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相信你很惜命。”蒼浩把手機關機,扔到一旁,告訴羅清武:“在這裡等著。”

“你要乾什麼?”

“我看瞭解一下外麵的情況。”

“你不能就這麼把我關在這。”羅清武急急忙忙的道:“這次劫機事件我負責,我長時間不出現,會有大麻煩的。”

“你可以用電話跟外界保持聯絡。”蒼浩聳聳肩膀,很無所謂的道:“就告訴彆人,你目前在某個地方,正在準備營救計劃;或者你得病了,正在住院……隨便你用什麼藉口,隻要彆讓其他人起疑心就行。不過,打電話的時候最好想好措辭,如果隨便什麼都說,我會讓人打爛你的頭。”

剛好,李崇走了過來,蒼浩吩咐李崇:“叮囑他點!”

蒼浩去了指揮中心, 直接讓人蒐集一下目前各方麵的資訊,結果現羅清武說的是對的。

凱伊達在互聯上布資訊,聲稱隻要蒼浩肯向凱伊達投降,就會釋放飛機上的全部人質。

剛開始,絡上的各國友一致譴責凱伊達的行徑,不過到了這會兒,輿論漸漸有了些變化。

已經有人提出,蒼浩是不是可以犧牲自己拯救三百個無辜的人,大不了之後再想辦法把蒼浩救出來,畢竟營救一個人比營救三百個人更容易。

還有些人則提出無關的事情,那就是蒼浩旗下的百川藥業,靠著疫苗賺了多少錢。

非常明顯的是,凱伊達要求蒼浩投降,就是報複蒼浩搞出來喪屍病的疫苗。按說凱伊達的做法是非常嚴重的威脅,偏偏有些人幸災樂禍,覺得蒼浩是活該。

誰讓你蒼浩賺了那麼多錢,既然賺了錢就應該回報社會,因為蒼浩太摳門了,所以活該有此一劫。

蒼浩嘿嘿一笑:“真是各種羨慕妒忌恨!”

“我覺得你應該儘快想辦法……”墨師很無奈的提醒道:“如果這三百個人質真的死了,會成為你沉重的道德負擔,以後你經常要麵對彆人的指責。”

“我知道。”蒼浩點了點頭:“剛纔,羅清武說過類似的話,這人雖然一輩子糊塗,不過偶爾的也會聰明幾次。”

黃彬煥長歎了一口氣:“話說凱伊達這一次太絕了!”

“確實挺絕。”蒼浩意味深長的道:“他們已經冇有辦法對翠峰村動大規模進攻,更冇有辦法把我本人抓起來,於是就用無辜百姓的生命要挾我。不管我是不是就範,他們這一次都是包賺不賠的,紮瓦力比還真有兩下子。”

墨師立即問:“你有什麼打算?”

蒼浩冇有回答,而是吩咐:“把阿貝伊找來。”

阿貝伊畢竟曾經是凱伊達的領,對凱伊達組織非常瞭解,解決這一次危機必須有阿貝伊的幫助。

阿貝伊來了之後,開門見山就說了一句:“目前的情況我基本已經瞭解了!”

“你有什麼要說的?”

“這件事情是赫裡乾的。”

“哦?”蒼浩似笑非笑的問:“就是紮瓦力比之外,凱伊達僅存的那個領?”

“對!”阿貝伊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凱伊達的這些領,各有各的專門工作,紮瓦力比負責組織全麵事務,而我負責管理組織資金……”

蒼浩饒有興趣的問:“哈敏呢?”

“哈敏比較特殊,負責內部的監督和管理,換句話說就是特務頭子。”阿貝伊冷笑著道:“我來華夏之後,哈敏也來了,為的就是監視我,這是他的本職工作。”

“赫裡不會專門負責劫機吧?”

“嚴格的來說,赫裡負責培訓和指揮所有自殺行動,那些人體炸彈、劫機者、挾持人質的武裝分子基本都出自赫裡手下。”頓了一下,阿貝伊告訴蒼浩:“據我瞭解,幾年前開始,赫裡執行了一個秘密計劃,內容是訓練一批劫機人員。跟以往針對民航的襲擊活動不同,這個計劃派遣了臥底進入民航公司,因此成功率非常高。為了確保行動安全,赫裡將會親自執行這個計劃,監督整個劫機方案。”

黃彬煥驚訝的問:“也就是說赫裡自己很可能會死?”

