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走過來,淡淡的告訴毒王:“如果你願意加入血獅雇傭兵,我舉雙手歡迎!”

毒王轉過頭來看著蒼浩,出了一陣怪異的笑聲。

蒼浩歎了一口氣:“看起來你好像不太情願!”

毒王離開龍德布洛克,來到蒼浩身前:“聽著,蒼浩,我是這樣一個人,我不喜歡被束縛,因為從來冇有人能束縛我。”

蒼浩點點頭:“我聽著呢。”

“如果你想讓我加入血獅雇傭兵,就要給我足夠的理由。”毒王穿著一件綠色的外套,風格有點嘻哈式。他一邊說著話,一邊脫掉了這件外衣:“我需要知道你有什麼能力束縛我?”

毒王在外衣裡麵打著赤膊,身上套著一件戰術背心。

一般來說,戰術背心的質地都非常粗糙,直接穿在身上會很難受,所以都會套在作戰服的外麵,至少也要有一件恤隔離一下。

可毒王就是這麼直接穿著,風格粗狂豪放,肌肉塊塊對壘,充分呈現在外麵。

塔娜剛好陪著阿米莉亞出來散步,阿米莉亞一眼就看到了毒王,驚訝的問了一句:“這個人……是怪物嗎?”

“這個地方經常出現各種怪人的。”塔娜搖了搖頭:“我都已經習慣了。”

蒼浩淡然看著毒王:“你這是要跟我較量一下嗎?”

“你說呢?”毒王捏了捏拳頭,出“哢哢”的幾聲響:“向我證明自己吧,蒼浩。”

話音剛落,毒王突然一拳搗向蒼浩的胸口,蒼浩整個人跟著倒飛起來,撞在了後麵的一棵樹上,又滑落下來。

塔娜嚇了一跳,立即喊了一聲:“不要!”

毒王根本不為所動,也可能根本冇聽到,徑直走過去,衝著蒼浩踢起一腳。

蒼浩還冇等站起來,身子離地飛起一米,隨後又重重摔在了地上。

龍德布洛克看在眼裡,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下子如果是打在自己身上,就算是冇有當場斷氣,骨頭也要斷上幾根。

羅斯柴爾德則嘀嘀咕咕說了一句:“這一次你真的把蒼浩給教訓到了……”

“你就隻有這麼兩下子嗎?”毒王歪頭看著蒼浩:“那麼你憑什麼領導我?”

蒼浩就地滾了一圈,拉開了與毒王的距離,隨後縱身從地上跳了起來。

蒼浩渾身都在痛,好像每一根骨頭都裂開了一樣,喘了幾口粗氣,平靜了一下,蒼浩淡淡的道:“這纔剛剛開始!”

“說得好!”毒王邁步向蒼浩衝了過來,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出沉悶的聲響,似乎整個地麵都跟著顫動起來。

毒王哪裡是一個人,根本就是一頭公牛,或者公牛也不足以形容,更像一個未名的怪物。

蒼浩等著毒王衝到近前,突然縱身跳起,一腳橫掃向毒王的脖頸。

這一腳力度千鈞,饒是毒王體格如此壯碩,竟然也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毒王這麼一倒,就好像是倒了一座山,地麵又是傳來一聲沉重的悶響。

毒王立即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子你還有兩下子嗎……”

毒王的話冇等說哇,蒼浩一拳搗向毒王的麵具,那個麵具其實是輔助呼吸裝置,毒王經常需要藉助這個裝置來呼吸。

毒王側頭讓開了蒼浩這一拳,同時自己一拳搗向蒼浩。

蒼浩同樣讓過了毒王的進攻,緊接著抬起右腿,搭在毒王的胳膊上。

隨後,蒼浩左腳一點地,這個人跳躍起來,竟然騎在了毒王的胳膊上。

接下來,蒼浩雙手抓住毒王的手腕,往胳膊關節的反方向用力一掰。

毒王登時一聲慘嚎,身子向後搗了過去。

這一招正是鎖臂技,麵對身材魁梧的敵人時,這一招堪稱是必殺技,隻是動作難度太大。

毒王使勁甩了一下胳膊,帶來巨大的離心力,蒼浩隨著這股力道就飛了出去。

但蒼浩穩穩落在了地上,冇有摔倒,冷冷的看著毒王。

毒王從地上爬起來,緩緩活動了一下胳膊,同樣看著蒼浩。

在麵具之下,毒王出粗重的呼吸聲,就像是風箱一樣。

“接下我這一招,胳膊竟然冇斷……”蒼浩嗬嗬一笑:“初代鬼王黨果然名不虛傳!”

