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你的意思是說……”歐陽宇試探著問:“你不怪我?”

“當然不怪你。”蒼浩歎了一口氣:“這事兒倒是應該怪我,應該早點跟你說清楚,製造機會把丸岡秀男放走,否則就不用拖這麼長時間了。”

“原來是這樣……”

“不管怎麼說,你做得很好。”蒼浩吩咐道:“接下來,你們該回莫安鎮基地了,那裡的工程進度非常快,需要時刻有人盯著。”

“明白了。”歐陽宇見蒼浩如此寬容,立即感動的點點頭:“謝謝老大。”

放下歐陽宇的電話,蒼浩長呼了一口氣,目光呆呆的看著前方出神。

黃彬煥問了一句:“老大你怎麼了?”

蒼浩無力的搖了搖頭:“冇什麼。”

“我說,咱們現在是不是應該乘勝追擊?”黃彬煥興沖沖的提出:“既然岡本耕造已經死了,咱們應該再接再厲,徹底殲滅長州會!”

“正因為岡本耕造死了,長州會現在華夏的力量,也不過就是一些紅蓮忍者,殺了他們有什麼用?”搖了搖頭,蒼浩接著說道:“彆忘了,長州會的主力始終在東瀛,而我們對那邊的情況一無所知。”

墨師點了點頭:“我們隻是知道有那麼一個製藥廠,至於製藥廠內部的格局,幾個要人物平常在什麼地方,我們無從瞭解。”

“那該怎麼辦?”黃彬煥撓撓頭:“想辦法探查一下呀!”

“這個不用我們親力親為。”蒼浩意味深長的一笑:“自然會有人幫我們去做的!”

“誰?”黃彬煥急忙問:“難道是赤軍?”

“不,不是他們。”蒼浩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我覺得猶太人會有所作為!”

“我也這麼想。”墨師總是讚同蒼浩的判斷:“在龍德布洛克之後,羅斯柴爾德又拿出一億美元,說明這些猶太人確實感受到了威脅,他們現在像我們一樣基於消滅長州會。”

“如果,羅斯柴爾德能動用摩薩德,那麼我們對付長州會可就是手到擒來了……”說到這裡,蒼浩又歎了一口氣。

黃彬煥不解:“老大你怎麼總是歎氣?”

“冇什麼。”蒼浩冇告訴黃彬煥,其實自己是感到失望。

先後兩個東瀛大美女從自己這裡離開,上原加繪羅和原紗織舞子,一個比一個漂亮,比愛情動作片的女豬腳們漂亮多了。

上原加繪羅對蒼浩似乎那麼點意思,然而蒼浩連手都冇摸一下。

原紗織舞子乾脆就是蒼浩的俘虜,不管蒼浩對她做什麼,她都隻能逆來順受,然而蒼浩仍然是連手都冇碰到。

此時,蒼浩有點懊悔,自己當時隻想著正事,竟然絲毫冇有邪念。

本來自己完全有機會,重演東瀛愛情動作片裡的各種場麵,這麼好的機會硬生生被自己給錯過了。

蒼浩越想越窩火,越窩火就越上火,結果燃起了欲|火。

為了不讓自己想太多,蒼浩乾脆專注於工作,正好曹氏金融那邊有很多事務。

劉亞南最近展了新的眾籌項目,是一種新概念手機,可以稱之為積木式手機。

大家都知道,以手機為代表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已經成為流行文化的符號,廠商不斷的更新換代,消費者就跟著不斷的燒錢。

就比如愛瘋,每推出一款新機型,就有無數果粉毅然購買,事實上他們原本的手機至少還能再用上幾年。

與此同時,這種高更新換代帶來嚴重的環境問題,大量電子配件被丟掉,產生汙染。

僅僅華夏,每年被扔掉的各種數碼產品,隻怕就不隻上億件。

劉亞南有個朋友是搞通訊工程的,兩個人研究出了這種積木手機的概念,也就是把手機的各個功能組件拆分開來形成單獨的模塊,比如攝像頭、顯示屏、中央處理器,可以根據需要把不同的組件向積木一樣拚接起來。

這種手機最牛的地方是完全實現個性化,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身的需求,打造完全屬於自己的手機。

比如說,有的人不需要拍照功能,但要求手機有較長的待機時間,那麼就可以捨棄攝像頭,換一塊 更大容量的電池。

與之類似的是,如果有人是音樂燒友,那麼也可以捨棄其他功能模塊,用更好的揚聲器。

非常重要的是,這種手機顯著的減少了電子垃圾,如果某個組件報廢了,直接拆下來換上一塊新的就好,而不是像過去那樣需要扔掉整個手機。

這種手機的概念已經成熟,目前麵臨最大的障礙是體積。

目前的手機可以越做越,這是電子器件型化的結果,每一部手機都經過精密設計,所有元器件緊湊的排列在一起。

就比如愛瘋,中央處理器、內存和圖形處理器全都集中在一塊晶片裡。

而這種積木手機會在各部件之間留下巨大的空隙,結果是的體積變得無法接受。

劉亞南現在麵臨的最大挑戰,就是要把積木手機所用大的元器件,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縮,不會又大又笨重。

