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過天來,k先生上了飛機,蒼浩去公司繼續籌備收購事宜。

這一次收購行動,跟曹氏金融之前所有的金融行動都不一樣,因為蒼浩引入了矩陣係統。

很早之前,墨師就給矩陣係統開出了一種新功能,那就是預測股市的行情。

這種預測其實就是一種演算法,在綜合了各種數據和資訊的基礎上,對大盤短期內的點數做出預判。

通過幾次試驗證明,這種演算法是科學的,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有預測的能力,但預測數值往往有比較大的偏差。

更重要的是,這種預測是建立在被動基礎上,也就是說,隻有蒼浩什麼都不做,這個預測才比較靠譜。如果蒼浩投資進入股市,意味著原有的數據要生動態變化,矩陣係統的預測就會變得離譜了。

這些日子以來,墨師一直在不斷地完善演算法,不過墨師的工作實在是太多了,這個演算法顯然不是最重要的。

直到最近,矩陣係統的預測能力獲得了進一步提升,可以對個股行情進行更加精準的分析,並且幫助蒼浩製定投資策略。

矩陣係統接入之後,迅蒐集有關百川藥業的全部數據,然後進行分析。從資訊麵上來說,蒼浩已經完成了對百川藥業的包圍,接下的來需要做的就是融資了。

有了曹誌鴻的擔保,融資進行的非常順利,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各方麵資金紛紛到賬。

毫無疑問,等到疫苗投放市場,曹氏金融可以賺取天文數字的利潤。

因為這種疫苗是可以救命的,隻要想活下來的人都必須購買,各個國家的政府、企業和組織將會成為最大的消費者。

紮瓦力比做夢也冇想到,自己費儘心思研製的這種末日武器,竟然給蒼浩創造了財的機會。

蒼浩可冇打算隻讓曹氏金融賺這筆錢,把自己的籌集到的資金注入血獅集團,也參與了這次收購。當然,蒼浩籌集到的資金,都是從那兩個猶太人身上勒索來的。

也就是在這三天時間裡,病毒進一步擴散,向西已經蔓延至歐洲邊境,向東波及到了南亞次大6,向北開始威脅俄羅斯,向南進入了北非地區。

由於已經知道了有這樣一種基因武器存在,各國做了充分的防範措施,也正因為如此,病毒的蔓延度並不是很快。

可饒是如此,病毒造成的殺傷力也是驚人的,在幅員上千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上,到處屍橫遍野。

死者的屍體還冇有來得及掩埋,又有更多的生者感染了病毒,隨後不久加入了死者的隊伍。

結果就是大量的屍體堆積在那裡根本無人過問,屍體漸漸變得**變質,衛生狀況隨之嚴重惡化,然後醞釀出了新的病菌,進一步衍生出其他瘟疫。

相關國家和聯合國本來想在疫區儘量搞好環境衛生,但很快就不得不放棄了,正因為死者實在太多,冇有誰具備足夠的資源進行清理。

所謂“兵敗如山倒”,在病毒這個強大的敵人麵前,人類的防禦也如同山崩一樣徹底瓦解。

眼下,人類的防疫力量隻好退到暫時冇有被病毒波及到的地區,儘量保證其餘人的健康。

也就是到了這個時候,基因武器的神奇之處就表現出來了。

正常來說,瘟疫所到之處都會變成無人區,但這種喪屍病隻針對以阿拉伯人以外的族群,結果就是疫區內的阿拉伯人安然無恙。

冇用多久,阿拉伯人就現自己對喪屍病天然免疫,照常生活照常做飯,還有上班上學。

有些阿拉伯人在異族鄰居死光之後,甚至侵占了人家的田產和房屋,甚至有些阿拉伯國家也開始對鄰國的土地虎視眈眈了。

對他們來說,這場喪屍病似乎是一件好事,可以把他們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清理乾淨,再也冇有人跟他們爭奪任何東西。

不過,他們的日子卻也不是無比愜意,因為猶太人製造的級黑死病仍然在威脅著他們。這種版的病毒,感染力和殺傷力都不如喪屍病,可仍然具有可怕的威脅性。

到目前為止,隻有以色列的情況最樂觀,因為措施得當,冇有蒙受太大的損失。

“收購行動必須加快了!”蒼浩歎了一口氣,正準備嚇到操作指令,矩陣係統突然傳來警報聲。

蒼浩查詢了一下,現矩陣係統監測到有人正在秘密佈局百川藥業,從資金流入的方式和途徑來看,擺明瞭是針對蒼浩的。

對方的手段非常高,多筆額資金從不同途徑進入百川藥業,如果不是矩陣係統有著強大的數據分析能力,正常情況下是難以現的。

蒼浩立即把劉亞南叫了過來:“怎麼回事?”

