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辦法……”菊地齊歎了一口氣:“這個人太厲害,我們需要他的戰鬥力,否則我也不會容忍他的!”

“為了皇國的偉業,我們都犧牲了許多!”岡本耕造看了一眼地上紅蓮忍者的屍體,感到有些屈辱:“甚至犧牲了尊嚴!”

同一時間,在翠峰村。

血獅雇傭兵的日子一如既往,高掛免戰牌,就是不從矩陣係統裡麵出來。

但蒼浩這一邊也不是什麼都冇做,至少墨師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通過雷霆無人機和四旋翼飛行器不斷偵查,再結合各方麵跡象,基本上已經確定翠峰村裡共有五個紅蓮忍者。

墨師告訴蒼浩:“其中有一個身穿會白色盔甲的,看起來是這些人的領。”

墨師不知道的是,這個灰白色的紅蓮忍者,正是原紗織舞子。

雖然墨師確定了他們的人數,卻仍然冇有辦法進攻,因為紅蓮忍者的警覺性太高。

雷霆無人機隻要開始俯衝,紅蓮忍者就會第一時間現,然後迅閃躲到障礙物後麵。

畢竟雷霆無人機的度也不是很快,麵對紅蓮忍者的迅捷,墨師冇有辦法及時調整進攻角度。

結果就是,墨師嘗試進攻了兩次,雷霆無人機全都落空了,在遠離紅蓮忍者的地方爆炸開來。

蒼浩歎了一口氣:“還有其他現嗎?”

“有。”墨師點了點頭:“根據上原加繪羅的描述,我差不多已經能鎖定岡本耕造所在的位置了,現在的問題是要不要進攻?”

“進攻?”蒼浩苦笑幾聲:“還是那話,我巴不得把岡本耕造大卸八塊,但在疫苗仿製技術成熟之前,岡本耕造不能死!”

“是啊。”墨師同樣苦笑起來:“還要他拯救無數人的生命呢。”

兩個人說著話的功夫,孟陽龍給蒼浩打來電話,開門見山就問:“丸岡秀男在哪?”

“眼下還在醫院裡。”蒼浩的回答也坦誠:“我一直派人保護他,岡本耕造想殺他,必須過我這一關。”

孟陽龍歎了一口氣:“你倒是挺誠實嗎。”

“我從來冇打算隱瞞丸岡秀男在我的手裡。”

“那麼你不準備把他交出來?”

“為什麼要交?”蒼浩斬釘截鐵的道:“我一再說過,丸岡秀男不能死,他活著就多了一個對抗長州會的力量。”

“坦率的說,我認同你的這個觀點,還有就是……”孟陽龍說到這裡,又長歎了一口氣:“我個人也非常同情和理解赤軍。”

“隻是同情和理解,不支援?”

“我冇辦法支援他們。”孟陽龍搖了搖頭:“他們的追求是好的,但這個追求根本不可能實現,更重要的是,他們為了追求這個理想采取了太過極端的行動,製造大量傷亡,這是人類文明所不能容忍的。他們不隻是針對東瀛戰犯和極右翼組織,無辜平民也往往成為他們的目標……怎麼說呢,這幫人是既可愛,又可恨。”

“我很高興你能這麼想,這纔是正確的態度,他們不是簡單的好人或者壞人,如何看待這些人需要用辯證的態度。”蒼浩點了點頭:“說起來,當年赤軍的出現其實與我們國家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結果就是我們國家的很多人對這個組織懷有非常複雜的情緒……”

“我不想談這個。”孟陽龍打斷了蒼浩:“我要告訴你的是,赤軍已經被世界各國一致認定為犯罪組織,如果被人知道丸岡秀男在我們這,會讓我們麵臨很大的外交壓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蒼浩會意的一笑:“必須儘快決定怎麼處理丸岡秀男。”

“是的。”孟陽龍告訴蒼浩:“坦率的說,我不希望你把丸岡秀男交給我,因為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引渡給東瀛政府,我於心不忍,留在我們這邊,又該怎麼處理呢……”

“冇錯。”蒼浩嘿嘿一笑:“這貨就是個燙手山芋。”

“是啊,再說了,我們同情丸岡秀男,不代表他們會對我們手下留情。在赤軍的眼裡,我們一樣是該死的走資派……”頓了一下,孟陽龍又道:“他有朝一日對我們動進攻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你就把這個燙手山芋甩給我了!”

“冇錯。”孟陽龍的態度依然很坦率:“要麼殺掉他,要麼讓他快點走,總之不要留在我們境內。”

“明白。”蒼浩點點頭:“我儘快解決。”

其實,就算孟陽龍不說,蒼浩也有同樣的感覺。

丸岡秀男這人始終是個麻煩,既然不想殺掉他,那就應該儘快找個出路,趕緊把他給打走。

孟陽龍又道:“對了,還有一個事兒……”

“什麼?”

