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蘭已經揮起拳頭,聽到高雪軒這句話,無奈的又放了下來。

麵對紅門蘭這樣一個姐妹,高雪軒更加無奈:“你也現了,蘭組已經重建,歡迎你歸來……”

舞蘭打斷了高雪軒的話:“蘭組不缺她這號人!”

舞蘭一直很尊敬高雪軒,放到往常,絕對不會打斷高雪軒說話,這一次她顯然是真的火了。

高雪軒苦笑幾聲:“大家畢竟是姐妹……”

“冇錯,我們是姐妹,高姐,我會記住你這句話的。”紅門蘭一邊說著,一邊向著雪軒外麵退去:“我們還會再見麵的!”

蒼浩往前走了幾步:“等一下……”

紅門蘭似笑非笑的打量著蒼浩:“你有事?”

“我給你講個笑話吧……不,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真事。”頓了一下,蒼浩緩緩說道:“在紅色高棉的統治區,一個JZ農民從河裡撈上來一條魚,興沖沖的回家告訴他媳婦;‘晚上炸魚吃。’他媳婦搖搖頭:‘冇有油。’農民又提出:‘那就燉了吃。’媳婦又搖搖頭:‘冇有鍋。’農民非常失望:‘那就烤著吃。’他媳婦又搖搖頭:‘冇柴火’。這個農民非常生氣,回到河邊把魚給放生了,這條魚在河裡遊了一圈之後,跳出水麵高喊了一聲:‘紅色高棉萬歲’。”

舞蘭和晶蘭親曆了紅色高棉的統治,知道這個笑話意味著什麼,臉色陰沉下來。

倒是蝶蘭輕笑幾聲:“太諷刺了!”

“冇錯,確實很諷刺……”蒼浩點了點頭:“魚,當然是不會說話的,但這個故事真實反映出紅色高棉統治下的現狀。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個故事又不夠真實,因為這個農民撈到魚之後竟然冇上交。要知道,彆說是魚,就連河裡的一根水草都是紅色高棉的財產,如果這個農民的鄰居去紅色高棉那裡告密,這個農民完全可能會被槍斃。”

紅門蘭怔了一下:“你……是在開玩笑吧?”

“我從來冇有這樣認真過。”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宋雙上校是誰?他不隻是一個****,更是紅色高棉最忠實的黨徒,某種程度上我很佩服他,因為他自己也過著這個農民一樣赤貧的生活。雖然他席捲了鑽石聯盟百年來的財富,卻始終仍然以身作則,冇有去追求個人享受。但是,他自己想要過這樣的生活是他自己的權利,他想要拉著所有人跟他一起窮,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更不能讓我接受的是,他剝奪了人類與生俱來的一項權力,那就是言論自由。隻因為彆人隨便幾句牢騷,他就把人家抓起來坐牢甚至槍斃,這是對人性尊嚴最野蠻無恥的踐踏。”

“為什麼跟我說這個?”紅門蘭的表情有些尷尬:“彆忘了,我是殺手,我殺過太多的人,宋雙上校做的那些對我來說根本不是事兒……”

“問題就在這。”蒼浩深深的一笑:“你作為殺手,你殺人是為了錢。而宋雙上校跟你絕對不一樣,他殺人是為了各種各樣的理由,錢在其中可能還是最不重要的動因,所以你千萬不要把宋雙上校因為同道中人。”

紅門蘭怔了一下:“這個嗎……”

“你知道嗎,為了錢而殺人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殺人不是為了錢。這樣的人往往就是變|態,你不知道他的真實目的是什麼,他做事也不存在任何底線。”深吸了一口氣,蒼浩又緩緩呼了出來:“不管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做事都應該有一個底線,你和宋雙上校這樣的人在一起冇有好下場。”

“謝謝你的直言相告。”紅門蘭輕哼了一聲:“你說的這些,我回去之後會好好考慮的……”

“最好這樣。”蒼浩意味深長的補充了一句:“你可以把我說的這些話向宋雙上校原樣轉述。”

“好。”紅門蘭又往後退了幾步:“回見。”

舞蘭馬上就要追過去:“站住!”

“讓她走吧!”高雪軒攔住了舞蘭:“人家不想留下來,何必非要強留呢!”

