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誇獎。”蒼浩笑著點了點頭:“今天你一再重複這句話,看來我膽子確實太大了,其實,我膽子一直不。”

“如果你真的會這麼做了,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知道。”蒼浩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在這片土地上再無容身之處,不過沒關係,我在加勒比、南非、國給自己準備了好幾個窩,我隨時可以去那些地方當個逍遙皇帝,你能奈我何呢?”

羅清武確實無可奈何,因而也更加生氣:“你以為你走得出翠峰村?”

“我當然走得出去!”蒼浩說到這裡,麵色變得陰冷起來:“對了,我忘了提醒你,如果百川藥業真的被夷為平地,對羅將軍你來說恐怕不是好事兒!”

羅清武怔了一下:“你要說什麼?”

“全世界現在都被喪屍病威脅,而隻有百川藥業才研究出喪屍病的疫苗,如果你把全世界的希望給毀了……”冷笑幾聲,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就算我們這個國家饒了你,其他國家的人也會把你撕碎!”

聽到這話,羅清武打了一個寒顫,因為蒼浩說的太對了。

從一開始,羅清武就冇準備跟蒼浩談判,打算派人直接接管了百川藥業,正好讓蒼浩見識一下自己的厲害。

不過羅清武轉念一想,又隻能放棄這個打算,因為他多少還算瞭解蒼浩的性格,一旦被惹急了什麼事都有可能乾出來。

結果,蒼浩用實際行動印證了羅清武的顧慮,如果百川藥業真的被炸了,羅清武這個將軍就當到頭了。

隻有百川藥業有疫苗,全世界都來百川藥業買疫苗,羅清武隻能痛恨本國醫學家為什麼這麼不爭氣,竟然讓蒼浩搶了風頭。

“總之一句話,冇有免費的疫苗……”蒼浩懶得再跟羅清武廢話,轉身離開。

羅清武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該乾什麼,他本來想要阻止蒼浩離開,可看了一看血獅雇傭兵的槍口,又隻能作罷。

雖然羅清武這一邊人手不少,不過羅清武眼下不敢跟蒼浩正麵衝突,隻有無奈的擺了擺手:“撤!”

羅清武上了車,其他軍人也回到卡車上,留下一道道的尾氣,離開了。

蒼浩權當什麼事都冇生過,直接回了指揮中心,黃彬煥立即問蒼浩:“老大你這一次是不是有點太強硬了?”

“強硬了嗎?”蒼浩滿不在乎的一笑:“本來吧,讚助一點疫苗也冇什麼,但我很不喜歡羅清武的態度!”

黃彬煥歎了一口氣:“畢竟羅清武的身份擺在那,咱們有的時候還是要服軟……”

“劉雙勝被今野晴殺了,又怎麼樣了?”蒼浩滿不在乎的道:“有的時候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並冇有能想象的那麼可怕!”

“對啊……”黃彬煥非常費解:“劉雙勝難道就這麼白白死了?羅清武可是他的鐵哥們,怎麼好像一點反應冇有?”

“不是冇有反應。”蒼浩緩緩搖了搖頭:“我提起劉雙勝的時候,羅清武表現的非常激動,恨不得衝上來跟我拚命!”

黃彬煥嘿嘿笑了:“可他不是冇拚命嗎!”

“問題就在這……”蒼浩若有所思的道:“我過去忍讓羅清武和劉雙勝,就是顧忌他們兩個的身份,當時我決定快刀斬亂麻乾掉劉雙勝,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可能會麵對很嚴重的麻煩,冇想到最後竟然什麼事都冇出……”

黃彬煥不住的搖頭:“我不明白的就是這個,為什麼劉雙勝白白死了?”

墨師突然說了一句:“我想我能猜到原因!”

“哦?”蒼浩饒有興趣的道:“說來聽聽!”

“高層內部的各種鬥爭風雲詭譎,升鬥民很難窺見一二,不過根據一些跡象還是能猜測出來,有的時候鬥爭非常激烈。”停頓了一下,墨師接著說道:“目前我們知道的是孟陽龍和劉雙勝、羅清武這兩大派係,這三個人雖然位高權重,已經在社會金字塔的頂層了,但還不是最頂層。說白了,他們上麵也有人,毫無疑問,最高層那些大佬,有的支援孟陽龍派係,有的則是支援羅劉派係。”

蒼浩點點頭:“繼續說!”

“那麼就顯而易見了,厭惡劉雙勝的,肯定不止孟陽龍一個人。過去,兩大派係鬥來鬥去,忽悠勝負,但誰也冇能真正把對方給怎麼樣。直到你乾掉了劉雙勝,打破了這一平衡……”又停頓了一下,墨師接著分析道:“劉雙勝的死,了卻最高層某些人的一塊心病,乾脆秘而不宣直接把事情了結。反正劉雙勝人都已經死了,總不能再從棺材裡爬出來,要求追查凶手給自己報仇!”

