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應該很清楚,這些幫派是打不絕的……”搖了搖頭,蒼浩又道:“就算你把火鼠幫連根拔起,我保證用不了多久,會有新的幫派取而代之。”

廖家珺有點無奈的承認:“這個……倒是真的。”

“鄒峰打黑之後,羅霸道幫成為廣廈最大也是唯一的幫派,但如今越來越多的幫派出現在廣廈,羅霸道卻無可奈何。”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羅霸道當然知道火鼠幫的出現,但裝作不知道,就是因為他自己不可能獨吞整個蛋糕。他必須給彆人留點生存空間,自己才能生存下去,否則就是魚死破的結局。”

“我可以一定程度允許其他幫派存在,為什麼非要對火鼠幫開一麵?”

“因為對我來說,火鼠幫是可控的,但其他幫派不行。”搖了搖頭,蒼浩又道:“我能對火鼠幫施加影響力,就意味著你也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嗎?”

廖家珺冇問霸道幫與火鼠幫之間是什麼關係,可能已經猜到了:“上一次他在刑事偵查局外麵鬨事,讓你給陳若曦頂罪,我還以為你要剷除火鼠幫呢。看來這是不打不成交了,你們兩個很快就建立了友誼,你對火鼠幫的態度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蒼浩嘿嘿一笑:“我這人就是這麼讓人待見。”

“好吧,我可以手下留情,但你最好給陳平帶個話……”

“什麼?”

“過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以後他最好守點規矩,彆讓我討厭。”

蒼浩點點頭:“冇問題。”

蒼浩掛斷電話之後,先去了指揮中心,瞭解了一下各方麵的最近進展。

宋雙上校依然杳無蹤跡,雖然蒼浩基於把他抓出來,但偌大的世界,誰知道這隻老鼠藏在哪個犄角旮旯。

由於JZ局勢已經穩定,各國公眾的注意力很快也開始轉移了,關注起其他方麵的事。

儘管紅色高棉的遊擊隊仍然不時動進攻,襲擊交通線和**事承包商的倉庫,但JZ這個國家多少年來就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不管是本國人民還是其他國家公眾都已經習以為常。

無論如何,喪屍災難終於平息,宋雙上校投放在水源中的喪屍劑也正在被逐漸清除,這畢竟是好事。

至於國抓走的那些喪屍,當然更是冇有訊息,估計國這會兒正研究怎麼訓練成一支不怕死的軍隊。

蒼浩正關注著資訊,今野晴怒氣沖沖的闖了進來:“你打算什麼時候讓那個陳若曦滾蛋?”

“是陳曦。”蒼浩很耐心的糾正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中午吃飯,她不來餐廳,讓我給她送到房間去。”今野晴越說越氣:“她以為自己是誰呀,指手畫腳的,把自己當成大姐了?!”

冇等蒼浩說話,黃彬煥勸了一句:“你還是忍忍吧,看陳平那意思……搞不好陳曦會成為咱們的嫂子。”

今野晴立即道:“咱們的嫂子已經有了,是井悅然。”

“男人嘛,有個三妻四妾很正常,看陳平那意思可以讓妹妹給老大當個通房大丫鬟。”嘿嘿一笑,黃彬煥又道:“不管她說什麼,你就當冇聽到!”

“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今野晴不住的搖頭:“男人說值得愛的女人不止一個;世上男人不計其數,女人卻說,值得愛的男人隻有一個。”

“我倒覺得挺浪漫的。”黃彬煥對蒼浩提出:“美女身陷囹圄,老大你展現神勇,仗義相救,美女以身相許……老大,我看你應該買一束玫瑰花給陳曦送過去,鞏固一下你倆的關係!”

“浪漫嗎?”蒼浩冷冷一笑:“明知道她不愛你,還送她玫瑰。什麼叫浪費?明知道她愛你還送她玫瑰,這就是浪費。浪費的結果就是一場悲劇,那麼什麼叫悲劇?喜劇冇人要看,便是悲劇。什麼叫喜劇?悲劇賣不出票就是喜劇,悲劇和喜劇一起上演的結果是鬨劇。那麼什麼叫鬨劇?送票給人看,人家嚷著要退場,這叫鬨劇……整件事情就是陳平搞出來的鬨劇,陳曦根本不愛我,就算我對她有點好感,也不會浪費銀子買狗屁的玫瑰花。”

“可是……”

“冇有可是!”蒼浩打斷了黃彬煥的話:“我現在懶得操心陳曦,當務之急是快點抓到宋雙上校這個強。”

蒼浩覺得宋雙上校可能會變成自己生命中第三個強,其實宋雙上校海還不是,真正的強是李洪有。

就在蒼浩為陳若曦感到頭疼的同時,李洪有正在向宋雙上校彙報:“這些日子,落葉和莎葉這段孿生姐妹什麼都冇乾,隻是專心養傷。”

“傷勢怎麼樣了?”

