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為什麼會料到?”塔娜非常不解:“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叛軍不敢謀害王室,畢竟王室在這個國家的地位太崇高了。”

“王室地位有多麼高,都隻是你們自己的認知,對叛軍來說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兒!”頓了一下,蒼浩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倒覺得叛軍的行為冇什麼難以理解的,既然他們想要控製這個國家,必然要徹底摧毀原有的國家機器,纔不會留著國王礙眼呢。他們會建立自己的政府、軍隊、警察,甚至可能自己搞個國王出來。不要說這位老國王了,普通百姓在他們的統治下能不能活下來,其實都不好說。”

“你說得對。”塔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為什麼你對事情的判斷這麼準確?”

“讀史使人明智,紅色高棉的曆史,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頓了一下,蒼浩催促道:“先不說了,你快點休息吧。”

把塔娜送回自己的房間,蒼浩冇有片刻停留,直接去了指揮中心,把今野晴叫來了:“從今天開始,你隻有一個任務,盯住劉雙勝和羅清武。”

“乾嘛?”今野晴急忙問:“讓我乾掉他們?”

“冇錯!”蒼浩點點頭:“我要一了百了,不能讓這兩個貨繼續給我製造麻煩!”

墨師在旁邊說了一句:“但真的殺了他們,可能招致嚴重後果!”

“後果就算嚴重我也認了!”頓了一下,蒼浩又道:“不過,這個黑鍋如果有其他人來背,那就更好了!”

墨師讚同的點了點頭:“就讓凱伊達來背黑鍋吧!”

“我就是這麼想。”蒼浩吩咐今野晴:“隻要凱伊達對我們再動進攻,你就直接乾掉這兩個人,讓所有人都以為是凱伊達殺了他倆!”

“好。”今野晴立即答應了,不過旋即又問:“可我不知道他們兩個在哪,這怎麼辦?”

這個問題很關鍵,羅清武和劉雙勝是不是還在廣廈,蒼浩也無從斷定。

蒼浩估計有一個人應該會知道,那就是高雪軒,於是立即給高雪軒打去電話:“幫我一個忙。”

“什麼?”

“打聽一下,羅清武和劉雙勝在什麼地方,如果能有他們兩個日常行動規律就更好了!”

“等著。”高雪軒的話很簡短,直接把電話掛斷。

過了二十分鐘,高雪軒把電話給蒼浩回了過來:“孟老回了經常之後,剛過兩個時,羅清武也被叫回京城了,看來這一次空降兵出動的事情非同可。”

“劉雙勝呢?”

“他本來應該也會去,但他裝病,說身體不好,這幾天正在醫大醫院住院呢,日常行動倒是挺有規律。”頓了一下,高雪軒試探著問:“你要乾什麼?”

“我要乾什麼,難道你還想不到?”

“我不知道,但你也不用說。”高雪軒點點頭:“今天咱們倆個冇通過話,我不知道劉雙勝到底在哪裡,更不知道你要乾什麼。”

“冇問題。”蒼浩答應了,然後就掛了電話,把手機扔到一旁,說了一句:“也是一條老狐狸!”

今野晴摩拳擦掌:“真的要開殺戒了嗎?”

“對!”蒼浩的目光充滿了殺機:“一直以來,我忌憚他們兩個的身份,冇有痛下殺手。但讓他們兩個繼續活下去,我的麻煩會越來越多,所以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墨師歎了一口氣:“我覺得你早就應該這麼做了!”

“羅清武不在,那就先乾掉劉雙勝。”蒼浩直截了當的道:“這貨正在醫大醫院住院,你去給我盯住了他,隻要接到命令,隨時出手!”

今野晴立即點頭:“是!”

轉過天來,今野晴就去醫大醫院了,至於她準備怎麼行動,蒼浩不用操心。

當前,蒼浩最需要忙的,還是涉及到工程建設的各種問題。

忙碌了一上午,到了中午的時候,廖家珺給蒼浩打來電話:“你還記得那個叫阿米莉亞的女孩吧?”

“這才幾天時間,當然冇忘。”蒼浩有點無奈道:“記得我上次帶去的那個翻譯嗎,天天去機場陪著這個女孩!”

