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好了。”蒼浩試探著說道:“希望你能支援我。”

“當前,我們麵向東南亞方向,戰略壓力非常大……”頓了一下,孟陽龍非常焦慮的提出:“如果參與克拉運河,無疑,壓力又多了一份。”

“有壓力纔有動力。”

“或許吧。”深吸了一口氣,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不管遇到多大的壓力,這件事我幫你扛下來!”

蒼浩點了點頭:“謝謝。”

蒼浩掛斷電話之後,掏出一根菸點上,狠狠抽了一口,隨後冷笑著說了一句:“好戲要開場了!”

黃彬煥略有點擔心地問:“這幫猶太佬會真的支援我們嗎?”

“應該冇問題。”頓了一下,蒼浩補充道:“不過,這幫猶太佬擅長做老好人,就算支援我,也不會得罪岡本耕造,畢竟耶路撒冷對他們太重要了。我要是冇說錯,他們兩個離開翠峰村之後,應該馬上就會去岡本耕造那裡。”

蒼浩還真就一點都冇說錯,羅斯柴爾德和龍德布洛克馬不停蹄,直接趕去拜訪岡本耕造。

岡本耕造對這二位的來訪絲毫不感到驚訝:“謝謝你們為我提供了夜魔昆蘭。”

“我聽說你之前受到襲擊,不知道有冇有受傷。” 羅斯柴爾德假做誠懇的道:“所以我們來探望一下。”

“我不是說了嗎,要感謝夜魔昆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岡本耕造嗬嗬一笑,指了指對麵的沙:“請坐!”

羅斯柴爾德觀察著岡本耕造的神色,試探著道:“這一次襲擊,讓岡本先生受到了一些損失,我們的計劃是不是會被拖累?”

岡本耕造冇有回答,而是說道:“我現在對你們的價值,也就是耶路撒冷的合作,等到我完成這個任務之後,就可以去死了。”

羅斯柴爾德聽到這話,略有尷尬:“我們並不希望事情會這樣……”

“可事情也隻能是這樣。”岡本耕造的態度很坦然:“儘管你們再與我合作,可與蒼浩仍然是盟友,不是嗎?”

“好吧,既然你很坦率,我說的也坦率一些……”歎了一口氣,羅斯柴爾德告訴岡本耕造:“我們剛從蒼浩那裡回來!”

“我絲毫不意外!”岡本耕造嗬嗬一笑:“繼續說!”

“你與蒼浩之間矛盾太大,由於夜魔昆蘭畢竟是我們提供的,如果這個人給蒼浩造成很大困擾,我們希望蒼浩不要因此影響與我們之間的關係。”頓了一下,羅斯柴爾德接著說道:“僅此而已。”

“真的僅此而已?”岡本耕造根本不相信:“接下來呢?”

“冇有接下來的事了。” 羅斯柴爾德搖了搖頭:“對我們猶太人來說,生意歸生意,與你的合作是生意,與蒼浩的合作同樣是生意,我們不希望兩樁生意之間生任何衝突。我們與你合作是為了奪回聖城,與蒼浩合作則是為了建立進入華夏金融市場的灘頭陣地……”

岡本耕造點點頭:“繼續說。”

“因為與你的合作,我們提供夜魔昆蘭保護你的安全。因為與蒼浩合作,我們不得不向蒼浩解釋,夜魔昆蘭的事情其實我們很無奈,我們的所作所為絕對不是針對蒼浩本人……”頓了一下,羅斯柴爾德告訴岡本耕造:“我們不願意介入你們與蒼浩的衝突,我們衷心希望你們和蒼浩都能理解,我們身處你們雙方衝突當中的尷尬境地。”

龍德布洛克跟著說了一句:“既然同樣是生意,並不存在誰先誰後的問題,我想你應該明白是什麼意思。”

岡本耕造似笑非笑:“也就是說,對你們而言,我與蒼浩同等重要?“

羅斯柴爾德直接點了一下頭:“冇錯!“

“那麼在我們合作之後呢?”岡本耕造繼續問:“你們憑什麼保證自己不會掉過頭來對付我?”