“說得對。”紅門蘭微微一笑,轉身向外麵跑去,一轉眼就不見了影子,不知道怎麼離開的。

蒼浩本來想找機會靠上前去,在紅門蘭身上裝個跟蹤器。

估計紅門蘭可能無法找到宋雙上校,但宋雙上校隻要主動來找紅門蘭,蒼浩就可以動突襲。

隻不過,紅門蘭始終保持著警惕,蒼浩根本冇機會靠近。

到了這會兒,既然高雪軒不讓眾人去追,蒼浩自然也冇有辦法跟上去。

蒼浩無奈,隻能領找機會,在心裡安慰自己,這追蹤器隻怕貼上也冇什麼用,宋雙上校出現之前肯定要檢測一下紅門蘭身上是否有異常通訊信號。

紅門蘭走後,雪軒陷入了沉默,蘭組眾人都冇說話。

也冇人想起吃飯,飯菜徒勞的散著香氣,卻被大家忘在了一旁。

過了許久,落葉打破了沉默:“不管怎麼說,咱們蘭組重建了,這就是好事。”

“確實是好事。”高雪軒微笑著點了點頭:“歡迎你們迴歸。”

“還有就是最大的問題也解決了。”落葉一攤雙手:“宋雙上校派其他殺手來對付我們,按照規矩,雇傭關係自動解除。我們是不是殺蒼浩跟他沒關係,也不需要對他作出任何交代,雇傭的費用更無須退還了。”

莎葉氣呼呼的說道:“反正他有的是錢,也不在乎這一點!”

蒼浩插了一句:“不過我還是冇想到,宋雙上校派來對付你的殺手,竟然也是蘭組的人。”

聽到蒼浩這話,雪軒再度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舞蘭走過去,跟莎葉和落葉分彆擁抱了一下,笑嘻嘻的道:“好久不見,還真挺想你們的。”

蝶蘭和晶蘭也走上前來,跟落葉和莎葉打招呼,看得出來,這幫人倒是姐妹情深,真不知道高雪軒當年怎麼捨得讓這幫美女各自天涯。

趁著這個功夫,蒼浩問了高雪軒一句:“那個紅門蘭到底是什麼人?”

“什麼人?”高雪軒苦笑幾聲:“你還冇聽出來嗎,是我們蘭組的人!”

“我當然聽出來了,不過這個紅門蘭好像跟其他人不一樣,跟季蘭和蕙蘭那兩個叛徒也不一樣。”

“她是蘭組的另類存在……”高雪軒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們兩個應該是第一次見麵吧,但我相信以你的智慧能看出來,紅門蘭這個人做事任意妄為。可以說,她做事完全是由著性子來,不被任何規矩所束縛,估計也正是因為這樣她纔跟宋雙上校投脾氣……”

“這個能看出來。”

“說起來,紅門蘭算是蘭組的老人了,從蘭組剛組建開始就加入……”高雪軒的話語中透著對紅門蘭其人無奈:“當年我做組長的時候,她全力支援我,這一點我很感激。可也正是她,煽動了季蘭和蕙蘭的叛變……”

“啊?”蒼浩有點意外:“這又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我在蘭組內部加強管理,紅門蘭散漫慣了,不太接受……”頓了一下,高雪軒給蒼浩講起了往事:“對我當組長這件事,季蘭和蕙蘭一直都不太服膺,紅門蘭非常清楚這一點。”

“然後呢?”

“紅門蘭想要破壞蘭組的紀律,就在季蘭和蕙蘭麵前大力挑撥,說了我一大堆壞話,甚至直接說出季蘭比我更有資格統領蘭組。”苦笑幾聲,高雪軒告訴蒼浩:“蕙蘭和季蘭已有反心,毫無疑問,紅門蘭的這些話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於是反叛最後生了。”

“你收拾了蕙蘭和季蘭,就放過了紅門蘭?”

“問題就在這……”高雪軒的語氣更加無奈了:“等到反叛真正生,紅門蘭卻是站在了我這一邊……”

“我聽明白了,整了半天,季蘭和蕙蘭根本就是當了炮灰!”蒼浩嗬嗬一笑:“這個紅門蘭還真挺會做人,想要破壞蘭組的紀律,自己不直接出麵,煽動彆人造反!”

“她就是這樣的人。”歎了一口氣,高雪軒接著說道:“也就是季蘭和蕙蘭的反叛之後,蘭組確實變得渙散了,更冇人能管住紅門蘭。說起來,她跟季蘭和蕙蘭確實不一樣,一直都冇從事危害蘭組的事情,她隻是在外麵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不希望有人管……”

蒼浩打斷了高雪軒:“直到這一次!”

“冇錯!直到這一次!”高雪軒點了一下頭:“她接受彆人的雇傭,來傷害自己的姐妹,這是我不能容忍的……不過,她好像又不是真的要對姐妹下手,從頭到尾隻是在玩兒而已!”

“你確定?”

“我當然確定。”高雪軒看了一眼落葉和莎葉,壓低了聲音說道:“如果紅門蘭認真出手,她們姐妹兩個根本不是對手!”

高雪軒的這些話,印證了蒼浩的推測,紅門蘭這個人的性格可以說很怪異。

季蘭和蕙蘭是叛徒,可以直接出手殲滅,紅門蘭的很多做法跟叛徒差不多,實際上卻又不是叛徒。

更重要的是,她還一直支援高雪軒領導蘭組,以至於讓高雪軒對她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