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點點頭:“繼續說。”

“然後,我們花高薪從深層路上聘請了一個人……”嚥了一口唾沫,羅斯柴爾德很心的說道:“其實我的目的很簡單,隻是保護岡本耕造而已。”

蒼浩冷笑著問:“就是夜魔昆蘭吧。”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羅斯柴爾德的表情非常尷尬:“據我瞭解,你跟岡本耕造似乎剛有一場衝突,而夜魔昆蘭在其中揮了一些作用。”

蒼浩又是一聲冷笑:“準確的說,如果冇有夜魔昆蘭,恐怕岡本耕造已經死了。”

“所以這種局麵讓我很尷尬。” 羅斯柴爾德一攤雙手:“我這一次來,就是向你道歉的……”

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道什麼歉?因為你不應該給岡本耕造雇傭這個夜魔昆蘭?”

“我還真不是這個意思。” 羅斯柴爾德果斷的搖了搖頭:“如果我們跟岡本耕造繼續合作下去,就必須保證岡本耕造的安全,雖然我不願這麼做,但冇有其他選擇。我不知道你和夜魔昆蘭誰更強大,但對我來說,夜魔昆蘭是可以雇傭到的最佳人選。”

龍德布洛克跟著說了一句:“我們來這裡表示歉意,隻是想讓你知道,我們真的不希望事情展到這個地步。”

蒼浩衝著羅斯柴爾德吐了一個菸圈:“也就是說,你們既不希望我對你們有敵意,但也不會召回夜魔昆蘭。”

“事情展到如今,就算我們願意召回夜魔昆蘭,隻怕也冇什麼用處。” 羅斯柴爾德揮手驅散煙霧,接著說道:“毫無疑問,如果岡本耕造現夜魔昆蘭這個人很有價值,完全可能給出更高的價格,甩開我們單獨雇傭夜魔昆蘭。”

龍德布洛克點了點頭:“而且岡本耕造真的不能死!”

蒼浩掃量著兩個猶太人:“也就是你們不會中斷跟岡本耕造的合作!”

“冇錯。”羅斯柴爾德毫不猶豫的點點頭:“隻是我們不希望,因為我們與岡本耕造的合作,而影響到我們與你之間的關係。”

“我覺得你們真實太會做生意了。”蒼浩嘿嘿一笑,抽出黃金手槍扔到桌子上:“好人好事,壞人壞事,幾乎都被你們給做了。”

羅斯柴爾德表情有些難堪:“這個嗎……”

“你們弄出來那麼一個禿驢,處處給我添麻煩作梗,然後還天真的希望我不會往心裡去,可以繼續跟你們坐在一起嘻嘻哈哈。”蒼浩拿起桌上的黃金手槍,對準了羅斯柴爾德:“都說猶太人狡猾,善於投機,你們二位還真是完美的詮釋了這個說法。”

羅斯柴爾德看著黑洞洞的槍口,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事實上,今天我們完全可以不來翠峰村,任由我們雙方的關係破裂。可我們還是來了,因為我們真的很重視相互間的及合作關係……”

蒼浩打開了槍的保險:“如果你們真的很重視彼此的合作關係,那麼就不應該再跟岡本耕造合作。”

“我希望你能理解,對我們猶太民族來說,聖城實在太重要了。” 羅斯柴爾德麵對槍口,毫無懼色:“如果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族回到聖城,我會毫不猶豫的去做。不要說岡本耕造,哪怕就是惡魔,我也願意與他合作。”

“我非常理解你們對聖城的感情。”蒼浩把槍口往前頂了一下:“所以,既然對你們來說,跟岡本耕造的合作更重要,那麼我也就有理由把你們看作敵人。”

羅斯柴爾德立即問:“也就是說中斷我們之間的合作?”

“對!”蒼浩點了點頭:“作為敵人的盟友,我很高興你們今天主動送上門來,用我們華夏人的話說,你們這是主動往槍口上撞!”

羅斯柴爾德苦笑幾聲:“你要殺了我嗎?”

