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說已經找到辦法,不過嘛……”蒼浩嘿嘿一笑:“已經有眉目了!

“哦?”羅斯柴爾德眼睛一亮:“方便說說嗎?”

蒼浩立時回絕了:“不方便!”

在血獅雇傭兵當中,李崇、墨師和林言的技術水平都很高,但這不意味著是全球獨一無二。

其實k先生有句話說對了,不管是國還是聯合國,都可以調集遠血獅雇傭兵的資源,但血獅雇傭兵有一樣東西卻是他們冇有的。

研基因武器疫苗的關鍵,就是要有版的疫苗,隻有蒼浩找到了,連潛伏在東瀛政府內部的長州會支援者都不知道這些疫苗在哪。

所以,版的疫苗就是重中之重,蒼浩絕對不就能讓人知道疫苗在自己的手裡,否則很多人會來搶奪。

羅斯柴爾德何等精明,意識到蒼浩不願意說,也就冇有追問:“如果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開口。”

“你們冇什麼需要做的了。”蒼浩做了一個點錢的手勢:“隻要把票子準備好就行。”

龍德布洛克嚇了一大跳:“怎麼還要錢?”

“不要錢能行嗎?”蒼浩理直氣壯的道:“疫苗的研,還有生產,都需要用錢支撐。雖然我以拯救世界為己任,但你也不能讓我虧錢呀。”

“好吧,我們理解……” 羅斯柴爾德歎了一口氣:“我們會儘量提供支援的!”

“這還差不都。”蒼浩感到滿意,離開了兩個猶太人的住處,給原紗織舞子安排了一個房間。

看起來,蒼浩接下來什麼都不用作,隻要等著中央情報局弄來疫苗就可以了,但蒼浩的實際計劃又哪裡是這麼簡單。

第二天一早,蒼浩去了了公司,把所有人員叫來開會:“大家研究一下,如今市場上有哪些製藥企業可以收購,關鍵是盤子要,收購不需要動用太多的資本。還有就是效益不好,連年虧損,處於破產邊緣。”

呂嘉琦很認真的問:“要乾嘛?”

“當然要收購了。”

“是借殼嗎?”呂嘉琦還真懂一些東西:“蒼總你準備收購藥企,然後把曹氏金融包裝上市?”

“如果是借殼上市的話,不一定要收購藥企。”蒼浩緩緩搖了搖頭:“我是準備進軍製藥行業了!”

呂嘉琦繼續追問:“為什麼進軍製藥行業?”

“你的問題太多了。”蒼浩不耐煩地擺擺手:“你們現在需要做的是馬上進行調研,然後列個名單出來,選擇其中一家進行收購。”

劉亞南最懂蒼浩的心思,馬上點了一下頭:“知道了。”

“聽著,這件事情必須高度保密,絕對不能走漏半點風聲。如果這件工作做得好的話,我保證在做每一位,至少可以拿上百萬的年終獎。”蒼浩說著,敲了敲桌子:“現在開始工作吧!”

員工們並不知道蒼浩準備著怎樣的計劃,不過全都被钜額的年終獎激勵了,馬上工作起來。

劉亞南臨時組織了一個專業研究團隊,對市場上的所有醫藥企業進行研究,最後按照蒼浩的要求列出了一個名單,總共有二十三家企業。

臨近下班的時候,劉亞南把名單放到了蒼浩的案頭,蒼浩隻是掃了一眼就作出決定:“百山製藥!”

這家百山製藥完全符合蒼浩的要求,從成立那天開始就一直經營不善,能出現在證券市場上,也隻是勉強符合上市標準。

憑藉自己管理曹氏金融所積累下來的經驗,蒼浩調閱了一下報表,就大致知道了這家企業是怎麼回事。

這是一家地地道道的企業,按說是冇有上市資格的,但不知怎麼被一些大老給看中了,大量購買這家企業的原始股,隨後包裝起來推向證券市場。

不符合上市標準也沒關係,反正可以做假賬,結果就是一家本來千瘡百孔的企業,瞬間成了極具展潛力的黑馬。

為了讓投資者真的相信這家企業有前途,還需要製造點概念出來,都是一些讓人聽不懂的名堂,聽著好像能賣大錢。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神秘組織,專門研究各種高科技,在二十年的時間裡,成功建立了數千家高科技企業,產品內容涵蓋了醫療、航空航天、生物科技、電腦等等各個領域,這些科技組合到一起可以秒殺國,趕天頂星人。

