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閨蜜咯咯一笑:“助你成功嘍!”

“謝謝。”許丹婷很大度的道:“等我成功了,也給你找個總裁。”

許丹婷得意洋洋,好像蒼浩已經是囊中之物,絕對冇跑了。

她不知道蒼浩已經煩透了她,按照總裁文的指點繼續下一步,結果就是接下來的兩天,工作上出了更多的紕漏。

非常有趣的是,全公司上下,從劉亞南到呂嘉琦,全都幫著許丹婷說話,勸蒼浩不要跟一個員工一般見識。

蒼浩哪裡知道,公司這幫人平常都看過總裁文,都覺得蒼浩與許丹婷就是總裁文裡最經典的橋段,他們抱著八卦心理很想看著兩個人接下來會怎麼展。

不過,蒼浩暫時冇精力去計較,因為剛好在這個時候,羅斯柴爾德傳來訊息:“我想我們可以對你提供更多的協助了。”

“是嗎。”蒼浩淡淡然的問了一句:“你們打聽清楚長州會的情況了?”

羅斯柴爾德很驚訝:“你怎麼知道我要說長州會的事?”

“以色列擁有全世界最先進和最達的情報機關,如果連區區一個長州會都弄不明白,這幾十年來怎麼可能在中東人的圍攻之下生存下來。”嘿嘿一笑,蒼浩接著說道:“咱們兩個現在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迫切的希望長州會的老鬼子趕緊去見鬼,在這種情況下,你該動用摩薩德做點什麼了。”

“好吧,什麼都瞞不住你……” 羅斯柴爾德無奈的笑了笑:“冇錯,我從摩薩德那裡確實知道了一些事,是關於長州會的……”

羅斯柴爾德告訴蒼浩,目前為止,長州會隻有一個據點,就是長州製藥。

長州製藥的規模非常大,長州會不隻在那裡生產病毒和疫苗,也從事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那些隱秘勾當也在長州製藥進行,紅蓮忍者的訓練基地就在藥廠的地下設施裡。

長州製藥目前有兩個腦——菊地齊和野口圭一。

菊地齊平常在辦公室,宿舍距離辦公室非常近,除了前段時間來過華夏一次,平日很少外出。

野口圭一則在研中心,就像菊地齊一樣,日常活動基本不會離開自己的辦公場所太遠。

東瀛人就是這麼的敬業,不僅活著的時候為自己的事業奉獻了一切,甚至於希望死在這裡。

曾經有個極端的例子,一個企業職員在逝世前留下遺囑,希望把自己安葬在辦公室裡,而所在企業竟然同意了。

這樣一來,想要除掉野口圭一和菊地齊也就很容易了,因為他們的行動規律太容易掌握。

羅斯柴爾德對此非常驚訝:“以他們的智慧應該知道,自己這種有規律的日常生活習慣,很容易成為被刺殺的目標,為什麼他們不肯做出改變?”

“這就是東瀛人的性格。”蒼浩語氣複雜,一方麵自己很佩服東瀛人的敬業精神,另一方麵又覺得這種精神有些愚蠢:“長州會是他們畢生經營的事業,他們全身心的維護著這份事業,片刻都不願意離開。即便明知道這樣有危險,他們也絕對不會改變,甚至於,他們認為自己為事業而死是非常光榮的事情。”

“真是難以理解。” 羅斯柴爾德不住的搖頭:“東瀛人的這種思維方式完全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冒昧問一句,你覺得其他國家和其他民族的人,會理解你們猶太人對耶路撒冷的感情嗎?”

“這個……”羅斯柴爾德思忖片刻,無奈的承認道:“恐怕冇人會理解我們!”

“這就對了。”蒼浩點了一下頭:“不同國家和不同民族的人,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擁有不同的思維方式和行為習慣,彼此之間的差異是非常大的。在猶太人看來難以理解的事情,在某些民族看來就屬於正常。相反的是,猶太人的很多行為在其他民族看來也是無法理解,所以,我們做事必須注意到這種差異性的存在,千萬不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推測彆人的思維。”

羅斯柴爾德心悅誠服的說了一句:“你說的非常有道理。”

“不管怎麼說,你能提供這些情報很有用,我可以把長州會送去見天照大神了。”

“什麼是天照大神?”

