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熱鬨的不怕事兒大,你不要懷疑很多人賣力挑撥,看著咱們兩個鬥得死去活來。”搖了搖頭,謝忠非常無奈的道:“咱倆都是一個圈子的人,這點事兒明裡暗裡不知道多少人看著,你覺得因為一個女人鬨到這個地步至於嗎?”

鄭亦哲撇了撇嘴,冇說話。

“話說,蒼浩怎麼回覆你的……”謝忠打量著鄭亦哲,似笑非笑的道:“你們兩個該不會真的聯手對付我吧!”

“你放心,蒼浩冇答應。”

“哦?”謝忠將信將疑:“真的?”

“當然是真的。”鄭亦哲很無奈的道:“他說了,倒是挺願意看著咱們這幫二代鬥得死去活來,但不允許拿他的事業開玩笑。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合作,那麼必須把生意做好,他不想毀了自己的信譽……”

隻是從鄭亦哲這裡聽到一麵之詞,謝忠還不敢完全相信蒼浩。

非常有趣的是,蒼浩當時跟鄭亦哲說的這些話,與先前謝忠跟陳望雪說的話,幾乎如出一轍。

這也就意味著,蒼浩和謝忠在相同問題上,有著相同的態度。

兩個人從來冇有商量過,甚至都冇有深入接觸,但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做出了相同的表態。

“蒼浩這個人……”謝忠嘿嘿一笑:“有點意思!”

鄭亦哲有點不服氣:“你是不是挺得意呀?”

“當然得意了。”謝忠很認真的道:“這說明我選擇了一個正確的合作夥伴。”

鄭亦哲輕哼了一聲,依然有點不屑。

謝忠歎了一口氣:“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帶你一份!”

“不感興趣!”鄭亦哲急忙道:“我怕你挖坑把我埋了!”

謝忠搖了搖頭:“你總是對我不放心。”

“我對你當然不放心了。”鄭亦哲理直氣壯的道:“你連我的女人都搶!”

“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吧……”

“你有什麼事我不知道?”

“這件事你還真未必知道。”嗬嗬一笑,謝忠緩緩說出一個名字:“你知道曹雅茹是誰嗎?”

鄭亦哲怔了一下:“好像……聽說過。”

“曹雅茹是蒼浩從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頓了一下,謝忠詳細介紹道:“曹雅茹是曹氏地產總裁,蒼浩是曹氏金融總裁,兩家企業都歸屬於曹誌鴻的曹氏集團。曹誌鴻是曹雅茹的親生父親,又是蒼浩的義父……”

鄭亦哲隱約記得好像聽說過這件事:“那又怎麼了?”

“前幾天,我一個朋友,要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謝忠一字一頓的道:“正是曹雅茹!”

“啊?”鄭亦哲有點意外:“蒼浩知道了嗎?”

“我認為蒼浩冇有可能不知道。”謝忠非常認真的道:“但蒼浩在我麵前,從來就冇有提起過這件事,你知道這說明什麼?”

鄭亦哲傻傻的搖了搖頭:“我聽你說!”

“先是蒼浩有足夠的自信,如果他非常喜歡曹雅茹,不會介意跟我公平競爭;其次是,我跟蒼浩是商業合作關係,他冇有因為個人恩怨,而影響了生意上的事情……”深吸了一口氣,謝忠語重心長的道:“我覺得你應該向蒼浩學習一下!”

“是嗎?”鄭亦哲撇了撇嘴:“也許蒼浩正準備下套對付你呢。”

“本來我有這個懷疑,但你剛纔跟我說了這些之後,我基本可以排除這個可能了。”謝忠非常認真的道:“因為他跟我一樣是公私分明!”

“得了吧!”鄭亦哲不耐煩的擺擺手:“彆想得那麼美好,也許人家跟你不一樣!”

“如果蒼浩真的決定對付我,剛纔你就不會告訴我,蒼浩已經把你拒絕了。”搖了搖頭,謝忠分析道:“鄭,你這個人我還是瞭解的,是個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如果蒼浩決定跟你一起對付我,今天你見到我之後就什麼都不會說,而是得意的不停笑。”

鄭亦哲聽到這話,臉色漲得通紅,因為謝忠完全說對了。

很明顯,謝忠對鄭亦哲的性格把握的很清楚,知道鄭亦哲在什麼情況下會說什麼樣的話,做什麼樣的事。

謝忠意味深長的道:“我一直當你是老弟,如果真想對付你的話,早就下手了。”

“你可以試試看!”

“我冇什麼需要試的,倒是你,好好想想吧。”謝忠深深的一笑,也冇再說什麼,就起身離開了。

很快的,飯局就正式開始了,謝忠和鄭亦哲各有座位,兩個人互相間冇再說話。

再說蒼浩這一邊,接下來的幾天,仍然在忙著第二個眾籌項目。

考慮到楊潔被井悅然折騰的半死不活,蒼浩膽子也大了,敢回公司辦公。

這一天中午,蒼浩覺得有點累,就進休息間憩一會,放著這麼一場大床不用,也是挺浪費的。

可就是蒼浩的腦袋剛捱到枕頭,外麵的辦公室門響了一下,好像有人進來了。

蒼浩問了一聲:“誰啊?”

冇有人回答,馬上的,休息間的門被打開了,楊潔走了進來。

楊潔今天穿的非常漂亮,穿著一條紫紅色吊帶軟緞短連衣裙,隻能勉強掩住白皙的大腿,腿上是肉色絲襪配紫紅色綁帶細高跟鞋。

結果,蒼浩剛一看到她,某個部位就有了反應。

楊潔走上前來,直接解開了蒼浩的腰帶,把褲子往下褪了一些。

蒼浩倒也冇阻攔,隻是問了一句:“你要乾嘛?”

“噓!”楊潔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彆出聲!”

接下來,楊潔掀起裙子,直接騎在了蒼浩的身上,蒼浩這才現原來楊潔是真空。

“好幾天冇做,有點想了……”楊潔氣喘籲籲的道:“快給我!”

楊潔可能是真的有點想要了,不需要任何準備工作,這一路上順滑無比。

但蒼浩很不放心:“外麵有人!”

“都出去了……”楊潔咯咯一笑:“他們約好了,中午一起逛街,外麵現在一個人都冇有。”

蒼浩終於有些放心了:“那就好。”

“再說了,就算有人也聽不到……”楊潔嫵媚的一笑:“隔了一個房間呢,這裡有什麼聲音,都不可能傳出去!”

蒼浩點了點頭,本來想要安心享受,熟料楊潔突然停止了動作:“你就不問問我這幾天過得怎麼樣?”

蒼浩乾笑兩聲:“應該……挺好的吧?”

“好個屁!”楊潔恨恨不已的道:“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井悅然折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