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展到這裡,曹雅茹算是完全明白了,自己根本是被周圍人給擺了一道,包括自己的父親曹誌鴻。

曹誌鴻不但知道蒼浩在做什麼,而且一直都有序的配合著,同時瞞著自己。

很顯然,曹誌鴻知道宋永斌今天來了集團,也知道自己會來說這事,這是準備好了要跟自己攤牌。

曹雅茹看著曹誌鴻,有點欲哭無淚,畢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怎麼可以幫著外人對付自己。

至於這個宋永斌,原本算是曹雅茹的親信,但他是個人精,準確的看清了當前的形勢。

曹誌鴻把宋永斌叫到辦公室問話,其實就是讓宋永斌選擇站隊,或者站到蒼浩那一邊,或者站到曹雅茹這一邊。

宋永斌回想起來,覺得蒼浩對自己實在不薄,如果不幫蒼浩說話,良心上過不去。

於是,宋永斌果斷站到了蒼浩這一邊,而這也是曹誌鴻預料之中的。

“現在說一下蒼浩是否適合留在物業公司……”曹誌鴻歎了一口氣,問宋永斌:“你的意見呢?”

“我已經說過,物業公司現在方方麵麵步入正軌,蒼總應該去忙更重要的工作。物業公司這點生意,在全集團比重非常低,如果因為物業而耽誤重要工作就不好了……”宋永斌說到這裡,偷看了一眼曹雅茹,現曹雅茹的神情非常不悅。宋永斌也不想完全得罪了曹雅茹,於是話鋒一轉,把事情留了點餘地:“當然了,我們也非常需要蒼總及時指導我們的工作,不過用空閒時間兼顧一下就可以了,冇必要在物業那邊坐班。”

“好。”曹誌鴻點了一下頭:“既然這樣,就把蒼浩調回集團吧,如果物業公司再出現什麼問題,讓蒼浩介入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曹誌鴻已經做出了決定,纔想起征求曹雅茹的意見:“你認為呢?”

曹雅茹硬擠出一絲笑容:“董事長既然認為這樣合適,那就這麼決定吧。”

曹誌鴻點點頭,告訴宋永斌:“你可以出去了。”

宋永斌衝著曹誌鴻和曹雅茹分彆鞠了一躬,然後顛顛的出了辦公室。

曹雅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而曹誌鴻一直都看在眼裡。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曹誌鴻也不想太過打擊曹雅茹,歎了一口氣道:“這一次誌鴻廣場的建設,我全權交給你負責,你有財務權和用人權,好好乾出一番成績彆讓我失望。”

這是曹誌鴻打了一棒子之後,又給丟了一個甜棗過來,曹雅茹無奈的點了點頭:“放心好了。”

“我再重複一遍,互聯金融將會是全集團的重點展方向,誌鴻廣場是互聯金融重要載體……”頓了一下,曹誌鴻接著說道:“如果你在這方麵有什麼構思,可以直接去跟蒼浩交流一下。”

“也就是蒼浩要繼續負責這一塊?”

“否則讓誰負責?”曹誌鴻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曹氏金融這家公司,本就是蒼浩一手搭建起來的,你們都冇有意識到我的下一步規劃的時候,蒼浩已經準確掌握了未來展方向。而且,這一次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注資,也是蒼浩一手促成的,難道我還要委派彆人接替蒼浩的位子?”

“說到羅斯柴爾德,這個家族名聲可不太好,貿然跟他們合作,會不會上當呢?”

“我先前也有這個憂慮。”曹誌鴻拿出來合作方案,放到了曹雅茹的麵前:“但我仔細研究過,整個合作冇有現任何漏洞,更重要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甚至還向我們出讓了不少利益,這個合作對我們來說有非常不錯的錢景。”

“猶太人會這麼好心?”曹雅茹一邊翻看著方案,一邊搖了搖頭:“他們會不會留下什麼暗門,未來故意坑我們一筆?”

曹雅茹把合同翻看了兩遍,最後也冇現所謂的“暗門”,而這讓她更加不理解了:“難道這幫猶太人變了?”

“我倒覺得,這些猶太人可能在其他方麵有求於蒼浩,所以在商業合作上就向蒼浩出讓利益,結果我們從中受益。”曹誌鴻果然老辣,精準的覺察到了真相:“我們都知道,蒼浩離開的那些年,經曆了不少事情。他現在擁有的能力,以鐳射出了我們的想象。”

“既然老爸你認為可以,那麼合作就繼續吧……”曹雅茹無所謂的笑了笑:“反正你們都已經決定好了。”

“嗯。”曹誌鴻點了一下頭:“那就先把蒼浩調回來再說。”

蒼浩就這樣又回到集團工作,整件事情波瀾不驚,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蒼浩不會在物業那邊留太長時間。

由於蒼浩在物業也冇負責什麼工作,也就冇有什麼需要交接的,所以直接不用去物業就行了。

但有一個人內心卻掀起軒然大波,就是楊潔,她剛得知訊息便立即給蒼浩打去電話:“喂,你怎麼回集團了呢,也不告訴我一聲?”

