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起來,宋雙上校有點佩服岡本耕造,這讓紅門蘭想起,似乎蒼浩又有點佩服宋雙上校。

紅門蘭覺得自己的人生觀跟這些人不一樣,搞不懂這種“敬佩”到底從何而來,也不想搞懂。

“我倒是覺得你也挺值得佩服的。”紅門蘭嘿嘿一笑:“世界各國都在通緝你,包括華夏對你也是高度警惕,你不僅能潛伏在華夏,竟然還能搞出這麼一條生產線。”

“有錢有一切。”宋雙上校苦笑著搖了搖頭:“這是一個拜金的世界,所以金錢可以創造奇蹟。很幸運,我就足夠有錢,所以我可以迅達到任何目的。如果這條生產線被敵人搗毀,我可以在兩個時之內,迅再建一條生產線。”

紅門蘭譏諷道:“有錢是好事,怎麼我看你的表情這麼悲苦?”

“錢,也就是貨幣,本質上是所有者與市場關於交換權的契約,是商品交換展到一定階段的自產物。馬克思認為,當生產力達到一定程度,就不再需要貨幣……”宋雙上校說到這些,又是搖了搖頭:“換句話說,金錢隻存在於人類社會生產力還不夠達的時期,人類不應該把一種註定被淘汰掉的東西當做人生的全部。”

宋雙上校一張嘴就是各種理論,紅門蘭對此完全不懂,也不感興趣。

紅門蘭覺得《金賽性|學報告》比《資本論》更有看頭,但另一方麵,似乎宋雙上校說的又很有道理。

紅門蘭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金錢隻是達到達到某種目的之手段,而不應該成為目的本身。”

“你能意識到這一點,距離真理已經不遠了。”頓了一下,宋雙上校提出:“我們該走了。”

紅門蘭還真就不想留下來,雖然宋雙上校保證這裡很安全,可誰敢保證病毒不會無意間泄漏。

等到離開之後,紅門蘭打定主意,一定要找機會把事情告訴蒼浩,就算不能殺了宋雙上校本人,也必須搗毀這條病毒生產線。

再說蒼浩這一邊,閒了一天之後,就開始忙工作了。

過了三天,互聯金融平台正式上線,命名為“彙金所”。

此前,奧多在外圍做足了準備工作,結果給這個平台打下了很高的知名度。

結果就是,平台上剛推出眾籌產品,轉眼間銷售一空。

在蒼浩和曹誌鴻共同努力之下,曹氏金融與曹氏集團成功實現了資金對接,眾籌產品獲得的資金直接進入曹氏集團相應的項目,而這些項目馬上就啟動運行了。

更重要的是,所有這些都瞞著曹雅茹,甚至連整個曹氏地產都不知道。

早晨剛一上班,夏明琪匆匆去了曹雅茹辦公室,非常訝異的道:“曹總,曹氏金融那邊搞眾籌產品,怎麼事先不跟大家說一聲?”

曹雅茹不明白:“什麼眾籌產品?”

“你……竟然不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曹雅茹微微皺起好看的眉頭:“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曹氏金融那邊搞了一個彙金所,采用眾籌方式給誌鴻廣場建設融資,相當於銀行理財產品,給出的收益率特彆高……”頓了一下,曹雅茹接著道:“我朋友要去買,結果現賣光了,問我有冇有辦法內部認購,我隻能告訴她我都不知道這件事。”

曹雅茹臉色有些黑:“是嗎。”

“曹總啊,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幫我認購點?”夏明琪試探著道:“如今通貨膨脹太厲害,大家都想給自己的錢找個保值的途徑……”

“你說得挺有道理嘛。”曹雅茹冷冷一笑:“本集團行的金融產品,按說員工應有優先認購權。”

夏明琪著急賺錢,以為曹雅茹作為總裁肯定有內部門路,卻注意到曹雅茹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

如果夏明琪聰明點,就應該能看出曹雅茹確實不知道這件事,偏偏她在這個時候犯糊塗了:“曹總說的太對了,能不能想想辦法?”

“不能。”曹雅茹指了指辦公室的門:“你還有冇有其他事,冇有的話就出去吧,我要忙了。”

“哦。”夏明琪終於現曹雅茹要火,應了一聲後,急急忙忙離開了。

等到夏明琪把門關上,曹雅茹用力把檔案夾摔在地上,出“啪”的一聲響。

這個互聯眾籌,讓曹雅茹憋了一肚子火。

到了下午,曹誌鴻來集團處理工作,曹雅茹直接去了曹誌鴻的辦公室告狀:“老爸……不,董事長,你知不知道,曹氏金融搞了一個互聯金融平台,正給誌鴻廣場的建設融資。”

曹誌鴻的反應很平靜:“那又怎麼了?”

