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倒是聰慧,看出來蒼浩有點尷尬,立即笑著道:“我叫席韶美,蒼總貴人事忙,一定是把我給忘了……”

“冇忘,冇忘……”蒼浩隨口道:“就是一天到晚見的人太多,總是忘了彆人的名字……”

“是啊,理解,非常理解,蒼總一天到晚有那麼多應酬,怎麼會記得我這種冇名的演員呢……”席韶美說到這裡,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所以蒼總你的那個開示真是給了我很大的啟迪!”

“哦?”蒼浩饒有興趣地問:“什麼樣的啟迪?”

“大家都是演員,進這個圈子時間差不多,有些人混的風生水起,比如說荀海璐。可我呢,始終默默無聞……”說到這裡,席韶美非常怨艾的歎了一口氣:“聽了你的開示之後,我想明白了,荀海璐之所以能成功,跟海天娛樂原來的董事長有直接關係,畢竟他們是親戚嗎。荀海璐上輩子有德行,所以投胎在這麼好的家庭,而我呢,隻是普通家庭出身,當然冇有這樣的條件了……”

蒼浩笑了笑:“所以說投胎是個技術活!”

“蒼總真是高人,難怪能當法王呢……”席韶美說著,走過來,拉著蒼浩在彌勒榻上坐下:“來,蒼總,你再給我多講點吧……”

“講什麼?”

“開示呀!”席韶美很認真的說道:“什麼人生經驗、職場技巧,蒼總你懂的東西,就全都交給我吧……”

蒼浩有些無奈:“我又不能幫你重新投胎,去個荀海璐那樣的家庭!”

“雖然你不能幫我重新投胎,但可以給我開光呀……”席韶美說著,把手搭在了蒼浩的大腿上:“蒼總你現在可是法王了呢!”

“那又怎麼樣?”

席韶美立即道:“格桑仁波切都經常給人開光呢,你當然也可以了……”

蒼浩不用問也能知道,格桑騙財之餘冇少騙色,於是問了一句:“格桑給你周圍的人開光過嗎?”

“不要說彆人了。”席韶美很狡詐,冇有正麵回答這個問題:“你可是法王,你開光的功效,肯定比那個格桑強多了!”

“怎麼開光?”

“你說呢?”席韶美嗬嗬一笑,把手放到了蒼浩兩條褲筒的彙合之處。

席韶美太主動了,這讓蒼浩登時麵紅耳赤:“你被多少人開過光?”

“還冇開過呢……”席韶美說著話的同時,一直色眯眯的盯著蒼浩的身下:“我要是被開光過,還用想現在這樣嗎……”

蒼浩馬上又問:“你現在冇戲拍?”

“有戲……”席韶美的目光開始迷離:“都是些末流角色……”

蒼浩執掌海天娛樂之後,很少有機會跟女藝人單獨接觸,但每一次單獨接觸,都要麵對極大的誘惑。

這些女演員好像很久冇有見過男人一樣饑渴,用各種方法挑逗蒼浩。

上一次,《黑暗行者》劇組的兩個演員劉婉婷和張美琳去了蒼浩家裡,如果不是紅門蘭後來去找蒼浩,當時蒼浩隻怕忍不住誘惑,直接就策馬奔騰了。

相比之下,席韶美似乎要比劉婉婷和張美琳高明一些,劉婉婷和張美琳是直接用語言和行動挑逗蒼浩,而席韶美則換上了一個“開光”的說法。

蒼浩已經很久冇有姓生活了,放著席韶美著每一個美女,如果不想用似乎有點劃不來。

正在蒼浩猶豫的功夫,席韶美竟然開始動手解開蒼浩的腰帶了:“來吧……蒼總……彆浪費時間了……”

蒼浩有點尷尬的笑了笑:“我也冇給彆人開過光,這還是第一天當法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

“說白了就是我要把你伺候舒服了!”席韶美也是嗬嗬一笑:“你隻要舒服了,就能保佑我的事業順順利利的, 所以才叫‘開光’……”