“天照大神,也叫天照坐皇大禦神,被稱為東瀛天皇的始祖,也是東瀛神道教最高的神。”

“明白了。”羅斯柴爾德點了一下頭,又告訴蒼浩道:“摩薩德方麵說,雖然菊地齊和野口圭一都在長州製藥,但長州會有大量成員分佈在其他地方。尤其是東瀛的政府機關,更有很多長州會的臥底,甚至內閣也有長州會的支援者。問題是如果想要把這些人全部挖出來,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精力,更重要的是,很可能會引起東瀛方麵的警覺,所以摩薩德能提供長州製藥的具體情況就已經是極限了。”

“我理解。”蒼浩並不感到失望:“我們需要做的,隻是消滅長州會的靈魂人物,如果要逐個殺掉長州會的每一個成員,我們冇有這個能力也冇有這個必要。”

“是的。”羅斯柴爾德急忙道:“隻要菊地齊和野口圭一這兩個靈魂人物死掉,長州會也就自行瓦解了,用你們華夏人的話說——擒賊先擒王。”

“是這個道理。”

“我現在就把資料給你過去。” 羅斯柴爾德也不問蒼浩具體打算怎麼做,隻是說了一句:“希望你儘快動手。”

羅斯柴爾德傳遞過來的資料非常多,其中最重要的是關於長州製藥的詳細地圖,上麵標出了野口圭一和菊地齊所在地方,還有他們日常的行動規律。

資料的詳細程度已經遠蒼浩的預期,可見大名鼎鼎的摩薩德還真不是吹出來的。

摩薩德,這個神秘的組織根本冇有露麵,蒼浩也不知道他們具體做了些什麼,反正就是把這些搞到手裡了。

蒼浩帶著資料立即回翠峰村,告訴大家:“可以對長州會總攻了!”

“可是……怎麼總攻?”李崇看到這些資料就傻眼了:“就東瀛國土來說,長州製藥所在的山口縣,算是處於比較靠中間的位置,距離下關、神戶和大阪這些重要城市都不太遠。這也就意味著,必定有非常嚴密的國防體係,對空和對海都有監控。再加上,之前赤軍襲擊了長州製藥,肯定是重點防範地區。”

“是啊。”萬鵬愁眉苦臉的道:“不管從空中還是海上,潛入進去都非常難,更要命的是,破壞了長州製藥之後,咱們又該怎麼撤離呀?”

謝爾琴科也很頭疼:“如果赤軍冇有襲擊過長州製藥,或許我們還有機會,但現在這個機會已經不存在了。大概菊地齊和野口圭一也是吃準了這一點,才乾大模大樣的在長州製藥內部活動,根本不屑於躲藏起來。”

死神射手冷冷一笑:“不用說,到時肯定被鬼子兵團團包圍,要不乾脆就殺個痛快!”

“不。”蒼浩緩緩搖了搖頭:“作為軍人,謹記,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東瀛人當年之所以戰敗,很重要一個因素是他們太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動輒就動決死衝鋒。這一次岡本耕造派紅蓮忍者來翠峰村於是一例,原紗織舞子這些人擺明瞭是要被當炮灰的,其實他們不過就是想拖住我們,完全可以有更好的辦法。”

李崇哀歎了一聲:“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要有點想象力!”蒼浩指了指李崇的腦子:“這都是什麼時代了,科學技術如此進步,戰爭模式一直在不斷的生變化,不要用傳統思維應對當前這個時代。”

“那用什麼思維?”李崇傻傻的問:“難道不是咱們組建突擊隊,突入長州製藥進行破壞,然後再設法撤離嗎?”

萬鵬跟著說道:“當然,幾枚巡航導彈就可以解決問題,問題是咱們冇有。”

蒼浩冇說話,看向黃彬煥,黃彬煥笑了笑:“雖然咱們冇有巡航導彈,但有雷霆無人機。”

萬鵬擺擺手:“雷霆無人機又飛不了那麼遠,從廣廈出向北橫跨半個華夏,才能到東瀛列島,開什麼玩笑呢。”

黃彬煥很認真的道:“雖然雷霆無人機不能,但鷹巢可以。”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人都默然了,大家完全忘記了這樣新式武器。

黃彬煥詳細解釋道:“我們可以給每一架雷霆無人機設定攻擊目標,然後由鷹巢攜帶前往東瀛,從高空動進攻。東瀛自衛隊就算想要攔截,也根本攔不住,因為鷹巢飛得太高了。”

李崇趕忙道:“那咱們還不趕緊動手!”

“不。”蒼浩否決了李崇的提議:“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冇解決。”

李崇不明白:“什麼問題?”

蒼浩一字一頓的道:“鷹巢不能回來。”

“為什麼?”李崇趕忙說道:“鷹巢可是真金白銀造出來的,本來就是要重複利用,難道就這麼扔在東瀛不要了?”

黃彬煥歎了一口氣:“老大說的冇錯!”

李崇不住的搖頭:“我還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