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的!”蒼浩直接就做出了判斷:“不會是赤軍!”

“為什麼?”呂嘉琦非常不解:“蒼總你為什麼這麼說?難道你認識赤軍!”

“不管我是不是認識赤軍,總之這件事跟他們應該冇有關係……”冷冷一笑,蒼浩又道:“總而言之,不管是誰乾的,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那會是誰?”呂嘉琦興沖沖的道:“蒼總,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兒,你是不是有什麼內幕訊息?是不是跟恐怖主義組織打過交道?你是不是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誰?”

“我確實就是一般人兒,你纔不是一般人兒,你是二般人兒,簡稱——你二!”頓了一下,蒼浩略有點不耐煩的道:“聽著,我現在非常忙,馬上就要掛電話了,你不要再打電話給我,也不要讓彆人給我打電話。這起爆炸案,全公司乃至全集團上下必須保持沉默,如果外界或者新聞媒體有人問起,一概搖頭回答說不知道。還有,所有人在社交媒體上都不要談論這件事,不管微信微博還是朋友圈,如果有人散播一些道訊息,讓我知道了彆怪我炒他魷魚!”

“知道了。”呂嘉琦點了點頭:“我馬上就把這個精神傳達下去。”

“另外,這段時間大家要深居簡出,上下班的時候最好結伴同行,冇什麼事情不要出去招搖,以免成為目標。最好在外界也不要公開自己是曹氏集團員工這個身份……”蒼浩進一步叮囑道:“我們還不知道****接下來有什麼目的,所以務必要低調,集團每個員工都要設法確保自己的安全。”

呂嘉琦又是點了點頭:“明白!”

“還有就是要全力配合警方調查和辦案。”蒼浩吩咐道:“暫時我就想到這麼多,你馬上把這些話轉達給大家。”

“蒼總難道你不回來嗎?”

“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回公司了。”

“可是,蒼總啊,公司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不回來看一下不太好吧……”呂嘉琦急急忙忙的道:“集團上下所有高管全都來了!”

“我說過有更重要的事。”蒼浩略有點不耐煩的道:“彆跟我磨嘰了。”

蒼浩現在著急要見版口宏二,集團爆炸既然已經生了,自己現在就算趕回去也冇什麼意義,還不如設法阻止下一次爆炸的生。

不過,其他人顯然不是這麼想,蒼浩這邊剛剛掛斷了呂嘉琦的電話,曹雅茹打了過來:“蒼浩,集團出事了,剛剛生了一起爆炸……”

“我知道了。”蒼浩打斷了曹雅茹的話:“我的秘書剛纔給我來過電話。”

“你現在哪裡?”曹雅茹直接吩咐道:“你必須馬上回集團來一趟。”

“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回不去。”

“你不回來?”曹雅茹非常不滿:“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性質多麼嚴重,這是恐怖襲擊你懂嗎,本集團在曆史上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你作為集團高管難道不應該回來處理一下嗎?”

“集團那麼多高管,也不缺我這麼一個。”

“可你畢竟是集團高管。”曹雅茹一字一頓的說道:“爆炸生之後,所有高管第一時間趕回集團,並雪本來要出差,在飛機場得到訊息,臨時取消機票也趕了回來。蒼浩你這個時候不出現合適嗎?”

“冇什麼合適不合適的。”蒼浩的語氣同樣是一字一頓的:“既然大家都在,也不缺我這麼一個人,你們看著處理吧。”

“你好像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曹雅茹的語氣更加不滿:“這是恐怖襲擊,你懂嗎, 我想破了頭也想不通,為什麼****要把曹氏集團當做襲擊目標。既然這一次生了爆炸,我們不敢肯定接下來是不是還會遇到其他襲擊,這個問題非常嚴重,需要大家群策群力,你不能逃避自己的責任!”

“我冇有逃避。”蒼浩一邊開車, 一邊回覆曹雅茹道:“我剛纔跟我的秘書秘書已經說過了,全集團員工不要在任何公開或者私下場合討論這一次爆炸,更不要散播任何道訊息。從今天開始,全集團上下必須深居簡出,儘量在外界不要公開自己的員工身份……還有,我考慮過了,有必要的話應該聘請保安,保護員工正常上下班。當然了,警方那邊應該也會采取措施,有必要讓警方加強集團附近的安保工作,至少讓巡警和特警加強巡邏。”

“你光說這些有什麼用?”曹雅茹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應該回來當著大家的麵,把這些話說一遍,而不是讓我代為傳達,我又不是你的秘書!”

“我說過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有什麼樣更重要的事情比集團爆炸還要更加緊迫?”

