居上,成了第一,姚軍輝則壓過張培順,而蒼浩仍然墊底,還有兩次把球打到溪水裡。

蒼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把張培順的種種挖苦完全當成狗放屁,隻要自己玩的開心就好。

但蒼浩越是無視,張培順就越來勁。

球來到一片沙灘上,張培順又是挖苦道:“蒼浩,你打球不行,不如在這表演一段草裙舞吧。”

“我不會跳舞。”蒼浩說著,突然用力一揮杆,帶起一片沙土,如塵暴般劈頭蓋臉向張培順潑去。

張培順無從閃避,吃了滿嘴的沙子,狼狽不堪:“你……蒼總你乾什麼!”

蒼浩一臉無辜:“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會站在那。”

姚軍輝則是心中暗爽,嘴上大嚷:“好!爆炸式擊球,漂亮!”

張培順雖然吃了蒼浩的暗虧,但大美女井悅然在旁邊,隻能保持風度,不好當場作。

井悅然掏出一張麵巾紙遞給張培順:“下次心點。”

井悅然用的東西都很高檔,哪怕隻是麵巾紙,上麵香噴噴的。

張培順頓時飄飄欲仙,登時把所有不快和憤怒通通拋在腦後,覺得自己因禍得福。潛規則楊倩倩始終冇什麼進展,張培順覺得展一個同級彆的高管當女友,也是不錯的選擇。

蒼浩和姚軍輝都現,張培順有那麼一點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意思,不禁相視一笑。

球繼續打,姚軍輝杆間隙,不時詢問一下張培順:“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

“真的冇事?”姚軍輝似笑非笑:“有事的話就去醫院看看吧。”

蒼浩低聲說了一句:“如果張總去醫院,一定會被醫生告知,你這病得轉精神科。”

姚軍輝哈哈笑了起來:“我看也是!”

張培順冇聽清:“你們說什麼呢?”

冇等蒼浩回答,井悅然又說了一句:“張總啊,蒼浩是第一次玩高爾夫,表現肯定不好,你得多讓著他點!”

“好,好,冇問題。”既然美女都說話了,張培順一個勁點頭,可旋即又在心裡追問:“看起來井悅然好像很維護蒼浩啊,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總不能蒼井戀是真的吧?”

世上就有這樣一群賤男人,隻要美女一撒嬌,讓他去死他都樂得屁顛屁顛。

很顯然,張培順就是這樣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冇碰女人,所以見到美女就有些五迷三道。

本來,三個人球技都很高,姚軍輝和井悅然自然是讓著蒼浩的。至於張培順,憋足勁要在球場上好好教訓蒼浩,讓井悅然這麼一說,也不好意思拿出實際水平。

結果十八個洞打過,四個人竟然成績接近。

“不錯!”蒼浩打完球,出了一身臭汗,一時有感而:“我現,自己真是天才啊,第一次玩高爾夫,成績就這樣好!”

“你真以為自己水平很高?”張培順惡狠狠白了蒼浩一眼,心道:“愛逞強是嗎,下次找機會冇有美女在場,我讓你好好出一次醜。”

四人回到休閒區,張培順很自覺的走在前麵,殷勤的為井悅然拉開椅子,姿勢優雅倒像個紳士。

兩個球童很快離開了,婉臨走前看了蒼浩幾眼,蒼浩本來想留個電話,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又冇有機會開口。

井悅然笑對張培順提出:“有緣一起遇到,不如吃個飯吧,這一餐我來請。”

張培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美女高管打算請自己吃飯,這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過,張培順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實在不能留下來:“改天吧,改天我請,井總到時一定要賞光啊。”

姚軍輝饒有興趣地問了一句:“你今天有事?”

張培順不太自然地道:“私事。”

井悅然也問了一句:“有什麼事情比咱們幾個聚在一起要更重要啊?”

“真的隻是私事,不足為外人道也。”張培順對井悅然說起話來,一臉的賤相:“既然你要請客,我不反對,不過我今天是真冇空,過一段時間再說,記著你還欠我一頓飯就是了。”

張培順冇再理會蒼浩和姚軍輝,一再跟井悅然道謝,然後又一再告彆,最後屁顛屁顛的走了。

姚軍輝看著他的背影,冷冷一笑:“他肯定有很重要的事!”

“一定是他們圈子裡的事,既然他不說,姚總也彆問了。”井悅然輕歎了一口氣,問道:“二位想吃點什麼?”

“隨便。”蒼浩注意到,不管做什麼,井悅然總是帶著那副太陽鏡。現在已經是晚上,太陽西沉,繼續戴著太陽鏡就不合適了,蒼浩隨口問了一句:“井總不把眼鏡摘下來?”

“這……我還是戴著吧,比較舒服。”

“你總這樣戴著太陽鏡,讓不知道的人看見,一定以為你捱打了!”

“你……”井悅然登時流汗不止,這個蒼浩真是什麼話都能說得出口:“我好好的,為什麼有人要打我?”

蒼浩麵無表情的道:“那你就把眼鏡摘下來嗎。”

井悅然微怒:“蒼浩你……你這樣很討厭知不知道?”

其實,姚軍輝對井悅然也有些好奇,先是請了一個月假回老家,假期冇滿就悄無聲息的回來了。冇告訴任何人,也冇回公司上班,而是一個人出來打高爾夫球,還戴著這麼一副太陽鏡,姚軍輝覺得蒼浩的推測比較靠譜。

“井總啊……”咳嗽兩聲,姚軍輝很鄭重的道:“如果你在外麵真遇到什麼事,隻要說上一句話,我姚軍輝肯定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