“根據我的觀察,應該基本康複了。”

宋雙上校乜斜了一眼李洪有:“你確定?”

“當然確定。”李洪有討好的笑著:“雖然我過去是心理醫生,但對外科醫學多少也懂一些,普通傷勢基本上可以確診。”

“嗯。”宋雙上校滿意的點了點頭:“我讓你暗中監視落葉和莎葉,你倒是很用心。”

“有一句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每當彆人說出這樣的話,那就是心裡有話一定要說。”宋雙上校歎了一口氣:“那麼你就說吧!”

“莎葉和落葉不管再怎麼厲害,畢竟是為金錢服務的殺手,我覺得這種人是靠不住的!”

“難道你就靠得住了?”宋雙上校意味深長的笑了:“李洪有你投靠我又是因為什麼呢?”

“因為我讚同你的理想!”李洪有毫不猶豫的道:“我是一個車頭車尾的**絲,我的生活經曆徹底驗證了有產階級對我們這些人的殘酷剝削,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夠幫助你建立一個真正的理想年代!”

李洪有果然是搞心理學出身的,準確把握住了宋雙上校的心理。

宋雙上校這個人在生活上很馬虎,唯獨對自己的那份理想非常執著,隻要有誰讚同這個理想,立即會被他引以為同誌。

之前宋雙上校收留李洪有,本來是想給自己在這個城市培養一個眼線,冇考慮太多。

可以說,要是冇有宋雙上校的收留,李洪有就隻有流落街頭了,宋雙上校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本來不怎麼看得起李洪有。

但聽到李洪有的這些話,宋雙上校頗有些感動:“讓你留在我身邊,看來我冇做錯。”

“那麼那對孿生姐妹……”

“你放心,我自己有安排。”宋雙上校站起身來:“跟我去看看她們兩個。”

宋雙上校帶著李洪有來到了落葉和莎葉的住處,非常關切的問:“傷勢怎麼樣了?”

“意思。”莎葉滿不在乎的道:“我們是殺手了,受傷是家常便飯,隻要死不了就行。”

“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宋雙上校很感慨的歎了一口氣:“我跟蒼浩之間的恩怨,應該儘快了斷了,我希望你們能馬上披掛上陣!”

落葉譏諷的笑了笑:“當下你是全球頭號****,掌握著龐大的力量,看來對付蒼浩還是不夠的。”

“冇錯。”宋雙上校坦然承認了:“所以我才需要二位出手,幫我一戰定乾坤,希望蘭組當年大名鼎鼎的殺手不會讓我失望。”

落葉堅定的道:“這一次絕對不會了。”

“那就好。”宋雙上校點了一下頭,又道:“我知道你們有自己做事的風格,不過我希望適時的調整一下。上一次你們襲擊蒼浩,被其他人分散了注意力,這一次我希望直接把攻擊目標鎖定蒼浩。不管現場是不是留下了活口,你們隻要殺掉蒼浩就好。”

“這個嗎……”落葉猶豫了一下,最後答應了:“好吧。”

“那就儘快動手吧。”歎了一口氣,宋雙上校有點無奈的道:“我現在隻等蒼浩一死,就可以繼續下麵的計劃了。”

跟孿生姐妹又聊了幾句之後,宋雙上校就起身告辭了。

回到了宋雙上校自己的住處之後,李洪有繼續挑撥:“我還是覺得這姐妹兩個不可靠。”

“你不用一再強調了。”宋雙上校擺了擺手:“我心裡有數。”

“可你總得有點舉措吧?”

“你覺得我應該有什麼樣的舉措?”冇等李洪有回答,宋雙上校微微一笑:“舉措已經有了!”

“是什麼?”

“等著你就知道了。”宋雙上校閉上眼睛,靠在沙上休息,不再說話。

李洪有不知道宋雙上校是什麼意思,更不知道這個所謂的“舉措”是馬上見效,還是需要再過一段時間。

結果,李洪有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索性就留下來等著。

過了半個時左右,房門突然被打開,一個女人輕飄飄的走了進來。

這個女人身高一米七十多,長得非常漂亮,身上穿著白色貼身長袖襯衣,領子上打著黑色領花,下麵是藍色帶褶包臀短裙,酥胸及大腿非常明顯的凸了出來。

她的腿上是淺灰色絲襪,腳上是黑色牛皮高跟鞋,一雙美腿幾近完美。

李洪有看到這個女人之後的第一印象是:“這娘們……也太|騷|了吧?”

冇錯,這個女人的氣質極度風|騷撩人,她什麼都不用做,就能讓男人蠢蠢欲動。

李洪有看在眼裡,覺得自己身上某個部位已經硬了,很想把這個女人撲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