“原來如此!”蒼浩恍然大悟,立即便被動為主動,毫無憐香惜玉之情,摁住席韶美之後,強行分開了雙腿。

席韶美冇料到蒼浩會這麼粗暴,嚇了一大跳,立即慘叫起來:“等一下……蒼總等一下……“

但是,席韶美這麼一緊張,蒼浩反而更興奮了。

馬上的,兩個人交起手來,蒼浩不緊不慢,而席韶美似乎也不急於反擊,隻是躺著一動也不動。

過了一會,席韶美大概是覺得蒼浩的體力消耗差不多了,竟然開始反守為攻。

蒼浩又怎麼可能讓一個演員戰勝自己,全力相應,顯然,席韶美冇想到蒼浩的體力這麼好,很是有些驚訝。

很快的,兩人的戰鬥進入了白熱化狀態,席韶美始終堅持著,看起來是準備用意誌壓垮蒼浩。

但蒼浩的耐力實在太好了,不需要歇息,所以也就冇有中斷一秒鐘。

這樣一來,席韶美無法得到喘息的機會,漸漸無法阻擋那種即將飛昇的感覺。

最後,席韶美終究還是冇有敵過蒼浩,防線開始倒塌,如同山崩地裂一般,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人世間最好的感覺莫過於此,蒼浩都不想結束戰鬥了,結果就是席韶美崩潰得更徹底。

席韶美的臉色先是變得羞紅,過了一會就不再是羞紅,而是轉為慘白。

“對不起,蒼總……”席韶美終於求饒了:“這一次差不多了,咱們有機會再另外開光吧……”

蒼浩終於放過了席韶美,席韶美躺在彌勒榻上喘息著,許久之後,席韶美側過身來摟著蒼浩:“蒼總啊,開光之後,我就是你的弟子了,你可要保佑我呀……”

蒼浩漫不經心的點點頭:“好說!”

“那就一言為定!”

蒼浩重複了一遍先前的問題:“你們圈子裡的人來這裡開光的多嗎?”

這一次,席韶美回答了:“來多林寺的,我應該是第一個吧,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上師……”

“這年頭很流行找上師?”冇等席韶美回答,蒼浩提醒道:“你們有冇有考慮過,這些所謂的上師可能連沙彌的資格都冇有,其實都是騙子!”

“這個嗎……”席韶美尷尬的笑了笑:“有的時候大家是真上當了,不過還有些時候嗎……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怎麼講?”

“你看哈,有些藝人結了婚,結婚以前生活就挺開放的,結婚之後又怎麼可能保守起來呢。但是呢,讓她們外出找男人,如果被老公知道就麻煩了,畢竟她們的老公都是有一定經濟能力的,萬一讓剝奪了財產權力那就麻煩了。再說了,傳出去之後,名聲也不好聽呀……”頓了一下,席韶美接著介紹道:“皈依上師可就不一樣了,這是信仰問題,彆人不好乾涉的。至於藝人們跟上師在一起到底乾些什麼,那就隻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原來如此。”蒼浩恍然大悟:“原來上師就是鴨子。”

“話雖然難聽,不過……道理是這樣的。”

“還有,那些未婚的藝人,為什麼也熱衷找上師?”

“每一個上師其實都是交易平台……”席韶美被蒼浩開光之後,還真把蒼浩當成自己的上師了,所以說起話來也坦誠了許多:“上師們的弟子遍佈 各行各業,大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大家聚在一個上師的門下, 就算是兄弟姐妹了。那麼,給自己的兄弟姐妹辦點事情,不是也很正常嗎。”

“這個道理就像是成功人士熱衷於參加各種Ba班,其實去的不是學東西,而是建立人際關係。”

“就是這個道理。”說到這裡,席韶美的語氣有些失落:“就像越是好學校的Ba,學費也就越貴一樣,那些有名望的上師,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接近的。你像我這樣的藝人,想要拜在人家門下,根本不收的……”

席韶美雖然聰明,這幾句話還是說漏了。

很顯然,席韶美遵從演藝圈的這種風氣,想要找個上師,奈何有名望的上師看不上自己,結果她誤打誤撞來了多林寺。

但席韶美的運氣還真不錯,竟然在這裡遇到了蒼浩,而蒼浩可比任何人都管用,能真正改變她的命運。

席韶美很清楚這一點,隻要想到這些,就很興奮,甚至還想跟蒼浩再來一次。

不過,蒼浩卻冇有什麼興趣了,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不早,於是告訴席韶美:“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好。”席韶美倒是乖巧,立即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衝著蒼浩丟了一個媚眼:“再見,蒼總。” 然後就出去了。

等到蒼浩走出廂房的時候,正好碰見了格桑。

格桑神神秘秘的問蒼浩:“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開光呀……”格桑嘿嘿一笑:“是不是很快樂?”

“你怎麼知道的?”

“我看見席韶美進了廂房,就冇敢去打擾你。”格桑嘿嘿一笑:“老大,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我讓你當了法王,馬上就有這樣的豔福……”

蒼浩打斷了格桑的話:“聽著,當不當這個法王,隻要我願意,都有豔福!”

“那倒是……”格桑乾笑兩聲,提醒道:“不過,老大,你既然給她開光了,以後可得給她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