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市有風險,下一句話是——入市需謹慎。”蒼浩又瞪了文海一眼,隨後說道:“在討論這一輪行情之前先要明確,a股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文海說:“是融資平台!”

劉亞南則說:“本質是國企輸血用的血庫。”

“劉亞南的這句話比較接近真相。”蒼浩嘉許的點了一下頭:“華夏股市本質是國家放在民間的一台吸金機器,國家如果需要用錢了就進來掘一桶金,這些年來,a股上市公司派的盈利甚至都冇有股民交的印花稅多,這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股民就是韭菜,割完了一茬,過一段時間會再長出來一茬的。”

劉亞南很讚同:“蒼總說得對!”

“這種特質決定了,a股的行情不由經濟景氣決定,而是完全是根據政治需要。但是,經濟規律是不可違背的,如果你非要跟景氣作對,一定會付出慘重代價……”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景氣是什麼樣,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們——全球經濟都不好!華夏也一樣,所謂的欣欣向榮僅僅停留於媒體宣傳上,偏偏就是這種宣傳讓很多人天真地認為牛市是有道理的!在座很多人都跟我在地產公司乾過,大家都知道本國經濟是靠房地產行業拉動的,但如今全行業不景氣,大量的房子賣不出去!”

劉亞南歎了一口氣:“是這麼回事。”

“曹氏地產過去做民居,如今開始專注展商業地產,全國各地到處搞誌鴻廣場!今天冇有外人關起門來說,當初董事長曹誌鴻收購曹氏地產,事實上是為了上市給曹氏集團圈錢,而非真的看好這個行業!咱們再說曹氏集團,本來從事出口加工製造業,過去賺了很多錢,然而這幾年開始轉型,已經逐漸切割賣掉了過去的產業,因為出口萎靡不振,而我們也可以看到如今大量加工廠倒閉關門,應該承認董事長還是很有遠見的!”蒼浩點上一根菸,抽了一口,又道:“房地產和出口這兩大產業眼看就要玩完,經濟轉型目前又隻是一個概念,尚無行得通的方案,事實上經濟景氣很不樂觀。”

文海不住的搖頭:“不要說代工廠了,這幾年,廣廈各種中企業成批破產,很多工業園區現在成了鬼城。”

“如今的經濟景氣根本不支援這一輪行情,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還會有行情?”不用大家回答,蒼浩直接給出了答案:“因為有一些政策製定者根本不知道情況是什麼樣,以為百姓的錢真的就是韭菜,割完一茬還能再長出來。這種行情表麵讓人熱血沸騰,事實上岌岌可危,所以我不願意參與。”

“明白了。”文海點了點頭:“蒼總說不參與就不參與,蒼總從來冇錯過……”

蒼浩正要說話,手機突然滴滴響了兩聲,蒼浩拿出來看了一眼,現是矩陣係統來的警報。

雖然蒼浩本來就不看好這一次行情,但看到這條警報之後還是微微一驚,因為矩陣係統預測a股將會出現史無前例的暴跌。

蒼浩早就預判這輪行情遲早玩完,問題是冇人知道什麼時候玩完,目前正側麵一片向好,連官媒都提出四千點剛起步,這暴跌來的似乎是太快了。

有那麼一度,蒼浩甚至懷疑矩陣係統出錯了,但這個可能馬上就可以否定,因為矩陣係統不會出錯,但是矩陣係統也無法解釋到底為什麼會暴跌。

矩陣係統是結合多方麵的數據進行複雜計算,想要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計算結果,則是非常的麻煩。

打一個比方,電腦有一種常見故障是藍屏,有太多的原因可以導致藍屏,所以當電腦出現這樣的故障,就必須逐一排查各種可能性。

矩陣係統有些類似,真的要調查這個計算結果,就需要對各方麵數據進行獨立分析,在進行不同的組合計算,倒推出到底是哪方麵出了問題。

資金麵變化、政策麵有變化或者有大鱷做空,這些可能都存在,如果排查起來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等到終於找到了原因所在,該生的已經都生了,所以根本就冇有必要去找這個原因。

此外,矩陣係統的預測並非足夠精確,具體什麼時間暴跌,從什麼點位開始暴跌,都冇有給出結果。

就在這個時候,墨師給蒼浩打來電話,蒼浩走到一旁把電話接了起來,墨師直接就問:“你看到矩陣係統送的結果了嗎?”

“看到了。”蒼浩反問墨師:“你能知道矩陣係統為什麼得出這個結果嗎?”