“對。”阿貝伊十分肯定的點點頭:“凱伊達的人從來不怕死,能為組織犧牲,這是非常光榮的事情。”

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但要赫裡本人犧牲,這一次行動必須非常重要,絕不能是普通任務。”

“是這樣的。”阿貝伊又告訴蒼浩道:“這個計劃的根本目的,是在組織麵臨生死存亡的時候,揮作用。比如以色列國防軍徹底把我們包圍了,他們就通過劫持客機,逼迫以色列撤軍。”

蒼浩質疑:“但這一次劫的可是華夏的航班,如果是用來要挾以色列國防軍,好像有點隔靴搔癢吧。”

“我隻是舉一個例子而已,未必一定會要挾以色列國防軍,也可能是其他某個國家政府做出妥協。所以,赫裡在全球幾個主要國家的航空公司都有臥底,很顯然,這一次動用的是華夏方麵的臥底……”頓了一下,阿貝伊意味深長的道:“赫裡計劃本來是凱伊達的最後手段,蒼浩是你迫使他們用出了最後的手段,這說明凱伊達確實被你逼上絕境了,你還是很厲害的。”

“謝謝誇獎。”蒼浩聳聳肩膀:“你對這個計劃還有什麼瞭解?”

“冇有了。”阿貝伊不住的搖頭:“不是我不肯告訴你,而是我知道的確實不多,紮瓦力比和赫裡都是阿拉伯人,而是我卡科日亞人,他們的很多事情都揹著我進行,並不信任我。”

蒼浩點了一下頭:“能理解。”

墨師問阿貝伊道:“你覺得眼下這件事應該怎麼解決?”

“我不知道。”阿貝伊又是不停地搖頭:“雖然我過去是恐怖組織的成員……姑且把凱伊達認為是恐怖組織,但我可以動恐怖襲擊,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反恐。赫裡的這種做法是不留後路的,所以也就冇有辦法對付。”

蒼浩對阿貝伊的這番話很滿意,因為阿貝伊把凱伊達稱為恐怖組織,說明確實跟紮瓦力比和赫裡這些人劃清界限了。

墨師則有些失望:“真的冇辦法嘛?”

“對付****,除非你比他們更狠,在精神上徹底壓垮他們……”阿貝伊長歎了一口氣,又道:“問題是赫裡他們現在幾萬米的高空,你就算是想表現凶狠和殘暴,也冇有機會抓到他們。”

蒼浩意味深長的笑了:“誰說冇有機會?”

“你要怎麼做?”阿貝伊有些吃驚:“你不會是想要飛上幾萬米的高空,潛入那架航班吧。”

“當然不。”蒼浩搖了搖頭:“不過你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啟。”

蒼浩離開指揮中心,回去找羅清武,這個時候,羅清武在李崇的幫助下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

看得出來,羅清武是真的怕了蒼浩,不敢讓彆人知道自己被蒼浩綁架了,所以纔要打電話讓彆人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蒼浩直接問羅清武:“你手頭有冇有劫機****的名單。”

“你要乾什麼?”

“我想我已經有辦法了。”蒼浩看了一下時間,又道:“不過,我們最好抓緊,必須在赫裡設定的最後時限之前,把事情解決了。”

“好,我可以給你名單……”

“我給你一個傳真號碼,你讓人把全部資料傳真過來,越快越好。”

“冇問題。”羅清武又打了一個電話出去,過了一會,資料果然傳了過來。

所謂資料非常簡單,竟然僅隻是護照的電子掃描版,這讓蒼浩非常驚訝:“國家安全部門拿到的就隻有這個?”

“我們正在跟國際刑警組織和相關國家聯絡……”羅清武很是尷尬:“想要獲得詳細資料,還需要等一段時間。”

“但時間不等你們。”蒼浩懶得理會羅清武,立即拿著資料去找阿貝伊。

資料上麵總共是九個人,包括赫裡本人和八個已經確認是****的乘客,阿貝伊隻看了一眼就告訴蒼浩:“資料全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蒼浩直接了當的就道:“凱伊達組織成員,在中東國家都是通緝犯,他們想要離開中東來華夏,就必須偽造自己的身份。”

黃彬煥很不理解:“既然明知道資料是假的,還有這資料乾什麼?”

“華夏方麵已經認定這九個人是****,實際上劫機者的數量會更多,能被華夏認定的這九個都是後已經登記在案的,那麼必定也就是凱伊達組織內部的活躍分子。”蒼浩問阿貝伊:“你能辨認出他們的真實身份,對不對?”

阿貝伊二話不說,直接拿過蒼浩的資料,每看到一個人的資料,就用筆在上麵標註一下。

就像蒼浩說的一樣,阿貝伊把這九個人全都認了出來,寫出了他們的真實姓名。

蒼浩非常滿意:“你知不知道他們的出身年月日,家鄉,以及生活簡曆?”

黃彬煥問了一句:“老大你不會是打算紮人詛咒他們吧?”

蒼浩直接丟過去一句:“你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