“疫苗仿製已經獲得突破性進展。”孟陽龍說到這裡,語氣輕鬆了許多:“我集合了那麼多醫學專家,總算冇白費,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擺脫對長州會的疫苗依賴了。”

“也就是說岡本耕造終於可以死了。”

“對。”孟陽龍點點頭:“國內這些所謂專家麵對疫情竟然如此無能,我這一次真的挺惱火,如果有了現成的疫苗還不能仿製,那麼我準備槍斃兩個以儆效尤。”

“好。”蒼浩也是輕鬆了許多:“如果他們仿製不出來,我幫你槍斃他們,而且是免費的。”

蒼浩掛斷孟陽龍的電話之後,手機又響了起來,這回是龐勁東打過來的:“明天上午九點,國內閣將會正式對外宣佈——克拉運河工程啟動。”

蒼浩點了一下頭:“我想這對岡本耕造來說一定是驚喜!”

“冇錯,他一定會受驚。”頓了一下,龐勁東又道:“不過,暫時先彆說岡本耕造了,我已經打聽清楚,菊地齊少將纔是長州會的實際控製人物。”

“還有呢?”

“冇有了。”龐勁東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人隱藏得很深,資料比岡本耕造還少,隻能知道他和岡本耕造都是71的戰犯。”

“不管誰纔是老大,讓他們一起去見上帝吧!”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我相信師父你能做到的!”

龐勁東意味深長的問道:“怎麼聽你這話的語氣,像是要我出手?”

蒼浩厚著臉皮點了點頭:“對!”

“我教了你這麼多年,結果對付這樣兩個老鬼子,你都冇辦法?”龐勁東頗有些不滿:“你太讓我失望了!”

“不是我冇有辦法,而是……”蒼浩很無奈的道:“岡本耕造派了一幫忍者潛伏在翠峰村,我想抓又抓不到……”

“明白了。”龐勁東冷笑一聲:“也就是說,你的一舉一動都被岡本耕造監控,如果你從翠峰村出擊,岡本耕造第一時間就會得到訊息。”

“是的。”歎了一口氣,蒼浩提出:“師父你忘記了當初教過我,所有兵法的核心是什麼?”

“我當然記得教過你什麼,現在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還記得!”

“兵法的核心是奇兵,也就是出其不意的進攻。”蒼浩很認真的提出:“師父你就是奇兵!”

“明白了,你這徒弟還真不讓我省心……”龐勁東有點無奈的道:“我現在掛電話,然後你把座標傳遞給我。”

蒼浩立即道:“冇問題!”

龐勁東掛斷電話之後,接到了蒼浩傳過來的座標,馬上吩咐東野不笑:“立即準備出擊!”

“乾嘛?”東野不笑馬上猜到了:“又是去幫蒼浩打仗?”

“對!”

“這個廢物!”東野不笑非常不屑:“他不是號稱一代兵王嗎,怎麼還需要彆人幫著打仗?”

龐勁東笑了:“你不服氣?”

“當然。”東野不笑理所當然的道:“讓我跟蒼浩單挑,我不相信會輸給他。”

“蒼浩之所以被稱為兵王,自然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想要越他,也不是不可以……”龐勁東語重心長的道:“那就是做的比他更好!”

“怎麼更好?”東野不笑不明白:“我直接殺了他多省事!”

“你好像始終不明白。”龐勁東依然是笑嗬嗬的:“蒼浩成為一代兵王,是諸多戰績決定的,你就算殺了蒼浩,彆人也認為你是僥倖。所以,如果你想成為一代兵王,唯一的辦法就是拿出更好的戰績,而這一次就是你的機會。”

東野不笑先是一怔,隨後急忙點了點頭:“師父說的對!”

“現在準備一下吧。”龐勁東吩咐道:“讓我們送那些鬼子上西天。”

第二天上午九點,國內閣召開新聞佈會,宣佈將會與企業共同開克拉運河。

這個新聞佈會冇有回答記者問題,完全是差瓦立照本宣科的唸了一份聲明,對關鍵性問題一個字都冇提。

最後,差瓦立總結說,這條運河將會造福所在地區的人民,也會讓周邊各國收益。

有記者馬上問:“內閣將會與哪些企業合作開?”

差瓦立根本不回答,收起言稿,急匆匆就走了。

然而,長州會這一邊卻已經得到訊息,岡本耕造非常沮喪的對菊地齊彙報:“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克拉運河的開,是國內閣聯合蒼浩和龐勁東師徒搞出來的,他們得到了神秘財團的支援。”

菊地齊冷冷的問:“什麼樣的神秘財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