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蒼浩搞得有點太大了,連銀行都打電話來過問情況,曹誌鴻覺得自己有必要介入。

於是曹誌鴻拿起電話給蒼浩打了過去:“眼下忙嗎?”

“不忙。”蒼浩嘿嘿一笑:“我猜一下,乾爹,你給我打電話該不會是問融資的事情吧? ”

“就是這件事。”曹誌鴻直接就道:“突然之間,你籌集這麼多資金,到底要乾什麼?”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收購百川製藥。”

“那家企業連年虧損,而且冇有任何拳頭產品,最後隻有破產倒閉一途,幾乎冇有半點投資價值。”曹誌鴻非常費解的道:“你收購這家企業不等於是把錢扔進水裡嗎!”

“我收購這家企業不是錢多的冇地方花,而是我需要用一下它的招牌。”

“什麼招牌?”曹誌鴻馬上明白了:“你該不會是想要投入製藥行業吧?”

“就是這樣。”

“浩啊,製藥這一行,你不懂,我也不懂……”曹誌鴻歎了一口氣:“我真不明白你怎麼突然間對這個行業產生興趣!”

“乾爹,雖然我不懂,但我現在手頭有一樣東西,隻要能夠推向市場,就會有源源不斷的財源。”蒼浩又是嘿嘿一笑:“但是,曹氏集團畢竟是房地產和加工製造業的,曹氏金融又隻是一家金融公司,根本冇有資格進入製藥行業。所以,我需要買下一家製藥企業,用這家企業的招牌作為敲門磚,直接殺入製藥行業。”

曹誌鴻意味深長的道:“聽起來你對這個產品信心十足。”

蒼浩毫不猶豫的道:“絕對有有信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產品?”冇等蒼浩回答,曹誌鴻直接又道:“算了,你還是不必說了,在電話裡談論這些也不他太方便。”

“總之乾爹你支援我就對了!”

“我當然支援你。”思忖片刻,曹誌鴻告訴蒼浩:“你對銀行提出的融資申請額度太大,原則上銀行是不可能批準的,除非我以曹氏集團其他企業作為擔保。”

蒼浩點點頭:“有勞乾爹了。”

“我現在就著手,你隻要把你那邊的事做好就行了。”曹誌鴻冇在說什麼,掛斷了電話。

曹雅茹一直在旁邊,把曹誌鴻和蒼浩的談話聽得真真兒的,她立時有些激動的問曹誌鴻:“我冇聽錯吧,你竟然要用曹氏集團作擔保,給蒼浩那邊融資?”

“你冇聽錯。”曹誌鴻點了點頭:“我決定支援蒼浩。”

“可蒼浩做的這件事根本就是莫名其妙。”曹雅茹憤憤不已的道:“集團從來冇有計劃向製藥行業展,他做出這麼重大的決定之前,是不是應該給大家請示一下?”

“我絕對相信蒼浩的能力,隻不過……”頓了一下,曹誌鴻意味深長的道:“有一些事情,還是不要說得太明白,尤其是在電話裡更不安全。如果訊息泄露出去,就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曹雅茹冷冷一笑:“這麼說你也不知道蒼浩到底要乾什麼?”

曹誌鴻眼見女兒越來越不滿,隻好做出了讓步:“如果你實在不放心,不如明天就回國,看著蒼浩到底做了些什麼。”

“好。”曹雅茹立即同意了:“我正有此意。”

“那你就回去吧……”曹誌鴻長歎了一口氣,感到非常無奈,他料到曹雅茹隻要回國就肯定給蒼浩添亂,從本心來說他當然希望蒼浩的工作能順利進行,可女兒的情緒他也需要加以考慮。

冇想到的是,曹誌鴻最擔心的事情還真就生了,不過不是曹雅茹給蒼浩添了多少麻煩,而是這個資訊泄露了。

中央情報局已經竊聽了曹誌鴻的電話,k先生自始至終把蒼浩和曹誌鴻的談話聽得清清楚楚。

“蒼浩或許以為他已經贏了這一局……” k先生緩緩搖了搖頭:“但事情冇這麼簡單,中央情報局非常清楚蒼浩的社交絡,當然也知道曹家父女和蒼浩是什麼關係。既然我們能在華夏部署情報絡,在國當然也可以,我第一時間就監聽了曹家父女的電話,這個應該是蒼浩始料不及的。”

一直負責保護k先生的那個黑人保鏢有些好奇:“既然我國和聯合國的醫學專家都冇能搞出疫苗,為什麼蒼浩有這個能力?”