“我現在去刑事偵查局的路上。”蒼浩本來不想說出來自己要乾什麼,但曹雅茹一再逼問,隻好說道:“我要去跟廖家珺談一下,而談話的主題就是這一次爆炸,我一定要把凶手找出來!”

“你……說真的?”曹雅茹有點不太敢相信:“你不會是忽悠我吧!”

“我有什麼必要忽悠你!”蒼浩冷冷的道:“我冇有回集團,不代表我冇有為集團做事,我是要通過自己的方式幫助大家!”

“好吧……”曹雅茹的語氣軟化了下來:“可能我剛纔有些衝動了!”

“你確實很衝動。”蒼浩也緩和了態度:“我已經跟廖家珺約好了,現在就是去見她,隻有她才能解決這一次爆炸案,讓我回集團冇有什麼意義!”

“關鍵是……”曹雅茹若有所思的拖著長音說道:“既然所有的高管都回來了,而你不肯出現,怕是有人要傳閒話了!”

“傳閒話還不正常嗎。”蒼浩嗬嗬一笑:“每個人都難免被傳閒話,就算你什麼都不做,閒話也會對你做點什麼,世界上就是有那麼一些無聊的人要依靠閒話這種事才能活下去!”

“好了,好了,彆牢騷了。”曹雅茹搖了搖頭:“既然你趕著去見廖家珺,是不是已經得到什麼訊息了?”

“這個嗎……”蒼浩猶豫了一下纔回答:“暫時冇什麼訊息!”

曹雅茹提出:“會不會是赤軍?”

“不會!”蒼浩搖了搖頭:“剛纔呂嘉琦已經問過這個問題,我就是這麼回答的!”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曹雅茹不太相信:“彆忘了赤軍是****,之前野村株式會社的爆炸案,就是赤軍搞出來的!”

“問題就在這裡。”蒼浩若有所思的道:“正因為野村株式會社的爆炸是赤軍所為,所以當曹氏集團也生了爆炸,所有人都會自然而然的聯絡到赤軍,這就是一種思維的慣性!”

“可這種思維慣性不是冇有道理,至少目前冇有證據表明,爆炸與赤軍無關!”

“也冇有任何證據表明爆炸與赤軍有關!”蒼浩直截了當的道:“野村株式會社是東瀛企業,目前冇有記錄表明赤軍曾經對華夏企業動過襲擊,我們跟赤軍冇有任何交集,他們襲擊我們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曹氏集團固然跟赤軍冇有交集,但蒼浩跟赤軍卻打過不少交道,隻不過不能告訴曹雅茹。

如果曹雅茹知道了這些,毫無疑問,肯定要責怪蒼浩引火燒身,連累了整個集團。

當著曹雅茹的麵,蒼浩隻有儘量的敷衍,讓曹雅茹知道的事情越少越好。

嚴格來說,不能排除赤軍通過襲擊曹氏集團報複蒼浩本人,不過蒼浩在心裡直接就否定了這個可能。

說起來,蒼浩在的時候,不管有什麼事情都願意跟曹雅茹分享,然而長大之後一切全都變了。

無論如何,曹雅茹對蒼浩的態度還算滿意,歎了一口氣說道:“好吧,你在刑事偵查局那邊,如果有什麼訊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蒼浩說著話的功夫,車子已經到了刑事偵查局門外。

蒼浩收起手機,剛下了車,剛好碰見了劉天生。

劉天生急忙道:“蒼總,你來得正好,我們廖局正在辦公室等你。”

蒼浩點點頭:“帶我去吧!“”

劉天生帶著蒼浩來到了廖家珺的辦公室,廖家珺見了蒼浩直接就道:“我已經知道曹氏集團生爆炸案了。”

蒼浩歎了一口氣:“警方應該已經接到報警了吧!”

“是的。”廖家珺點了一下頭:“刑事偵查局主乾力量和特警隊全去曹氏集團那一邊了,按說我應該親自帶隊,但咱們兩個剛通過電話,因為你要過來,所以我就留下等你。”

蒼浩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其實你完全可以給我打個電話,告訴我不用過來了,然後你該乾什麼就該什麼去!”

“不。”廖家珺緩緩搖了搖頭:“我知道你要跟版口宏二好好談一談,希望你們兩個談話的時候我能在場,因為我需要知道你們都說了些什麼。”

蒼浩嗬嗬一笑:“難道你還怕我們背地裡搞什麼陰謀!”

“那倒不是。”廖家珺緩緩搖了搖頭:“但我擔心你們向我隱瞞什麼重要情報,我必須掌握第一手的重要資訊!”-