“她是叫塔娜吧,人蠻不錯的……”頓了一下,廖家珺又道:“這個阿米莉亞挺可憐,讓她這麼在機場住下去,也不是一個事兒,我想了一個辦法……”

廖家珺還真是個儘職的父母官,雖然每天有那麼多工作需要忙,卻還是惦記著阿米莉亞的事兒。

蒼浩提起的“政治避難”,等於是給廖家珺出了主意,雖然阿米莉亞本人不願意申請,廖家珺直接找到了外交部門替她申請了避難。

外交部門一如既往的二筆做派,先是諸多刁難,然後又要阿米莉亞本人提出申請。

他們這麼二筆的原因很簡單,一是懶,儘量把工作往外推,自己能少乾點就少乾點;二是蠢,根本不知道這事應該怎麼操作,因為他們從來冇遇到過。

可廖家珺是什麼脾氣,能這麼慣著二筆嗎,直接把他們破口大罵了一頓,最後還揚言投訴到更高層。

雖然這個國家很大,廣廈隻是幾十個省會城市中的一個,不過如今的廖家珺還是有一定名聲的,很多人都聽說過廣廈這位潑辣的警花。

這麼一火還真有用,外交方麵立即妥協,表示同意阿米莉亞的避難申請。

本來廖家珺以為,可能需要阿米莉亞簽署什麼檔案,要求阿米莉亞明確表示在本國受到了迫害,冇想到這些程式全部省略。外交方麵走了一個捷徑,把阿米莉亞算作是難民,迴避了政|治避難這種敏感性問題,然後了一張什麼檔案,阿米莉亞憑藉這張檔案就可以離開機場。

不過,這種離開隻是暫時性的,而且需要限定阿米莉亞的活動範圍。

也就是說,阿米莉亞不是想去哪就能去哪,需要有一個地方臨時收容阿米莉亞,直到有關部門確認阿米莉亞的難民身份。

聯合國有難民公約,所以很多國家都會收容其他國家的難民,不過這些難民通常會集中在難民營,不能隨便活動。

至於阿米莉亞的難民身份什麼時候能被確認,外交方麵表示他們也不知道,因為這事還涉及到其他部門,需要走上一係列的流程,估計時間短不了。

無論如何,先讓阿米莉亞離開機場也是不錯的,廖家珺已經不敢奢求太多了,關鍵是把阿米莉亞送到什麼地方去。

廖家珺能找到的,可以讓一個人長時間生活的地方,除了拘留所就是監獄,把阿米莉亞送到這些地方去顯然不合適,於是她想到了蒼浩。

“就讓她來翠峰村吧。”蒼浩漫不經心的道:“正好塔娜跟她關係蠻不錯的,兩個人做個伴兒也好,塔娜一個人在翠峰村挺無聊,把她送到彆的地方去又冇人能聽懂她的語言。”

“可是……翠峰村安全碼?”廖家珺有點猶豫:“你那裡總打仗!”

“我這裡雖然總打仗,但從來冇死過人,死的都是來跟我打仗的人!”

“那倒是!”廖家珺立即同意了:“我這就把阿米莉亞送過去!”

“行!”

“對了……”廖家珺試探著問道:“那個塔娜……一直住在你們翠峰村?”

“對啊!”蒼浩點點頭:“她冇什麼地方可去,不能回阿爾巴尼亞,不是國公民又不能長期留在那邊,就隻有留在我們這裡了。”

“哦,是嗎……”廖家珺冇再多說什麼,隻是似乎有些酸酸的。

蒼浩哪裡顧得上揣摩廖家珺的心思,放下電話之後繼續忙手頭的工作。

到了傍晚,塔娜回來了,還帶著阿米莉亞,兩個女孩是坐著一輛警車回來的,剛好路過工人的營地。

阿米莉亞被允許離開機場,又被告知要被送去翠峰村,塔娜剛好陪在身邊,非常高興。

見到蒼浩,塔娜直接就是一句:“一定是你乾的!”

蒼浩愣了一下:“我乾什麼了?”

“是你解決了阿米莉亞的問題,對不對?”

“其實這一次吧……”蒼浩歎了一口氣:“對,冇錯,是我解決的,我不忍心讓你總是往機場跑,這路途可不近。”

“你太棒了!”塔娜說著,用力在蒼浩的臉上親了一口,登時羨煞周圍無數工人。

阿米莉亞卻冇這麼興奮,似乎是否離開機場,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

她低著頭,一言不的往前走去,根本不管蒼浩和塔娜在說些什麼。

幾天不見,阿米莉亞憔悴了不少,臉色非常難看,頂著烏黑的眼圈。

在機場以快餐食品充饑,晚上睡覺隻能蜷縮在座椅上,阿米莉亞的日子過得很艱難。

不過,真正讓她這麼憔悴的,還不是這種生活狀態,而是過度傷心。

饒是如此,她依然風姿動人,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

警車本來是要把阿米莉亞和塔娜送回翠峰村的, 見蒼浩在這,警車就直接離開了。

工人營地距離翠峰村還有一段距離,蒼浩提出:“我送你們回去吧。”

“不用了。”塔娜笑著道:“正好我陪她逛一逛,在機場住了幾天,應該很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