“你認為呢?”蒼浩表情變得冰冷起來:“既然你們是岡本耕造的盟友,我完全可以讓你們今天走不出翠峰村,這意味著我事實上削弱了岡本耕造的實力。”

“那你就開槍吧。” 羅斯柴爾德說著,竟然閉上了眼睛:“如果岡本耕造能夠幫我族奪回聖城,犧牲我奧多羅斯柴爾德冇有什麼,甚至我很榮幸能為此犧牲。”

“我也一樣。”龍德布洛克竟然也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我已經活得夠久了,人能做的事情我都做過,如果能夠在人生最後時刻為我族爭光,不勝榮幸!”

蒼浩聽到這些,還真是不得不佩服這些猶太人,這個民族有他們的缺點和毛病,但也有他們無匹的優點。

團結、勇於犧牲,正是因為這樣的特質,在長達兩千餘年的迫害之中,這個民族才能堅強地生存下來。

而的以色列,在阿拉伯國家的環繞敵視之中竟能生存下來,背後是全球各地猶太人的支援,包括羅斯柴爾德和龍德布洛克。

對蒼浩來說,對這些猶太人不僅有些佩服,同時也不願意把雙方關係鬨掰。

畢竟,猶太人掌握著全球最強大的金融資本,這種合作關係如果能持續下去,對蒼浩來說好處多多。

這就意味著,蒼浩與猶太人的關係陷入了一個怪圈,可以說是蒼浩的朋友成了敵人的朋友。

這種關係想要維繫下去還是挺困難的,如同走鋼絲一樣,必須努力保持平衡。

最重要的是,在這種盟友關係當中,最難做的其實是蒼浩。

至於這些猶太人,倒是可以左右逢源,誰都不得罪。

蒼浩思忖片刻,把槍放了下來:“你們確實讓我有點頭疼。”

“我知道你對此很生氣。”羅斯柴爾德張開雙眼:“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在其他方麵作出補償,抵消夜魔昆蘭這件事帶給你的困擾。”

“哦?”蒼浩饒有興趣地問道:“你們要做出怎樣的補償?”

“你認為我能做些什麼,儘管提出來就是了,我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交給你,遑論其他呢。”頓了一下,羅斯柴爾德毫不猶豫的補充了一句:“但你不能讓我們放棄聖城!”

蒼浩歎了一口氣:“坦率的說,我對猶太民族的遭遇還是很同情的,而且耶路撒冷那座城市對我個人而言並無意義,讓這座城市掌握在你們猶太人的手裡似乎也不是壞事。”

“謝謝。”羅斯柴爾德長呼了一口氣:“非常感謝。”

“不要高興得太早,我的話還冇說完……”蒼浩冷冷的道:“我跟岡本耕造之間的戰爭仍會繼續,不會因為你們的聖城而有任何拖延。如果你們認為隻有岡本耕造能幫你們奪回聖城,那麼最好抓緊,在我乾掉岡本耕造之前完成這個計劃。”

龍德布洛剋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也就是說,大家是在跟時間賽跑,到底是你最先乾掉岡本耕造,還是我們最先完成聖城計劃。”

蒼浩點點頭:“冇錯。”

“你的話應該還冇有說完吧?” 羅斯柴爾德嗬嗬一笑:“你還有其他什麼要求嗎?”

“提供融資。”蒼浩果斷的道:“我最近要進行一個項目,需要钜額的資金投入。”

羅斯柴爾德立即問:“你試著跟其他財團談判過嗎?”

蒼浩冇有正麵回答,隻是道:“既然現在我跟你談了,那麼就是希望能從猶太財團這裡得到融資,希望你們彆讓我失望。”

“生意歸生意。” 羅斯柴爾德剛纔表現的非常慷慨大度,這會兒卻是語氣一變,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你必須讓我知道這個項目前景如何。”

“我可以告訴你這是一個什麼項目……”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但我們三個人的全部談話,隻能留在這個房間裡,如果你們二位走漏了風聲,彆怪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