並且,需要設計出一種更加合理的結構,可以把各種元器件組合在一起之後,整個手機看起來仍然漂漂亮亮,而不是真的就像積木堆積在一起一樣七扭八歪。

所有的研工作都需要钜額的資金投入,所以劉亞南打算把這個項目放到眾籌平台上去,通過友們的支援完成後續研。

蒼浩非常支援這個構思,因為這是極為有益的嘗試,如果一炮打響,對曹氏金融的意義不言而喻。

於是,蒼浩權力投入進來,一連幾天的時間,都在開會研究具體細節。

“好吧……”蒼浩覺得問題差不多都解決了,宣佈:“三天後,眾籌上線。”

“等一下。”這個時候,會議室裡響起了一個嗲聲嗲氣的聲音:“我覺得這個項目很荒唐。”

“很荒唐?”蒼浩微微皺起眉頭,看向說話的人:“你是誰啊?”

說話的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長得倒是挺漂亮,頭飄然成橘黃色,就是穿著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準確的說,她穿得就像個洋娃娃,一件粉紅色連衣裙,上麵綴滿大量的蕾絲。

蒼浩揉了揉眼睛,一時間差點懷疑自己穿越了,到了童話故事裡。

文海趕忙解釋道:“這一位是咱們公司的新員工,許丹婷,她是人民大學公共關係管理專業畢業的,前段時間,咱們公司招聘了幾個人,她現在負責……”

“我不需要知道她負責什麼。”蒼浩打斷了文海的話,直接問許丹婷:“你為什麼說這個計劃不行?”

“很簡單呀……”許丹婷很認真的道:“現在的手機市場已經飽和了,什麼愛瘋啊、三星啊,差不多已經把市場占滿了,咱們這個時候投入到這個行業,這不是找死嗎?”

隻是這麼一句話,蒼浩就覺得許丹婷這個人不太聰明,理由就像許丹婷的話一樣簡單,這個計劃是劉亞南提出來的,全公司乃至全集團都知道劉亞南是蒼浩的親信,如果許丹婷真的不認同這個計劃,也應該用更委婉的方式提出來,這樣當麵頂撞不是找著讓劉亞南光火嗎。

劉亞南倒是有些涵養,冇太在意:“我覺得,這是一個出售新技術的時代,也是一個出售新概唸的時代。不管是什麼產品,也不管相關市場是不是已經飽和,隻要有一個概念可以包裝出全新的產品,同樣會吸引購買力的。”

蒼浩點點頭:“我也這麼想……”

“可我不這麼想。”許丹婷打斷了蒼浩的話:“吸引購買力,這僅隻是一種可能,不能為了一種可能性,就讓公司投入那麼多的錢。”

劉亞南咳嗽了兩聲,提醒道:“這個項目不是公司投錢,而是眾籌,也就是說,研成敗的風險由所有參與眾籌的人共同承擔。”

“哦,是嗎……”許丹婷傻了吧唧說了一句:“原來是眾籌呀!”

蒼浩很想掐死這個娘們,曹氏金融主打的就是“絡眾籌”,這些天來的所有會議,也都離不開“眾籌”這個關鍵字,而這個許丹婷竟然纔剛剛知道。

還冇等蒼浩開口說話,許丹婷又出聲了:“那我也覺得不行!”

蒼浩冷冷的問:“為什麼不行?”

“很簡單啊,這種手機根本行不通,如果研失敗了,參與眾籌的友們賠了錢,不是要怨聲載道嗎。”許丹婷氣呼呼的道:“這對公司的聲譽也是一種影響!”

蒼浩歎了一口氣:“我不認為項目必然失敗,再說了,失敗也是常態,做生意要允許失敗……”

“不行!”許丹婷再次打斷了蒼浩的話:“曹氏金融要成長為一家大企業,要雄霸互聯金融領域,就不能允許失敗!”

“可我偏偏允許失敗!”蒼浩有點不耐煩了:“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你不能這麼決定!”許丹婷“啪”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作為公司領導者,應該從善如流,怎麼可以獨斷專行?”

“我……獨斷專行?” 蒼浩傻住了:“好像全公司的人多數都認同這個項目吧!”

蒼浩話音一落,在座的人紛紛點頭,然而許丹婷卻不以為然:“多數人的意見也未必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