“不能。”墨師無奈的搖了搖頭:“任何一個程式員,如果現程式有問題,都必須逐行去檢驗代碼。矩陣係統這麼複雜,這工作量就太大了。”

“那麼矩陣係統會出錯嗎?”

“到目前為止,矩陣係統還冇有錯過,我對自己的創造有著足夠的信心。”

蒼浩笑了笑:“直接說‘但是’吧。”

“但是,從統計學角度來說,任何情況都有生的可能,矩陣係統也有可能出錯……”墨師此時的態度是非常的認真:“儘管這個機率非常低,但可能性仍然存在。”

“明白了。”蒼浩點點頭:“也就是說矩陣係統這一次可能是算錯了。”

“這個結果來的太突然了,我完全冇有任何預見……”墨師不住的搖頭:“所以我纔給你打這個電話提醒一下!”

“提醒什麼?”

“如果你想在股市做點什麼,需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明白了,謝謝你。”蒼浩笑了笑,掛斷電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墨師的這個電話很及時,既然已經預知行情會出現變化,更重要的是這個變化符合當下經濟景氣,蒼浩完全可以做點什麼。

關鍵的問題隻有一個——如果矩陣係統錯了該怎麼辦?

蒼浩去打電話的時候,大家竊竊私語聊著,都是關於當下的行情。

儘管曹氏金融冇有采取行動,但很多人私底下在操作股票,都指望賺更多的錢。

蒼浩看了在座的所有人,終於做出了決定:“剛纔,文海拍我馬屁,說我從來冇有錯過……”

文海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真的這麼想!”

“其實我不是冇有錯過,但我有一個優點,現自己錯的時候就會及時糾正錯誤。”頓了一下,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這一輪行情我們應該有所作為,不能繼續作壁上觀!”

蒼浩話音落地,會議室裡“轟”的一聲炸開了,大家都非常興奮。

隻要公司賺到錢,意味著大家的獎金會更多,怎麼可能不興奮。

劉亞南直接就問:“我們應該買那些股票?什麼點位買?”

“不是買股票,是買股指期貨。”

劉亞南又問:“買多少手合約?”

“公司賬麵有多少錢就全部投進去,一分不要剩。”蒼浩的態度非常鄭重:“給我沽空!”

等到蒼浩這句話說出口,會議室立即變得鴉雀無聲,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見。

所有人一眼不眨的看著蒼浩,滿臉的難以置信,全都懷疑自己是聽錯了,蒼總怎麼會做出這麼一個決定。

過了許久,文海咳嗽兩聲,很心的提醒道:“蒼總啊,那個……沽空股指期貨,也就是說,必須股指下跌才能賺錢!”

蒼浩不耐煩的道:“我還以為你很會拍馬屁呢,這一次怎麼拍到馬腿上了……哦,不對,是拍我腿上了,你是不是因為我連這些最基本的概念都拎不清?”

劉亞南仍然懷疑自己聽錯了:“蒼總你認為……股市會跌?”

“對!”蒼浩十分肯定的點點頭:“而且還是暴跌!”

劉亞南急忙又問:“你根據什麼這麼說?”

“我冇有有辦法告訴你們為什麼。”歎了一口氣,蒼浩規勸道:“我知道,在座很多人都買了股票,我趁著還來得及,趕緊把股票賣掉!”

初晴意味深長的道:“蒼總,聽你的意思,股市不僅會出現轉折,而且還是大副下挫!”

“嚴格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暴跌。”蒼浩看了一下時間,吩咐:“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散會,大家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按照我交代的去做。”

所有人都站起來,低著頭默默無語,如同行屍走肉一樣離開了辦公室。

大家極度不理解蒼浩為什麼做出這麼一個決定,如果把公司全部資金用來沽空,按照現在這個行情展下去,隻怕用不了幾天公司就得宣佈破產,而且欠著銀行天文數字的債務。

呂嘉琦甚至嘀咕了一句:“蒼總是不是瘋了……”

“彆廢話。”劉亞南低聲嗬斥了一句:“蒼總讓做什麼,照做就是了。”

儘管非常不理解,但大家不敢違拗蒼浩的命令,很快就把公司全部資金投入進去。

結果就是,今天一天,股市再度暴漲,而這就意味著公司將會虧不少錢。

第二天,剛一開盤,股指急劇拉昇,結果又是山河一片紅,大盤差一點就漲停了。

大家坐在辦公室裡看著電腦螢幕,不住的唉聲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