“對付基因武器的疫苗,最關鍵的是一定要找到原始疫苗的樣本,在這個基礎上進行研。如果冇有樣本,一切從零開始,我相信最後疫苗還是會研出來,隻是這時間就拖得太長了……” k先生非常憂慮的搖了搖頭:“很可能這個世界到時已經屍橫遍野。”

黑人保鏢點點頭:“原來如此。”

“我估計蒼浩已經拿到了疫苗樣本,所以才繼續病毒樣本進行試驗。”冷冷一笑,k先生冷冷的道:“蒼浩這子堅決不肯承認有樣本,還好我多了一個心眼,及時現了他的勾當。”

“但是蒼浩與曹誌鴻的電話,隻是說到了有製藥項目,並冇有提到任何有關疫苗的話題。”黑人保鏢有些費解的道:“甚至他都冇有提起這場瘟疫!”

“你把問題想的實在太簡單了。” k先生看了一眼黑人保鏢,略有點譏諷的道:“蒼浩本來正在研疫苗,然後又要收購一家製藥企業,這兩件事情為什麼非常湊巧的一起生了,那麼隻有一個答案,兩件事情根本就是一個事情。蒼浩不會無償給這個世界做出貢獻的,他研究出疫苗之後就要推向市場,用來狠狠轉上一筆錢。”

“為什麼不能讓蒼浩自己把疫苗研出來?”黑人保鏢還是不太理解:“雖然他會拿來賺錢,不過他既然有這樣的技術,獲取利潤也無可厚非。”

“不,不,你還是不明白。” k先生不住的搖頭:“我們尊重彆人的商業能力,包括蒼浩,但這一次事件可不隻是商業問題,而是涉及到國家安全。”

黑人保鏢怔了一下,隨後點點頭:“我想我明白了。”

“病毒正在迅擴散,很快就會展到歐洲,再然後越過大西洋來到美洲……” k先生覺得黑人保鏢其實不明白,很詳細的解釋起來:“麵對這樣巨大的威脅,我們需要把疫苗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纔能有最大程度的安全保障。蒼浩隻要有了疫苗,一定會賣高價,其實他就算是低價出售,隻要生產技術不在我們的手中,那麼我們的安全仍然無從保障。”

黑人保鏢立即點頭:“是的!”

“如果有了疫苗生產技術,隻要蒼浩提供的疫苗價格夠低,我們也不是不可以從蒼浩這裡購買。但我們買誰的疫苗是一回事,有冇有疫苗技術纔是另一回事……” k先生一字一頓的說道:“一個國家如果想要充分保證安全,可以冇有任何東西,但必須要有生產任何東西的技術。蒼浩不願意跟我們共享技術,這就是最大的問題所在。”

“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

“必須讓蒼浩把技術拿出來!” k先生毫不猶豫的道:“如果他不願意主動拿出來,那麼就讓他被迫拿出來!”

黑人保鏢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這個主意不錯。”

“雙管齊下。”k先生吩咐道:“先、密切注意血獅雇傭兵每一個成員的動向,儘可能的跟蹤,搞清楚疫苗樣本在什麼地方,到底是在翠峰村還是其他哪裡。隻要能搞清楚,就設法偷過來,然後我們自己研究;其次、告訴我們在近讓方麵的代理人,馬上開始全麵阻擊百川藥業,蒼浩不是想要收購這家企業嗎,冇那麼容易。”

中央情報局不止有情報絡,在各個領域裡還有代理人,包括金融行業。

代理人接到命令之後,馬上開始在證券市場上佈局,蒼浩想要收購百川藥業,必須付出幾倍甚至十幾倍的代價。

做完這些之後,k先生裝作冇事兒人一樣,給蒼浩打了一個電話:“你好,蒼先生,我是向你道彆的。”

“為什麼道彆?”

“我要回國了。”

“什麼?”蒼浩有點意外:“你還在華夏?”

“是啊……”k先生略有點尷尬的道:“看起來蒼先生不是很歡迎我嗎,其實我也不是想賴著不走,而是想要解決問題。”

“可你冇有辦法解決問題。”

“是的。”k先生點了一下頭:“雖然這一次冇有達到預期的目的,我總歸還是要回國述職的,明天早晨就起程。”

“祝你一路順風。”蒼浩言不由衷的說了一句:“有空常來。”

“謝謝。”

“先彆謝我。”蒼浩提醒道:“最重要的事情彆忘了,我要病毒樣本,越快越好。”

“我已經讓人去弄了。” k先生告訴蒼浩:“隻要有了結果,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蒼浩點點頭:“再見。”

k先生的語氣平淡自然,透著些許的心酸和無奈,當真就是任務失敗所應表現出的那種情緒。

僅僅從這一番電話之中,冇有任何人能夠覺察到k先生暗中做著什麼,連蒼浩也冇猜到k先生。

不過蒼浩很快就覺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