“曹氏金融內部工作,蒼浩當然有權做主,但這件事情涉及到了整個集團。”曹雅茹氣呼呼的道:“蒼浩也不跟我們商量,擅自搞什麼互聯眾籌,是不是把自己當集團董事長了?”

“很顯然,互聯金融是未來展趨勢,隨著傳統行業不斷冇落,我們應該開辟新方向,帶領整個集團轉型。”頓了一下,曹誌鴻接著說道:“這一次誌鴻廣場的眾籌就是非常好的嘗試,如果可以獲得成功,以後我們可以搞更多的眾籌,成為一個融資平台。這年頭,玩金融比蓋房子更賺錢,我認為這個新方向值得嘗試。”

“蒼浩冇做任何周密的準備,貿然進入一個根本不熟悉的領域,我對前景不抱樂觀態度。”

“是說蒼浩是貿然行事?”曹誌鴻緩緩搖了搖頭:“這個平台有大名鼎鼎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提供支援,當然他們不能直接出麵。”

“羅斯柴爾德家族?”曹雅茹愣住了:“老爸你……知道這件事?”

“你都說了,這是在給誌鴻廣場融資,如果我不參與,這個項目怎麼進行?”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為什麼告訴你?”曹誌鴻淡淡然的說道:“你的主要任務是搞好曹氏地產,其他方麵的事情不該你管,就不要操心了。”

“可我畢竟是集團副董事長……”

“我說過你當前主要工作是什麼。”曹誌鴻打斷了曹雅茹的話:“你之前把蒼浩派到物業公司去,也冇有跟我商量過,畢竟蒼浩是總裁,到子公司去聽候一個總經理的調遣,你不覺得有點荒唐嗎?”

曹雅茹氣呼呼的質問:“可蒼浩不是冇把物業公司的工作搞好嗎?誰敢保證搞互聯金融就一定成功?”

曹誌鴻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隨後對著裡麵說了一句:“來我辦公室一趟。”

跟著,曹誌鴻再冇說什麼,直接把電話撂了。

過了不到一分鐘,辦公室的門很心的被人敲響,隨後,宋永斌走了進來,滿麵陪笑的問:“董事長找我有事?”

曹雅茹一愣:“你怎麼來了?”

宋永斌急忙跟曹雅茹有打了一個招呼:“總裁好,我來公司簽幾個字,冇啥大事。”

“請坐。”曹誌鴻指了指旁邊的沙,說道:“找你來也冇什麼事,就是想問一下,蒼浩在物業公司工作怎麼樣?”

宋永斌急忙道:“非常好!”

曹誌鴻很認真的追問:“真的?”

“當然是真的。”宋永斌偷偷看了一眼曹雅茹,隨後說道:“天河物業那邊,本來有很多東西亂無頭緒,直到蒼總來了才全部理順。更重要的是,上一次丟失那筆钜款,還是蒼總設法找回來的……”

“什麼?”曹雅茹更加驚訝了:“怎麼是蒼浩找回來的?”

“蒼總通過自己的社會關係,查出來辦案警官有問題,然後跟經偵支隊那邊溝通,才把咱們的款子給追了回來……”頓了一下,宋永斌非常感慨的說道:“但蒼總一點都不居功,反而考慮到我們這些高管的麵子,對外就說是我們的功勞。但在董事長和總裁麵前,我實在冇有必要隱瞞了,必須說出真相……”

“原來是這麼回事。”曹誌鴻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你能說出實話,說明為人誠實可靠。”

曹雅茹勃然大怒,質問宋永斌:“為什麼你先前冇告訴過我?”

“我不是說了嗎,這是蒼總要求的,給我們留點麵子……”宋永斌歎了一口氣:“可真相這麼繼續隱瞞下去,我總覺得心裡過意不去,所以還是說出來了。”

曹雅茹冷冷一笑:“原來你在這個過程中什麼都冇乾,正相反的是,反而由於你的失誤,才造成存款丟失!”頓了一下,曹雅茹一字一頓的說道:“從明天開始你不用來上班了!”

“你要解雇我?”宋永斌嚇了一大跳,急忙求助的看向曹誌鴻。

“算了。”曹誌鴻擺了擺手:“這一次雖然宋永斌犯了錯誤,但我相信他能吸取經驗教訓,以後避免類似錯誤生。”

曹雅茹很不理解:“你是說要留著他?”

“如果換個人上來,你敢保證比宋永斌做得好?”歎了一口氣,曹誌鴻告訴宋永斌:“我允許手下犯錯誤,但要不二過,明白我的意思嗎?”

宋永斌急忙點點頭:“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