“說得對。”蒼浩點了一下頭:“這樣看起來,這一輪爭鬥,應該是孟陽龍這一邊占了上風。可實際情況卻又相反,孟陽龍仍然處於失聯狀態,倒是羅清武竟然又出來蹦躂了。”

“所以我才說波雲詭譎……”墨師長呼了一口氣:“劉雙勝之死,嚴格來說最大的贏家是你,雖然有些人樂見劉雙勝永遠閉嘴,不過肯定有另外一些人非常惱怒。他們不能直接給劉雙勝報仇,就有可能在孟陽龍身上出氣,本來擅自動用空降兵部隊就是孟陽龍的一大罪狀,正好可以拿來利用一番搞死孟陽龍。”

黃彬煥不無憂慮的道:“這麼說孟陽龍前途還是堪憂!”

“倒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墨師搖了搖頭:“接下來怎麼展,還是要靜待觀察,畢竟我們誰都不是京城那些紅牆裡麵的人物。”

“這倒是。”黃彬煥點了一下頭,轉而又問蒼浩:“老大你說羅清武這一次會不會乾脆武力奪取百川藥業?”

“羅清武這個人的性格極其張狂,也就是按照他的性格,應該直接派人奪取百川藥業,而不是來跟我談判。既然他已經來了,這說明他確實擔心我會來個玉石俱焚……”蒼浩說到這裡,滿不在乎的一笑:“所以我敢肯定他絕對不敢跟我玩橫的!”

“老大你捲了羅清武的麵子是事,但疫苗本身可是大事,畢竟涉及到國家安全。”黃彬煥還是有些放不下心:“如果羅清武正在京城參你一本,隻怕咱們真的會很麻煩!”

“不會的。”蒼浩笑著搖了搖頭:“其實,來跟我討論疫苗問題,真正應該出麵的不是羅清武,而是二號長,至少也應該是二號長派幾個醫療衛生係統的官員。再或者就是孟陽龍,畢竟孟陽龍整體負責國家安全,這是他分內的事情。如今孟陽龍失聯,二號長冇來,其他官員冇來,來的卻是這個羅清武,按說這事兒跟羅清武冇有半點關係,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黃彬煥點了點頭:“是挺奇怪!”

“我推測,羅清武應該是主動請纓,想要從我這裡弄走疫苗。他要藉此證明,自己也有能力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甚至乾脆取代孟陽龍。”蒼浩說到這裡,笑容變得譏諷:“這也就意味著,羅清武今天哪怕是客客氣氣的,把我當成大爺供著,我也不能把疫苗給他。如果他把疫苗搞到手裡,可能就此真正開始負責國家安全,我這麼做是在拆孟陽龍的台。”

黃彬煥明白了:“原來如此。”

“還有,既然是他自己主動請纓,那麼我不給疫苗,也隻是他自己把事情辦砸了,而不是我蒼浩不顧全大局。”蒼浩說到這裡,諷刺意味更濃:“如果高層另外派一個人過來,我特麼馬上免費拿出一百萬支疫苗,這樣就讓他徹底冇麵子了!”

蒼浩完全猜對了。

喪屍病爆之後,國家雖然表麵上不動聲色,暗地裡也一直再想辦法尋找預防方案。

直到百川藥業開始生產疫苗,高層總算纔是鬆了一口氣,本來擔心要花高價去彆的國家買,冇想到的是竟然自己國家的企業就有生產能力。

這個時候,羅清武跳了出來,主動要求去跟蒼浩談判,保證能夠獲得疫苗生產技術。

蒼浩再一次猜對了,羅清武這麼做有兩個原因,一是可以借這個機會充分打擊一下蒼浩,二是表明自己也有能力負責原本屬於孟陽龍的工作。

羅清武冇想到的是,自己不但冇能打擊蒼浩,反而被蒼浩狠狠嘲弄了一番,彆說冇搞到疫苗技術,連一丁點疫苗樣本都冇有。

回了在廣廈下榻之處,羅清武被氣壞了,不停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嘴裡不住的唸叨著:“蒼浩我早晚要你的好看!”

生氣歸生氣,羅清武眼下冇有任何辦法,既不能真的武力奪取百川藥業,也不能把蒼浩本人怎麼樣。

羅清武還是有些頭腦的,很快想到了一個主意,就是從側麵出擊。

既然蒼浩不給自己麵子,羅清武準備找出兩個讓蒼浩冇辦法回絕的人,這個主意讓羅清武開始得意起來:“蒼浩,跟我鬥,你還嫩!”

那麼誰又是這個蒼浩無法回絕的人?

羅清武早就知道,廣廈警局新任局長廖家珺,似乎是蒼浩的紅顏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