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斯柴爾德神色一凜:“這個計劃必須保密?”

“保密的原因就是你們的那位好朋友岡本耕造。”蒼浩直截了當的道:“如果他知道了這個計劃,一定會出來阻撓。”

“我們與岡本耕造之間的關係僅限於聖城,絕對不涉及其他。”羅斯柴爾德緩緩搖了搖頭:“至於我們與你的合作,則是另外一碼事,我們不會把兩件事情混為一談的。”

龍德布洛克跟著說了一句:“所以,我們不會把與你的合作細節透露給岡本耕造,當然也不會因為與你合作而中斷與岡本耕造的合作。”

“好。”蒼浩仔細觀察著兩個猶太人的神色,最後選擇了信任:“我想在克拉地峽開鑿一條運河……”

等到蒼浩把克拉運河的計劃說出來,羅斯柴爾德毫不猶豫的來了一句:“你需要融資多少,儘管開口就是了。”

蒼浩似笑非笑的問:“你對這個計劃有興趣?”

“毫無疑問,這條運河隻要開鑿成功,那麼就是一台印鈔機。”嗬嗬一笑,羅斯柴爾德又道:“事實上,我剛纔根本不應該過問你的詳細計劃,因為我應該對你有足夠的信心。”

這個猶太鬼子太會做人了,如果蒼浩不肯說出詳細計劃,他怎麼可能把上百億的資金借貸過來。

如今知道了詳細計劃,這個猶太鬼子就開始強調對蒼浩的信任,在商言商的是他,重情重義的也是他,實在太會做生意了。

龍德布洛克說了一句:“如何把資金成功的投入運河,這是一個技術活兒,不能走漏了風聲。”

“冇錯。”羅斯柴爾德點了點頭:“蒼先生,你擔心走漏風聲,我們同樣有這個擔心。如果被岡本耕造知道,我們向你這邊投入這麼多錢,他未必還會全心全意的幫我們做事。”

蒼浩譏諷的笑了:“你以為現在岡本耕造就是全心全意?”

羅斯柴爾德一時無語:“這個嗎……”

“宋雙上校曾經認為,自己可以成功的把岡本耕造玩於股掌之上,卻冇想到岡本耕造身後牽扯著極右翼組織。如今宋雙上校死了,岡本耕造卻依然活得很滋潤……”蒼浩一字一頓的道:“我真心不希望你們重蹈宋雙上校的覆轍。”

“我們……還是先不要談這個問題了。” 羅斯柴爾德的表情有些尷尬,岔開了話題:“既然決定合作,那麼就應該馬上動工,我現在就跟龍德布洛克先生回去,著手準備相關工作。”

蒼浩問了一句:“你們有什麼具體構思?”

“我們有很多空殼公司,這些公司掌握著強大的資本,一直在運作我們的資金進行投資,但冇有人知道這些公司的真實背景。”龍德布洛克回答道:“我設想讓這些空殼公司共同起一家離岸金融公司,對克拉運河進行融資……”

羅斯柴爾德的想法與龍德布洛克基本一致:“隻要國政府那邊不找麻煩,一切都會非常順利的。”

這些猶太人太善於操縱資本了,這個計劃歸納起來就是,他們通過一係列複雜的渠道,把資金通過不同渠道彙聚到一個資金池子裡麵。

而這個資金池子就是為克拉運河準備的,任何人都可以現這個資金池子,但想要追尋資金來源卻非常困難,因為這些資金饒了不知道多少個彎兒。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猶太人可以幫助蒼浩的同時,在岡本耕造那邊繼續冒充盟友。

蒼浩果斷同意了合格計劃,跟兩個猶太人商議了具體細節之後,就把他們兩個送走了。

隨後,蒼浩回了指揮中心,吩咐黃彬煥:“馬上接通南非基地。”

克拉運河麵臨的問題,除了資金之外其實還有一個,那就是當地局勢。

克拉地峽所在的地區,乃是整個國,甚至整個東南亞最動盪的地區,經常生各種暴力襲擊和恐怖事件,龐勁東遲遲冇有動工的一個很重要因素就是當地局勢。

這意味著運河如果想要成功開鑿,必須有足夠的武力予以支援。

龐勁東的背後是強大的果敢共和軍,但果敢共和軍畢竟是木邦共和國正規國防武裝力量,不可能輕易動用,否則會引起嚴重的國際衝突。

那麼守衛運河的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動用雇傭兵,從南非基地那裡抽調兵力。

先前,宋雙上校的歸來,導致聶嘉林、趙軒和冷瞳的工作幾乎冇有辦法開展,因為深層絡上的雇傭兵幾乎全被宋雙上校用高薪聘走了。

如今宋雙上校一死,深層絡上冇有了這樣的土豪,雇傭兵們又重新活躍起來。

蒼浩吩咐三個兄弟,要儘可能多的招募人馬,要在最短時間內武裝起一個營,三個月的時間組建了一個團。

冷瞳聽罷,非常驚訝:“這也太倉促了!”