這個神秘組織就是華夏的證券商,多年來專業製造炒作概念,換言之就是擅長吹牛B。

遺憾的是,二十年來所有的高科技鬥都停留在紙麵上,這個國家所需的高尖端設備仍然需要進口。

百山製藥就是這樣,剛一上市就創下了高價,然後持有原始股的大佬們就開始不斷拋售。

此後,百山製藥的價格就是一路下滑,開盤價成了曆史最高價,但這些大佬們是無所謂的,因為他們的持股成本實在太低了,不管多少錢價位賣出去都是好幾倍的利潤。

等到大佬們的股票賣光,這場遊戲也就結束了,百山製藥根本冇有能力去兌現先前那些吹得天花亂墜的牛皮,連年虧損的真相也逐漸暴露在投資者麵前。

於是乎,一家科技黑馬瞬間成了s,處於強製退市的邊緣。

在這場遊戲中,百山製藥自己毫無辦法,企業命運被大佬們控製著。大佬們賺足了錢製後,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哪管百山製藥未來如何。

可以說,百山製藥隻是華夏證券市場的一個縮影,這類企業實在太多了。蒼浩聽說,紅青會有一幫官二代就專門玩這樣的資本遊戲,這些年來也不知道從證券市場撈走了多少錢。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所有普通人能想到的投資渠道,本質上都是二代們設下的陷阱。

語氣好的話,落進陷阱之前能賺上一票,語氣不好的話,那就斷難翻身了。

蒼浩直接作出決定:“明天開始調集資金,越多越好!”

蒼浩對曹氏金融有絕對的領導權,但曹氏金融畢竟是曹氏集團下屬企業,這麼龐大的資金調集,集團方麵肯定是知道的。

曹誌鴻和曹雅茹這個時間都在曼穀,曹誌鴻還在跑克拉運河工程,這一次把曹雅茹帶過來,是為了讓女兒熟悉一下情況。

曹雅茹接到國內的資訊之後,直接就去找曹誌鴻:“爸,蒼浩正在調集大量資金,不知道要做什麼。”

“是嗎。”曹誌鴻淡淡然的道:“可能是有什麼大動作吧。”

“什麼樣的大動作呢?”

“我不知道。”曹誌鴻搖了搖頭:“他冇跟我說過。”

“那就不對了……”曹雅茹冷笑一聲:“你可是集團董事長,這麼大的舉動,他為什麼不向你彙報?”

“我當初讓蒼浩主管曹氏金融,說的已經非常清楚了,公司上下事務由蒼浩全權負責,其他人不予乾涉。”曹誌鴻看著女兒,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對蒼浩有絕對的信心!”

“可是我冇有。”曹雅茹不住的搖頭:“調集這麼多資金,還不知道是乾什麼用,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

曹誌鴻微微一笑:“蒼浩什麼時候搞出過問題?”

“過去冇有問題不等於以後也冇有。”曹雅茹理直氣壯的道:“蒼浩作的風格完全是在賭運氣,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是可以的,但好運氣不不會總跟他在一起,如果運氣耗儘了怎麼辦?”

“你真的認為蒼浩是在賭運氣?”曹誌鴻搖了搖頭:“我倒覺得蒼浩做事之前,一定是有了充分的準備,表麵上賭運氣其實是在賭能力!”

曹誌鴻話音剛落,先後打過來兩個電話,全部都是國內的銀行。

兩家銀行跟曹誌鴻有多年的合作,所以曹氏集團方麵不管有大事情,銀行一定會先跟曹誌鴻通氣。

這一次,兩家銀行告訴曹誌鴻,曹氏金融方麵提出钜額的融資申請,幾乎已經出了曹氏金融全部資產總和。

曹誌鴻被嚇了一大跳:“蒼浩要這麼多錢乾什麼?”

融資要有具體使用標的,蒼浩明確告知銀行方麵自己準備收購一家藥企,而銀行方麵也是這麼對銀行說的。

曹誌鴻放下電話之後,馬上調閱了百山製藥的背景資料,看過之後更加驚訝了:“這麼一家企業,早晚是要破產的,買到手裡等著賠錢嗎?”

“我說什麼來著!”曹雅茹有點幸災樂禍:“蒼浩這又是在賭運氣!”

曹誌鴻看了一眼曹雅茹,對女兒有些不滿。

顯而易見,蒼浩和曹雅茹這對青梅竹馬之間,如今並不那麼和諧,兩個人始終圍繞著全力展開你爭我奪。

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是曹雅茹步步緊逼,蒼浩卻是一再的忍讓,冇對曹雅茹做出過什麼。

為了把蒼浩排擠下去,曹雅茹也算是用儘了各種手段,包括把蒼浩下派到物業公司試圖把蒼浩栓死在那,更包括用各種方法架空蒼浩的權力。

然而,每一次曹雅茹都失手了,蒼浩越來越強大,結果是讓曹雅茹越來越不滿,進而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從曹誌鴻的角度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是親生女兒還是乾兒子,他都不希望有誰在這場仗都中吃虧,所以就隻能儘量保持雙方的力量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