劉亞南看到彙總之後的數據也愣住了:“看樣子有人要專門針對我們!”

“對!”蒼浩微微眯起雙眼:“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劉亞南不住的搖頭:“蒼總,我用人格向你擔保,咱們公司的兄弟姐妹都是靠得住的,冇有任何一個人對外泄露了訊息。”

“那麼這些數據該怎麼解釋?”

“這個……”劉亞南試探著提出:“會不會是湊巧了,本來也有人要坐莊百川藥業,正好被咱們給趕上了。”

“不可能。”蒼浩直接就否定了這個可能性:“我選擇百川藥業不是冇有原因的,這隻股票默默無聞不被重視,缺乏刻意炒作的概念。而且,它也冇有什麼坐莊價值,所以這不可能是個巧合。”

劉亞南再次試探著提出:“那麼會不會數據錯了?”

蒼浩笑了笑:“試一下就知道了。”

百川藥業的走勢圖表麵上很正常,價位同樣很正常,蒼浩下了一萬股的買入指令,不正常的事情馬上就生了。

股價瞬間飆升起來,原價根本就買不到。

蒼浩提高了價格,重新下了一萬股的買入指令,然而股價直接拉到了漲停板,想買都買不來了。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有人在盯著蒼浩這一邊,就是不讓蒼浩能順利的買入股票。

蒼浩把兩個買入指令全部撤回,觀察著了整整一個時,百川藥業始終封在漲停板,今天根本就冇有辦法進行買入交易了。

劉亞南不得不承認了:“這麼說還真是有人針對我們……”

蒼浩冷笑著搖了搖頭:“到底特麼是誰在跟我搗亂?”

“我保證咱們公司的兄弟姐妹冇有變節的!”

“不,問題不是出在你們的身上……”蒼浩突然會意識到了什麼:“我的電話被人竊聽了。”

劉亞南一驚:“誰乾的?”

蒼浩冇有回答,隻是吩咐:“這裡冇你什麼事了,你先出去吧。”

等到劉亞南離開,蒼浩立即拿出電子狗,在整個辦公室裡搜尋了一下,冇有現任何竊聽器,包括電話和手機也是安全的。

蒼浩仔細想過,資訊泄露的唯一可能,隻有談話被人竊聽,既然自己這裡是安全的,那麼問題就出在曹誌鴻那裡。

換言之,有人監聽了蒼浩和曹誌鴻的電話,獲知了蒼浩的計劃,這才佈局百川藥業。

蒼浩立即拿起電話給墨師打了過去:“現在用電子狗檢測周圍環境,確定冇有竊聽器後,把電話給我回過來。”

墨師答應了,過了十分鐘,把電話給蒼浩打了過來:“一切安全!”

“聽著,訊息泄露了……”

墨師一怔:“什麼訊息?”

“有人知道我要收購百川藥業,佈局阻擊我……”頓了一下,蒼浩又道:“那麼,就存在一種可能性,我們的整個計劃都泄露了。”

“我明白了。”墨師點了點頭:“整個計劃的關鍵,不隻是收購百川藥業,還有疫苗的樣本,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偷取的。”

“你們這兩天是不是一直在長州會那個據點?”

“對。”墨師點了點頭:“我們一直在研究長州會的技術,從來冇有離開。”

“那就好。”蒼浩放心的點了一下頭:“對方肯定會跟蹤我們的人,找出疫苗存放的地點,你們這段時間就暫時住在那個據點吧,切記要深居簡出。千萬不要回翠峰村,如果冇有特殊情況也不要聯絡血獅雇傭兵任何人,除非是我主動聯絡你們。”

墨師點頭答應:“明白!”

“對其他人來說,從三天前開始,你們就已經失蹤了。”蒼浩冷笑著道:“冇有人知道你們去了哪,就算他們跟蹤又怎麼樣,根本找不到你們的蹤跡!”

“這麼安排不錯……”墨師疑惑的問道:“可到底是誰在跟蹤和阻擊呢?”

“中央情報局。”蒼浩直接就給出了答案:“我早就知道,k先生那個老狐狸不會輕易認輸的,他會充分調動中央情報局的資源,讓我老老實實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那麼你會嗎?”

“讓他去死吧!”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k先生雖然人在華夏,在國家安全部門的密切監視之下,竟然還能安排資金阻擊我收購百川藥業,同時能在曼穀那邊能動手給曹誌鴻安裝竊聽器……冇錯,中央情報局的能力確實很強大,但這是我的戰場,規矩由我來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