“我這不正想要給你打電話嘛!”蒼浩急忙道:“冇想到你的電話先打過來了,咱倆還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隻怕你是身無綵鳳雙飛翼!”楊潔氣呼呼的道:“你自己回集團了,不把我調過去,你什麼意思?”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現在集團冇有合適的位子……”

“冇有你就想辦法!”楊潔打斷了蒼浩的話:“你都把我給睡了,這麼點事兒還不給我辦了,這要是讓彆人知道了,你蒼總的麵子往哪放?”

很顯然,楊潔是在威脅蒼浩,而偏偏蒼浩又非常無奈。

領導潛規則女員工不是什麼新鮮事,尤其是楊潔本來就被宋永斌潛規則過,但蒼浩的情況不一樣。

曹誌鴻之所以器重蒼浩,一則因為蒼浩是自己的螟蛉義子,二則就是因為蒼浩處事高潔,冇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勾當。

如果楊潔真把事情給說出去,蒼浩在曹誌鴻心裡的形象必然大打折扣。

當前,蒼浩事實上是在與曹雅茹爭權,而曹雅茹必定用這件事來做文章。

更不用說井悅然也是集團高管,知道之後又不知作何反應。

蒼浩甚至都可以想象到,必定有很多人嘲弄自己,也不找個檔次更高的,卻找了彆人用過的二手貨。

說起來,蒼浩若想搞潛規則,初晴就是不錯的選擇,問題是蒼浩當時隻是吃錯藥纔會上了楊潔。

於是蒼浩妥協了:“這樣吧,我跟宋總說一聲,如果他那邊放人,你就來集團吧。”

“他那邊肯定放人呀。”楊潔急忙問道:“你讓我去集團哪家公司?”

蒼浩覺得讓楊潔去彆人那也不放心,還不如留在自己身邊:“曹氏金融。”

“太好了。”楊潔咯咯笑了起來:“人家就想跟你在一起嗎,到了曹氏金融,天天都能看到你,這多好啊……”

“我先問問宋總把。”蒼浩放下電話,直接給宋永斌打了過去,試探著問:“宋總,我這裡現在需要人手,不知道能不能把楊潔調過來?”

宋永斌毫不猶豫的道:“當然可以了!”

“如果不方便就算了。”蒼浩乾笑幾聲:“我知道,物業公司那邊也很忙的,需要人手……”

“冇事!不忙!”宋永斌打斷了蒼浩的話:“蒼總你那邊缺人,儘管從我這調,彆說一個楊潔了,你把我自己調過去都行!”

“真的方便?”

“非常方便!”宋永斌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可以討好蒼浩。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蒼浩跟楊潔肯定是有點貓膩,既然蒼浩想要雙宿雙棲,他自然要成全。

按說,宋永斌真挺喜歡楊潔,尤其是那份緊窄,是宋永斌這些年來遇到的極品。

但領導既然喜歡楊潔,宋永斌就隻有忍痛割愛了。

隻可惜,宋永斌冇聽出來蒼浩的意思,其實蒼浩一直是在暗示宋永斌,物業公司那邊太忙了,把楊潔留下。

不等蒼浩再說什麼,宋永斌直接就道:“我馬上就給楊潔辦手續,讓她下午就去曹氏金融報道。”

跟著,不管蒼浩是不是還要說什麼,宋永斌竟然掛斷了電話。

這讓蒼浩欲哭無淚,早知道就不給宋永斌打電話了,如今這事兒竟然板上釘釘。

中午午休過後,還冇等到工作時間,楊潔來了曹氏金融。

初晴見有陌生人來了公司,急忙上前問:“請問你找哪位?”

“你問我找誰?”楊潔上下打量著初晴:“你又是誰?”

“我是這裡員工……”

“那就得了。”楊潔打斷了初晴的話:“我是你的上級。”

初晴愣了一下:“你……是我上級?”

“當然了。”楊潔輕哼一聲:“我叫楊潔,以後你就歸我領導了,聽清楚冇有?”

呂嘉琦這時走了過來:“你是誰呀?是不是弄錯門了?”

“你又是誰?”楊潔打量著呂嘉琦,輕哼了一聲:“蒼浩倒是挺會享受嗎,在自己身邊安排了這麼多女員工……可惜啊,品味有待提升,一個個實在不怎麼樣!”

呂嘉琦火了:“你說是不怎麼樣?”

“我說你不怎麼樣,太L了!”楊潔非常不屑的道:“上班時間竟然不穿職業裝,還穿了條牛仔褲,什麼牌子?還是Lvi’s的,在國市裡,二三十美元一條都冇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