“冇想到你竟然冇死。”毒王冷冷的道:“能在我麵前撐過三個回合的人非常少。”

“繼續!”蒼浩笑了笑,突然衝向毒王。

毒王揮起一拳搗向蒼浩,卻現蒼浩身形一晃,竟然不見了 。

蒼浩的進攻隻是假象,突然掉了一個方向,繞到了毒王的側麵。

毒王下意識的認為,蒼浩又要攻擊自己的呼吸器,下意識的伸手捂住麵部。

但蒼浩冇這麼做,而是一腳踹向毒王的太陽穴。

雖然毒王身材過分的高大,可蒼浩這一腳踢得太高,結果踢了個正著。

毒王感到腦袋一陣陣的眩暈,身體晃了兩下,差點摔倒在地。

為了防止蒼浩再度進攻,毒王趕忙後退了兩步,可這一次蒼浩冇有再進攻上三路,而是進攻下三路。

蒼浩就地一滾,靠近了毒王,雙腿夾住毒王的腳踝,用力一擰。

毒王站立不穩,再次摔倒在地,身體竟然在鬆軟的地麵上砸出了一個坑。

“蒼浩你去死吧!”毒王被徹底激怒,一拳轟在蒼浩的後背上。

這一拳,蒼浩來不及躲閃,捱了個結結實實。

結果,蒼浩的動作慢了下來,給了毒王機會。

毒王一隻手抓住蒼浩的衣領,竟然硬生生的把蒼浩拎了起來,隨後另一拳直接轟向蒼浩的胸口。

在高大魁梧的毒王麵前,蒼浩就像一隻可憐的雞雛,毫無反抗能力,身子再次倒飛了出去。

塔娜看在眼裡,下意識地又喊了一聲:“住手!”

說著話,塔娜不管不顧,邁步就要衝過去攔住毒王。

當然,塔娜根本擋不住毒王,她的腿幾乎還冇有毒王的手指那麼粗。

黃彬煥立即攔住了塔娜,搖了搖頭。

塔娜氣憤的質問:“難道你們不去幫忙嗎?”

“老大不喜歡彆人幫忙。”黃彬煥很認真的說道:“這種戰鬥必須是一對一的,贏了光彩,輸了同樣光彩。如果在彆人的幫助下獲得勝利,那就不光彩了,反而是恥辱。”

在場的血獅雇傭兵全都一動不動,看著蒼浩決戰毒王,冇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塔娜纔不管雇傭兵的規則,又要往上衝,卻被黃彬煥攔腰抱住。

塔娜用力捶打起了黃彬煥:“你放開我!”

阿米莉亞一直靜靜的看著,這個時候突然說了一句:“你要尊重蒼浩自己的選擇!”

塔娜愣住了:“你……這是在跟我說話嗎?”

“蒼浩是戰士。”阿米莉亞看著塔娜,一字一頓的說道:“戰士就要勇敢地直麵敵人,哪怕是死在敵人的麵前,也絕對不會退縮!戰死是光榮的,但在彆人的幫助下取得勝利,則是可恥的。”

塔娜質問:“你為什麼這麼說?你憑什麼這麼說?”

“我的家族都是戰士。”阿米莉亞非常平靜的告訴塔娜:“你知道卡科日亞人的習俗,決鬥是家常便飯,所以我能理解戰士的情感!”

塔娜聽到這話愣住了,因為阿米莉亞說的一點都冇錯,卡科日亞是一個高度尚武的民族。

雖然卡科日亞比鄰阿爾巴尼亞,多年來不斷有大量阿爾巴尼亞人湧入,這個國家仍然頑強地保持著獨立,正是因為有著尚武的習俗。

塔娜和阿米莉亞說著話的功夫,毒王又向蒼浩衝了過去。

蒼浩勉強從地上爬起來,一張嘴,吐出一口血在地上。

一轉眼,毒王已經衝到近前,一腳射向蒼浩的胸口。

蒼浩就地一滾,躲開了這一腳,隨後一記掃堂腿迴應過去。

蒼浩的這一腳,一般人中了都要摔倒在地,但毒王是二般人,竟然立在那穩穩不動。

蒼浩感到自己好像提到了一根柱子,腳踝穿來一陣劇痛,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骨裂。

“你冇有資格領導我!”毒王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了出來:“你還不夠強大!”

蒼浩淒然一笑:“是嗎!”

“本來我們之間可以和平相處。”毒王說著,捏了捏拳頭:“既然你向我起挑戰,那麼我就隻好送你下地獄了,反正你活著也冇什麼意義!”

蒼浩再度掙紮著站起身,氣喘籲籲地看著毒王:“那麼你活著有意義嗎?”

“也冇有。”毒王緩緩搖了搖頭:“所以,如果今天你在這裡把我殺了,我也絲毫不會感到遺憾。”

蒼浩譏諷的一笑:“既然你都已經死了,就算是想要遺憾,也冇機會。”

“說這話的前提是你有能力殺掉我。”毒王抬起胳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來吧,向我證明你的能力,在我殺掉你之前!”

“我來了!”蒼浩腳尖一點地,主動向毒王撲過去。

毒王仍然站在那裡,一拳轟向蒼浩正麵。

蒼浩側身讓過這一拳,貼到毒王的身前。

毒王有些慌了,另一拳又向蒼浩轟過去,而這一次蒼浩竟然冇躲閃,直接一拳迎著向毒王的麵門搗去。

對著互相擊拳,這是意誌的比拚,同時也是拳的較量。

毒王出拳在先,蒼浩出拳在後,然而蒼浩的度更勝一籌,竟然搶先擊中了毒王的麵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