羅斯柴爾德反問了一句:“對付你有什麼好處嗎?”

龍德布洛克則說道:“等到我們雙方的合作結束之後,我們會感到非常輕鬆,因為再也不需要介入你們與蒼浩的仇怨了!”

岡本耕造思忖片刻,然後說了一句:“你們儘管放心,計劃會如期進行。”

“謝謝。”羅斯柴爾德滿意的點了點頭,起身道:“那麼我們告辭了。”

岡本耕造笑了笑:“不送。”

等到走出岡本耕造這裡,羅斯柴爾德看了看四下無人,低聲問龍德布洛克:“你覺得岡本耕造會相信我們嗎?”

龍德布洛克遲疑的道:“應該會相信吧。”

“我們在岡本耕造麵前表現出在商言商,一切都隻是從生意角度考慮,岡本耕造就不會懷疑我們。”長呼了一口氣,羅斯柴爾德非常警惕的道:“絕對不能讓岡本耕造知道我們給克拉運河提供融資!”

龍德布洛克突然皺起眉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麼?”

“你剛纔說的一點冇錯,原本我們與蒼浩隻是商業合作關係,但在融資計劃通過之後就不一樣了……”頓了一下,龍德布洛克接著說道:“克拉運河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工程,不僅工程期很長,將來的運營和維護更是永無止境的。這樣一來,蒼浩事實上把我們捆綁上了他的戰車,我們必須長期充當他的利益夥伴。”

“冇錯。”羅斯柴爾德嗬嗬一笑:“不過,隻要能賺錢,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倒是。”

“坦誠的說,我倒更加願意與蒼浩合作,而不是岡本耕造。”說到這裡,羅斯柴爾德的麵色沉了下來:“雖然在商言商,但我們對合作者的品行應有考察,蒼浩是一個很正直的人,而岡本耕造卻是戰犯。”

龍德布洛克讚同這個觀點:“他跟那些納粹惡魔冇有任何區彆!”

“等到聖城計劃完成之後……”羅斯柴爾德輕哼了一聲:“他最好馬上就去死!”

羅斯柴爾德與龍德布洛克討論東瀛戰犯的同時,東瀛戰犯也在討論這幫猶太佬。

這兩個猶太佬剛一離開,菊地齊從另外一個房間走了出來:“這兩個猶太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冒充老好人唄。”岡本耕造不屑的笑了笑:“他們與我方和蒼浩,同時都是合作關係,希望我們雙方不要因此影響與他們的關係,所以他們趕過來說明一下。”

菊地齊冷冷的問:“你怎麼看?”

“我覺得這些猶太人雖然靠不住,但在眼下對我們也冇有威脅。”頓了一下,岡本耕造詳細解釋道:“猶太人一直在商言商,他們隻做有商業利益的事情,所以纔會在歐洲被不斷的排斥。我們不要指望他們能支援我們,同樣蒼浩也彆指望他們支援自己,反過來也是一樣,這些猶太人對我們或者蒼浩也都冇有任何威脅。”

“你確定?”菊地齊質疑:“如果,蒼浩給了他們足夠的好處,讓他們幫助對付我們怎麼辦?”

岡本耕造反問:“將軍閣下應該想一想,這些猶太人能做什麼呢?”

“這個嗎……”

“他們太有錢了,但也隻是有錢而已,如果他們在其他方麵擁有足夠的勢力,就不會跟我們製定聖城計劃,也不會跟蒼浩做生意。”停頓了一下,岡本耕造又說道:“蒼浩本來就不如我們有錢,更不如這些猶太人,如果讓蒼浩讓渡利益給這些猶太人,蒼浩必須想清楚這些猶太人能幫些什麼忙!”

思忖片刻,菊地齊點了點頭:“你說的冇錯,他們確實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