“就算倉促也必須做到!”

“雖然說,現在人力資源不再是難題,但要在這麼短時間內武裝這麼多雇傭兵,難度還是非常大……”冷瞳不住的搖頭:“你這要求簡直就是用流水線生產機器人!”

“雇傭兵當然不是機器人,但就算難度有多麼大,你們也必須克服。”頓了一下,蒼浩告訴冷瞳:“克拉地峽全長隻有六十公裡,但多點同時施工,每一個點都需要有人保衛,一個營已經是最低限度的要求了。彆忘了,這條運河不僅處在國最動盪的地區,因為比鄰馬來,還可能牽扯到國際問題。如果冇有武力作為後盾,這條運河永遠隻能停留在圖紙上。”

“冇錯。”冷瞳無奈的讚同道:“這麼多年來,很多人都想要開鑿克拉運河,卻始終冇能付諸實施,就是因為客觀困難太多。”

“所以你必須把南非那邊的工作做好。”

“我這邊當然努力了,不過嘛……”冷瞳提醒蒼浩:“如果在我們之外,能有華夏以國家名義投入進來,安全性就更多了一重保障。”

蒼浩被這句話給提醒了:“你說的太對了。”

整個東亞,如果不考慮北方的東瀛,綜合實力最強大的就是華夏。

也正因為華夏在曆史上,一直在東亞地區擁有絕對優勢,所以東南亞各國擁有非常濃厚的**傳統。

然而,世事往往非常讓人無奈,複雜的現實用幾句話很難說清楚。

從力量對比上來說,如果華夏真的決定認真做什麼事情,東南亞這些國家絕對冇有辦法阻止。

華夏與東南亞諸多國家有領海糾紛,多年來,麵對東南亞國家的把步步緊逼,華夏一直采取守勢,結果南海島礁大豆被侵占。

但最近這些年,有了強大的經濟支撐之後,華夏靜悄悄的在南海開始動手了。

華夏的策略倒也簡單,那就是在自己控製的島礁進行填海作業,擴張成一個有足夠麵積的基地。

華夏人最擅長的就是搞基建,結果在南海充分展現了強大的基建能力,短短幾年時間裡,在赤瓜礁、華陽礁、東門礁、南薰礁和安達礁進行填海作業,新增6地麵積十五萬平方米,不僅能停靠軍艦,還能降落軍機。

至今年年初,第六個島礁美濟礁開始動工,隨後,渚碧礁也動工了。

東南亞各國雖然憤怒,卻無計可施,隻能眼巴巴看著。

然而,如果說華夏這些年來所向披靡,又得被現實打臉。

在另一個方向上,就是在印度洋那邊,華夏在d和巴基斯坦經營了港口,卻因為各種原因最後放棄,所有投入全部打了水漂。

勝敗乃兵家常事,出現這種事倒也是正常,不過勝敗之中卻也是折射出了高層的意見分歧。

孟陽龍認為應該果斷進取,羅清武和劉雙勝則非常保守,這種分歧再短時間內不會結束。

克拉運河原本不是國家的戰略意圖,國家如果投入進來就會多了一份風險,蒼浩不能肯定國家是否願意支援。

但不管怎麼說,還是應該嘗試一下,於是蒼浩撥通了孟陽龍的電話。

孟陽龍的聲音有些疲憊:“是不是有事找我?”

蒼浩裝作很關切的問了一句:“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那倒不是……”孟陽龍搖了搖頭:“隻不過嘛……剛剛開了一個會,那兩個人,你也是知道的。”

孟陽龍所謂的“那兩個人”,自然就是羅清武和劉雙勝了,蒼浩不用問也能知道,這雙方在會議上大概又因為什麼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這樣一來,蒼浩倒有點猶疑,是不是應該現在就把事情說出來。

孟陽龍覺察到蒼浩有事,問了一句:“你想說什麼?”

“我想挖一條運河。”

孟陽龍嗬嗬一笑:“京杭大運河嗎?”

“是克拉大運河!”

孟陽龍馬上就問:“你知不知道這條運河難度有多大?”

“我知道。”蒼浩點了點頭:“那我也要把它挖出來。”

孟陽龍根本不用過問詳細情況,他的腦子裡就裝著戰略地圖,當然知道克拉運河意味著什麼:“你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